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46章 孺子可教

746章 孺子可教

这世上,竟然有两根手指头,能阻挡胖子那强悍的拳头?

这世上,竟然有两根手指头,能拨转他的身子?

如果有,这得是什么样的手指头?

韩雨两眼顿时眯成一条细线,眼光死死的盯着那两根,略显苍老,平白无奇的手指,就仿佛一个色狼在盯着一个美女,目不转睛。

胡来的眉头也挑了起来,眼中闪烁着狐疑和不敢置信的神色。

似乎他已经猜到了那手指头的主人是谁,可理智又告诉他,这绝不可能!

所以,他的神情才会如此的纠结,仿佛便秘!

他若是知道,胖子曾经一拳将庄金的房子给砸塌了,只怕会更震撼。

别说是个人了,便是块石头,也难以承受他那砂钵般的拳头啊,这两根手指头,难道比石头还硬?

“冥王哈迪斯的黑手印?”

胖子像是触电似得,跳到两米开外。

他紧紧的盯着那桃花树后,两眼怒睁,须发皆张,胳膊上的岩石似得肌肉,更是纠结而起。

胖子的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神色:“今天,我肾斗士胖子,便以宇宙守护者的名义,向你挑战!”

“庐山,千龙霸!”胖子突然大喝一声,身子再次窜出。

不容分说的舞动着拳头,砸了过去。

就在这时,那株桃树后面,转出来个老和尚。

只见他须发皆白,脸色红润,双目更是清明如寒潭之水。身上穿的是月白色的寻常僧服,腿上打着绑脚,下面穿一双麻布僧鞋。

在他的身后,则背着个小篓,里面壮着不少枝枝蔓蔓。

看外表,这老和尚也至少有八十上下,可听他刚才的声音,却是许多中年人也要自愧不如。

在他的手中,正握着一把寻常的小刀。

刀不过一尺左右,通体漆黑。他虽然是在跟众人说话,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

小刀不停的舞出,一根根树条便落了下来,他的另一只空着的手,便在半空接住,丢到后面的背篓中。

小刀砍一枝,另一手便接一枝,向后面的背篓丢一枝。

哪儿怕是说话,转身的时候,都不曾有丝毫的停滞。

他的速度并不快,却给人一种极为赏心悦目的感觉。

就好象这不是一个人在做动作,而是那些树枝,全都自己掉下一截枝头,然后掉到那背篓中似得,自然的就好像是这林间的风,流畅的就仿佛这溪涧的水。

融洽!

韩雨的脑海中,不由得想到了这么一个词,是的,融洽,这老和尚的一举一动,都好像是融入到了周围的环境中似得,没有一点突兀。

便在这时,胖子的拳头却带着一股破坏的力量,仿佛生生要将这种融洽给破坏掉似得。不断的朝着老和尚奔涌而去。

“住手!”韩雨急忙出声爆喝,身子同时快速的扑了过去,却已经迟了。

胖子大概是以为自己肾斗士的职责,终于到了用武之地,这一下已经用了全力。那扑棱棱的拳头,就好象是疾风暴雨似得,朝着老和尚便打了过去。

此时,这和尚已经背对着他,继续剪枝。

他依旧在抬手,舞刀,扭身,移步,仿佛闲庭信步一般,可胖子那快逾奔马的拳头,便这样莫名其妙的落在了空处,便连后面的背篓都没有碰到。

老和尚的动作并不快,可是每每却都是恰在好处,就好象胖子的一举一动,被他提前知道了似得。

那种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感觉,几乎让人崩溃!

韩雨本想去伸手拉那老和尚的,此时也停了下来。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胖子,在刹那间的功夫,便打出去有四五十拳。

然后,那老和尚便这样,东一下西一下的剪着树枝,堂而皇之又莫名其妙的从他的拳头下,走到了桃树的另一边。

胖子一个人打了半天,忽然见到老和尚就这么从他的拳头底下,走了出去。那感觉就好象是他有意在配合对方似得,不由得满脸挫败,无助之色。

他转头望向韩雨:“大哥,我打不着他,咋办?”

韩雨满头黑线啊,这才忙快速的上前两步,一把将胖子拽的向后退了两步。

这胖子脸上都已经微微露出汗渍了,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吓的。韩雨从见到他的时候起,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么狼狈。

妈的,这老和尚是人是鬼?

饶是韩雨一向胆大包天,也不由偷偷的暗自吞了一口唾沫,满脸戒惧之色。

要是这老和尚突然翻脸,那他们三个,只怕都要留在这了!

好在胡来的反应,打消了他心中的顾虑。只见他快步走了上来,有些迟疑,又有些惊骇的道:“见过无,无名师叔祖。”

“自山下来?”老和尚笑呵呵的继续剪枝。

胡来点头:“是!”随即他有些幽怨,又有些感叹的道:“想不到,师叔祖武功已经到了传说中的,以气御人的至高境界。”

“要不是这一次师侄带了客人上山,只怕到现在也被蒙在鼓里呢!”

“以气御人,不也还是要驭吗?肉身只是一具皮囊罢了,筏人度难,不如舍去。要知道,世上所有苦难之根源,在有而不在无。若是皆无,又有何争,何怒,何怨?”老和尚声音依旧仿佛黄钟大吕,平稳如常。

他的两手依旧重复着不紧不慢的削枝,接住,往后丢的过程。

胡来苦笑道:“师伯教训的是。”

韩雨忙上前一步,双手合十,以前所未有的小意,恭谨的道:“阿弥陀佛,我这位兄弟,莽撞无知,惊吓了前辈,请您见谅!”

“呵呵,我心本无忧怖,无生死惧,又何来惊吓?”老和尚淡然一笑,洒脱自如,说着,又两手并起,忙碌了起来。

“是,前辈乃方外高人,心性豁达,不拘约束,是晚辈着相了。”韩雨忙陪笑。

心中则是暗自庆幸,得亏这些日子,他也做了不少功课,整些和尚们爱听的词,还是能办到的。

此时,韩雨也已经猜出了这老和尚的身份,他正是刚刚山下的那座茅屋的主人,胡来的师叔祖,掌门方丈的师叔,也是这少林寺前山果园负责修剪这漫山果树的执事僧。

韩雨静静的盯着老和尚的两手,隐隐的有些感触,似乎脑海中,有个声音张牙舞爪的想要出来似得,可是当他仔细去听时,却又什么都听不到了。

那种感觉,足以让人抓狂。

所以,他禁不住拧紧了眉头,眼睛,却是越眯越紧,到了最后,索性直接闭上了。

“你看到了什么?”无名剪枝僧,手中的小刀轻轻一挥,一截手指般粗细的桃枝,便落了下来。这一截桃枝,没有一个花骨朵。那些被他剪掉的枝子,同样也没有。

在这些枝枝蔓蔓中,要找到这样的枝条,还能一直保持开着这种节奏,只能说明老和尚的眼力,已经达到了骇人的境界。

听到他的问话,胡来扭头朝韩雨望去。他也知道,师伯问的可不是他。

韩雨两眼依旧闭着,嘴里则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节奏!”

“节奏是什么?”无名剪枝僧又问。

韩雨想想:“速度,力量,技巧,眼力,完美的融合。”

“那完美又是什么?”无名继续发问。

韩雨愕然,猛的睁开眼,是啊,完美是什么?这世界上真的存在完美吗?

“再看!”无名老和尚淡淡的道。

韩雨凝神继续看去,渐渐的,他发现,这世界上的一切都不见了,有的,只有那一株桃树,还有那一双手,一把刀,一根桃枝。

他发现,那把刀在落下的时候,轻轻的在桃枝上转了一下。桃枝本身的颤抖,刀子本身的力量,速度,甚至还有周围的风,全部都作用在了刀子和桃枝相交的那一个点上。

“这回,你看见了什么?”老和尚的声音响了起来,像是在天边,又像是在他耳边。

“手!”

“孺子可教也!”老和尚哈哈一笑,忽然停下了动作,望着韩雨笑呵呵的问:“你愿意试试吗?”

韩雨也笑了:“长有命,不敢辞!”

说着,他两手恭敬的接过了老和尚手里的那把刀,等他拿到手里的时候,才发现这刀,除了没有开刃之外,根本就是把普通的刀。

他轻轻的挥了挥,感受了一下刀的重量,然后,学着老和尚的样子,手腕一晃,那刀便化作一道流光,不慌不忙的落在了桃枝上。

那桃枝轻轻一颤,只是在被砍中的地方留下了一个白点,便跳着闪开了。它矗立在枝头,轻轻晃动,仿佛在嘲笑韩雨似得。

韩雨眉头轻轻一拧,手上加速,那刀子比刚才快了许多,呜的一下便斩到了桃枝上。结果,桃枝滑不溜手,随着他的刀弯了一圈,竟然从刀的另一边又滑了上去。

显然,如果速度过大的话,这桃枝本身就软,再加上刀本身不够锋利,桃枝是根本不会受力的。

韩雨眉头渐渐拧紧,手中的长刀再次劈出,力气大了。

再劈,又小了。

再劈……

刀影翻飞,到最后韩雨终于将桃枝劈了下来,不过,不是砍断的,而是生生被扯断的。

韩雨老脸火辣辣的,老实说,他知道这桃枝砍的不容易。可是,看老和尚那动作像是行云流水似得,他又觉得这玩意就算难,也难不到哪儿去。

直到他自己上手,他才发现,虽然他以为自己已经很谦虚了,可不想还是眼高手低。

胡来不由得在旁边偷笑,韩雨白他一眼,将手里的刀朝他那一戳:“要不你试试?”

胡来连连摆手:“别了,我以前的时候,来找师叔祖玩,就没少试着砍这玩意,可没一次成功的。这些桃树,存在的年纪,没准被师叔祖都大,已经成精了。我可伺候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