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55章 探望

655章 探望 第一更

砰!

这是韩雨第三百多次挥拳了,每一个小弟,不多不少,都被他打的倒飞起来足足有三四米。从第一个大鹏时候算起,到现在,一直如此。

终于,当最后一个没有动手,却选择了留下的小弟也被打飞之后,韩雨才停下了手。他的拳头,早就已经肿的没有了知觉,胳膊酸软的几乎要炸掉一样,那种感觉,甚至已经超过了他练习那一套奇怪的动作的时候。

近四百多次的挥拳,将四百多人打飞三四米,那至少要求他每打出一拳,都要有三百多斤的力气。

这儿可是实打实的挥舞了四百多下啊!即便是韩雨的体力和耐力,也早就到了极限。要不是后来,他一直调用着来自雪山的那股颤抖的力量,替他缓解了不少,他没准还真撑不下来。

“这儿,只是要打醒你们,不代表这儿事,就这么算了。手,只是暂且寄存在你们身上!”韩雨眯着两眼,目光阴寒,冷冷的从每一个小弟的脸上扫过:“直到什么时候,你们杀入幽冥会,洗刷耻辱为止!在这儿之前,你们,永远都只能是社团的正式成员,无星!编入黑羽堂,代号复仇!”

“我会让天劫的教官亲自训练你们,记住了,这儿是你们的唯一机会,若是撑不下来,便自己将手废掉,滚蛋!”

说完,韩雨不再看他们一眼,转而朝着那些跟幽冥会干过的黑羽堂小弟走去。对于这儿些人,能够在他的压力下选择留下,至少说明了他们的神经足够坚韧。能够知耻而后勇,既然如此,他不介意给他们多点压力。

可对于旁边这儿些才刚训练了个把月,便能够跟幽冥会的精锐挥刀子,还能干趴下对方的人,韩雨便客气多了。

他走到每一个人的身边,替他们整理着衣领,或者伤口,然后亲切的拍着每一个人的肩膀,真诚的说着谢谢。两百多名小弟,一个不落。

每一个被他点到的人,都恭敬的朝他敬礼,脸上带着发自内心的激动。

韩雨走到最前面,轻轻的打量着众人,点头道:“你们,只训练了一个月,便敢跟幽冥会,国内第一黑道帮派的精锐挥刀,你们,是好样的!我相信,墨迹,狼牙,山炮,会为你们感到骄傲,而我,也为你们而自豪!”

“我替墨迹他们,谢谢你们!替社团,谢谢你们!”韩雨说完,认真的朝着这儿些人深深一躬!

武柏,萧炎,叶随风,李剑白,以及周围的那些遮天的精英,全都躬身。

这儿让那两百多名小弟,惶恐不已,最前面那名手臂受伤的小弟,急忙还礼:“愿为老大效死,为社团效死!”

后面,众人齐齐还礼,怒吼:“愿为老大效死,为社团效死!”

“愿为老大效死,为社团效死!”

“愿为老大效死,为社团效死!”

韩雨直起身,长声道:“好好干,早晚有一天,我们会杀入幽冥会,报了此仇。狂熊,那些幽冥会的俘虏呢?带出来!”

“老大,”狂熊小心道:“那些人,但凡沾染过我们兄弟鲜血的,都已经宰了!”顿了一下,他又补充道:“是当着兄弟们的面宰的!”

韩雨一愣,转身便向外走:“解散,受伤的继续休养,其余的人,从明天开始,恢复训练。”

说完,带了胡来等人,上了车,直本医院而去。他来训练场的目的,本来是想要将那些临阵脱逃的家伙,全部揪出来杀掉。这一路上,他早就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火。

训练场的黑羽堂小弟,足足有三千多人,对手也不过三千来人,如果,他们不怂包软蛋,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让人家将狼牙和山炮给杀了?

可是,叶随风的一句劝,让他多少找回了一些理智,这儿才临时决定,将杀人,改成了赶人。这些家伙,毕竟都是想要加入遮天的,一点血都没见过,便让他们给第一帮派的精锐拼命,的确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这儿一次的事情,我有责任……”萧炎也跟着上了车,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出声。

可是,不等她说完,韩雨便止住了她的话头:“这只是个意外,跟你无关,你不用为此自责!你也累了,等到了医院,让老船给你好好检查一下,开点调理的药,你喝了好好睡一觉!”

萧炎乖巧的点了点头!

医院中,韩雨找到了邵洋,他又一夜没睡,目光猩红。韩雨见了,不由得有些抱歉道:“又让你辛苦了。”

“行了,跟我就别客套了。你来,是看墨迹的吧?”

“嗯,墨迹怎么样了?”

邵洋轻声道:“外伤比较严重,不过,好在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不过,得静养两个月。”

韩雨闻言这儿才松了一口气:“他醒了吗?我想进去看看他!”

邵洋想了一下才道:“他暂时还在昏睡中,这个时候,他的情绪不宜太激动!要去的话,只你一个人进去好了。你们都在外面等着吧!”

说完,邵洋直接转身,带着韩雨朝着不远处的重点监护室走去。这儿是汉魂集团旗下的医院,像是这儿些重点监护室,高级病房,全部都有专门的护士值班,医院最好的医生为之服务。

便是下面的那些普通病房,每十个房间中,每一班也有五个专门的护士彼此交叉。汉魂集团的福利待遇好,薪水高,有的是那些医学院毕业的小护士,愿意来这儿里工作。

这些人,虽然技术手段不够成熟,经验不够丰富,可她们却都有深厚的潜力。你只要给她们时间,给她们足够的压力,那她们便会迅速的成长起来。

至于那些科室的医生,韩雨早就让人从国内外挖来了大批的人才,这儿些人,或许没有多少专家,教授的职称,可绝对都是有着真才实学的。韩雨给他们配备车子,房子,高额的年薪,以及未来的生活保障,单单是为此,每个月便要付出上千万甚至更多。

可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些人,平常的时候,都呆在各地的分院里,负责坐诊。而等到社团有事情的时候,韩雨再尽可能的抽调他们,来为自己的手下进行治疗。不得不说,医院这儿个行当,是暴利的。

韩雨虽然已经将大部分的药价,都压到了让许多同行都暗中抵触他,甚至要崩溃的地步了,可是,每个月,依然还会有盈余,根本不用担心会入不敷出!

当然,这儿就是题外话了。

此时的韩雨,正站在病房内,看着墨迹浑身都缠着绷带。打着点滴,有些淤青的地方,则贴着老船自制的膏药。

他眉头紧紧皱着,手中,还握着那把刀,那把已经被血浸染了的陌刀。刀身,静静的躺在他的身边,一如此时的他!

邵洋走过去,伸手搭在了他的脉搏上,轻声道:“他的体力和精力,都有些透支,那把刀,是后来我给他加上的,他一直很不安,只有当这儿把刀,放在他手中的时候,他的不安,才会消退许多!我想,这儿对他的伤势,会有帮助,便留下来了。”

“等过几天,伤口不发炎之后,给他吃些调理的药物,再好好静养一段时间,应该就没事儿了!”

“他若醒了,还能跟人动手吗?”艰涩的声音从韩雨的嘴儿里冒了出来,沙哑而难听。望着墨迹这儿样,他真的有些心疼。这儿是他的兄弟,他们四个人,一起来投奔的自己,只是为了出人头地,这儿有什么错?

这儿没有错,他们是在用拳头,用自己的血汗和生命来换取未来,比某些人要强的多!

可先是耗子的死,现在又是狼牙,山炮 ,四个人,如今只剩下了他一个!要是连这儿最后的一个,都变的不能再提刀,不能再报仇的话,韩雨真的不知道他醒了该怎么办!

“他身上的肋骨,断裂的太多。不过,都已经接上了。应该没什么问题,而且,他似乎在经历着一种很奇特的变化,”

邵洋皱了下眉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的求生意志很强烈,而在昏迷前,他大概是经历了太大的压力,这种压力让他的身体曾经突破过自己的极限,以至于他的细胞活力,比以前要好的多!若是他醒了,他的身手还会有些进步!”

“破而后立的极限理论?”韩雨也有些愕然。

邵洋点了点头:“差不多,不过,这种变化不是很明显,可对现在的他来说,却是非常有好处的!”

一个人的强大,是分两部分的。一部分是精神,一部分是肉体。精神的强大,指的是意志,是思想,是聪慧,是气神,是无法琢磨无法衡量,无法定义的东西,而肉体则是指的力气,速度,反应,和神经等等相互作用影响下的效果!

谁都不能否认,两者是存在着相互影响的,虽然,人们到现在都还没弄清楚,这儿种影响是什么。

为此,就有人提议,用一次次的超越极限,来拉升自己的潜力。这儿就像是给你个木桶,你一次次的价高木桶,那自然会盛水越来越多。

这儿也是许多特种兵的训练指导思想,而事实证明,训练单单提升的只是身体强度,远不如强大的压力和死亡,所产生的效果好!

轻轻的叹了口气,韩雨又看了几眼,这儿才转身走了出去。

“其他受伤的小弟,治疗情况怎么样了?”在门外,韩雨静静的望着邵洋,问起了其他人的情况。

你懂得,这儿只是第一更,咳咳,大家蛋蛋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