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61章 我们自己取

161章 我们自己取

“可我们曾经是农老大的人!”其中一个护卫大着胆子小声问了一句。

韩雨哈哈一笑,“你看我这里农民的人还少吗?他们当中有许多是你们曾经的兄弟,现在却已经成为了遮天的精英!在我这里,只要不违反社团规矩,能流汗敢流血,你就有机会上位。因为我相信他们,就和相信其他人一样。”

“那我跟您干了!”

“是啊,一直憋在下面跟个护院似得,这身上的骨头都生锈了!”

……

有了一个人打头,其他人纷纷表态。他们原本是农民手下的精英,却被用来看住这些钳子,早就郁闷的不行了!欺负一群孩子算的什么本事?他们本就适合大口喝酒,大快吃肉,刀头舔血的生活,他们本来就习惯用自己的拳头当作自己上位的本钱!

“我,我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我想回家!”有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

周围的声音齐刷刷的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在望着韩雨。

“当然可以,刚才我就已经说了,谁想回家我都不拦着。”韩雨点了点头,轻笑道:“烟嘴,给这些兄弟每人取一万块钱做路费!”

“唉,不用了,不用了!”那几个想走的人急忙拒绝,能够活着离开就是一种意外惊喜了,他们哪儿还敢要钱?

“我们老大说给你们的,那就是给你们的。”烟嘴却不容分说,将钱拿了分给他们:“以前那些离开的人,也和你们一样。”

韩雨笑了一下:“钱不多,却多少算是点本钱。既然你们选择离开了,就永远不要再干违法的事!回去找个工作,日后结婚生子踏踏实实的过一辈子。”

“谢谢,谢谢黑衣老大!”那几个人连连鞠躬,然后快速的离去。总共二十八名护卫,有二十三个选择了留下。

“你们有谁不愿意呆在这,也可以离开!”韩雨这回看的是那些钳子。

有七八个年纪稍微大点的钳子面露意动之色,却用眼睛瞄了鼠猴后面的那些护卫一眼,没有站出来。剩下的人虽然没有出声,却将目光投向了他们中间的那个年轻人,似乎是想看他的态度。

短暂的沉默过后,一个年轻人慢慢的走了出来:“我们可以选择留下,不过有几个条件!”

韩雨脸色一沉,两眼一眯,轻轻的打量着眼前这个满头白发,手脚欣长的年轻人,似乎对他的大胆有些不满。

烟嘴吓了一跳,忙低声解释道:“老大,这小子叫尚地,是钳子中的头,咱们将他们擒下来的时候,就是这小子临时反水,带人打翻了五六个护卫,不过当发现咱们不是警察之后,又干趴下了咱们两个兄弟,身手不错!”

“哦?”韩雨阴沉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些,似乎是被烟嘴的话引起了兴趣:“说说你的条件?”

尚地静静的道:“第一,是不准对我们进行打骂!”

“有第一就有第二了?说,都说出来让我听听。”韩雨的声音很平静,让人根本就分辨不出他是生气还是真的想听。

尚地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有些骑虎难下,只得继续道:“第二,我希望我的这些兄弟,每天都能吃饱喝足,有一定的自由,若是有一天他们有了自己的生活,您不得阻拦。第三,您得保证我们不受其他人的欺负,至少得允许我们还手!”

“第四,您不能故意将我们拆开打散,我们要在一起。”

“没了?”韩雨笑着道。

尚地缓缓的摇了摇头,韩雨点头道:“好啊,条件不多,也不算苛刻!我全都答应了。”

他这么大方,顿时让所有的人都有些目瞪口呆,甚至刚刚的那些护卫都开始暗自后悔,早知道这位黑衣这么好说话,他们也提点条件了。

烟嘴虽然欣赏尚地,可见他如此不知好歹,心中也有些不满,本以为老大会驳斥他一番,自己甚至都做好了为他辩解两句的准备。毕竟这个尚地的身手真的很不错,可不曾想韩雨竟然如此大度,他禁不住改变了立场,喃喃的道:“老大……”

韩雨一摆手,慢慢的走到尚地的面前,轻声道:“不知道,你们能为我做什么?”

“我们……”尚地嘴巴张了张,忽然发现自己竟然什么都不会。他们只会偷,可刚刚韩雨说了,他不需要偷来的钱。可不偷,他们便一点价值都没有。而作为一群没有价值的人,他刚才竟然吧嗒吧嗒的开始提起了条件?

尚地的脸红了起来,眼神也有些慌乱。

韩雨的声音偏偏再次响了起来:“身为钳子,你们每天吃不饱睡不着,你们每天都要出去完成指派的任务,每天都要用自己的手朝滚烫的油锅里伸,每天都要为自己的同伴,兄弟担惊受怕,你们没有明天,没有未来!”

“而如今,是我让人将你们救了出来,是我,给了你们重新选择的机会,而你,却反倒要给我提条件?我倒想问问你,”韩雨用手轻轻的为对方整了整领子,抬起头注视着对方的眼睛道:“这,就是你对我的报答吗?”

“我,我……”尚地的脸红的像是煮熟的大虾一样,终于在韩雨的注视下慢慢的低下了头。

韩雨转过身,从一干钳子的脸上扫过:“你们,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吗?”

这些钳子,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少年,虽然遭遇颇为凄惨,可在他们心中还保留着一份人性中的真与诚,哪儿会真的狡辩,反驳?

于是乎,韩雨的目光就好像那冬日正午的骄阳,所过之处,一干少年的雪纷纷低头!

韩雨嘴角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他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扬声道:“在我这里,你可以提要求,第一,第二,甚至是第三第四,第五都行,可有一个前提,你必须得用同等价值的东西来交换!”

“想要自由,可以!社团并不限制你们的自由,只要不违反社团的规矩,只要能够顺利完成社团交给你的任务,只要你不怕自己在下一场争斗中挂掉,你便是自由的,完全的绝对的自由!想要吃饱喝足,不被人欺负?可以,只要你立下足够的功勋,你就可以上位。”

“到时候有了钱有了地位,任由你们吃香的喝辣的,不仅没有人可以欺负你们,甚至他们,曾经欺负过你们,你们也可以欺负回来!”

韩雨指了指农民派出来的护卫,忽然大声道:“你们想要的东西都在这,现在你们告诉我,这些东西是我给你们,还是你们自己来取?”

钳子们面面相觑,尚地喃喃的道:“我们自己取!”

“我们自己取!”

“我们自己取!”

所有的钳子都脸色涨红,声音越喊越大。到最后仿佛变成了一种怒吼似得,从这五六十个年轻人稚嫩的胸腔中吼了出来!

韩雨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他之所以会如此处心积虑的将这些年轻人都留下,是因为烟嘴给他说了一句,这些钳子全部都是农民从孤儿院里弄来的孤儿,除了偷,他们根本没有别的生存本领。与其放了他们,让他们出去偷抢,倒不如收到自己的旗下,让他们凭本事闯出另!

“好!有骨气,就冲这一点,老子愿意承认你们是个带把的,是个爷们!”韩雨很不厚道的又挤兑了一句,砸实了这些人的后路。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你们想走到哪儿一步,就必须付出多少血汗!这一点你们要永远记住。现在,不是老子请你们留下,而是你们若想留下,必须让老子看到你们的实力!”韩雨冷冷的道:“遮天,不收懦夫无能之辈,不要懦弱无胆之徒!”

“我们会证明给您看的!”尚地的声音,平静中透着一股坚决。

韩雨看了他一眼,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毫不掩饰的欣赏之色。对于这样的年轻人,你就应该在他做错的时候,毫不客气的批评他,在他表现好的时候又不吝表扬才能够既不挫伤他的积极性,又让他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我,不喜欢用耳朵听,只喜欢用耳朵看!”韩雨看了后边的烟嘴一眼,大声道:“烟嘴,告诉他们,想要加入遮天,第一个条件是什么?”

“训练场五千米跑,不超过二十五分钟!”烟嘴大声道。

这的确是遮天选拔小弟的标准,除非你有自己的特色,比如力量型,胆气型,爆发型,打起架来够狠,够准,这样的人虽然不足二十五分钟,却依然会成为遮天的正式小弟或者精英,不过平常的时候依然要接受各方面的体能训练。

至于那些要速度没速度,要力量没力量,嘴里吹牛满天飞,可真动起手来却向后缩的混混,绝对进不了遮天的门!

“听见了吗?二十五分钟!现在,我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准备,旁边就有食堂,有澡堂,有宿舍!吃饭,洗澡,睡觉随你们的便,总之一个小时以后,我在操场等你们!二十五分钟,能够超过的留下,过不了的,对不起,这里不是难民收容所!”

说完,韩雨对烟嘴使了个眼色,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唉,各位兄弟,你们知道现在道上有多少人想要加入咱们遮天吗?多了去了,眼下对你们是个机会,可要把握住啊。我烟嘴,很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和大家一起喝酒,吃肉,并肩战斗!走,现在我带你们去休息,吃饭,顺便给你们说,咱们社团和其他社团不一样的地方……”

听着烟嘴的声音,韩雨嘴角露出一丝浅笑。这家伙大概是跟墨迹呆一块的时间长了,竟然颇有一些给人做思想工作的风范和手段。想来经过他一番劝解之后,尚地他们会完成由我没地方去变成我想留在这,我要留在这的转变!

转头看了他们一眼,韩雨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今天三更,嗯,不是爆发,是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