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52章 山门护法

752章 山门护法

“师兄,无名师叔,是这一代的山门护法。倘若将易筋经传给了他,那这黑衣,岂不成了下一代山门护法?”

修法微微蹙眉道:“他毕竟不是我们寺里的人,这合适吗?”

方丈脸上闪过一抹阴郁之色:“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了。而且,三个月前,无名师叔突然察觉到了自己的圆寂之期……”

修法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身子都微微有些颤抖,脸色更是煞白一片:“什么,无名师叔要,要圆寂了?”

方丈双手合十,轻叹道:“阿弥陀佛!生老病死,春夏秋冬,乃天地轮回,无名师叔虽然佛法精湛,武功高深,可如今,已经一百二十八岁高龄,又岂能逃避的开?”

“可,可……”修法眼中莹然,他也知道,无名师叔的年纪已经太大了,可每天看着他在山下,如同寻常一样剪枝,他总觉得,那苍老的身影,会一直活跃在林间似得。

修法虽然叫无名师叔,却是自小在他身边长大的。

突闻这等噩耗,即便是他的修养心性,一时间也难以接受。

“阿弥陀佛,师弟醒来!”

少林方丈忽然高喧佛号,声音并不显得如何敞亮,却异常的宏大,就仿佛其中蕴含着雷霆正气似得。

修法只觉得耳内嗡嗡直响,全是让他醒来的声音,身子一震,便从那悲戚中,恢复了清明的神智。

知道自己刚才猝不及防之下,佛心失守,差点产生心魔深陷其中,一时间不由得满头冷汗,忙向方丈道:“多谢师兄!”

少林方丈脸上闪过一抹疲惫之色,刚才他用的佛门狮子吼禅音,对他来说也是一种不小的损耗。

“师弟参悟佛法这么多年,对于离之一字,怎么还有执念?”方丈轻叹道。

修法惭愧道:“师兄教训的是。”

顿了一会,修法才道:“只是,师叔的圆寂,跟黑衣有什么关系?”

“当年,师叔曾经对黑衣的师门,有过助力,更曾经帮过黑衣的师傅。因此得到了他一个承诺,日后若我少林觉得有必要,可以让他的传人,做山门护法!如今,佛门势力渐微,诸教并起。印度阿三更以我佛门发源地自居,暗中支持一干喇嘛,将我中土佛门势力分为了东西两派!”

少林方丈神色凛然道:“少林看似风光,实际上,却是已经陷入了千年未遇的危机时刻。一个不小心,便是香火断送,寺消佛灭的结局!”

“好在这个时候,我和师叔接到了黑衣的师傅传信,得知了他的徒弟出世的消息,我这才派了天空前往,助他一臂之力,并在适当的时候,引他来寺,继承山门护法之位!”

“原来当初师兄让天空下山,不是因为他与袁野争斗不休,要将他驱逐出师门?”修法愕然。

“当然不是。天空是无名师叔亲自选中,作为山门护法的候选人,交给修念师弟代为管教的。只可惜,他无法领会易筋经的要诀,而修念师弟,又对他过于纵容,才形成了他现在这种浑性。”

少林方丈轻声道:“去年,也是无名师叔,点名要他下山而去的。不过,我也不知道,黑衣竟然自己练功,操之过急,以至于走火入魔!不然的话,我又何至于让师叔,耗损精力,制造大雄宝殿之异象?”

修法也无语啊,两位大和尚,活了这都快一辈子了,第一次骗人,结果就是这么一个结果,实在是让人郁闷!

“修法啊,回头,你去将袁野叫来。”少林方丈顿了一下才道!

“师兄,叫他干什么?”

“你没见天空出去了吗?等会,他们不打起来才怪!你将他叫来,我交代他点事,让他,也随那黑衣下山去吧!”老和尚有些无奈道。

修法脸色微微一变:“师兄,这么做值得吗?”

“那黑衣冲出这中原大地,走向世界,几乎是必须的。而按照我跟他的约定,到时候,但凡是遮天的地盘,都是我佛门宣扬教义的场所。你不觉得,我们帮他,就是帮自己吗?”

少林方丈露出了一丝老狐狸似得笑容,慈悲道:“再说,袁野虽是俗家弟子,可与我佛无缘,便让他去吧!”

山下,韩雨可不知道两个老和尚的对话。

出了此地,胡来忽然道:“老大,你先下去吧,我先去找一个人!”

“嗯?”韩雨诧异的道。

胡来揉揉鼻子:“我去教训一个猩猩,等教训完了,再去找你!”

说完,不等韩雨回答,便直接扭身朝着少林寺塔林方向而去。

天海扑哧一声乐了出来,随即忙板着脸道:“施主,请!”

韩雨诧异的扫了他一眼,边走边道:“天海师傅,胡来这是干什么去啊?”

“他?找揍呢!”天海嘿嘿一笑。

韩雨愣了一下,在这少林寺里找揍?

他摇摇头,也不去管这和尚,自在天海的陪伴下,朝着无名草庵而来。

到了山门,天海便告辞回去了。

韩雨带了胖子下山,本来,他还想参观一下少林名震天下的铜人巷,跟曾经的十八罗汉,好好的聊聊,攀攀交情。

可一知道自己走火入魔的消息,哪儿还坐的住?

没多大功夫,他便来到了果林,却不见了无名剪枝僧。

“大师!”韩雨四处看着,喊着老和尚的身影。

“施主这么快就回来了?”山下的草庵之中,传来了无名老和尚的声音。

韩雨忙快步赶了下来,只见无名老和尚,正盘膝坐在草庵之中。

让胖子守在外面,韩雨一步走了进去。在老和尚的面前,同样放了一个蒲团,旁边一个由石板做成的简陋茶几上,则放着两个茶杯!

“大师早就知道小子要来?”韩雨诧异的道。

无名老和尚微微一笑,雪白的胡须,只是仔细看去,便会发现他的脸上,有着一两块不详的老年斑:“我自说过了,你我有缘!”

“什么都不用说了,你且在我这里住上一个月!到时,自然无虞!”

“真的?多谢大师……”韩雨没想到事情能这么顺利,对老和尚自然是十分的感激。

自此,韩雨便在这草庵住了下来。

不过第二天胡来下来找他的时候,韩雨还真被吓了一跳。

这和尚,嘴巴有些肿,眼眶有些青,看上去就像是摔了个猪啃地似得!

韩雨怎么问他,他也不说。只是带着天海和少林派过来的师傅,和草药种子去天水市,负责医学院建立少林分院的事去了。

如今,韩雨已经跟自己老家所在的北海县,签订了一份协议。

医学院就建在天水市和北海县郊,由北海县出面,负责组织农民种植药草,种子和技术培训全部由医学院负责,事后,按照质量好坏给价回收!

同时,医学院本身,也租种了大概有三千亩的土地,作为自己的种植基地。

胖子呢,则是被胡来给抓了苦力,帮着筹建医学院的事情去了。

那草药基地,需要五色土,还需要改造不同的环境,要用到人力的时候甚多,有胖子在,许多时候便要轻松多了。

而韩雨则留在了少林,只是每天早晨,跟老和尚一起打坐,白天剪枝,晚上聊天。

日子过的难得的悠闲,虽然艰苦了些,可这比起野外生存训练来,又不知道好了多少。

韩雨发现,这老和尚绝不像是普通和尚那样,只知道吃斋念佛,而是博古通今,见闻广博!

什么医药占卜,天文地理,星相变化,阵法变化无不是信手拈来。

他所描述的道理,更是深入浅出,浅显易懂,让韩雨受益匪浅。

尤其是对于战阵变化之法,他最感兴趣。

这东西本来就是军队战场厮杀,为了提高冲击力,破坏力,减少己方的伤亡,在生死中所磨练出的互相配合之法。

说穿了,还是配合。

若是完全陌生的两人,想要产生默契,少说也得一年半载,有的人,便是扔在一起一辈子,也默契不了。

而有了阵法就不同了,说穿了,这玩意就是将默契这个东西,具体表达出来的载体。你甚至可以不知道对方叫什么,是男是女,只要你们都懂得站的方位,知道自己是负责遮挡,还是进攻,还是诱敌,那就能密切配合。

以最短的时间内,达到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目的!

倘若能用来训练社团的小弟,训练天劫,那他们的战斗力,无疑会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只是,随着枪炮等武器的诞生,阵法这东西,渐渐的失去了原有的作用。

以至于懂得的人渐渐少了,便连现在的特种部队执行任务的时候,所常用的一人为尖刀,两人为侧翼的模式,也不过是阵法最简单的一个模式罢了!

现在好容易抓到这么一个行家,韩雨哪儿有不抓住机会,好好给自己充电的道理?

“所谓三才阵,便是天地人,三才而立,天主攻,要悍勇无双,地主守,要稳如泰山。人主中,要伺机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