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49章 暗斗明争

749章 暗斗明争

子不语怪力乱神。

韩雨虽然不是儒家的人,可一生也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新Z国。接受的那也是无产阶级的无神论教育。

再加上他自己,从进入部队后便执行各种任务,见惯了血腥。

后来又踏足黑道,死在他手上的人,没有一百,也得有八十。

他从来都不相信,这世上有所谓的神迹。他只相信他自己。

可是现在,眼下的这一幕,却是真的让他有些懵了。

他想要来大雄宝殿里上香,只是一时兴起。

但就是这样,他依旧不相信刚才那两次,都是巧合,还以为是方丈给他使了什么诈呢。

所以,这一回他是给对方来了个突然袭击。

不想,竟然又赶到点子上了。

难道,真的都是巧合,难道还真有这么巧合的巧合?

韩雨眼中寒光一闪,也顾不得什么敬佛不敬佛的了,身子猛的一下窜了出去,朝佛像后面扫了一眼,却是空无一人。

整个大雄宝殿内,都空荡荡的,就只有他自己。

“阿弥陀佛!”少林方丈走了进来,笑呵呵的道:“黑衣施主,这回算是信我的了吧?”

韩雨干笑一声,将手里的香插在了佛像前的香炉中。

“走吧!”

就在韩雨离开不久,大雄宝殿后面,须发皆白的无名剪枝僧,便笑眯眯的两手一晃,人便电射而出,朝着山下而去。

过了中间这重院落,便来到了少林的后院,此时距离两边的山头也越发的靠近了。

在下面看,这是一处平坦的巨石,可到了这里,却见到后面是延绵起伏的山,跟两边的山头连成了一体。

要说这大自然真就是鬼斧神工,如此的景象,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人类的想象力和人力的极限。

少林能找到这么一处天然的山门所在,也是一种大气运了。

后院的地方,并不比前面两处小多少,种满了箭竹,花草,甚至还有一荷花莲池,碧波荡漾。

这里才是少林寺真正的上层建筑,左右还各有一个院落,左边显眼之处,有一戒字,右边醒目之地,书一藏字,显然便是少林的戒律院和藏经阁了。

而正中的地方,是几个普通禅院,是修字辈的大师们修行和生活起居的地方。

当中的那一座禅院,是少林方丈和随身沙弥所居住的地方。

也设有闭关打坐,休息,会客的禅房,当然,名字或许不叫这个,可是功能却基本差不多。

这里的条件十分简陋,连电都没有,有的只是一盏盏油灯。

少林的所有建筑,都一木头为主,辅佐一些石料,显然都是就地取材。

有的建筑,只怕已经有上百年甚至更古老了,带着一种历史所独有的沧桑厚重的气息。

在会客的禅院内,院落四周种植了许多的草药。

韩雨对这个研究不深,却也知道,这里的草药在外面只怕不容易见到。

便是能,药性也不如此地。

人家这药,那都是专人管理,浇的都是山泉之水。

韩雨还见到这泥土的颜色不同,单单是这一院落所在,便有红土,黄土,黑土之分。

他记得听老船说过,这是一种极为高级的种植技巧。

中医的药性,药理依据的便是五行,而五行所对应的边是无色。而真正的草药培植的方法,便是要依据五行五色,按照其药性,药理来进行培植,如此所得的药,其药性才最为合适。

只是这种方法极为复杂,需要注意的地方也多,不少草药连药都已经失传了,更别说这培植的方法了。

而在这里,却是随处可见。显然,少林有着系统的草药培植和使用的门道。

韩雨心中暗自盘算,回头说什么也得从这里弄一批草药出去。这样,老船的中医学院再开,便有底气了。

方丈让韩雨坐正中的客座,众位大师和胖子四周相陪。韩雨哪儿敢啊,连连推却。

不想那方丈竟然态度颇为坚决,韩雨只得坐在了他的旁边。

方丈自吩咐了小沙弥上茶,这才道:“这是采自后山的乌云普洱茶,配以山泉之水,口感倒也难得。只是敝寺简陋,若有怠慢之处,还望黑衣施主见谅。”

“方丈大师,千万不要如此客气,否则晚辈无颜立足了。前一次,大师派了十八罗汉相助,黑衣便铭感五内,一直想要亲来贵寺,当面拜谢,只是俗事缠身,拖到今日才来,应该是我,向诸位大师请罪才是!”

说着,起身,学老和尚的样子,双手合十。

修法,天海等人双手合十还礼,却只有修法道了一声不敢,修正满脸沉默,只是微微欠了欠身子,连礼都没有还。

方丈大师却像是丝毫没有察觉,只是笑道:“虽然我们是山中僧人,可终究踩的是炎黄之地,倭寇贼心不死,一直试图暗中搅动风浪,再起波澜。若不是黑衣施主出手,粉碎了他们的阴谋,那日后不知会形成多么巨大的灾难。”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到那时,便是敝寺也将难以置身事外。所以,说到底,黑衣施主慧眼如炬,破坏了他的阴谋。我们出手,也自是应该。”

韩雨自己惹的事,这少林有意示好,他怎么能看不出来?

自然是不相信这话,只是,他实在想不出来少林寺这么看重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虽然他心中已经有了猜测,可总是缺少证据。

好在他这次来,就是为了弄清楚这个目的,所以也不着急。

只是从怀里掏出一本经书来:“晚辈是一俗人,来到这佛门圣地,也不敢胡乱带东西,以免污染了清静之地。”

“偶得一本六祖惠能所立的六祖坛经,乃是佛门经典,今日,自当重归宝刹。”说着,双手将那已经泛黄的经书送上。

方丈似乎也没想到,韩雨手里拿的竟然就是六祖坛经,要知道,这惠能可是跟老子,孔子并称的东方三圣人啊,由此可知他在佛教的地位。

他站身而起,旁边的一干大和尚也都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凝神张望。

“果真是六祖惠能之言。”方丈翻看了两眼,便转身递给了藏经阁的修法大师:“师弟,你速让人誊抄此本,将正本还归黑衣施主。”

“大师,您这是做什么?晚辈不是佛门中人,也没有那大智慧,大慧根,要此经书,便如同瞎子点蜡,那是白瞎了此书。如今,这经书能经由我手,转呈各位大师,想来也是经书有神,六祖惠能冥冥照拂之意!”

方丈想了一下,失笑道:“是老衲鲁莽了,竟然将施主也当成了那俗世之人。既然如此,那这经书,我代表少林便收下了。”

“这都是应该的!”韩雨忙笑道。

他为了准备这趟少林之行的礼物,可谓是煞费苦心。

早就在十八罗汉前去帮忙助阵的时候,他便给楚老爷子打了电话,让帮忙搜罗。

后来,连手机的随风都出动了,四下里查访能送给和尚做礼物的东西。

最后,还是前几天楚老爷子给他带来了好消息,说是找到了六祖坛经的真迹,为了这本经书,他可是足足花了七千万!

要是老和尚们不收,那他才是赔大发了。七千万买这么个玩意,他回去搂着?

“哼,只怕是假的吧?据贫僧所知,六祖惠能,根本就目不识丁,如何能够立此坛经?”修正突然冷冷的道。

韩雨微微一笑:“修正大师乃有道高僧,所说自然不会有假。没错,六祖惠能的确是个白丁,便连那个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原本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偈语,也是六祖惠能口述,央求别人替他所写的。”

“这本六祖坛经,不是惠能亲笔所写,却是他的弟子,策云大师根据他的口述所录,是记录六祖言行的重要法典。只可惜,这么多年来,一直流落在外,今日能重回少林门下,若是六祖有知,也会在极乐世界口念,阿弥陀佛的!”

“哼,六祖慧能是顿悟派,讲究问心,可我们少林,却是渐悟派,讲究修身。如今,你将六祖的心法,赠予我们,不知到底是何意?”修正淡淡的道。

韩雨眼中寒光一闪,他没想到这个修正,竟然如此毫不顾忌的向他发难。

他可不是一味忍让的人,这次前来,他是想要跟少林拉拉关系,可不代表他会拿着自己的热脸,却贴别人的冷屁股!

正当他打算给这修正一点颜色瞧瞧的时候,方丈已经笑呵呵的道:“好了,修身,问心我们已经讨论了很多年,是只取其一还是两者兼得,只能留给后人评说了!”

“不过,老衲认为,六祖惠能是有道高僧,他所做之偈语的确比神秀祖师要高明,是毋庸置疑的!而如今,众道横行,诸多法门并起,我们少林,也要兼容并蓄,以求再进才是!不然,只怕会沦为星河尘沙,不复再见!”

“自然方丈师兄做主!”修正老和尚有些平淡的合十行礼,可其言语间却显然还留有余地。

方丈却是毫不在意,只是微微一笑,对韩雨道:“施主,请喝茶!”

重新坐下,气氛却已经微微有些僵硬。韩雨毕竟是客,不想跟主人闹的太僵,便主动跟方丈聊了几句禅机。

本来是投其所好,可是没过多大会,他就败下阵来。

跟少林方丈玩禅,那还不如到关公面前耍大刀呢!

直到这时候他才看见,这会客禅院的后面,也写有一联,山色淡随僧人院,松声静与客谈玄。

娘的,感情是到了人家专门玩玄机的地方了。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占啊!

“方丈大师,现在看来小子是孔子面前掉书袋,贻笑大方了。我对佛门禅意,理解的并不深,再说下去可就要露馅了!”韩雨忙笑道。

修法微微一笑:“黑衣施主不用过谦,我观施主,身藏慧根,只是欠缺一法门,若能顿悟,自得无上大道!”

顿悟?这老和尚跟修正似乎不是一个套路啊!

韩雨嘴角一勾,淡淡的道:“呵呵,我现在是坠入红尘已深,已是难以自拔,只怕要让大师失望了。”

“这却也未必,六祖惠能之言,便讲人之顿悟。倘若机缘际会,施主自然能大开方便之门!”修法和善的道。

这回,基本上等于是在跟修正唱对台戏了。

不过,韩雨可不想掺和到人家的家务事中,更不想成为他们家务事的主角。所以摇头一笑,却不多说。

修正忽然道:“哼,我看黑衣施主,是无心入我佛门吧?”

这修法和修正显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修法跟方丈一样,面色和蔼,言谈客气,自有一股出家人的洒脱淡然。可这修正呢,却一直不苟言笑,面色严肃。此时一说话,也带着一股子淡淡的压力,这大概跟他执掌戒律院有关。

可也说明他在佛法上的造诣,不如修法跟方丈两人。

韩雨两眼轻轻一眯,笑道:“知我者,修正大师也!不瞒大师说,我这人,贪酒,好色,杀人无数,算不得什么好人。今生若说我坠入阿鼻地狱,那倒还有门。加入佛门,却是想也不敢想了。”

闻听此言,修正顿时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神色。

可方丈却一簇银眉,目光不动声色的从他手上的黑色戒指上一扫而过,轻笑道:“可是以老衲看,施主却是与我佛门有缘!”

韩雨快速的和胡来对了一眼,娘的,该不会让这和尚说对了吧?

他不安的扭了扭屁股,干笑道:“方丈大师,是不是看错了?”

这话已经有些不敬了,可韩雨为了避免被人家强认为自己人,也顾不得那许多了。

方丈不愧是有道高僧,那脾气简直就是没话说,他也不生气,依旧微笑道:“你心中,是不是一直疑惑,为什么我让天空,邀请你前来少林一趟?”

韩雨点头道:“正要向方丈大师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