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54章 吃生肉的袁野

754章 吃生肉的袁野

诵经声大概持续了有半个小时,淡淡的无声悲壮,弥漫在山头。

韩雨一直静静的站在身边,默然肃立。

“黑衣施主,无名师叔已然驾鹤西去,施主自去便是!只望施主日后,能看在今日香火情分上,对少林和佛门多加照拂!”

少林方丈轻声道。

“方丈大师请放心,虽然无名大师,没有承认我这个弟子,但是,在我黑衣的心中,却已经将他当成了我的师傅,少林,便是我的师门!日后,若是能用的到我的地方,我自然会全力以赴!”

韩雨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少林方丈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袁野!”

“方丈!”一名劈头散发,恍若雄狮一般的年轻人踏前一步。

他面如刀斧,眼似寒星,身材比韩雨还要高上一头,身上带着一股猛兽身上才有的野性。

“袁野从小被后山一猿猴养大,偶然被无名师叔救下,带回寺里。如今,在寺里已经生活了五年。一心想要报恩。袁野啊,而如今,黑衣也算是无名师叔的半个弟子,继承了无名师叔的衣钵。你便跟他去吧!”

袁野目光一转,落在了韩雨的身上,他上前两步,双膝跪地:“袁野见过少主!”

“哎,这如何使得,起来兄弟,”韩雨伸手将他拉了起来,凝神打量了他两眼。

只见他身躯笔直,精气内敛,言语干脆,行动如风,心中便先有三分欢喜。

他扭头望向少林方丈:“方丈大师,这不太好吧?”

方丈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袁野嗜血好肉,整日在那山林之中,和百兽嬉闹,搅乱后山,实在是与我佛无缘。只是,有无名师叔在,赶他又不走,只得任由他胡闹。”

“后来,还是无名师叔,让他做了个武僧教头。此子心性虽野,可悟性不错,尤其擅长阵法合击之道。就是话少了些,让他跟着你,或许能派的上用场!”

擅长阵法合击?靠,这不正是我想找的人才嘛!

韩雨心下喜不自禁,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袁野,从现在开始,你就跟着我吧,不过,不要叫我少主,便跟其他人一样叫我老大吧!”

“是,老大!”袁野顺从的点了点头。

韩雨这才转身告辞道:“方丈大师,黑衣告辞了。”

他去无名大师的法架前,俯身叩拜,将无名和尚给的匕首,随身放好,这才起身离去。

此次少林之行,可谓是收获不菲。

先是获得了不少现在已经绝技的草药,得到了系统的草药培植之法,还有经验丰富的培植僧人,算是解了医学院的燃眉之急。

那邵洋虽然医术精湛,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若没有足够量的草药,如何能使得那些学徒们,训练炼制?

而有了少林的支持,那这些便不是问题了。

韩雨也知道,少林这么做,一为治病救人,二则是要扩大影响力。

可这和他的利益并不冲突,相反,还有相辅相成之效,他自然乐的与之合作。

而除了这些草药,学得了易筋经,劈桃枝的刀法,还有那无法抵挡,三米之内必杀的绝对领域,让他的实力绝对提高了一大截!

尤其是易筋经,能够完全接触他走火入魔的后顾之忧,如此,他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全力修炼了!

最后,则是得到了这个袁野。

韩雨虽然没有跟他交过手,可是,能够得到无名大师亲自指点,并且帮助少林寺训练僧兵的人,能是菜鸟嘛?

这一次,堪称是满载而归。如果,要是没有无名大师的圆寂,就更好了。

韩雨心中暗自轻叹一声,朝着山下的登丰市而去。

路上,韩雨有意想要看看袁野的实力,顺便也看看自己进步了多少,便招呼他道:“袁野,不如我们比比脚力如何?”

“好!”袁野很干脆,身子微微一倾,两臂一扬,便窜了出去。

韩雨也不甘示弱,渐渐的加速。

山间不比平地,到处都是乱石,坑洼不平。若是一脚踩不好,便很容易摔倒。

这个时候,韩雨才体会到,练习剪枝带来的好处。

如果说一个月前,他也能像这样跑,可那是凭借着自己身体过人的反应和素质。

而现在,他却像是如履平地一般。

哪儿个石头是圆的,不能踩,哪儿个石头是方的,哪儿一处是陷阱,哪儿一处可能会崴脚,一眼望去,无所遁形。

就好象他在这山里,生活了许多年,熟悉的就像是自己家的后院似得。

而袁野,也不例外,韩雨发现他的动作跟自己不同,他每每跳起,都是将两手向上扬起,两脚在空中并列,一起落地,就像是一只灵动的猿猴一般。

而每跳一步,都至少有五六米远的距离,韩雨至少得比他多跑一步。

如此跑了大概有半个小时,便已经隐隐的看到了山外的情形。

可韩雨,还是没能落下袁野半步。不过,袁野也没能落下他。

“好了,不比了,行啊袁野,你小子身手更灵活的,速度不慢啊!”

韩雨边喘着粗气边道。这一通跑,一开始的时候他还算比较从容,可等到了中间的时候,便有些吃力了,到最后,基本上是全力以赴了。

再看袁野,那一头拉风的黑色长发,随风一扬后重新落下,稳稳的停在了一块较大的石头上。

气色虽然微微有些喘息,却绝对是还有余力。

他转身望向韩雨:“老大,你也不慢!”

“得了吧!”韩雨摆摆手:“你的弹跳力比我还好,腿又比我长,一步顶得上我两步的!哎,怎么练的?”

“天生的!”袁野淡淡的道。

他这人,显然是属于话不多的那种。能够用一个字来说的,他不会说俩字。

韩雨笑笑:“以后,咱们就是一个锅里捞饭的兄弟了,能给我说说,你的过去吗?当然,要是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袁野沉默半晌,就当韩雨以为他不说了的时候,他的声音却飘了过来:“我在这片山里生活了十八年,跟一头长臂灵猿住在一起。那十八年,我每天都要在这山里跳来跳去。我是在十二岁的时候,遇到的无名大师。他教给了我说话,还有许多做人的道理!”

“后来,它死了,无名大师便带我入了寺里,跟许多人一起练些拳脚功夫。我想要拜他为师,他不同意,说若我真想报答他,便替他守护他将来的弟子。”

他扭头看了韩雨一眼:“就是你!”

韩雨沉默,他总感觉这里面,有一道他摸不清楚的线,似乎在牵扯着他跟无名还有少林之间,而甚至能猜到,这跟他的便宜师傅有关。可他想不明白的是,自己这个便宜师傅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让少林在他的身上下这么大的注?

看起来,自己那个便宜师傅,并不简单啊!

韩雨心中暗自嘀咕,嘴里却冲袁野笑笑:“人啊,活着得为了自己。以后啊,你再找个目标。比如,发财,找个老婆,生个孩子什么的!总不能一辈子,都守护我吧?”

袁野不说话了,韩雨发现,这家伙根本就不知道笑。

“我有些饿了!”袁野说着,忽然窜了出去。不大会,便看见他拎着一只野兔,一只山鸡走了过来。而且,两只都已经处理好了。

“给!”他将山鸡和兔子递到韩雨面前。

韩雨有些诧异的扫了他一眼,无论是野兔,还是山鸡,全都是极为灵敏的动物,但凡是听到点响动,便会立即窜了。很难抓。

可看他的样子,却分明是手到擒来。不愧是一个人在深山里生活了十八年的人啊。

“刚好我也有些饿了,这一个月没吃肉,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今天,我就给你做个叫化鸡!让你看看我的手艺,可惜啊,就是没带盐!”韩雨笑笑,将山鸡接了过来。

“我有!”袁野珍而重之的将兜里的一个小瓶拿了出来,里面放着白花花的盐沫子。

韩雨失笑道:“还是你有经验啊!”

他找来了一个大树叶,将山鸡包好,在上面均匀的撒上了盐,然后,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在地上挖了三个洞。将山鸡放到了其中一个洞里,用土埋好。

他又去找了柴火,在另外一个洞里点着,冲袁野招呼道:“袁野……”

韩雨的话,生生被吞了回去。

因为他看见,袁野正坐在旁边,慢条斯理的吃着野兔。娘的,他竟然是在吃生肉!

韩雨这才看见,他的手上,指甲都很长。尤其是中指,足有三寸左右,锋利的就像是小刀片似得。而事实也证明,它并不比小刀片迟钝多少。

因为韩雨看见,他只是将手指一挑,一条三寸来长的肉条,便被挑了起来。

袁野很是满意的将之放在嘴里,慢条斯理的嚼了起来。

韩雨不是没吃过生的,比如牛排,执行任务的时候,吃蝎子,甚至是蛆虫,因为那时候,不吃就得死。他是不得不吃。

可,不管是为了任务还是生存,他相信,自己都远没有袁野吃的这么从容,这么幸福。

是的,看他的模样,分明是满意到了极点。

“那个,你的那个野兔还是生的,不用放在这里烤一下吗?”韩雨轻声提议道。

袁野望了他一眼,认真的道:“我不喜欢吃熟的!”

说完拿起了盐沫子,小心的朝那还渗着血水的野兔身上撒了几下,手指一挑,便又带起了一块。

韩雨这才明白,少林方丈为什么说他嗜血吃肉,又说他与我佛无缘了。娘来,这分明是个茹毛饮血的主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