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65章 黑白之辩

165章 黑白之辩

韩雨的脸色唰的变了一下,他快速的扫了方文山一眼,见他还从容的喝着茶,这才心中稍定,轻声道:“有些东西是自古就存在的,比如光和暗。有的人勤奋,有的人便懒惰,有的人胆小怕事,有的人便胆大包天!”

“之所以会有菩萨心肠,是因为有心狠手辣。这就像是当官一样,有清官自然也就有贪官!”韩雨有些无礼的扫了一下四周,仿佛在说你住的这地方这么大,想必也清不了:“上面自古以来历朝历代从来都没听说过有能将贪官清除掉的,那是因为人性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

“你是想要告诉我,社团的存在是合理的吗?年轻人想说什么痛快点,便跟个娘们似得绕来绕去!”赵达钢毫不客气的道。

这回连方文山的手都微微一抖,放下茶杯苦笑道:“老赵,过了……”

赵达钢挥手止住了他,目光只是紧紧的盯着韩雨。

韩雨也有些吃惊,这个赵局长难道想要点破他身为遮天老大的身份?难道他就不怕方老狐狸以此将他拿下台吗?韩雨眼睛微微一转,似乎有些明白了。这就像是他和方文山之间的关系一样,想必赵大局长是心知肚明,可他苦于没有理由,所以便是知道也没什么用。

眼下也是一样,客厅里只有他们三个人,就算方文山想做什么文章,又有谁会信?

韩雨有些卑鄙的看了自己兜里的录音笔一眼,身子微微向前凑了凑,大声道:“呵呵,方叔,没事,赵局这是教我认清这个社会的现实,我也觉得自己绕来绕去挺累的。还是敞开了说话痛快!”

方文山一番白眼,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冷哼。这臭小子什么时候都不忘了坑自己一把!方叔方叔,这狗屁的一声叔算是把自己又坑了一回。他奶奶的,早知道这小子这么阴险,自己说什么也不带他。

此时的方文山,心中直有一股被人给卖了自己还在帮对方数钱的感觉。

韩雨却没给他反驳的机会,连声道:“没错,赵局,我刚才就是那个意思。社团这东西就像是贪官一样,贪官之所以不被根除,是因为没有人能够保证,你除掉这个贪官之后新来的人会是什么样!”

“我从一个老百姓的角度看,当官的贪不贪的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你办不办事!只要你办实事,即便贪也是个好官。同样的道理,若是你不能办实事,那你就算是两袖清风又能如何?咱们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说赵局长您……”

“住嘴,赵局长是你小子能当例子来举的吗?”方文山被他吓了一跳,也顾不上正在心里痛骂这小子,忙出声阻止!

“啊,对不起赵局长,我刚才一时口快!对不住!”韩雨忙做出一副口误的样子,轻声道歉:“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和我一般见识!”

“你小子若是真的怕我的话,怕是也不会说了吧?行了,别演戏了,你接着说,若是我会怎么样?我觉得你说的有点意思,我倒想听听了。”赵达钢轻笑着道。

韩雨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这个赵局的为人显然并不像他的长相那样方正不可欺,反而很是圆滑。可如此一来,他反倒还真不好在拿对方说事,忙道:“赵局您这样说那就是不原谅我的口误了!我实在没有编排您的意思,嗯,其实我刚才是想说方叔的。我和方叔平时玩笑惯了,有的时候难免显得没大没小的!”

方文山正喝着茶,一口便喷了出来,整个人更是呛的连连咳嗽起来。他奶奶的,这小兔崽子,又坑老子?方文山眨巴眨巴眼,心中郁闷的都委屈了。

赵达钢笑呵呵的道:“那就说他,你接着说!”

韩雨毫不在意方文山那双几乎能吃人的眼神,自顾自的道:“若是方局能够保证咱们天水市治安,那就算是他贪点又何妨?若是能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只怕没有一个人会说他是个坏官!当然了,如果他老人家两袖清风,刚正不阿,可市里的环境却是纷杂不堪,乌烟瘴气,只怕也没有人会说他是一个好官!”

赵达钢缓缓的点了点头:“贪官不一定是坏官,清官不一定是好官,有些意思,你难道还当过官?”

不知不觉中,赵达钢也跟着方文山唤起了韩雨小子,显然双方的关系又近了一层。

“那倒没有,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听我们大队的政委就是这样说的!”韩雨有些尴尬的道。

“你们大队的政委还给你们说这个?你是哪儿个部队啊?”赵达钢轻笑着道。

韩雨抱歉的道:“对不起赵局,我所在的那个部队番号保密,再说,我被那里开除了,也没脸提老部队的名字。”

“哦?”赵达钢眉头微微一挑,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惊讶。韩雨却没有注意,只是道:“不过我是在七零三边防部队服的役。”

“七零三?那可是一支老部队啊,前身是红军的井冈起义军,参加过几乎所有的重大历史时刻,后来到朝鲜打过老美,打过南边不听话的小娃娃,出的战斗英雄几乎都够一个师了。你能加入那支部队,足以说明你小子很不错嘛!”赵达钢顺口道。

韩雨没想到赵达钢对部队如此熟悉,有些意外的道:“我那时候还小,从参军到退伍都糊里糊涂的!想不到赵局您也知道七零三……”

“老子当然知道,十几年前,老子当年就是在七零三边防部队当的团长,要不是负伤……”赵达钢眉头一挑,一提起部队,那种狂野彪悍的气息似乎又回到了他身上,就连称呼都改成了老子。

韩雨有些恍然,难怪赵局长说话做事透着股一般人没有的直接,感情是当过兵!

“算了,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和你小子说这些干什么?”赵达钢沉声道:“当官的你说完了,现在说社团!”

韩雨忙答应一声,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再藏着掖着已经没什么意思,反倒不如抓住机会,直接挑明自己的意思:“我觉得社团和贪官一样,他不可能根除。既然如此,便只能选择那种不仅对社团的安定团结没有危害,反而有促进作用的组织。”

赵达钢冷笑道:“比如,遮天?”

“是!”韩雨毫不犹豫的点头承认了下来。

赵达钢气极而笑:“放屁,社团的安定团结要靠社团?那要我们警察还有什么用?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警察掌握的是白天的规矩,社团控制的是夜色的秩序。老百姓得过白天,可也得过夜晚!”韩雨眉头微微一皱,对赵达钢的突然变脸有些不安,可到了这时候已经容不得他退步了,若是不能够说服这位赵局长,只怕老家伙一发狠,非将他的社团连根拔掉不可。

不,他根本不用自己动手,他只要趁遮天和狂风帮他们争夺天水市黑道秩序的时候,稍微“照顾”一下,遮天便得吃不了兜着走!

“胡闹,白天黑夜?谁给分的?我告诉你,白天也是这国家的白天,夜晚也是这国家的夜晚!你小子若是再敢口出狂言,小心我现在就让人把你逮起来,治你个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让你在监狱里蹲上一辈子!”赵达钢怒声呵斥道。

韩雨歪着头看了他半晌,忽然将手里的杯子朝桌子上一放,柔声道:“想不到赵局也是一个鼠目寸光的无能贪官!既然如此,那您想逮便逮吧,不过,有一点我得先告诉您,我韩雨不会束手就擒!若是这天水市真的乱了起来,那可全是你这个无能贪官的错!”

说着,韩雨站起身来,竟然是打算不告而辞!

“站住!”

“怎么,赵局?您打算现在就留下我吗?”韩雨转过身来冷冷一笑,目光已经有些凌厉。他已经后悔今晚来见这个姓赵的了,更后悔自己刚才只图一时痛快和他说了那么多,却没想到对方一旦翻脸为遮天带来的后果!

若是赵达钢真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留下他,韩雨也不介意用雷霆手段干掉对方,然后回去通知了兄弟们,海阔天空的亡命去!

“放肆,小子你给我坐下,怎么跟赵局说话呢?赵局这也是为了你好!”方文山急了,跳起来给了韩雨一脚,大声呵斥道。

韩雨没有躲闪,他知道方文山这实际上是帮他,所以老老实实的挨了这一下。

“赵局,这小子脾气臭,你别和他一般见识!年轻人,眼高手低!”方文山冲着赵达钢陪笑道。

“我生什么气?他说的这本来就是实话!”赵达钢刚才气的眉头都哆嗦起来了,可此时他竟然平静了下来。韩雨不由得有些狐疑,刚才他的那番表态是真实的反应,还是压根就是做戏演给他看的?

“小子,你的胆气不错,敢跟我撩蹶子,说的也有像是那么回事,社团这东西的确是存在的,虽然我不想承认,可这是个事实。社团不仅存在,而且成为了治安最不稳定的一块,这个夜晚,成了老百姓心中最为恐惧的地方,可没像你小子说的那么有秩序啊!”

“那是因为社团太多。如果只有一个社团的话,制定下去统一的秩序,社团自然会有专人监督那些违法犯忌的小弟!”韩雨轻声道。

赵达钢点了点头,又问了一句:“可如今天水市的道上,社团那么多,你觉得谁有这个本事?”

“我!”韩雨目光一闪,从容道。

呼呼,后面还有一章,嗯,要到一个小**了,大家准备好鲜花,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