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48章 暗斗

148章 暗斗

韩雨在这边取得了大捷,可在北海县却遭到了惨败!如今遮天已经将社团发展的重心移到了市里,北海县自然不会在留多少人。

可北海县毕竟还是遮天的根基,遮天如今的骨干小弟的家,几乎全在这里。遮天在这里还有不少的产业!所以,当狂风帮的人在朝着北城杀去的时候,还有一部分人则直接杀奔北海县而来。

只不过,这些人不是狂风帮,而是楚兴社的人,所以破晓才会没有察觉。

遮天留在北海县的人手,虽然及时发现了这些人,可是实力上的差距,还是让他们陷入了危机之中。

梁欢拧着眉头盘坐与地,身上的伤让人触目惊心。最为骇人的,则是他断掉的右臂和小腹上的那一道刀伤。犀利的刀口似乎将他的肚子都切开了,露出里面猩红的肠子!每呼吸一次,那长长的一团便会缩动两下。

可梁欢并没有惨叫,他只是拧了拧眉,目光从名仔挡在他前面的尸体上让开,抬起头,看着一大圈围着他的楚兴社的人,咧嘴儿笑了笑,轻声道:“投降?你觉得我可能投降给你们这些刚刚杀了我兄弟的王八蛋吗?!”

“行了!”他摆了摆手,制止了一个想要说话的楚兴社小弟,然后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咳的眉头都弯成了一团:“今天,老子算是栽了。不过,你们也要记住了,现在的我,便是明天的你们!老大,会替我们报仇的!”

“那个黑衣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么为他卖命?”这次楚兴社带队的人是楚云风的心腹田东虎,勉强算的上是旧相识。不过,此时让他如此闻声细语的最主要原因,则是梁欢和他的人所表现出来的巨大的战斗力!

那种无惧生死的悍勇,让他从心里朝外的渗透着寒意!也让他从心里喜欢上了梁欢的悍勇。所以,才想着保下他一条命。

梁欢挑了挑眉头,轻笑道:“当初我在竹叶帮的时候,遭受排挤,是老大给了我机会,给了我舞台!当我落入警察手中的时候,是他用三百万摆平的关系,将我捞了出来。三百万,咳,买我这条贱命,还不值得吗?”

田东虎眉头一拧,三百万买一个属下的命,这个黑衣傻了吗?

“我给过你机会,可是你不珍惜,那就……”

“虎哥,不好了,条子来了!”一个小弟急惶惶的跑了进来,打断了田东虎的话。

“什么?来了多少人?”田东虎上前两步,眉头紧皱。

“不清楚,好像人数不少!”那小弟急忙道。

“他妈的,撤!”

“虎哥,要不要砍了……”

“滚!”田东虎挑了下眉头,那小弟急忙向外跑去,田东虎走了两步,忽然转回头看了梁欢一眼,轻叹道:“你是个汉子,不过遮天完了,狂风帮集中了八百人进攻你们的场子,就凭你们那些人,挡不住的!”

“未必!”梁欢冰冷而自信的声音从他身后响了起来,田东虎的身子微微震了一下,然后大踏步的走了出去。等他走出去之后,梁欢的目光中才闪过一抹深深的担忧,这种担忧,化成一种力量支撑着他不肯晕过去。

警察来了,现任的警察局长似乎早就知道里面的情形,所以他只带了几个心腹,将其他的人都留在了外面。可是很明显,这一地血腥,一地的残忍比他想象中的要更加冷冽一些,至少,他带进来的那几个警察,一个个的脸色惨白,有两个甚至呕吐了起来!

局长皱了皱眉头,看了梁欢一眼:“我似乎来晚了?”

“至少,我还活着……”梁欢嘴角勾起一丝嘲弄的笑容,头一歪,倒了下去。

局长脸色一变:“快,快送医院抢救,封锁这里,严禁任何人进出!”

……

漆黑的夜色中,三辆昌河车停在了北关村的外面。车上下来二三十个浑身都裹在黑色中的人影,分成两队趁着夜色朝韩雨家的两处宅子摸了过去。

其中的一队人刚刚来到他老家的巷口,便停了下来。因为在他们的前面,站着一个人,那人一身白衣,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哪,好像早就知道他们要来似得。

那一队黑衣人只是愣了一下,当中一个人打了个手势,旁边便有五六个黑衣人一举手里的钢刀,一声不响的冲了过来。

白衣人站在那没动,他只是抬了抬手……

凄厉的如同长刀破空一般的声音响了起来,然后便是一阵噗噗的闷响。这五六个人才刚迈出去几步,便噗通一声倒了下去。

甚至,后面的人都没有发现他们是怎么死的!

剩下的人愣了一下,却再次发起了彪悍的冲锋,可他们堪堪扑到那白衣人的身边,可还没来得及挥刀,便再次倒了下去。

白衣人退后,再挥手,再退后,再挥手!如此不过五步,所有的黑衣人便都倒在了地上!在他们的咽喉处,插着一张扑克牌。嗯,这扑克牌没什么特别,就是质地稍微硬了些,锋利了些,挥出去的速度更快了些……

这也是因为这些黑衣人都没有想到,竟然还会有人用扑克牌杀人,不然的话,他们绝不会死的如此干脆!至少,最后那名黑衣人,便是白衣人用了两张牌才杀死的!

“拖下去!”阴冷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旁边的黑暗处,立即过来了几个人,将这些黑衣人全都拖了下去。然后,将地上的雪打扫了一下,此地便被洁白的雪花所覆盖,再也看不出一点生命的痕迹……

这一队黑衣人被干掉的如此干脆利索,剩下的一队黑衣人当然也不可能得手。在他们朝韩雨家新房前行的时候,路上的草垛,新房,甚至是地垄沟里,突然冒出了偷袭的人!

黑衣人才刚一个照面便被干掉了六七个,然后双方便是一阵猛杀!渐渐的,那一队黑衣人坚持不住了,因为他们的对手中有明明只有一只胳膊,却比他们还要狠,还要快,还要玩命的残废!

所以,他们撤了。而那些人却明显的不想让他们这么就走了。所以紧追不舍!

不过双方无论是厮杀,还是撤退,竟然全都是在沉默中进行,沉默的挥刀,沉默的跳跃,沉默的追逐,就好像生怕惊动了什么人似得……

夜色深了,北关村在幽冷的北风中熟睡着,跟往常一样安宁而祥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