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45章 无名剪枝僧

745章 无名剪枝僧

在山林里行动,有一句话教望山跑死马。韩雨他们虽然早就已经看见了少林寺,可等真正走到近前,却也花了足足有五分钟。

一路上,怪石嶙峋,溪水欢畅,最为让人惊奇的是,那溪水中竟然还有一尾尾鲤鱼。不远处还有一只只的梅花鹿,硕大的野兔,甚至还有几只丹顶鹤,在溪间捕鱼。

它们的身影,在溪水和树林间游动,安详的就像是在自家的后花园一样。而几只长臂的猴子,一手举着果子,一手攀着树枝,两腿一蹬,便能跃出五六米,显得十分的惬意。

见有人走来,它们也不躲闪,只是扫了两眼便又自顾自的去玩耍了。

竟是一点也不怕生。

胖子见了这些野味,口水都流出来了,他弯腰捡起了一个拳头般大的石头:“大哥,你想吃兔子肉还是鹿肉?算了,这也挺难选择的,还是两样都吃吧,顺便再喝点猴脑,我听叶小胖子说,猴脑也挺好喝的。”

说着,抬手就要将石头丢出去,韩雨蹭的一下跳了过去,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开什么玩笑?

这里的动物都不怕人,那就说明他们是受到少林寺保护的,就算不是他们养的,可也算是他们的半个邻居。

这家伙你到一个十分牛和谐逼的人家里去拜访,结果在敲门之前,先将他家的邻居宰杀之后,一把火烧个干净,那你再去这人家,人家谁知道你是干啥的?万一要是被当成踢山的,被从那岩石上丢下来……

看看那块离地足足有一百多米的岩石,韩雨是毛骨悚然啊。

所以他死死的拉住了胖子道:“胖子,这里的东西不能吃!”

“不能吃,为啥?”胖子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左右看看,警觉道:“有怪兽?”

韩雨在他肥硕的大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恼火道:“对,你就当有怪兽好了,反正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许自作主张。不然,等下了山,我就饿你三天!”

他已经有些后悔带着胖子了,万一他要惹恼了这寺里的和尚,那没准人家就当场让他去做祖了,还用的着担心什么自己是佛陀转世啊?

好在胖子还算是听话,只是一个劲的流口水,可石头在被韩雨生生从他的手心里抠出来之后,他也没有再要去捡一个,这多少让韩雨感觉有些宽慰。

三人越过有两三米宽的溪水,胡来想着不远处指了指道:“那里还有一个面积不小的湖泊,里面的鱼还多。我以前的时候,下去抓过,这里的鱼因为常年随水游动,味道鲜美的很。”

“这次来,咱们可得带点回去。哎老大,听说楚颜喜欢吃鱼?回头你送几条过去,保证不管你提什么要求,全都妥了。”

韩雨环视四周,只觉得心胸惬意,整个人都感觉像是被洗涤了一遍似得,带着一种干爽和轻松的感觉,以至于他连鄙视胡来的时间都没有。

胖子却是闻言大喜:“有鱼?太好了,胡来,你回头去抓几条吧?我最喜欢吃烤鱼了!”

胡来扫了他一眼:“你怎么不自己去抓?”

胖子呵呵一笑:“开啥玩笑咧?你啥时候看见,青铜肾斗士在水里跟人打仗了?”

“废话,不在水里打,那个什么海神波塞冬是怎么被打趴下的?”胡来哼哼了一声,为了能更了解胖子,不至于无意中触犯了他的逆鳞,他可是专门抽出了一个本该潇洒的夜晚,一个人默默的将圣斗士看了一遍。

话说他看的时候,还得偷偷摸摸的,要是被手下的人发现他一个人,看这东西,那得多怀疑他的智商啊?

胖子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扭捏的神色:“额也想做一个能够在水里战斗的肾斗士,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额一进到水里,便浑身没有力气。后来想想,水里虽然会有怪兽,可是,没有啥值的保护的,就算咧!”

胡来眼睛一亮,不怀好意的扫了胖子一眼,感情你这小子是旱鸭子,怕水啊?他痛快的笑道:“行,那我帮你抓,不过,你得负责将鱼背下山去。”

“没问题。没问题!”胖子连连点头。

胡来嘿嘿笑着对韩雨道:“老大,我觉得你若是去楚家的话,只带两三条鱼是不是太少了?我决定了,就辛苦一点多捞几条,让你带个二三十条吧!”

这货可是抓到免费的苦力了,已经决定狠狠的压榨胖子一番了。

几人说话的功夫,便已经到了山脚的树林前。

在离着树林十来米的地方,有一个高约五米,宽则有十二三米的石头做的牌坊。

牌坊左边的石柱上雕刻着一个个碗口般大的苍劲古字:弃掉肉身皮囊,寻回自我真灵,与山川水秀中修得罗汉金身。右边的石柱上则写放下心中欲望,体悟禅佛至理,在须弥芥子内超越生死轮回。

上面则是一句简短的话:一门一世界,进退两乾坤。

言辞简单,可其中的深意,却颇为耐人寻味。韩雨负手在那里看了半晌,直到胡来叫他才突然醒悟过来,见到胡来和胖子,已经走出了那二三十米宽的树林,来到了果树林的前面,正回身等着他。

韩雨忙快走几步,跟了上去。

在这树林和果树交接的地方,有一间简陋的茅草屋,没有门。韩雨扫了一眼,可以看见里面有一桌,一椅,一个蒲团,除此之外,竟然再无他物。

“那里面有人住?”韩雨边走边问胡来。

胡来点了点头:“嗯,是我们寺的一位剪枝僧,据说他从年轻的时候起,便住在这里,修剪这漫山的果树。方丈有好几回想要请他到寺里去,他都不乐意。”

韩雨有些好奇的道:“他在这里剪了很多年吗?”

胡来撇撇嘴儿:“准确的年份不好说,可至少也得有六十年了!”

韩雨闻言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六十年,一个人竟然默默无闻的对着果树,能够坚持六十年,这得是什么样的信念?

“就冲这一点,全寺上下对他都十分尊敬,对了,论辈分我得叫他一声师叔祖,就是掌门师伯,也得叫他师叔呢。”胡来嘿嘿笑道。

(注:前文中写胡来叫方丈师兄,是一笔误,现在更正,胡来是方丈的师侄,哎,这就是大纲不够精细的后果,抱歉了大家!)

韩雨也跟着咂咂嘴,这辈分,可真有够吓人的。

这是一条完全用青色的条石,铺成的路。果树大多都种在石路右侧,迎风舞动。

漫步其上,倒也颇有几分雅致。

这石路颇为宽绰,便是三人并肩而行,也一点也不显得拥挤。

“这些果树,在我小的时候就有了。平时,是寺里众人的主食,虽然这里土地贫瘠,可有山泉灌溉,结出的果子,个头倒也不小。只可惜现在早了些,只有一些冬枣,若是晚来些时候,那满山的桃,梨,瓜果,倒也可以下酒。”

胡来大概是想起了自己偷果子吃酒的事,脸上不由得露出回味的笑容。

韩雨边走边看,见到这些树木,并不成行成列的排布,反而像是胡乱栽种的似得,这里有一棵,那里有一棵,不过,树上的枝条全都有剪切过的痕迹。

此时已经三月多,这一山的树木,桃树便占了大半。此时全都吐出了娇嫩的花朵,白的像雪,粉的像霞,红的似火。

淡淡的花香,弥漫在四周,枝条上还有挑着的嫩芽,将吐未吐的,特别的喜人。

其他的树上,虽然没有开花,却是已经突出了嫩绿色的叶子,有的还抽出了淡紫色的小芽,地上却没有一点落叶,显然是有人经常打扫整理。

此时,微风徐来,山顶上白云跳转,浅雾弥漫,就好象一不小心到了仙境画境一般。便在这时,胖子忽然道:“有杀气!”

他身子一猫,以一种和他的体形绝不相符的灵活和速度,下了石路,朝右前方扑了过去。他绕过了几棵桃树,照着一株桃树的后面便是一拳。

这一拳,刚猛绝伦,就好象是雷霆霹雳突入凡间一般。

那碗口般大的拳头,带出的呼啸劲风,竟然吹动的四周的树枝都轻轻拂动,似乎难以抵抗这暴烈的杀气似得。

胖子的这一举动,来的太过突然,以至于韩雨和胡来竟然都没反应过来。

“阿弥陀佛,佛门之地,清静无为,有的只是瑞气和气,哪儿来的杀气,小施主说笑了!”一声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在佛号刚刚宣起的刹那,两根古朴奇拙的手指,轻轻的搭在了胖子的拳头上。

就好象电闪雷鸣,暴雨倾盆的刹那,突然被狂风一扫而空,又像是狂暴的洪流,一下冲进了沙漠似得,胖子这充满了暴戾的一拳,竟然生生在这两根手指下,停顿了刹那。

然后,老和尚手指一屈一转,胖子身子便不由自主的转了一下,这一拳,竟然也砸在了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