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48章 拜倒佛像

748章 拜倒佛像

只有四个人,各自反应不同。

修法是有些诧异的扫了韩雨的背影一眼,便没了动静。

胖子可不干了,他两眼一瞪,五指成爪,便要给修正的秃头上来一下。

却被胡来给死死抓住了,这和尚暗自皱眉,他离的近,对韩雨又极为了解,从他刚才那突然加速的一步,看出了端倪。

可当着这么多僧侣的面,倘若让胖子将修正的脑袋给抓了,那只怕他们以后就要变成少林最不受欢迎的客人了。

“别动,听老大的命令!”胡来压低了声音,死死的道。

那个天海却是面带得意的笑容,轻轻的扫了胡来一眼,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的道:“哎,师弟出去一趟,还真就成了别人的的走狗了!”

“师兄,你莫非是上次挨揍还没挨够吗?”胡来同样压低声音,笑眯眯的道。

天海冷笑道:“谁是你师兄?你以为,你还能继续做我少林弟子吗?”

说着已经举步跟了上去,胡来却是冷哼一声,拉着胖子紧紧的跟在后面。

前面的方丈似乎是丝毫没有察觉,笑眯眯的对着韩雨道:“黑衣施主,请!”

“方丈请!”韩雨也笑着回应,丝毫没有露出一点异样神情。

远处的和尚,也从半山腰开始收队,重新朝寺里走来。

数百名僧侣,仿佛双龙吐水,延绵而至,蔚为壮观。

而在寺院内部,依旧有不少的僧侣,他们穿着月白色的僧袍,平均年纪要比刚才那些身穿灰色僧袍的同伴大些。

韩雨听胡来说起过,这些身穿月白色僧袍的,只有三代以上的弟子才能穿,而穿灰色僧袍则是四代和五代弟子。

这是韩雨第一次前来少林,也是第一次进这种宝刹之地,只觉得四周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气息在弥漫。

少林的山门很是简单,只是一块三丈三寸高的巨石,上面朱砂靠左写着两个人多高的大字:少林。

而在这俩字的右边,则是碗口般大的一行草书:大悲无泪,大悟无言,大笑无声,是以得大自在不谓少,悟真般若曰在林。

韩雨扫了一眼,只觉得这佛门果真是处处禅机。

过了这少林的山门,又向下几个台阶,便算是来到了他在山下所看见的,那块横亘在两山之间的巨石之上。

这地方,远比他从下面看见的大。

脚下,并不是冰冷的石头,而是厚实的泥土。就仿佛跟踩着厚重的大地似得。

在最靠近山门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广场,足有半个足球场般大小,至少可以让上千人在上面练拳而不显得拥挤。

此时,正有两排僧侣列在两边,默默诵经。

韩雨亦步亦趋的跟在方丈身后,朝前走去。

广场正中,矗立着一块醒目的照壁。上面雕刻着一个佛陀,口念真言,化作一方方小舟度化世人的情形。

“众凡痴迷世路不知何处尽,诸佛之见禅心应自此中生。”

韩雨将照壁上的一副对联念了出来,只觉得其中意味深远,颇具警醒意味。

在照壁的后面,则是一棵高大的梧桐树,这树,高约五六丈,上面的枝叶,四下散开,仿佛一小片云彩似得。只看这树龄,只怕得有数百年了。

“阿弥陀佛,此碑,为我少林因果碑,此树,乃轮回树。乃大明年间,少**僧应召南下抗倭,后皇帝为了表彰少**僧功绩,特意降旨赐下。”方丈大师在旁边为韩雨解释道。

“贵寺本是方外清静之地,可每逢民族为难,国家兴亡,便能毅然放弃清修,自堕红尘,如此大慈大悲之心,难怪宝刹能传承千载,不坠荣光!”韩雨由衷赞叹道。

方丈老禅师笑道:“黑衣施主过誉了,佛家有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本寺上下,不过是做了该做之事罢了。请。”

“方丈大师请!”几人越过了这照壁,便是知客院。

“此地,是本寺招待普通客人的地方,黑衣施主乃是贵客,请随老衲到后院。”方丈大师轻笑着道。

“多谢大师!”韩雨躬身而立,这个时候,他可不敢说什么,普通尊贵哪儿有上下之分,前院后院我都能对付之类的屁话。

要知道人家好心好意的拿你当盘菜,你再说这个,那就是矫情了。

一干僧侣已经散去,念经的念经,打扫卫生的打扫卫生,还有在哪里打拳练武的,一派生机勃勃之景象。

过了知客院,便又到了一重院落,这里有千佛殿,祖师殿,韦陀殿,伽蓝殿,观音殿,天王殿,环绕四周,中间则是一荷花池,池水幽深清澈,荷花金鲤生于其中。

而在众殿环绕之处,有一雄伟殿堂,坐北朝南。

此殿堂高约三丈有余,宽近十余丈,外面,有两根一人多粗的巨大木柱,支撑着大殿的顺水瓦檐。

不说雕梁画栋,却也自有一股岁月的气息,沉凝其中,营造露出一种**肃穆的氛围。

巨大的木柱之上,也刻有一联:佛门广大弘扬正教摄受众生同登觉岸,法力无边明悟心性化导有情早证菩提!

而在中间,有一宽约半米,长约两米的苍穹匾额横立,上书大雄宝殿四个大字,右边则是一行小字手书:大唐贞观三年,李世民,后面则用上了国之重器玉玺的印章。

倘若这匾额是李世民亲笔所书,嘉奖少林的话,那这块匾额,只怕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

这,大概就是千年宝刹的底蕴吧!

这一重院落,显然才是少林的真正核心。方丈在前面引路,本是想直接去后院专门待客的偏殿。

韩雨忽然意有所动,立住脚步道:“方丈大师,小子有一个请求,不知道能不能说!”

“呵呵,刚才老衲已经说了,到了这里,便如同到家一样,施主有话但说无妨!”

“我能否到里面去上一炷香?踏足宝地,若不礼佛,我总觉得是对我佛的不敬!所以……”韩雨轻声道。

“呵呵,这是理所应当的,只是老衲想等你喝口水,歇歇腿脚之后,再来上香。既然如此,黑衣施主,这边请!”

方丈老和尚微微一笑,转而领着朝大雄宝殿去了。

“有劳方丈大师!”韩雨双手合十,客气道。

进了大雄宝殿,里面有三尊足有两人多高的巨大佛像,左边的为婆娑世界释迦牟尼,右边的为极乐世界阿弥陀佛,中间的则是东方净琉璃世界药师佛。

三佛并立,各具异像。

韩雨两手肃立,持三柱香,然后便要躬身行礼,他这才刚将身子弯下,四周忽然轰的一下晃动了起来。

韩雨猛的直起身来,四周已经安静了下来。就好像是他的错觉似得。

韩雨便要再次施礼,可四周忽然又轰的一下,这回,他能感觉到,不是错觉了,就连脚下的石板都能感觉到动了。

上面的大佛,忽然朝着韩雨的方向倒了一下,重新退了回去。

“不好老大,地震了。”胡来顿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在后面拉了他一下,便朝外跑。

胖子是紧随其后,修正,修法本来就站在门口,此时只是几步,便窜了出来,几人全都面有忐忑之色。

天海脸色有些白,他低声道:“师傅,这,这是咋回事啊?”

“你问我,我问谁去?没准,真是地震了。”修正皱眉道。

“修正师弟,咱们少林在此立寺千年,什么时候有过地震?”修法摇头道。

“阿弥陀佛!”大雄宝殿内,少林方丈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老和尚手持念珠,扬声道:“修法所言不差!只怕刚才之景象,不是地震,而是我佛不愿生受施主之拜,在还礼。相传当年唐王拜佛,便有类似情形出现!”

“黑衣施主,拜佛而生异象,只怕与我佛有缘,且日后会贵不可言啊!老衲先在这里恭喜施主了。这样吧,施主就别再拜了,且去将香上与佛前,便足够了。”

韩雨手里还拿着香呢,此时,正青烟缭绕。

听了老和尚的话,他有些目瞪口呆,虽然他早就知道,和尚这职业,跟神棍比也差不了多少,却也没想到,对方竟然能如此借题发挥。

“咳咳,”干咳一声,韩雨有些尴尬的道:“方丈大师过赞了,小子就是个普通人,哪儿能跟一代帝王相提并论?当不起,实在是当不起。”

“呵呵,施主何必如此自谦?没准,你将来的成就,不再唐王之下呢!”

“这,就是一场地震罢了。”

“那为什么早不震,晚不震,偏偏施主拜佛的时候就震呢?”方丈笑眯眯的道。

这地震啥时候来,也不能跟我说啊!韩雨苦笑道:“或许,这就是个巧合呢!”

“说的好,所谓巧合,其实也就是缘分!施主若不信的话,咱们就等等,这地震,总不能只简单的晃这两下便完事!”

方丈老和尚倒是信心十足,轻笑着道。

果然,等了大概有一分钟的功夫,还真就没有晃过。

远处,寺庙里的和尚们本还有些慌乱,此时却也都安静了下来。有些有身份的和尚,却是在大雄宝殿不远处的几座殿堂里,朝这里张望着。

韩雨虽然不知道,这方丈朝自己的脑袋上扣这么大的帽子,到底是安的什么心,可出于小心,他绝不会轻易的将主动权,就这么交到对方的手上。

“既然如此,那我就去再拜一次,倘若再动,那便证明方丈大师所言不虚!”

说着,不容对方拒绝,便直接快步走了进去,他对着佛像便一弯腰,轰隆的一下子,这回,三座佛像都晃了一下。

韩雨将身子直了起来,四周一片安静。

他却是满脸愕然,再也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