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47章 少林

747章 少林

“阿弥陀佛,正所谓万事随缘,万法由心。心若烛光,则眼无黑暗,心如洞火,则事无遗缺。”

老和尚双手合十,笑眯眯的道:“韩施主,你和老衲能在此相遇,便是有缘。你若有兴趣,不妨在这里多呆几天,或许会有所收获。”

“便是大师不说,晚辈也打算放肆打扰的!”韩雨说着,眉头微微一挑,有些诧异的道:“大师知道我姓韩?”

胡来也愕然道:“我还没介绍啊!”

“呵呵,老衲虽然久在山中,不问尘世,可毕竟还是身处红尘之中,并未真的跳出五行之外。惭愧,惭愧!”无名老和尚双手合十,淡淡的道。

韩雨这才发现,从自己出道到现在,所遇到的最难对付的人,便是这老和尚。身手高的骇人不说,这话说的,跟没说一样。

与这老和尚相比,那个阴险强悍的差点要了他的小命,让谷子文身受重伤的柳生镇海都算不得什么了。

“大师乃是有道高僧,若能聆听大师的教诲,是黑衣的荣幸。只是,我此次前来,是应邀来见方丈大师的,能否容黑衣在见过贵寺方丈之后,再来向大师请教?”跟老和尚在一起,韩雨连说话都加上了几分小心。

无名老和尚微微一笑:“阿弥陀佛,施主自去便是,不用多说。老衲还要继续剪枝,就不送了。”

“多谢大师!”韩雨双手将刀奉还。

胡来也跟他的师伯行礼之后,这才带着韩雨两人,继续朝山上走去。

山势颇缓,延绵至少有四五百米。

韩雨三人向前走了一会,回头还能看见那剪枝僧,在桃树间出没的身影。那身月白色的僧袍,就好象是这山野间的精灵一样。

韩雨边走边叹道:“少林千年古刹,藏龙卧虎,现在终于是见识了。哎,你们这位师叔祖,身手如此了得,你们怎么就让他剪枝,看门啊?”

胡来吧嗒着嘴道:“我哪儿知道?我这还是第一次见他出手!”

“你是说,以前没见他跟人动过手?”

胡来苦着脸道:“啊,你以为这少林是小说中的啊,隔三差五的就有人来踢馆?便是有,那人家也不会跟他一个一百多岁的老和尚动手啊!”

“他都已经一百多岁了?”这回轮到韩雨震惊了。

胡来揉着腮帮子道:“应该是。哎,以前的时候,我怎么也没注意到这一点?师叔祖,身子硬朗,面色红润,剪枝如行云流水,风拂白云,这分明就是武功到了化境才有的境界啊!”

“你们寺上下都不知道吗?”韩雨诧异道。

胡来苦涩道:“估计只有几个人知道吧!连我都将他当成了个普通的执事僧,娘的,想想当年他要教我剪枝,我还偷懒,你说我要是学会他这一手……哎,难怪当初师傅回去,把我揍了一顿!哎,可惜啊,失之交臂……”

韩雨目瞪口呆的看了他一眼,这才知道,他和无名老和尚之间,竟然还有这么一段。

“我要是你那个师傅,我也会揍你一顿的。”

韩雨想想当初,胡来的师傅听到这个消息的心情,可不得揍人吗?

这老和尚身手之强,几乎已经超出了武功的范畴,在他的动作中,韩雨已经看不出一点人工雕琢的烟火气息。什么叫信手拈来啊,这就是。

难得老和尚说他们有缘,若是能让他指点自己两下……

想到激动处,韩雨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脸上还闪过一抹异样的嫣红。

胡来禁不住有些担心的道:“老大,你没事吧?这些日子,怎么听你经常咳嗽?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韩雨摆手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偶尔会感觉胸口有些闷,便咳两声。可能是这几天累的吧?”

“我看你还是回去,找老船好好检查一遍的好。这身体上的问题,可不能大意!”胡来轻声劝道。

韩雨失笑道:“行了,我的身体我还能不知道吗?没什么大事,你就不要瞎担心了。”

说话的功夫,已经到了半山腰。便在这个时候,突然有宏大的钟声响了起来。一下,两下……

韩雨停住脚步,仰头向山上望去,胡来愣了一下,才道:“迎宾之钟?”

钟声不断的响起,在山谷中回响,前面的石街之上,两队僧侣已经快步走了下来。

胡来脸上的表情不断变幻,等到了山上的那些僧侣,离的他们已经不足五十米的时候,那钟声才终于停了下来。

胡来扭头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望着韩雨,就好象在看一个怪物似得:“三十六响?老大,你到底啥身份?竟然能让少林内寺,用三十六响的钟声前来迎接?”

韩雨也有些懵了:“这些和尚,不会也是来接我们的吧?”

“除非他们是将咱们当成来挑战山门的,来赶走咱们的。”胡来喃喃的道:“难道咱们遮天已经这么有名了?不对啊!”

“啥玩意不对啊,你到说现在该怎么办啊?”韩雨也有些急了,这少林摆的阵仗越大,那就是越正规,越容不得半点马虎啊!

他对于佛门的事情,了解有限,可也知道这些有着信仰的人,实在是禁忌太多。信仰越是坚定,就越容不得一丝亵渎!

这一点你只要放眼看世界就知道了,***之间的战争,十字军的战争,巴基斯坦和以色列的战争……

还有为了信仰做人肉炸弹的,将自己点燃**的等等,举不胜举的例子说明,这些人的底线一旦被碰触,那是很疯狂的。

韩雨可不想被这么多少林僧人,每人踩上一脚之后再丢到山下去喂兔子!

“三十六响的钟声,在那摆着呢,你还担心什么啊?你现在,是少林的天字第一号贵宾,除非是你把这里一把火烧了,不然,没人会对你有丝毫不敬的!”

胡来似乎还没有回过理智来,他满脸迷惑的道:“我就纳闷了,上次,1号前来上香,寺里也不过用迎宾钟响了三十六下。方丈带队在前方山门处迎接而已。你这待遇,已经超过1号了,妈的,难道是敲钟的哪儿个师侄,把数查错了?”

韩雨可不知道,这迎宾钟和迎接的礼仪,还有这么大的门道。

被胡来一说,他心中越发的惴惴不安了。

当先而来的那些少林和尚们,身着灰色僧衣,虽然年纪不大,却一个个步履矫健,转眼间便到了近前,他们左右一分,化成两列,站在青石石阶的两端。

大约隔着一米的距离便站着一个,一直到石路的尽头。

众僧站定,随即双掌合十,斜向着韩雨的方向,齐声诵道:“阿弥陀佛,恭迎黑衣施主!”

一时间,四周全都是阿弥陀佛,恭迎黑衣施主的回音,就好象是这四周的山石也在表态似得。

韩雨那是胆子多肥的人啊,可此时,还是被这巨大的阵仗,弄的身子一哆嗦。不过黑衣毕竟是黑衣,虽然心中没底,可他的脸上却丝毫没有流露。

他急忙也两手合十,高声道:“阿弥陀佛,有劳诸位大师远迎,罪过罪过!”

胡来一扯他,低声道:“别罪过了,赶紧走吧!”

他早就已经瞥见,山门处,几个红色袈裟的身影。哪儿还不知道,方丈的禅驾已经在哪里等着了?

几人快步朝上走去,一路上,众僧人站立两旁,默念真经,一时间佛香禅唱,缭绕四周。

等到了山门之处,胡来首先合十行礼,这和尚虽然是个酒肉和尚,可是对于少林寺的感情,对于这些同门的尊敬,却是毋庸置疑的。

他面带微笑,躬身道:“阿弥陀佛,弟子见过方丈师伯,修正师叔,修法师叔,天海师兄,和众师兄!”

“天空师侄辛苦了!”

“方丈师伯客气,天空愧不敢当!这位便是我跟您提起过的黑衣,这位是黑衣的兄弟胖子。”胡来为众人介绍韩雨。

韩雨倒还是第一次知道,胡来的法号。不过也不敢取笑,只是正色肃立。

“阿弥陀佛,两位贵客远道而来,老衲未曾远迎,还望见谅!”

当中一位老和尚,看年纪当在六旬开外,眉间已经隐约可见银丝素裹,他身高足有一米八,斜披大红袈裟,脖子里挂着一圈佛珠,右手还持着一串小的,骨骼匀称,宝相**,此时面带微笑,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韩雨哪儿敢怠慢,忙道:“方丈大师客气了,晚辈愧不敢当!惊扰宝刹,乱各位师傅清修,实在是惶恐不安。”

“呵呵,你与我山门有缘,何来不安之说?到的此处,便自如到了自己家中一般。来,里面请!”

方丈面带微笑,朝旁边一侧身子,单手一引。

韩雨忙道不敢,请了大师先走一步,这才想要迈步跟上。

可就在他走过那两个穿着大红袈裟,被胡来称为师叔的修字辈高僧身边的时候,那个面色黝黑,满脸严肃,年纪在五六十岁的修正和尚,突然向前踏了一步,肩膀不动声色的朝他撞了过来。

这老和尚,身材魁梧健硕,这微微一撞,竟然带着一种势如破竹的强悍力道。

韩雨哪儿想的到,对方会在这山门旁边,众目睽睽之下,对他突然出手啊?

他的肩膀吃他一撞,身子竟然不由自主的便要歪倒,两人肩膀相交的地方,隐隐有股冰冷的力量,似乎想要朝他的身体侵蚀而来似得。

得亏他的反应远过常人,来自后腰雪山之处的颤抖力量,在瞬间游走了一圈,那感觉才消失不见。

那修正老和尚的眉头一挑,韩雨趁机身子一闪,跟在了老方丈的身后,落后半个身子,举步便走。

在修正老和尚看不见的时候,韩雨的脸上闪过了一抹异样的潮红。

刚才他差点又咳嗽了出来,只是不愿让人小瞧,这才生生憋了回去。

不过这也引起了他的警惕,自己的身子,似乎是真的出问题了。而更让他感到郁闷的是,少林内部,似乎有人并不欢迎自己,比如这个修正。

这两人之间的交手,那是在暗中进行的。

本来韩雨跟方丈进去之后,就该戒律院主持修正大师和藏经阁主持修法大师,所以,修正的转身,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怀疑。

在他们看来,他跟韩雨,只不过是擦肩而过罢了,却哪儿里想到,他们已经暗中杠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