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60章 说客

160章 说客

“你,你交代的事情都已经办,办妥了。”来者正是烟嘴。

“办妥就办妥呗,你小子跑什么?先喘口气!”韩雨瞪了他一眼,见他不那么粗喘了,这才道:“都监控起来了?”

“嗯,不仅监控起来了,我还抓了四十多个钳子!”钳子,是道上对那些专门负责掏包,抢包之人的称呼。

韩雨皱眉道:“怎么回事?”

“有两个人原本都是在下面帮农民训练干活的钳子的。后来农民被我们灭了,他们没了生活的来源,便索性带了自己的手下来城里干活,想给自己捞些钱财。结果却倒霉的撞上了我们。”烟嘴轻笑着道。

“没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吧?”韩雨微一皱眉。

烟嘴忙正色道:“没有,这两人才刚来市里便来了北城,只干了几趟活,得亏咱们社团有农民的人,认出了她们,结果顺藤摸瓜,将他们给一窝端了。”

韩雨想了一下,轻声道:“你带回来的那些人呢?带我去看看!”

烟嘴带回来的人真不少,把韩雨都吓了一跳。单单钳子就有四十多个,再加上负责训练他们,看押他们的人,加起来足足有六七十个。此时正或站,或坐的靠在训练场的大厅里。见韩雨走了进来,这些人中看上去老成些的人忙站了起来,惶恐不安的看着韩雨。

“你和他们厮杀过?有没有伤亡?”韩雨见到那些老成的人身上大多带伤,禁不住挑起了眉头。

烟嘴忙道:“大部分钳子都是趁外出捞活的时候动被我们制住的,所以没怎么动手。只是进攻他们老巢的时候,废了点手脚。不过有凡哥跟着,咱们只伤了七八个兄弟,却都不太重!”

韩雨这才松了口气,目光在那些人的身上扫过,轻声道:“你们谁是头?”

那些钳子和看守全都将目光投向中间一名形容干瘦,尖嘴猴腮的中年人。见韩雨的目光也投了过来,他知道躲不过去了。只得硬着头皮,挤出一丝笑脸道:“小老头是负责教他们手艺的,外号鼠猴,您是……”

“这是我们遮天的老大,黑衣!”烟嘴大声道。

“什么?你就是黑衣?”对方眼睛一下瞪圆了,有些吃惊。

“怎么,不像吗?”韩雨轻笑道。

“啊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没想到,捉了呂老大,废了农老大,就连狂风帮都硬生生被砍去一条手臂的人,竟然如此年轻有为!”鼠猴忙摆了摆手,连声否认道。

韩雨微微一笑,不为所动的轻声道:“除了你们之外,农民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手下,势力?”

“没了,其他的人都是干散活的,这些手段专业的人都是小老头一手训练的,也一直掌握在我的手里!”鼠猴脸上露出一丝苦涩道:“我们虽然曾经是农老大的人,可我们并没想着要替他复仇,更没有要跟遮天做对的意思,还望黑衣老大您高抬贵手,给我们这些人一些活路!”

“嗯,只要您不跟我们计较,我愿意带着他们投奔您,您别看着他们这些人年纪不大,可干这行都有两三年了,经验老道的很。您若是收留了我们,我保证每天能孝敬您两万块钱!”

“两万?”韩雨有些惊讶的弯起了眉头,实在没想到这些人光靠偷就能赚这么多。

“啊?要,要不三万……”鼠猴见他皱眉,还误以为自己手的少了,忙一咬牙又加了一万。一双眼睛却悄悄的打量着韩雨的神情,其实他手下的这些人并不仅仅是偷人口袋,钱包怎么单纯的几项工作,像是扒车啊,抢劫啊,也都能客串几把。

总之,用他的话说,他鼠猴所训练出来的人,那都是偷抢强三合一的全方位人才。若是真的拼一把,他每天弄个四五万是没问题的,运气好的话翻一番也不是没可能的,可他总得给自己留点不是?

再说了,他若是不表现的为难点,那对方给他定个十万的目标,他就算咬咬牙完成了,可被警察盯上,那也是杀鸡取卵,鸡飞蛋打不是?

“三万?”韩雨再次吐了口气。

“要,要不四万也行,黑,黑衣老大,这,这事应该立,立足眼下,放眼未来,四万已经是兄弟们的极限了,再多会被警方盯上的……”鼠猴有些想哭了,他在心里很怀念的骂着韩雨的贪婪,无耻,脸上却堆出了可怜兮兮的神情。

韩雨长长的吐了口气,他现在算是明白那个农民为什么要养着这么些人了。一天三万的话,这一年下来就是一千多万,除去开销,养活这些人的花费,怎么也能撇个千儿八百万,这简直就跟抢钱一样,啊不,这本来就是抢钱!

“算了,盗亦有道!虽然我是个混黑社会的,可也不是什么钱都要的。你们掏人家的钱包,可曾想过很有可能正有人在医院里等这钱来救命?也许,有的人辛辛苦苦在工地干上半年,一年的钱,转眼间就被你们给偷走了,也许,有的是学生的学费,有的是一个人辛辛苦苦赚了一个月的工资……”

“我黑衣爱钱,喜欢钱,可我不会要拿着烫手,花着丧良心的钱!”韩雨平静而冷漠的道。

鼠猴脸上的笑容顿住了,那些年轻的钳子脸上却露出惊讶,震惊,不解,或者不屑鄙夷的神色。他们都很年轻,十五六岁的光景,眼大而有神,手臂修长,很容易便给人一种机灵,灵活的印象。

“或许你们会觉得我虚伪,可笑,因为一个堂堂社团的老大,一个双手沾染了血腥的人,竟然试图说服你们不要去偷,去抢!可我告诉你们,偷和偷是不一样的,抢和抢也是不一样的。我可以为了钱,去干掉一个社团,可我不会为了钱,去杀一个老百姓!”

“这就像是两支军队之间的厮杀一样,军队之间的较量是没有怜悯的,也是没有对错的,因为大家都是出来混,有杀人的觉悟,也有被杀的准备!”

“您,您什么意思?”鼠猴脸上堆出了皱纹,心想,难道他想放了我们?

果然,韩雨像是听见了他的声音似得:“我可以放了你们,但是,有一个前提是,你们不能再偷了!”

“好!”鼠猴是喜出望外,连声答应。其他的人也都露出了意外的神色,有的甚至已经开始道谢起来,显然是顺杆爬,生怕韩雨反悔!

烟嘴有些焦急的道:“老大……”

韩雨一摆手,扬声道:“当然了,若是有些人觉得自己除了偷之外,不会别的手艺,那我也可以给你点一条路。加入遮天!在这里只要你肯流汗,肯流血,我可以保证你们会比偷人家俩荷包活的更加舒服,更加潇洒,更加有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