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69章 最原始的力量

569章 最原始的力量

一夜之间,遮天横扫整个SD省!

血斧堂部分人,在武柏和莫太横的带领下,前出DY,zb,暗铁堂和训练场大部分小弟,在裁决堂堂主谷子文的带领下,拿下了ZZ,JN,LW,和TA四个市区。

以一种秋风扫落叶的姿态,一夜间将遮天的地盘扩大到了几乎SD省全境。

如今,整个SD省唯一的一方势力,便只剩下了天龙帮!

遮天这儿次的进攻之所以如此顺利,一方面在于SD省内大部分的社团,势力,对于遮天这儿个楚家选出来的继任者,有着一定的认同,另一方面则在于楚家暗中控制或者点头的势力,全力的支持。

第三则是因为破晓从成立之初,便不遗余力的安插眼线,搜集情报,收买内线。长期的积累,在一瞬间爆发出来,所产生的能量,足以让所有的人,为之侧目!

当然,没有遇到太多的抵抗,最为关键的还是因为这儿些地方没有太强的社团势力。在楚家各种小手段的限制下,一个市,能有一个过千人的社团便算是不错的了。

在遮天凌厉的攻势下,自然无法抵挡。

毕竟,人的野心和欲望,跟自己的实力也是有着很大关心的。

当然,天劫提前的刺杀行动,也是从侧面促使这儿些老大做出明智决定的重要原因。据悉,在遮天的扫荡过程中,足有十三名比较强硬的各个社团的老大,负责人或者头脑人物,受到了提前清洗。

所以,遮天与其说是攻占了这儿些地方,倒不如说是接收!

这儿是遮天各个堂口的力量互相配合的一次发力,刺杀,策反,谈判,清剿,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形成了一种综合性的震慑力量!

这也是遮天第一次大规模的行动,凭此一战,它已经成为了国内一线的帮派势力!当然,前提是他没有被剑门给灭掉!

韩雨轻轻的吐了口气,对着清晨的阳光,缓缓的活动着筋骨。昨晚,他和萧炎吃过了饭后,便让萧炎回堂口坐镇去了。他自己则留在了医院,按照无名心法的要求,默默的静坐了半夜。

此时,整个人非但不觉得疲惫,反而精神奕奕的,他甚至都能够感觉的到,自己的伤口处所传来的那种生命气息。

自从有所突破,掌握了那种颤抖的力量之后,韩雨便感觉自己好像发生了一种很微妙的变化。就仿佛他的无名心法,直到现在才算是刚刚开始似得。

同样的一招六道轮回,在他没有学会那种颤抖的运力方法之前,只是一种依靠强大的速度和力量进行攻击的招数,可是现在,它却离无坚不摧更近了一步!

韩雨轻轻的抖动着腿脚,忽然,他身子一转,一道寒光从他的右手中脱手而出,哆的一声插在了水泥的墙壁上,竟然没入墙壁一寸有余!

韩雨两眼大亮,他走过去,仔细的看着那把匕首。匕首是郭老给的,地刀级。本身就锋利无匹,照着他以前的力量,绝对可以在坚实的墙壁上崩出个枣子般的坑,可是,想要像现在这般没入墙内,屹立不动,却是绝对无法做到的。

除非,他能够将所有的力量都在一瞬间爆发出来。

韩雨静静的站着,过了好一会儿才伸出手,将匕首拿下!然后,开始用平常的力量朝墙上丢了过去。果然,他失败了。

匕首只是在墙上留下了个白色的印记,然后便摔了下去。

颤抖,其实就是通过一种特殊的频率,将所有的力量集中在一个点上爆发出来吗?这儿就是无名心法突破后的战斗技巧吗?

韩雨心中喃喃的问了自己一句,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不断的敲打着自己的脑袋。“怎么把这儿个忘了,怎么把这个忘了?”

曾经,他的那个便宜师傅曾经传授过一套动作给他,告诉他,要好好的练习。

只是,那一套动作实在是太他妈的折磨人了,即便是韩雨,也仅仅坚持了几天,便放弃了。因为,那是一种无时无刻不是让数万只蚂蚁在你的身体外面,身体里面,甚至是心中爬行的感觉。

麻,痒已经不足以形容了。

不过,此时他却有一种恨不能狠狠给自己两下的冲动!因为,一向认为这儿套动作没有一点用处的他,记起了做完那套动作后的感觉。

因为太过难过,所以记忆深刻:那是一种浑身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从心中向外颤抖,身上六百块肌肉都在不停的颤抖,就连心脏也跟着颤抖的感觉。

只是一次,便足以让人记住它一辈子。

颤抖,像是他从与白河愁的交战中,所领悟出来的一样!

韩雨这儿时候才感觉自己像是进入了宝山,结果却只在山脚下捡了一块石头似得愚蠢。他想起了那个便宜的师傅听说自己要放弃时,那一种可惜,可怜,可叹的眼神,老头曾经说过,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精密的机器,也是最为强大的生物。

不管枪械多么的强大,武器多么的先进,人,都永远是无法取代的。而且,有些人,早就已经超越了这些冰冷的东西。

只可惜,当时的韩雨听不进去这儿些东西,所以他执意去参了军。

战场上的厮杀,双方比拼的是个人的素质,还有武器的优劣。以至于韩雨竟然完全将这段插曲都给忘到了脑后。

不,是他故意不想去想起。因为,他实在是从心中,很不喜欢那种感觉。

只是,韩雨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经历了无数的生死,到如今成为了掌握一方秩序的老大,他一路走来,渐渐的懂得了更多。

这儿个世界上的风景就在那里,只是,想要爬到最高的地方去,总需要超过别人的实力。因为挡在你前面的人,是不会主动将位置给你让出来的,而看风景的位置,永远只有一个!

韩雨深吸一口气,按照脑海中的记忆,重新将那一套动作,缓缓的做了出来。

其实,要说起来,他此时的身体状态,并不适合如此做。因为那些动作会拉扯伤口,可是韩雨却依旧做了。因为此时的他,想要将当初的记忆,通过疼痛来好好的加强一下。这儿也算是对自己懒惰,懦弱的一种惩罚!

清晨的阳光已经升了起来,带着一种炙烤大地的温度,静静的洒落在窗户的边沿,然后泄漏而下。或许隔了一层玻璃的缘故,光线给人一种雾蒙蒙的感觉。窗户被打开了一扇,窗帘随风而动,将光线拍打的零散而曲折。

便在这儿种光线吞吐变化的环境中,韩雨的身子动了起来。模糊的身影正不停地进行着扭曲拉伸,依照某些即定的套路,探脚,拧腰,沉身,出拳,翻腕,递肘,踏步,后退……

他的动作已经好几年没做了,可此时做来,却依然是滚瓜烂熟。没有丝毫差错的地方,他甚至能够保证,便是手的指尖斜拖而下的那个角度,脚微微转动的方向,都不会有一点偏差!

就好像,他这儿套动作已经练了无数遍似得。可实际上,这儿只是他这儿些年来,第一次主动重复!

整套的动作看上去并不复杂,却不属于套路,因为十个动作之间,连贯的并不流畅,甚至是有些散慢,有的时候,韩雨都忍不住皱起眉头。郁闷的他直想改变一下。

可此时的他,毕竟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懵懂少年了。他虽然不知道自己的那个便宜师傅到底是什么来路,可是仅凭着他教给自己的那个无名心法,也能够知道,他绝不是一般人。

所以,韩雨强自忍着心底的冲动,咬着牙老老实实的将动作做了一遍。

因为动作太过缓慢,让他的动作看上去就像是在练一种舞蹈。问题在于和歌舞团的那些柔韧的身体比起来,他的这儿个舞蹈未免显得太过生硬。

生,不是生涩,而是一种生熟的生,韩雨的动作有一种血淋淋的,完全没有被火烤过,极难嚼动筋骨的感觉,就像是一块生肉,带着一种原始的洪荒气息。

硬,不是生硬,而是像脚下的地面,深山中**的岩石,一味的坚硬,强硬,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的干脆利落,不容置疑。

这套“生硬”的舞蹈被分解开来,大致上有十个动作,每两个动作以相反的方向踏出,再结束。等到最后韩雨认真收回踏出的右脚,以奇怪的姿式蹲起身来后,这一套动作才算完全结束。

动作看上去并不复杂,运动量也并不怎么大,但是韩雨的脸上却蒙上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脸颊更是透出一种仿佛做了什么极限运动才会有的红晕!

汗水,顺着他的后背流了下来,湿透了内衣,然后顺着衣角低落,脑袋上甚至升腾起了热气,在阳光的照耀下,就像是刚刚出锅的馒头!

“妈,妈的!”韩雨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便像是耗光了全身的力气似得。

该死的,这儿到底是什么动作?以他的体力,竟然只做了五分钟,平均一个动作坚持了不到一分钟,竟然让他这个曾经的丛林杀手,格斗兵王有了一种想要昏厥过去的感觉。

韩雨努力的压抑着自己想要大口呼吸的冲动,脸上的肌肉因为牙齿咬的过紧,而不停的哆嗦着。却把身躯站的依旧笔直。

他瞪着两个眼睛,就好像前面有个凶残的敌人似得。

是的,敌人,只不过这个敌人已经占据了他的身体,占据了他的神经,占据了他全身大大小小的六百多块骨头,两百多块骨骼。便是以韩雨的坚韧,也禁不住哼出声来。

无数的酸楚感觉,好像是破了闸的潮水一般,在他体内咆哮肆虐。每一根肌肉纤维,似乎都在呼吸,膨胀,摩擦,就像是金属与瓷石的摩擦,令人牙酸痛苦到了极点,恨不能连头发根都竖起来!

可韩雨却依旧全神贯注,连一丝一毫都不敢松懈。因为在酸楚过后,颤抖便来了。

果然,就和他第一次刚刚做这儿套动作一样,在几乎让人疯狂的酸楚之后,一阵完全自发的颤抖仿佛从他的内心深处喷涌而出。就好像是张满的弓,突然将弦松开了,弓身却依旧会抖个不停一样。

韩雨感觉自己的身体,自己体内的每一个细胞,甚至是碳纤化合物都因为刚刚的绷紧而颤抖了起来。它沿着肌肉神经和那些结缔组织的构成路径,不停地向着四周散开,一路如打鼓般的,震动他的每一细微躯体,让裸在外面的肌肤开始探起一粒粒的小突起,接着消失,就像是有无形的力量,正在他的皮肤上面滑动。

他的裤管开始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就好像是错觉,然后便消失了。

韩雨有些弄不清楚,为什么只是几个动作,便让自己的肌肉仿佛被敲打的活了过来似得,那么的兴奋,甚至会发热,相互摩擦,难道是因为人体的肌原纤维本来就是由两根收缠在一起的丝状蛋白所组成的缘故?

难道说,这种颤抖所激发的,是人体最为细微处,也是最为原始处的单位所蕴含的力量?

韩雨微微眯着两眼,用无比强悍的意志力,让自己牢牢的记住这些痛苦,记住这儿种酸楚颤抖的路径。

直到半个小时以后,他才像是死过一回似得,将自己摔倒在**。

“喂,给我弄点饭来,我饿了!”韩雨摁了一下床头上的通话器,有气无力的哼哼道。

嗯,晚了点,网线又出故障了,朋友刚帮忙修了回去,汗,就是徐华银,嘿嘿,还有记得滴不?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