极道特种

138章 君名遮天

138章 君名遮天

“老大!”谷子文和墨迹等人担心的低呼一声。

韩雨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儿。他直起腰来,手里将烟头捏的粉碎:“我没事,墨迹你去找医生,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绑架,给钱,抢人,总之二十分钟内,我要见到他们。”

“老大,今晚的动静闹大了,现在外面全是警察……”墨迹皱了皱眉头,轻声道。

“警察怎么了?就算是部队,老子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兄弟躺在这里等死!”韩雨砰的一拳砸在了旁边的墙上,那沉闷的声音让人发寒:“去!”

墨迹知道韩雨这次是真的怒了,也不在说话,转身就朝外走去。

“让邵洋以最快的时间赶来!”韩雨又扫了一眼谷子文。

谷子文轻声道:“我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再有半个小时估计他就到了。”

“给我说说你那边的情况。”韩雨点了点头,重新掏出一根烟来点上,狠狠的吸了一口。既然出来混,韩雨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都会面对手下小弟的伤亡。

可他没想到,这伤亡来的这么突然,这么迅猛。如果一切按照他设想的那样,那绝对不会出现这么大的伤亡。可老天爷就是这样喜欢开玩笑。

目光从那些受伤的小弟身上收回,韩雨轻声道:“叫驴的地盘都拿下了吧?”

“基本上都拿下了。”谷子文轻声道:“农民派了他手下的头号大将莫小寒去找马奎的麻烦,被我给破坏了。双方正打成一团呢,莫小寒忽然带人撤了。”

“我那边也是,农民手下的人才刚刚摆出阵势,便接了一个电话就撤了。我们和叫驴的人厮杀一场,死了六七个。”狼牙看了山炮一眼,轻声道。

谷子文眯着眼睛,狠狠的吸了口烟,轻轻的压制着咳嗽的欲望,继续道:“我在得手后,便立即带人朝农民那边的场子赶。半路上遇到了被莫小寒的人带队包围的炮弹等人,我活捉了莫小寒,杀散了其他的人。

可就这么一耽搁的功夫,便,便没有接应到黑狼他们,杠子那边撤的太快了,我这边得到墨迹的电话后虽然立即朝那赶,可还是晚了一步。警察已经把那里围了起来,透过人群我们看到地上躺满了尸体。”

“黑狼呢?”韩雨皱眉道。

“他还活着,可没赶回来,被困在了一家店铺里,刚才名仔已经带了两个人赶过去照顾他了。我已经给他们说了,让他们弄个医生去。”谷子文压低了声音道。

韩雨点了点头,这时候再朝外派人的话,基本上就等于是往警察局里送了。他只希望名仔能够机灵点,将黑狼救回来。让人感觉压抑的沉默再次浓郁了起来,韩雨等人只是默默的吸着烟。烟灰静静的燃烧着,仿佛也在烧着他们压抑的心情。

胡来静静的坐在旁边,微微眯着眼不断的打量着韩雨等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烟灰烧到尽头,韩雨这才站起身来,他上前两步,来到地面上躺着的那群小弟面前站定,扬声道:“今晚的事情,错在我黑衣!是我误判了形势,才导致这么多兄弟受伤,惨死,我对不起大家!如果你们谁觉得跟错了人可以等伤好后离开,我会为他双手奉上盘缠和祝福!!”

一个身负重伤的小弟挣扎的站起来道:“老大,您可千万别这么说,出来混就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兄弟们早就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天!跟老大就像炒股一样,不仅要看他现在的走势,还要看以后他有没有上升空间,在我眼里,您就是一支潜力股。我烟嘴坚信,跟着您早晚都会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听了这个小弟的话,其他小弟也纷纷附和,其中一个小弟说:“老大单枪匹马挑了竹叶帮,白手起家成立遮天,如今就连狂风帮和楚兴社都摆不平叫驴他们,如今都让咱们给收拾了。眼前这点小小的挫折,那算什么?”

“就是!出来混就是混个风光,混个潇洒,跟着您,我们便是折了命也不觉得冤屈!”

……

韩雨觉得鼻子酸酸的,自从离开部队以后,第一次,那种血浓于水的归属感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他挺直了胸膛,深吸一口气,大声道:“好,愿意留下的都是我黑衣的好兄弟!从今以后,但凡有老子一口吃的,便绝不会让一个兄弟挨饿!砍人咱们一起砍,喝酒咱们一起喝!”

“像今天的事情,老子绝对不会准许它再发生。我已经让人在市里寻摸了一处地方,算做我们的训练场。等你们伤好后都给我去训练,多点保命的本钱,我希望五年后,十年后咱们今天在场的这些弟兄,还能凑一起喝酒吃肉泡妞!”

“好!”

“好!”

“能算我一个吗?”就当一干小弟轰然叫好的时候,一个并不是很和谐的声音却突然响了起来,只见那人穿着一声普通的常服,却顶了个堪比一百瓦灯泡的秃瓢,不是胡来还是谁?

“你?”韩雨轻轻的弯了弯眉头,他想招揽胡来,却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口,他却在这个时候自己主动提了出来:“你为什么要加入我们?”

“喝酒,吃肉,泡妞啊!”胡来理所当然的回了一句,然后一本正经的道:“阿弥陀佛,和尚擅长相面之术,所以见你印堂发红,眉心发亮,似有王皇之命,如今又初显展翅腾飞的吉兆,忍不住也想在你身上投资一下!”

周围的人听的一阵发懵,不知道老大从哪儿弄来怎么一个装神棍的野和尚?

“你该不会拒绝和尚我吧?”胡来见韩雨不出声,有些尴尬的摸了下鼻子。

韩雨简单的为他们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胡大师在农民场子中的所作所为,那边的狂熊几人也将他认了出来,众人一听他连狂熊黑狼都能轻易的打败,看向和尚的目光顿时多了几分惊诧!

黑狼暂且不说,单单是狂熊那一膀子的力气,除了墨迹等有限的几人外,谁能是他的对手?

“你知道,加入我们之后要干什么吗?”韩雨禁不住嘴角露出一丝稍弯的弧度,轻声道。

胡来大师呵呵一笑:“收保护费啊,当然,有的时候难免要跟人动手。但是我佛座前不是还有金刚护法吗?和尚我最不怕的就是玩命,玩别人的命,玩自己的命!”

韩雨转过头,看着手下的兄弟,沉声道:“兄弟们,这位功夫和尚胡来大师,要加入咱们遮天,大家伙说说,行不行?”

“行!”一干小弟轰然应诺。

韩雨深深的望了他一眼,正色道:“好,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我黑衣的兄弟了。我倒是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够成为守护我遮天的怒目金刚。”

“多谢老大,谢谢众位兄弟。”胡来呵呵一笑,开始朝四周拱手。韩雨看了他一眼,心中不无感激。可以说,胡来的这番举动,从最大的程度上鼓动了遮天小弟的士气!

“老大,那个马奎和莫小寒怎么办?他还在上面房间里关着呢。”谷子文小声问。

韩雨眉头一挑,眼中冲满杀气,冷冷的道:“将他们两人都带出来。”

当两人被小弟架下来的时候,马奎还好些,发现了谷子文不是他所能对抗的之后,这家伙很痛快的就投降了。所以,基本上还算是受到了点人道主义待遇。可莫小寒就没那份殊荣了。

他脑袋耷拉着,两条膝盖被生生砸断了,身上的伤口更是足足有十几道。以韩雨的眼力自然可以看的出来,有许多伤口都是事后补上去的。

不过,他显然没有想为对方讨个什么公道的意思,直接拿出一把刀,在莫小寒的身上割了起来。

原本几乎没了声息的莫小寒,顿时中气十足的叫了起来。那凄厉的惨叫,听的一干小弟都心颤不已,却不能使得韩雨握刀的手有半丝颤抖。

他就这样,稳稳的,一刀一刀的向下割着莫小寒身上的肉。众人这才第一次意识到,韩雨那平和的面容下所隐藏的是一颗多么冷硬的心。而得罪了他,又是一种多么恐怖的下场!

谷子文微微皱了下眉,转过了头。他是一名杀手,你让他一刀取人性命,他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可要让他如此将人折磨死,他却自问做不出来!

此时的韩雨,更像个恶魔。

“你杀了我,黑衣,你杀了我。这样折磨人,你他妈的算什么本事?你要是个男人就给我个痛快的……”

“痛快?”韩雨眯着眼睛,头也不抬的道:“你杀我那些兄弟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下场?你放心,我不会将你身上的肉都割没的,我还要给那些死去的兄弟留点,留个让他们自己报仇的机会。”

韩雨的话仿佛在整个室内刮起了一阵阴风,让人头皮发麻。最绝望的就是莫小寒,他怎么也没想到,就算是死了,韩雨都没打算放过他!

感受着那冰冷的刀子在自己身体里慢慢的向外割着肉,想象着自己死后还要承受这非人的痛快,莫小寒只觉得耳内嗡嗡的响了起来,然后他将头一歪,竟然活生生的被吓死了。

韩雨随手将刀子一丢,室内静悄悄的,只有那匕首落地时的声音。韩雨目光从一干小弟的身上扫过,大声道:“从今天开始,别人砍我们一刀,我们便要砍他们十刀!别人给我们一拳,我们便回他十拳!”

“从今天开始,没有人能再欺负我们。你们要记住,你们是遮天的人,是我黑衣的小弟,是这夜色中的王者。只有你们收别人的命,没有人能要你们的命。只要有人敢欺负你们,你们就拿起手中的陌刀,给老子将他的脑袋砍下来!”

“因为,遮天,永远都是狼,吃肉的狼!”

周围还是静悄悄的,然而,那些受伤的小弟眼中,却渐渐的升腾出一种狂热的东西。

没有人再去看莫小寒一眼,更没有人去理会他那两条光秃秃的已经没有一点肉的胳膊。

他们只是这样望着韩雨,望着他那裹挟在一片黑色里的如同长枪一般充满了凌厉气势的身子,感觉着好像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拍打着他们的胸膛似得。

渐渐的,有小弟喊了出来,然后就连那些受伤的小弟也不顾身上严重的伤势,挣扎着,高呼着。就连谷子文和刚刚加入的胡来等人,都被这种莫名流动在周围的狂热所感染,跟着一起喊了起来。

所有的人,都在看着韩雨,所有的人嘴里吼出来的只有两个字:遮天!

在这一刻,韩雨作为遮天的老大,已经和这个名字融为了一体!

在众人狂热的呼声中,韩雨转头看了马奎一眼,平静的道:“你是加入遮天,还是让我折了你这把刀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