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50章 走火入魔

750章 走火入魔

“呵呵,我曾有幸,见过令师大人!”方丈轻声道。

“什么?您见过老头?”韩雨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满脸的意外加欣喜。

他是没想到,老头子竟然交游广阔,连少林方丈都见过。

激动之下,竟然没有听出,少林方丈的用词!

“出家人不打诳语!”方丈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那边的修正却是暗自拧眉。

方丈师兄这些年,总共也就见过那么几个人,可哪儿一个人,都是跺一跺脚,便足以让九州颤动的主。

难道,他们中,还有这个黑衣的师傅?

不能啊,自己让天海打听过这个黑衣,要是真有的话,那他也不能是个小社团的老大啊!

修正有些不安的挪了挪屁股,心中暗自估量着这个消息的可靠程度。

“那你知道,老头子现在在哪儿不?大师,”韩雨急声道:“我都有很多年没见到他了。我还真有些想他。”

“呵呵,你们师徒现在未见,那或许就是机缘未到。机缘若到,自会相见。”少林方丈打着禅机道。

韩雨狐疑道:“那老头子,不会是少林的俗家弟子吧?”

少林方丈摇摇头,却没有说话,显得莫测高深。

“这次,大师邀请小子来少林宝刹,也是因为他?”韩雨重新坐了下来。

少林方丈笑道:“一来是老衲好奇,想要见见令师的徒弟,到底是何许人,今日一见,才知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难怪天空一直对你推崇备至!”

“方丈大师过誉了,我算啥英雄啊,充其量也就是个莽夫,运气好点罢了!”韩雨陪笑道。

“运气,在佛家之语中,还有一词叫命运!气之好坏,命之所寄,所以,才会有命运一说!运气好,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你就不用再谦虚了!”方丈笑眯眯的道。

“老衲还听天空说,你准备建一个中医学院。正四处聘用老师,搜集药草?刚好我这里有些人手和草药,你若是愿意,我想在你的中医学院设立我少林分部,你看可好?”方丈抛出了他的第二个目的。

韩雨眼睛一亮,可并没有马上表现出惊喜的神色。

眼前的这老和尚,虽然是方外之人,可能够执掌少林内寺,实际上也就是整个少林的一把手,绝对不是什么迂腐愚笨之人,更不会是那种敲经念佛的将脑袋都念傻了的秃驴,真的能够帮人而不求回报,普渡众生的主!

“这个,当然是好事了。只是,我怕这么做,会不会给咱们少林添麻烦啊?”韩雨搓着手道。

“阿弥陀佛,建设医学院,治病救人,那也是普渡众生,造福天下的事,这种大慈悲之举,正符合佛家要义。能够参与其中,既是少林之职责,也是荣誉,义不容辞!”

少林方丈倒是颇为干脆,直接就道:“这样,老衲给你派十位种养花草的执事僧侣,再派三位医术高超的僧众,由天海师侄亲自率领,将我少林草药,每样都带上点,负责组建医学院少林分院。”

“天海师侄,这一次,便由你下山去历练一番,你可愿意?”

正坐在下面的天海,可没想到,这无妄之灾突然就来到了他头上。

他愣了一下,才道:“方丈,我……”

他偷眼瞄他的师傅,修正有些不安的扭了扭屁股,终究还是舍不得这个贴心的徒弟,只得站起身道:“方丈师兄,天海跟在我身边长了,许多事,都离不开他,你看是不是再派别的师侄前去?”

“连你都离不开他,这才说明天海师侄,能力出众。这一次,咱们是去宣扬少林之正气,前些日子,外寺出了些状况,以至于咱们少林清誉蒙羞。若是这一次再出了些岔子,那本寺颜面何在?”少林方丈淡淡的道。

韩雨看的暗自咂舌,这老和尚看似轻描淡写的一举,便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将这个天海跟修正分开了。

显然,对于修正的小动作,这方丈老和尚并不是没有察觉,只不过,他是在等着这么一个机会,突然动手罢了。

他理由堂堂正正,倘若天海拒绝,那他在少林只怕也没什么前途了。

果然,天海面有苦涩,却不得不双手合十,恭谨道:“阿弥陀佛,天海谨遵方丈师伯法旨。师伯请放心,天海一定会将少林分院主持好,不坠少林之名!”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你能如此想,自是最好了!”少林方丈满意的冲他点了点头,依旧满脸的慈悲。

可韩雨却是不敢再小瞧这和尚了,他忙道:“方丈大师,本来说好了,我是来表达感谢的,可不想,贵寺竟然又帮了我一个大忙,真是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我能做的?大师但讲无妨,只要黑衣能够做到,绝不推辞!”

“阿弥陀佛,既然你说到这里了,老衲也不再遮掩,这次请你前来,还真有一事相商!”

少林方丈也不客气,欠了欠身道:“我少林千多年来,一直闭关在这深山之中。”

“虽然保的了自己的一世清静,却使得我佛门日渐式微。如今,国内的民众,竟然大多信仰外来的宗教,诚心念经礼佛,一心向善的修士,却是越来越少了。”

韩雨不安的干笑两声,道:“您的意思,该不会是让我跟手下的人,全都皈依佛教吧?”

“呵呵,劝人向善,哪能强迫?刚才施主与大雄宝殿前,拜佛上香,而生出异动,显然是与我佛有缘!”

“老衲的意思是,在你遮天的地盘中,宣扬佛法要义,不知可行否?”少林方丈轻声道。

韩雨皱眉道:“大师,您这是为难我了。兴建寺庙,按说没啥不行的,可这东西,归国家管着呢。我一社团老大,说是我的地盘,可我也就是弄几个场子,收点保护费啥的。我做不了主啊这玩意。”

少林方丈微微一笑:“我当然知道这个,咱们少林说什么也是咱们本土的宗派,难不成真的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这点啊我前些日子,已经跟上面申请过了,上面呢也同意了我们少林的请求!”

“可老衲想了想,这里面还牵扯着个地方。你呢,不是跟地方上熟吗?你帮着给打声招呼。我想这样日后,对于下山布道的僧众们会有些照应。”

韩雨笑道:“就这事啊?那没问题,反正我在各地呢,都有酒店,饭馆之类的,以后,但凡有持单度碟的僧人,我那全都免费招待素菜素饭,提供住宿啥的,这些都没有什么问题。”

“若是兴建寺庙,那我这也是要人出人,要力出力,但凡能用的到我的地方,只要您让人给我捎一句话……”

“好,你这承诺,老衲记下了。我少林,也算是承你的情了!”少林方丈笑着连连点头。

韩雨摸了下鼻子道:“承啥情啊,您这话说的严重了。我黑衣虽然不是佛门中人,可也知道什么叫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您就别跟我客气了!”

“好!”老和尚笑着举起茶杯:“来,咱们喝茶,喝茶!”

韩雨端起茶杯来抿了一口,轻声道:“大师,我还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

少林方丈扫了他一眼,单手撵动佛珠道:“你想问的,是关于你师傅的事吧?”

“大师慧眼如炬,见微知著,真是什么也瞒不过您的法眼!不瞒您说,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老人家到底是什么人!”

“阿弥陀佛,老衲虽然知道令师的身份,可他既然不说,自有他的用意,老衲也实在不好替人捅破!不过,日后若是有事,你尽可以让天空,传信过来。我少林自不会让施主失望。”

少林方丈这话一出,修正和天海的脸色齐齐的一变啊,这便等于是应承,要将少林绑到对方的战船上了。

对于千年来都不曾出世的佛门来说,这一注下的未免太重了。

“方丈师兄……”

“修正师弟,不需多言。老衲的决定,乃是与后山诸位长老协商之后而定的!师弟身为戒律院主持,只需维持好本寺秩序便是。其他的事情,师弟不用操心!”方丈老和尚淡淡的道。

“是!”修正脸色有些难看的一屁股坐了下去。

韩雨也没想到,这方丈竟然如此看重自己,有些意外的道:“大师言重了,黑衣绝不敢将佛门圣地,拖入污浊之中!”

“不过,我还是想知道,您的这番决定,是冲我,还是冲我师父?”

方丈老和尚微微一笑:“自是冲你师徒!”

韩雨眼中并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对于方丈的说辞,他有心理准备。

他不是没想过自己师傅的身份,可是直到此时他才忽然发现,自己这个便宜师傅,似乎远非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他到底是谁?收自己为徒的目的是什么?避而不见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算了,反正方丈说,等时候到了自会相见,那就等着吧。

韩雨忍不住咳嗽两声,脸上的潮红之色一闪而过。

方丈忽然眉头一皱:“黑衣施主,你这是怎么了?我听你神色有异,似乎是身体不适啊!”

“可能是受了点风寒!”韩雨将手放下,轻笑道。

“老衲粗通医理,不如,你伸出手来,我替你把脉一二!”

“那就有劳大师了!”

韩雨伸出手去,方丈伸出两指在上面一搭,闭目半晌,猛的睁开了眼:“不好,你这脉象沉凝不定,高下不稳,似乎是走火入魔的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