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56章 玉兔之死

756章 玉兔之死

而在长刀透体而出的刹那,**的女人,已经迅速的跳了起来。

她正是今晚,神罚小队的目标,玉兔!

身为幽冥会的十二无常之一,玉兔的反应无疑极为迅速。

她知道,对方能找上门来,定然是有着周密计划的。

所以,从**弹起之后,便像一只受到了惊吓的小猫一样,直接朝门口扑了过去,没有丝毫的停留。

身处险境,让她脸色阴沉如水,却并没有慌乱。

她知道,动手的人是谁。

早就在她和战虎等人杀了遮天黑羽堂的狼牙和山炮,重创墨迹之后,社团分析了遮天老大黑衣的性格,便得出过遮天,很有可能会立即对她们进行报复的结论。

为此,社团还专门调拨了两支轮回小队,分别保护她和战虎。

而此时,保护她的轮回小队,就在外面。

只要她能够弄出一点的响声,让他们听到,那她便得救了。

可忘语他们精心设计的刺杀,又岂能如此轻易的让她躲过?

玉兔的身子才刚刚从**弹了起来,还没落到地上,背后便传来了低沉的呼啸。

她银牙暗咬,身子生生在半空中来了一个后翻,雪白的大腿,笔直的叉开,完全不顾及那已经面向世界,潺潺盛开的溪水!

几道寒光,贴着她的两腿飞了过去。

有一道,甚至刚好从她两腿中间一飞而过。带起几道黑色毛发的同时,还绽出一抹淡淡的血色。

玉兔落地之后,身子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在地。她那雪白的大腿外侧,一张冰冷的塔罗牌,没入近半。殷虹的鲜血激射而出,更将她的长腿,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妖异之色。

可玉兔,绝非是能等闲认输的人。她借着身子踉跄的刹那,右手一勾,了旁边柜子上的台灯,便猛的飞起,朝旁边的墙壁上飞了过去。

台灯只要撞墙,摔碎,那自然会引起她手下的注意。

玉兔自己则趁机朝前窜了一步,张嘴便欲呼喊手下来援。

可就在这儿个时候,床底下突然又窜出来一个人,他连起都没起,就这么贴着地面滑了出来,手中的长刀,更是毫不客气的劈向了她的两腿之间。

玉兔最厉害的武器,便是她那两条修长笔直的腿。

不仅能够劈开,还能够合上。

在长刀便要贯穿她身体的瞬间,她的两腿,突然狠狠的一并,直接夹住了那把要命的长刀。

可鲜血,还是顺着她的下体,狂涌而出!

地上的那人,身子更是在长刀得手之后,立即弹起,左手一把捂住了玉兔张大的嘴巴,然后,右手握住了一把森冷的匕首,狠狠的刺向她左边的胸膛。

他的手,已经被玉兔咬出了鲜血,滴滴从玉兔的嘴儿里掉落。

可他,却好像一点也没察觉到似得,只是两眼猩红,充斥着一股让人绝望的杀机和冰冷。

他,正是前来复仇的墨迹!

“这一刀,是狼牙的!”墨迹的声音仿佛从九幽之地传来。

玉兔的两眼猛的一瞪,墨迹的这一刀,用的非常有技巧。

他的刀子触及到了她的心脏,却完全没有将之刺穿,也就是说,这一刀致命,却不会立即要了她的命。

当然,是不是因为匕首太短,而她的那个太大,就不得而知了。

玉兔的眼中,凶辣的光芒一闪而过,她在受伤的刹那,头猛的后仰,同时后退中,右脚飞快的向上一挑,朝着墨迹的两腿之间踢了过来。

墨迹显然是没想到,她在临死之际,依然会如此的顽强,不要命。

不,她是知道了自己必死,所以,想要拉他们陪葬。

墨迹一咬牙,生生受了她这一脚,右手的匕首,则在没入她胸膛的刹那,便猛的拔出,然后直接刺进了她的喉咙:“这一刀,是山炮的。”

冷汗,从墨迹的额头上落了下来。

玉兔的这一脚,踹的他几乎要站不住身子了。

可他的腰杆依然笔挺,眼神冷冽如刀。眸子深处的仇恨,就像是两团小火焰一般,在快速的跳跃!

玉兔的眸子猛的亮了一下,随即却渐渐开始黯淡。

墨迹的攻击,明显是经过了多次研究的,凌厉,狠辣。根本就没有给她一点生还的机会,用的,全都是一击致命的必杀招数。

再加上他们又出现的突然,玉兔虽然极力挣扎,依旧没能挣脱死亡的怀抱。

她嘴巴微微抖了两下,头一歪,没了气息。

堂堂幽冥会的一代无常,就这样赤身**的死在了敌人的怀里。

忘语右手托着台灯,轻手放下。扭身来到窗边,透过窗帘的一点细缝向下望去,只见,别墅正门一边的阴影下,两个黑影正凑在一起抽烟。

在另一边,同样有两人在守候,这是玉兔的贴身护卫。

在离着他们不远的地方,还有四个身影,他们或躺着,或靠在墙角,还有一个直接挂在了树上。除了他们,在二楼的阳台上,还有两人。

这六个人,便是上面专门派了来保护玉兔安全的轮回了。

忘语虽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却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已经摸清了他们的人数和具体位置,此时见到事情没有什么变化,知道刺杀没有惊动他们.

他放下窗帘,对着墨迹道:“走吧!”

此时,墨迹已经将玉兔放到了地上,他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玉兔踢的那一脚,正中他的要害。

要不是他及时杀了对方,没准,他都要去泰国改变一下自己的世界观了。

对于玉兔的恨意,自然也达到了极点。

他摸出短刀,便要朝玉兔的脑袋割去。忘语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冷冷的道:“不行!”

“我要用她的头,祭奠狼牙和山炮!”墨迹猛的转过头来,狠狠的盯着忘语,沙哑着声音道。

“她的死亡,已经是最好的祭奠了!”忘语冷声道:“现在,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

墨迹两眼一突,目光渐渐变的生硬。

忘语却是一下也不退让,坚决而冷漠的回望着他。

墨迹无奈,只得将匕首收了起来:“知道了。”

两人将现场略作处理之后,便来到了别墅的后面。

远处突然传来了警车的声音,而且渐渐的越来越近。

不管是玉兔的贴身护卫,还是轮回的成员,都不由得拧眉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

便在这时,忘语和墨迹悄悄的从房顶上,溜到了别墅的后面。然后,他们便听到玉兔的两个亲信手下,懒洋洋的道:“哎,你说这些条子,这大半夜的不睡觉,又瞎忙活什么呢?”

“闲的呗!”另一个小弟撇撇嘴。

忘语和墨迹对视一眼,拧身悄悄的没入到了后面的夜色之中!

……

战虎,是幽冥会在AH省补阳,郝洲,怀北三个市区的负责人。

跟玉兔的小心不同,战虎为人粗豪,性情粗犷,不爱喝酒,不恋女色,却唯一喜欢跟人赌博。

虽然社团分析,他们杀了遮天的两位副堂主,可能会遭到报复,可他却并不放在心上。

要不是尊重那是社团的脊梁,轮回大队,他甚至都不会让对方在自己身边呆这么长时间。

而事实似乎也证实了他的判断,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遮天的报复也一点影子都没有。

轮回在他的要求下,便撤了回去。

没有了约束,这一个多月来,战虎过的十分的潇洒。

具体的说,是赌的十分痛快。

幽冥会的十二无常中,战虎好赌,是出了名的。

“行啊,肥猪李,你请来的这个什么狗屁小赌神,有两下子,不过,现在我要开始认真了。就你这十**岁的年纪,便是打娘胎里就开始玩,也不是虎爷我的对手!”

战虎穿着一件单薄的衣衫,露出了胸口那个硕大的虎头。

他身上满是横肉,却不显得肥胖,笨拙,反而有着一股凶悍的味道。

此时,他靠在了太师椅上,手里端着个紫砂壶。

在旁边,则是他的一名亲信手下,在负责发牌。

在他的对面,则坐着一个年轻人,他身材比同龄人要高些,眸子干净的就像是银河里的水,他手臂很长,手指也很长,此时,五根手指,就像是盛开的花朵一样,正在不断的搓着手里的牌。

两人正在玩拖拉机,很简单的一种玩法,因为简单,也更难作弊!

在这个年轻人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人,年纪比他还要小上一两岁的样子,此时,他的头微微扬着,带着一种少年得意特有的骄傲。

而另一边则是一个微微有些发福,脸庞明显有些虚肿的中年人,他显然才是战虎口里的老王。

听了战虎的话,老王身子微微哆嗦了一下,露出了肉痛的神色。

如今,牌已经打了第二圈了,他早就输了一千多万。可战虎没说停之前,他绝不敢要求提前结束这赌局。

只是搓着两手,小心翼翼的干笑着道:“这臭小子哪儿里能是虎爷您的对手?虎爷乃是真正的赌神下凡,您大人大量……”

“行了,行了,少跟老子在这里扯淡!只要这小子,再陪我打完这一套牌,那不管输赢,今晚的事情就这么着了。”

“真的,哎呦,多谢虎爷……”

“不过,现在嘛,咱们每一把的底是一百万!”战虎轻轻的朝手上吐了一口唾沫,习惯性的去搓着手上的牌。

一百万?这至少还能打十二三把,便是每一把翻上一倍的话,他也得输两三千万。

除非,是能没把都弃牌认输,可这么做,虎爷可就又不高兴了!

正当他心中踌躇的时候,老前面的那个年轻人,忽然说了一句话,差点没让肥猪李一屁股墩在哪里。

“虎爷,我看不如这样吧,李叔帮我兑换了五千万的筹码,如今,我这里还剩下四千万。咱们,就一把定输赢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