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57章 阴死战虎

757章 阴死战虎

肥猪李急忙扯了少年一下,低声喝骂道:“臭小子,你胡说八道什么?”

他眼睛微微突出,脸上的肥肉带着晶莹的反光,不停的颤抖着。俨然是紧张到了极点。

这两个年轻人,是半个多月前,由他的一个亲信引荐过来的。

据说,是傲门赌神的关门弟子,在乡下的场子,连战七天,完胜。而肥猪李在亲自试验过后,也认可了对方的赌功!

这才带着他们,来应战虎的邀请,只希望对方能帮他少输点。

当然,他并不知道,他的亲信手下,同时还是破晓堂随风组的人。

而眼前这两个年轻人,坐着的那位是卓不凡,站着的那位,自然就是尚地了。

一个月的时间,其实神罚小队分成了两组,一组由忘语亲自带领,针对的目标自然是身为女人,心思比较细腻的玉兔,另一组则是尚地,卓不凡带着神罚大部分成员,暗中搜集了战虎的信息。

而今天,便是他们约定刺杀的日子。

卓不凡没有理会肥猪李的话,只是静静的望着战虎。

他和尚地两个人,都各自经过了化妆,无论是发型,气质,衣着还是脸上的一些细节,全部都做了改变。

即便是幽冥会有他们的资料,也认不出他们来。

更何况战虎这个人,有些马大哈,他自然想不到,眼前这两个半大孩子,心中正暗自谋算着如何取他的小命!

战虎手指头轻轻的在牌面上敲打着,嘿嘿笑道:“行啊,小崽子,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有股子冲劲,对虎爷的脾气。阿权,发牌!”

他伸出手,在嘴里使劲抿了抿,然后摸向纸牌。

卓不凡却显得十分从容,本来嘛,无论输赢,那都是发一张牌,便直接翻了过来,两张牌后,竟然全是红桃心的J,Q!

这一下,战虎有些坐不住了,妈的,这要是弄一个同花顺的拖拉机,他除非是出现豹子,不然基本上是没戏了。

我擦!

战虎狠狠的用手指头在嘴儿里扣了一下,然后在牌上狠狠的搓着。

第一张,是个三!

第二张,还是个三!

今天运气要逆天?战虎两眼一亮,呼吸也禁不住急促了起来。

他又伸出手在嘴里抿了两下,这是他的习惯,他觉得这么做,能给他带来好运。

“哈哈哈哈,还是个三,是个豹子!”战虎猛的将那张三也翻了过来,得意的大笑!

豹子啊,通杀,不仅如此,对方还要上喜!(嗯,俺们自己这里的玩法,如有雷同和不同,请不要深究,谢谢!)

“豹子,你那一张不用看了,老子赢了!”战虎笑呵呵的道。

卓不凡一翻手,将最后一张牌掀了过来,正是个逆天的红桃K!他嘿嘿怪笑一声:“谁说你赢了?咱们好像没说过规矩吧?既然玩的是拖拉机,我认为,那拖拉机应该比豹子大!”

战虎脸上的笑容一僵,随即两眼一瞪:“小子,耍赖呢?你他吗的有种再说一遍?”

他晃了晃脑袋,怎么眼睛好像有点花?难道是太兴奋了?

卓不凡笑了,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虎哥别紧张,我跟您开玩笑呢,你呢是豹子,自然你是赢家了。眼下,牌上的事咱们已经说完了,下面该说说咱们之间的事了。陪您玩了这么久,还没有跟您介绍过我自己呢!在下遮天卓不凡!”

一听到遮天两个字,那个发牌的阿权伸手便朝腰间摸去,可是,一个人的动作却比他还要快!

站在卓不凡身后的尚地,突然一步窜了上去,探手便用匕首在他的喉咙上,划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鲜血飞溅,那边的战虎,抬手一掀桌子,急忙想要起身,可是手臂一软,身子一晃,竟然一屁股坐了下去。

原本不说是力拔山兮,可也有个两三百斤的力气,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肥猪李愣了一下,脸色潮红,浑身颤抖,一阵尿骚味从他的裤子里传了出来。

他急忙转过身,张大了嘴儿便想要喊,可是,不等他出声,尚地便已经探手将他拨转了一圈,另一手将匕首插进了他的嘴里。

冰冷的刀锋,直接从他的嘴里透了出来,殷虹的鲜血,顺着匕首滴落!

肥猪李瞪圆了眼睛,使劲眨巴了几下,便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来的时候他们便已经调查过此人了,这老家伙,搞房地产,欺行霸市,不知道惹的多少人家破人亡!尚地杀了他,也算是为民除害,下手自然没有一点客气!

那边的战虎,见到这一幕,心中已然有些绝望了。

眼前的这两个毛都没扎齐的小子,出手果断狠辣,透着一股子凛冽的杀意。

他的脸色惨白,紧紧的盯着卓不凡,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你给我动了什么手脚,为什么,为什么我觉得浑身都没有力气,便连眼睛也看不清了?”

说着,他还孱弱的咳嗽了一声,颤颤巍巍的伸出左手,在嘴边擦了擦。他的右手,轻轻的勾着他身前的抽屉,这是他的专用包厢,眼下的这个位置,更是他常坐的。

虽然他不认为,有谁会有胆子,跑到幽冥会的地盘中,来找他的麻烦。

更对自己的身手,有着强大的信心。可处于道上之人的小心,他依旧留了一手。

抽屉里有一把枪,只要他能拿到,那他便还有翻盘的机会。

卓不凡坐在对面,淡淡的道:“简单的说,你是中了毒!”

“不可能!我喝的水,吃的东西,抽的烟,全部都是我自己的,怎么可能……”

战虎突然一愣,他有些狰狞的瞪圆了眼睛道:“你把毒提前抹在了牌上?”

“不愧是十二无常之一的战虎哥啊,别人都说你是有勇无谋,现在看来是以讹传讹。没错,我是借着打牌之机,利用你喜欢用手指头沾了唾沫搓牌的习惯,将毒用到你身上的。”卓不凡淡淡的点了点头。

战虎眼中闪过一抹凶狠,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将身子向外一撑,同时摸向手枪。

可没等他摸到枪,一道寒光便已经没入了他的喉咙。

那是一把飞刀,只有五寸来长,两指多宽,看上去就像是小孩的玩具似得。可此时,这玩具却是斩命夺魂!

“忘了告诉你,”卓不凡的左手缓缓的收了回来,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我之所以跟你聊天,不是得意忘形,想给你机会,而是,想让那毒在你体内的时间更长一点。”

战虎喉咙深处,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他就那么坐在自己的椅子里,两眼瞪圆,气绝身亡,至死也没有闭上眼睛。

卓不凡这才轻轻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妈的,还真有些紧张。

他站起身,走到战虎旁边,将那一把手枪拿了出来。那是一把暗黑色的手枪,显然是改装过的,用一种不知名的金属打造,握在手里凉飕飕的。

尚地目光一扫,眼中便露出几分欢喜道:“这枪,是我的了!”

卓不凡拿着手枪看看,鄙夷的道:“拿着它,咱们怎么出去?”

说着,放了回去。翻了他的抽屉两下,见到里面有几张纸,上面满是字,便直接拿了起来,叠了两下装进了兜里。

然后,走到窗边,拿起窗帘露出了一个角,又盖上,如此三次。

远处的一处高楼上,负责观察的一名神罚小队成员,对身边的两组狙击手道:“凡哥他们得手了,让咱们小心接应,准备撤离!”

旁边的几人纷纷点了点头。

那边的卓不凡和尚地,就那样大摇大摆的出了包厢的门,卓不凡的脸上,还挨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子。

外面,有两名战虎的手下正守着。

包厢里的隔音效果非常好,这俩人并不知道包厢中发生的事情。见到他们出来,还带上了门,其中一个皱眉道:“你们两个不是那肥猪李带来的嘛,怎么这就要走了?”

另一个扫了卓不凡脸上的红手印,失笑道:“哎,不会是挨揍了吧?”

卓不凡捂着脸道:“虎爷赌技过人,小的哪儿是他老人家对手?输了一千多万,现在我们老板已经亲自上阵了,他让我们两个到下面的车里去等他。”

“对了,两位大哥,刚刚虎爷赏了我十个筹码,不知道我得到哪儿去兑换?”

说着,他将十个翡翠筹码举了起来。

一个翡翠的筹码,就是二十万,十个可就是两百万啊。

看起来,虎哥的确是赢得高兴了,不然的话,哪儿能给这俩小子这么多?

他们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眼珠子一转道:“这样吧,我帮你们去换!要是你们自己去的话,他们还得多收你们不少手续费,程序也麻烦。”

另一个急忙点头:“对对,这样,我将你们送出去!”

“这不太好吧?麻烦两位大哥……”

“那没事!咱们以后还得常来常往,走走走!”两人十分热情的朝外让着两人。

卓不凡和尚地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笑意。

等他们到了外面的时候,那个换筹码的保镖也来了:“两位,这儿里是一百万二十万。我都已经给你兑好了,至于剩下的那五十万,可能要给我点时间,不如你给我说个地址,明天我给你送去……”

“两位大哥说这样的话,可就是在说我们不懂事了。放心,规矩我懂。那五十万,是两位大哥辛苦所得,便当是我请您二位喝酒了!”卓不凡笑着点头。

“呵呵,好小子,果然上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多说了,我先谢过了你。你放心,等你下回再来的时候,我们兄弟一定热情招待!”那俩战虎的保镖,十分满意的走了。

卓不凡和尚地等他们进去之后,直接上了路边的一辆车。然后,融入到了夜色中。

“那俩小子可真够黑的,只可惜了那把枪啊!”车中,尚地有些遗憾的道。

“拉倒吧,那赌场的进出口,全都是检测的设备,你拿着那么个家伙,万一引起了警报,到时候怎么收场?你若真喜欢枪,回头让老大给你弄一把不就行了。我知道老大有认识的一个人,改造枪械极为牛叉!”

卓不凡笑呵呵的靠在了后面的沙发上,虽然身体有些疲惫,可心中却是兴奋到了极点。

亲手阴死了一名幽冥会的无常,感觉真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