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53章 无名圆寂

753章 无名圆寂

都说,山中无岁月。

转眼间,韩雨便已经在少林寺山脚下的草庵中,呆了有半个月。

这半个月内,少林方丈,寺里的和尚们,没有派人下来看望过他一次,就好象他已经走了一般。

只有谷子文,楚颜分别给他通过一次电话。

而如今,韩雨已经由最初的一天也很难将桃枝斩断,变成了现在,一天劈出两刀的时候,能够有一刀,可以顺利的将桃枝斩下。

若是被少林的和尚们知道,非得瞪大了眼睛不可。

要知道,便是无名自己,也是花了三年的时间,才达到他这种程度的啊!而他,半个月的时间便已经达到了。

此也可知,韩雨所修炼的无名心法之厉害。它不仅能调节身体,让其身体仿佛胖子所说的,自成一个小宇宙似得,源源不断的提供着能量,便是连他的反应,眼力都有了质的改变。

可韩雨却并不满足,他微微一皱眉,将这一刀所砍下了近一半的桃枝,生生的撇掉,轻声道:“大师,这都半个多月了,您啥时候教我易筋经啊……”

“你且试试,还有没有那种刺痛的感觉?”无名微微一笑,淡淡的道。

韩雨摆了一个极为古怪的姿势,手中的那把开了锋的短刀,带着微微的颤抖,向着树上的半截桃枝劈了过去。

桃枝应声而断,然后在半空中,再次被劈成了三段!

“哎,还真没有了?”韩雨愣了一下,随即惊喜的道。

“阿弥陀佛,这便说明你的易筋经,已经入门了。日后,你只需要按照我所教你的,常加练习,自然会有登峰造极的一天!”

无名老和尚面带笑容,满意的连连点头。

经过无名心法的淬炼,韩雨的资质,已经超过了所谓的天才。

便是无名老和尚,心中也禁不住生出一丝感叹,不愧是那人所选出来的弟子啊!

“真的?”韩雨忙双手合十,由衷的道:“大师对我的再造之恩,黑衣绝不敢忘!”

“如今,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老衲没有更多的教给你,便将融合了我一百多年与人动手,和参演佛法所感悟出来的一招传给你!”

无名老和尚一身白色的僧衣,头发,眉头,胡子也是一片银白,站在如雪的桃树下,给人一种十分干净的感觉。

“虽然只有一招,可你若是学会,却也能借此,纵横天下了!”

他笑眯眯的望着韩雨道:“小心了!”

说完,他的身子猛的动了。

韩雨两眼瞪圆,身子绷紧,可没等他动弹,便僵住了。

无名老和尚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两根有些瘦骨嶙峋的手指,正搭在他的咽喉上。

这可是两根能够将胖子的拳头,也点到一边去的手指啊!

韩雨只觉得浑身僵硬,后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硬是起了一身凉飕飕的白毛汗。

他不是没经历过死亡,可如此,没有一丝抗拒能力的,被死神给盯上,却还是头一次!

“有什么感觉?”无名老和尚收手,然后,慢慢的从韩雨的身后走了出来,静静的盯着他。

韩雨有些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顿了一会才像是刚刚回魂过来似得。他用一种惊骇的目光望着老和尚,此时这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在他的眼中,不下于死神!

强悍,绝对的强悍!

迄今让韩雨摸不到底的,挨个算起来,也就那寥寥数人。

幽冥会的封不动算一个,胖子算一个,九叔,影子,还有那个少林方丈,跟在唐峰身边的白虎,那个神秘一现的杀手白河愁,九叔嘴里的那个猪头面具男……

可这些人带给他的压力虽然大,却从来没有一个,能够像眼前这个无名老和尚一样,让他感觉到无法抗拒。

这简直就跟他当初,面对那个无论他如何努力,随手一巴掌都能把他给打趴下的便宜师傅一样。

高山仰止!

“恐惧!”韩雨从嘴里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

是的,他承认他害怕了,不是因为死亡,而是因为面对死亡时候的无力!就好象一个蚂蚁,看见一只大脚朝他踩过来似得,即便是你拼命的爬,或者努力的举起自己的两手,来阻止脚的下落,也依旧改变不了任何结果一样。

只是,有的人面对恐惧,选择了畏缩!

而有的人,却选择了面对!

韩雨显然属于后者,他的眼中露出了兴奋的神色,对着无名老僧深深的鞠躬,施礼道:“还望前辈教我!”

……

一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如今的韩雨,虽然还是那副模样,可是,整个人的精气神却完全变了。

他就好象是一块莹润的宝玉,将光华全都收敛了起来。

身上,因为常年的厮杀,战斗所产生的杀气,也消磨的几乎找不到影子了。

反而隐隐的多了一种飘逸的气质,用文学点的词形容,应该叫儒雅。

此时的他,依旧一身黑色的风衣,漫步在青枝粉花之间,手中的匕首,轻轻的弹起,又落下,就好象是弹钢琴般,带着一种节奏,那些细滑又难以着力的桃枝,便像是飘落的雪花一样,纷纷而下。

他的另一个手,则去接住,朝身后的背篓丢去。

只不过,有的时候,很容易便丢了个空,落到地上。

当他将一棵桃树都剪完的时候,额头上已经升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

看起来很容易的几个动作,对于身体的协调性,要求之高,对身体的消耗之大,根本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哎,还是太青涩啊!”韩雨暗自叹息一声,望着参差不齐的桃树,望着脚下掉的桃枝,还有背篓中带着桃花的枝子,满脸苦笑。

这还是他用了开刃的匕首,若是换成无名老和尚手里的那把,连刃都没有开的家伙,只怕他只能劈他个满地桃树枝了。

“阿弥陀佛,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能有这样的成就,已经很不错了。”

无名老和尚轻声道,他的声音微微有些低沉,还带着一丝孱弱,远没有当初见他的时候那般洪亮。

不过,他的身板依旧挺的笔直,一双纯净的眸子,平静的就好象是古井一般,没有一丝波动。

“如今,技巧你已经掌握了,日后,只需要勤加练习,自然会达到行云流水的境界!黑衣,一个月的期限已经到了,你我缘分已尽,你下山去吧!”

“大师!”韩雨身子微微一颤,目光中已然有了不舍:“我不走,你说我的阵法学的一塌糊涂,连纸上谈兵都做不到,您教我的绝对领域,我还学了个皮毛,我这剪枝更是学的一塌糊涂,我再呆一个月……”

跟老和尚一起生活了这一个月,对于一直处在杀伐中快一年了的他来说,是一段极为难得的经历和机缘。

在他的心中,已经将老和尚当作了他的第二个便宜师傅!

“痴儿!”无名老和尚微微一笑:“难道,你不知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吗?难道你能放下山外的一切,一直陪我这个老和尚吗?”

“那让我为您敬一杯茶吧!”韩雨走了过来,伸手搀住了老和尚的肩膀。

无名呵呵一笑:“怎么,嫌我走不动了?”

“没有,我只是,怕您走的太快,将我丢在这罢了!”韩雨强笑一声。

在低下头的瞬间,他的眼睛红红的,使劲眨了几下,才重新抬起头来。

其实,以他的经历和心智,跟老和尚一起呆了一个月,如何看不出来,眼前的这个老和尚,其实已经如风中烛火,大限将至?

到了山下的茅草屋,无名老和尚轻声道:“扶我坐下!”

韩雨将无名老和尚扶到他经常呆的那个蒲团上坐下,然后自己去捡了柴火,烧水。

水开,沏茶!

倒出一杯,韩雨双手捧起,举到无名老僧跟前:“师傅,请喝茶!”

“呵呵,临了临了,你还是要叫!也罢,能有你这么一个弟子,我这一辈子,也就没算白活!”

无名老和尚呵呵一笑,一手端着茶杯,然后从旁边拿出一把带着黑鞘的匕首丢了过来:“不过,为师也没有什么能送你的。只有这把匕首,乃是为师无意所得。便送你防身吧!”

韩雨笑了:“多谢师……”

“咱们之间,只有一句师傅的缘分,日后,且不可再叫了!”说着,无名老和尚将茶喝了。

然后,双腿盘坐,两手交叠在腿上,宝相**,轻声诵道:“一切诸相,即是非相,信心清静,则生实相。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声音越来越低,到了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已然没有了鼻息。

韩雨手里端着茶,茶水微微一荡,落在了他的手上。他却低着头,恍如未觉。

后面,响起了一阵低沉的梵音,韩雨慢慢的将茶水放下,转过身,只见到少林方丈带着一个穿着红色袈裟的僧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草庵前,低声诵经。

悠长的钟声,再次回响在山谷之上……

PS:嗯,呼叫下鲜花,暖暖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