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64章 拜访赵局

164章 拜访赵局

北风呼啸,就连太阳被风一吹,似乎都加快了凋零,早早的就将身子藏到了山的下面。

明亮的路灯亮了起来,点缀着一处处黑暗,让人有些不知道何处是天上,何处是人间!

早在天色将黑的时候,韩雨便出了门,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清风小筑。

清风小筑是天水市有名的高档住宅区,因为这里有一半的地方住的都是当官的,其中就包括市公安局局长赵达钢。

“臭小子,怎么来的这么早?”方文山从车窗中露出头,看着韩雨笑骂了一句。

韩雨微微一笑,虽然他们约定的时间是六点半,可早到几分钟肯定会让让对方觉得自己对他很尊敬。这一点韩雨已经从方文山的笑脸中看了出来,所以他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哪儿有?我也是刚刚才来。”

方文山开的是一辆黑色的大众帕萨特,配置还不错,不过韩雨并不喜欢。那一行字母你可以说是帕萨特,也可以说是赔死他!韩雨如今也算是个生意人,所以比较讲究口彩!想必不会有一个做生意的人是希望自己赔死的。

车子缓缓的朝清风小筑的正门驶去,走了没多远,便上了一条看似有些冷清的坡路,然后行驶了足足有四五百米的样子,便又看见了一道门。

摇下车窗,方文山将一张卡片放上去刷了一下,自动的电控门便缓缓的向两边打开了,就好像是噬人的巨兽张开的大嘴。

“虽然手续麻烦了点,可将别墅区和普通的住户区分开,却能尽可能的保证住在里面的人的隐私!”方文山看见韩雨皱了下眉头,轻笑着解释了一句。然后貌似无意的道:“我听说你在盛世嘉园也买了一套别墅,怎么,那边不是分开的吗?”

韩雨微微想了一下:“好像是吧?现在正在装修,我还没过去住,没太注意!”

“嗯,那是楚氏集团开发的,据说是楚氏集团的那小丫头一手主持的,呵呵,后生可畏啊!”方文山轻声道。

韩雨扭头仔细的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一脸平静,也不知道刚才他是想暗示什么,还是单纯的感慨一下!便收回目光,脑海里泛起了那个优雅的身影,轻笑道:“一个女孩子能够维持那么大的家业,的确挺不容易的!”

“嗯,听说她和咱们市的周书记有点亲戚的关系,你也知道,有些时候总是会有些空穴来风的传言四处传播!”方文山轻轻的摇了摇头,似乎有些无奈。

韩雨却眼睛微微亮了一下,空穴来风?若真是空穴来风的话,方文山只怕也不会说了。这老方分明是知道了自己在售楼部的所作所为,所以暗中提醒自己。

韩雨生出一丝感激,点头道:“我和楚小姐曾经有过一面之缘,依我看她脾气耿直,不是那种仗势欺人的人。”

方文山不说话了,有些事情点到即可,不用刻意说破。

这别墅区占地有些大,赵局长的家位于最里面,周围都是枯干的树木,只有在房子的两边有十几株傲雪寒梅,在这冷瑟的寒风中非但没有败落,反而吐出了几株淡淡的或白或红的花蕊,和背阴的地方残存下来的积雪一起,点缀着这个萧瑟的冬季。

方文山和韩雨下了车,方文山上前摁了门铃,没一会儿门被打开了一人宽的缝,只见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妇女,穿着一套干净却略显粗糙的衣服站在那,用警惕的目光打量着他们:“请问你们找谁?”

“哦,我叫方文山,是赵局的同事,麻烦你给赵局说一声,就说老方有事来和他商议!”方文山轻笑着道。

“老方啊,进来吧!”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了起来,落入众人耳中。

那个保姆模样的中年妇女忙打开门,笑着将他们迎了进去。韩雨一进入赵家,便看见了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一个中年男人。他看上去四十岁左右,国字脸,横剑眉,只一张嘴便给人一种方正耿直,不怒自威的感觉。

“老方啊,你这时候怎么来了?”赵达钢一见到方文山,便起身站了起来,笑着上前两步。

“啊,我刚得到一点消息,想过来给您汇报一下!”方文山忙笑着道。他似乎和赵达钢的关系不错,言语间透着股随意,似乎也不是第一次他来家了。

“哦,这位是……”赵达钢看了他身边的韩雨一眼。

韩雨露出一丝笑容,没等他说话,方文山便笑着道:“赵局,这位就是韩雨,汉魂集团的董事长。”遮天名下的那些娱乐场所,医院如今全都并入了汉魂的旗下,就连训练场也都添上了汉魂的名字,如今在天水市也算是小有名气!

“赵局您好!”

“韩先生的大名我也是早有耳闻,想不到你竟然如此年轻。果然是后生可畏啊!”赵达钢笑着和他握了握手,然后示意他们坐下。

“赵局过奖了。”韩雨礼貌的笑了笑,平静的坐了下去。顺势将手里的一个手提袋放到了旁边的茶几上。

“你这是干什么?”赵达钢的眉头微微下沉,脸上露出了不满的神情:“老方,你带他来难道是给我赵达钢送礼来了?”

“呵呵,看你说的,送什么礼?这是我托他小子给我弄的药酒,你也知道我以前负过伤,这一到冬天伤口就疼,有的时候连走路都费劲!这药酒是他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方子,喝着挺有效果!我想你不也有老寒腿的毛病么?所以特意嘱咐他给你也带了两瓶!”

方文山笑呵呵的道:“这大冷的天,你也得注意身体。若是你这位大局长都累垮了,那咱们市的治安可怎么办?到时候一干宵小之徒四处为非作歹,那受苦的还不是老百姓?”

韩雨心中暗自佩服着方老狐狸的老辣,不过是两瓶药酒,竟然被他硬生生的牵扯到了百姓的身上,实在是有够高,嗯,也够不要脸!

“得了吧你!”赵家的那个佣人端了几杯茶上来,在赵达钢的示意下将酒收了,赵局长这才撇着嘴儿笑骂道:“只要有些人老实点,少闹点动静出来,我比喝什么药酒都好!”

韩雨明知道赵达钢说的有些人便指的是他,却仍眼观鼻,鼻观心,像是老僧入定般神色不变,静静的坐在那喝着茶。

赵达钢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如此能够沉得住气的年轻人倒是少见。他不由得也端起了茶,仿佛有意考察韩雨的耐性一般慢慢的喝了起来。

方文山左右看了一眼,端起茶来边喝边品,时不时的还赞叹一声:“好茶,好茶!”那模样就好像他大老远的跑来,就是为了喝这杯茶一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韩雨却也像是品出了滋味似得,喝的分外悠闲。跟他玩沉默?当年他奉命执行任务的时候,在一片山头的丛林里潜伏了七天七夜,不拉不撒,就靠几块饼干和露水便坚持了下来。

赵局长和方老狐狸的耐性虽然不错,可是跟他比,怕是仍嫌不足!

果然,赵达钢在茶水快喝空的时候,终于承认了眼前这位年轻人比起以前他所见到过的任何一位同龄人都要稳重,他放下茶杯,轻声道:“老方,这么晚了你还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他嘴里喊的是方文山,可眼睛看的却是韩雨。

放下茶杯,韩雨坐直了身体,正色道:“是我掌握了一些线索,特意拜托方副局长带我前来,向您汇报一下。”

说着,韩雨将自己遇到碰瓷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其实不仅是我,我身边的许多朋友也都遇到过类似的事情。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我们觉得自己有责任阻止更多的人受害,所以我们便暗中留心这些坏蛋的线索!而如今,已经掌握了不少,所以才斗胆前来为民请命,请局里为咱们天水市除害,还咱们天水市一片蓝天!”

赵达钢笑眯眯的望着韩雨,他知道韩雨的身份,堂堂遮天的黑衣老大,一个无法无天的黑社会分子,竟然到他这里大言不惭的来为民请命,这不是贼喊捉贼吗?这样的年轻人若是当官,怕是能如鱼得水。

因为他无耻!

放在别的地方,无耻或许是一种品行的缺陷,可到了官场上,却是一个人必须的生存技能!

“小兄弟果然是个热血有为的年轻人,若是所有的人都能像你一样如此急公好义的话,那些人贩子,碰瓷的主,哪儿还能嚣张到今天?我代表市局,和那些老百姓对小兄弟表示感谢。你放心,只要消息属实,我一定会将他们全部缉拿归案!”赵达钢淡淡的道。

“赵局您客气了,我们也知道类似的事情很难禁止,可盗亦有道,这些人伤天害理,自然是如同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的!”韩雨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

“哦,照你这么说,那个遮天是有道之盗了?”赵达钢忽然眉头一挑,冷笑着道。

嗯,今天三更,等着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