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47章 毙敌

147章 毙敌

厮杀声低沉而沙哑,周围的店铺,早就关了门。漆黑的夜色中,只有两群人像是野兽一样不断的厮杀着。遮天的小弟已经倒下了近一半,可他们依然傲立在那,因为那个拿着剔骨刀的身影,还在他们前面厮杀着!

莫太横浑身带伤,嘴里喘着粗气,此时的身上已经布满了伤口,就像个血人一样,可他却依然没有退。因为,他知道韩雨正隐藏在旁边看着他,无数的遮天小弟正在看着他,因为狂风帮还没有乱。

冷哼一声,莫太横反手将剔骨刀送进了一名狂风帮小弟的身体里。他刚刚站起身,耳内便传来一阵空气被抽干的呜呜声,眼中,一个巨大的黑影在不断的壮大,朝他飞了过来。

锤子,一直在手下的小弟中寻找着机会的锤子,动手了。

莫太横的身体一下绷紧,两眼一眯,根本就没有闪,只是拿手一挡,同时右手的剔骨刀恶狠狠的戳了过去。

喀嚓!

那西瓜般大足足有近二十斤的大锤,擦着肩膀落了下来,生生的砸在了他的胳膊上,就像是砸甘蔗似得发出一声脆响,将他的胳膊砸成了两截。

可大锤毕竟还是被挡了这么一下,就是这么一眨眼的工夫,莫太横手里的剔骨刀狠狠的在锤子的胸前,挑起了一道口子。

你给我一锤,我给你一刀!莫太横的打法,依然是那么的阴狠,玩命。双方的小弟似乎被各自老大的受伤给震了一下,厮杀都不由自主的弱了下来。

锤子挣脱了扶着他的小弟,用微微颤抖的手拎着他的铁锤,站直了身体,扬声道:“你是谁?”

莫太横也强撑着摆脱了身边两个小弟的扶持,用沙哑的声音大声道:“二把刀莫太横,遮天的!”

刚才被锤子砸的那一下,已经砸断了莫太横左边的胳膊,肩膀也火辣辣的疼着,好像碎了一样。当然,锤子也没占到好处,胸口被莫太横的剔骨刀挑出了一道口子,现在还在流血。

遮天这边已经倒下了三十多人,剩下的人也全都带伤。可他们却硬生生的阻挡住了近百名狂风帮小弟的进攻。锤子和他手下近百的小弟,此时能够站着的不足一半。

两败俱伤!

就在这儿个时候,老鸟眯着眼,叼着烟头华丽丽的登场了:“二把刀?我看是两把废铁吧?锤子,你先下去休息吧,这伙人交给我了。”

锤子眉头微微一皱,这老鸟摆明了是出手抢功。这让他很不爽,可他看看自己这边,却没有拒绝。自己的人已经死的够多了,而遮天此时能战的小弟虽然不过三十,可从刚才交手的情况来看,想要将他们全部留下,那他至少要付出同等甚至是更多的人才行。

想到这,锤子眼中的寒光一闪即逝,轻声道:“他是十二中门口的那个二把刀,你小心点。”

说着,转身就要朝下去。就在这儿时,一个阴冷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杀了我的人还想走吗?”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旁边一个伸出的广告盘旁边,一个黑色的身影正迎风矗立。四周雪白一片,唯有他和周围的空间全部漆黑,黑的让人心寒。

锤子和老鸟对视一眼,虽然四周漆黑,难以目视,可他们却清晰的感觉到了对方眼中的寒意。他们刚刚被前面的遮天小弟所吸引,竟然没有发现上面那个人是什么时候上去的。

更让他们心中不安的是,上面有人,那别的地方呢?这个时候,他们也顾不上各自心中的小算盘,目光警惕的扫视着周围的黑暗。只要有什么异变,他们便立即聚集在一起。凭他们的人手,就算遮天在这里集中了全力,也绝难占了便宜去。

一念及此,他们才感觉舒服了些。

“和尚,动手!”黑衣人影根本没有理会他们的想法,更没有给他们进一步思考的时间,阴寒的声音便再次响了起来。随着他的话音而动的,是两道青芒。

不敢说削铁如泥,但吹毛断发绝不夸张的天策,狠狠的砍在了那巨大的广告牌的几个支点上。然后,一脚在广告牌的上面支棱上狠狠的踹了下去。

下面的小弟听见响动,纷纷抬头,只见一个足足有五六米长,两三米宽的黑影,就这样摇摇晃晃,有些缓慢却坚决的朝他们砸了下来。

老鸟有些惊愕的看着这一幕,嘴里的烟头都掉了下来……

狂风帮的小弟一见不由得纷纷怪叫着向两边躲去,好在黑影虽然大,可下降的速度并不是很快,照眼下的情形来说,等黑影落下他们应该能及时闪开才是。

可上面那个可恶的,天煞的黑衣人却突然在这时跳到了黑影上,狠狠的一踏!

黑影顿时呜的一声,加快了速度。下面的狂风帮小弟这下更乱了,不论是离的远近,他们都下意识的朝后退着脚步。可他们此时站的实在是太密集了些,以至于有些人退了几步之后便发现,退不动了。

所以,闷哼,惨叫的声音一下便热闹了。反应快的还好些,把身子朝地上一躺,吐气开声,恨不得将自己变成面饼子!可有些反应慢的就倒霉了,比如那个正仰着头,似乎被眼前这壮观的一幕所深深吸引的哥们,当广告牌砸下的时候,他的脖子似乎发出了一声脆响!

喀!

巨大的广告牌落下的瞬间,上面的人影也动了。青色的光芒,快速的向下挥舞而至,当先两名狂风帮的小弟闷哼一声,便应声向后抛飞了出去。

这黑影当然不是别人,正是遮天老大,黑衣韩雨。

刚刚老莫带人跟狂风帮的人厮杀的时候,韩雨就躲在后面,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下的小弟一个个的倒下,又一个个的扑上去,又一个个的倒下去,他这心里就好像燃起了一团火儿似得!满腔的杀机,此时全部化成了那飞舞而出的刀光!

不过,狂风帮的小弟反应也很快,他们在付出了七八个小弟的代价后,成功的将慌乱稳定了下来。一声不吭的咬牙朝韩雨杀去!

就算是韩雨,面对四面八方劈砍过来的钢刀,有的时候也只能选择是屁股挨一刀,还是腿上拉道口子,活着是小腹给人来一下。可他,却依然坚定的,无可阻挡的朝着目标一步步的杀了过去!

而在韩雨那一声厉喝之后,对面的黑暗之中,胡来也杀了出来。他顶着个光秃秃的脑袋,挥舞着手里的戒刀,嘴里更是冷喝一声:“那个用锤的小B,你印堂发暗,将有血光之灾!你他妈的别走,你家佛爷这就超度你来了……”

戒刀挥舞中,鲜血,惨叫乱飞。胡来一步一步的朝锤子的方向走去,身边狂风帮的小弟竟然不能阻挠他一下!

“笑面佛?”

老鸟和锤子两人几乎同时冷哼一声,认出了胡来的身份。毕竟,整个天水市的道上,也没几个和尚。更别说如此凶悍的了,胡来在农民的场子里虽然出手的时间并不长,可那笑眯眯的神情和狠辣的手段,却已经在道上传开了。

至于那句印堂发暗,有血光之灾,更只有这厮能够如此无耻的说出来!

不过,马上他们的脸色就变了。韩雨的强势就不用说了,胡来的强大也远远超过他们的想象。一尺来长的戒刀,每每飞出,总会有小弟闷哼中刀!不是大腿,就是握刀的手臂或者胸口,而且伤口大多深可见骨!

几十名小弟,非但拦不住他的脚步,反而被他杀的东倒西歪!

那边,卓不凡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了莫太横的身边,开始代替他带着那些还有一战之力的小弟进行反扑。厮杀的声音,一下浓了起来,空气中那甜甜的味道,更是让人闻之欲呕。

韩雨面色如霜,刀风如虎,一路突杀,那些明显被他彪悍的出场给震慑了心神的狂风帮小弟,纷纷溃败。竟然让他顺利的杀到了老鸟的面前。

韩雨也不说话,手腕一震,锋利的天策便带着呼啸,直直的朝他斜肩带背的劈杀了过去。

老鸟怪叫一声,忙举起了手里的钢刀一架,身子快速的朝后退去。而几名负责贴身保护他的狂风帮小弟,则咬牙挤到了前面,想要拦下韩雨。

看着纷纷绞杀过来的钢刀,韩雨冷哼一声,手腕一震,青色的天策顿时在极短的时间内,对着最前面的三名狂风帮小弟劈出了六下。

六道轮回!

那三名狂风帮的小弟手断,刀锋,人亡!

韩雨则趁着他们倒下的刹那所露出的空隙,狠狠的一刀朝老鸟的脖子上抹去。老鸟红着眼将手里的钢刀竖了起来,也就是竖了起来,便被天策给撞到了一边,然后青色的刀锋从一侧没入了他的脖子!

大动脉被割断,鲜血顿时飞起一米多高!

旁边的几名狂风帮小弟,根本没有给韩雨拔刀的时间,便恶狠狠的朝他握刀的手臂,他的胸口,他的小腹,他的喉咙斩杀了过来。

韩雨想也不想立即撒手,身子向后一退,然后快速的冲了上去。等他冲上去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匕首!韩雨将自己师傅传授的运气手法和在部队学到的格斗技巧运用到了极限,一阵叮当的响声过后,那几名狂风帮的小弟全都捂着脖子,胸口,咽喉等要害倒了下去!

韩雨的身上则又多了几道伤口,整个人就像是浴血的魔神一般,他朝前走了两步,将天策拿了起来,扬声道:“老鸟已死,遮天,杀!”

“杀!”道路两边的店门打开,遮天的小弟迅速的冲了出来。后面,也有一批遮天的小弟将莫太横和那些负责狙击的人替了下来,迅速的朝狂风帮冲去!

狂风帮的小弟没抵挡多久,便有人开始悄悄的朝后跑去。然后,跑的人越来越多,终于,开始了全面的溃逃……

“不许逃,他妈的杀,杀光他们,不许……”锤子红着眼,舞动着锤子正想招呼手下的人反抗,却不想腰后突然一疼。

他头也不回,一锤便砸了过去,却像是被什么给挡住了。然后,他便感觉后腰处就像是多了个黑洞似得,全身的力气都朝那跑去!

他使劲的转着头,在倒下的时候他才发现,那人似乎是个秃子……

后面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