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68章 误会

768章 误会

“那个,颜儿刚才听你说什么,被人给气着了,是怎么回事?”韩雨一本正经的问道。

楚颜愣了一下,这才伸了个懒腰,放在不合适地方的那只芊芊玉手也不动声色的收了回来:“别提了,那个梆子国(因为有和谐的,以后就这么称呼了)现代工厂的一个技术总监。本来说好了给我们提供合作的,现在突然要我们加价!”

然后,她才装作不经意间,瞥了一眼门口的样子,急忙站了起来:“哎呀,雪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看着楚颜笑盈盈的走过去,和慕容飘雪亲热拉手的画面,韩雨无语啊!

你就不能过度的自然一点,装的再像一点,再演技派一点吗?拙劣,太拙劣了。你老师是卓别林吧?

韩雨无力的翻了个白眼,心中很不厚道的腹诽了一句。也跟着站了起来。

“我嘛,倒是刚进来没多大会!”慕容飘雪眨了眨眼,俏皮的道:“不会打扰到你们了吧?”

便是楚颜的脸皮再厚,此时也撑不住了,俏脸蒙上了一层殷虹色,就好像是熟透了的西红柿。她偷空狠狠的白了韩雨一眼,韩雨急忙站起身,干咳一声:“回来的时候,怎么没有给我说一声,我好去接你?”

然后,他便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明天龙,还有门旁边的李楠。

“你这丫头,怎么雪儿回来了,也不知道说一声?”韩雨故意笑骂道。

李楠露出一丝略带怯意的微笑,低声道:“对不起,少爷,我,我也不知道……”

因为韩雨也算是楚家的半个继承人,这么称呼倒也算合理!

“行了!”韩雨冲她一摆手:“将门关上吧!”

李楠笑了一下,缓缓的将门拉上。在门关上的刹那,她脸上的笑容也迅速的消失不见了。

她能够感受的到,韩雨言谈举止中所流露出的对慕容飘雪的那份关切,这让她没来由的感到了一种威胁。

不能让这个女人,呆在他的身边,绝不能!

李楠将拳头慢慢的攥紧,她自己也没有发现,原本的功利之心,再渐渐的扭曲着她人性!

“你送雪儿回来的?”韩雨将明天龙让到旁边坐下,随手丢过去一支烟。

对于这个早早的就在自己身上下注投资的年轻人,他并不陌生,也没有太多的客气。

明天龙伸手将烟接住,从里面弹了一根,叼在嘴上,淡淡的道:“只是顺路罢了,这么长时间,拿着你的分红,却不来给你这个老板打声招呼,岂不显得我这人太不懂事了?”

轻轻的吐了个烟圈,明天龙靠在沙发上,十分臭屁的道:“不过,现在看起来,我真不愧是一个超级成功的投资者。想不到才这么短的时间,你就让我快将本钱都收回来了。”

韩雨知道他说的是遮天灰色收入的事情,开玩笑道:“那你也要祈祷,我的公司不会破产才行!”

明天龙并没有呆多长时间,便离开了。他回来一趟自然是要去拜访叶随风,再说,他还有一件事情要跟叶随风说清楚。

楚颜则去将学校将小桐羽给接了回来,慕容飘雪亲自下厨,做了一顿十分丰盛的午餐,四个人吃的自然十分惬意。

本来,韩雨一直想找机会,跟楚颜说一下钱的事情。

眼下,他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而他虽然占据了大量的地盘,又在不断的借着自己的势力,努力的赚钱,可毕竟底子太薄,想在不压榨剥削老百姓的基础上,要赚取大量的钱财,实在是太困难了些。

便是许多实业,要不是楚家帮着,他甚至都很难发展的起来。所以,他一次他自然又想到了楚颜。

只是,慕容飘雪的突然回来,让他将这个念头暂时朝后压了压。

“雪儿,你这次回来,是不是为了医学院的事情?”韩雨笑着给小桐羽夹菜,小丫头十分乖巧的叫了一声谢谢爸爸。

不过,转脸就去叫楚颜和慕容飘雪姐姐。

这种叉着辈分的叫法,惹的三人是暗笑不已。尤其是在见到韩雨多次抗议未果,那一脸郁闷的神情,两女就十分的得意。

谁能想到堂堂的遮天老大黑衣,竟然会被一个几岁的小丫头收拾的无可奈何?

慕容飘雪丢给小桐羽一个奖励的眼神,这才轻声道:“嗯,师傅说这里将要成为Z国中医的最高学府,我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去外面跟别人学了。听说这里挺忙的,我来这里代课针灸,顺便也能跟其他人请教一下!”

“嗯,这倒是,如今医学院的确在各地,请了不少有绝学的老中医!而且,现在学院正在组建自己的草药基地,你去了搭把手也好!”韩雨笑着道。

慕容飘雪点了点头,忽然扭头问楚颜:“颜儿姐,刚才见你气鼓鼓的,说梆子国的事情,他们又怎么惹着你了?”

楚颜一听顿时气鼓鼓的道:“别提了,现在的这些酸菜梆子,有了点钱后,简直都不知道姓什么了。不过就是工业基础比我们强一点罢了。”

“他们的汽车,起步比我们早,可这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因为他们的那个美国干爹吗?哼,本来说好了要他们投资,进长城汽车厂的,可到最后却又来了个狮子大开口。有什么呀,老娘便是砸锅卖铁,整个楚家都不要了,也非造出世界顶级的汽车来不可!”

“这些人,的确是太可恶了,每天像个小丑一样上窜下跳,就好象生怕自己个子太矮,长的太丑,不弄点小动作得不到关注一样!”慕容飘雪撇撇嘴:“最讨厌的是什么都往自己脸上贴金,真是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不过,你也别跟他们生气了,不值得。这样,等有机会,我替你报仇……”

楚颜笑道:“你替我怎么报?”

“嘿嘿,你回去问问那个棒子总监,看看他有什么疾病没有,然后,将他弄来我给他扎上几针,保证不出三个月,他就会变成白痴!”慕容飘雪两眼放光,无意识的伸出舌头在自己丰润的嘴唇上抿了抿,一脸期待的神色。

楚颜也顿时来了精神:“真的假的?你真能将他给扎成白痴?”

“我还能骗你吗?这是师傅教给我的幽冥九针中的一种针法,只不过我还没拿活人做过试验,不过,按照书上写的,是完全可行的!”

“太好了,那我找个机会一定将他骗来……”

听着两女在哪里商议着将人变成白痴,韩雨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察言观色的听了半天,他也已经知道长城汽车那边的资金出现问题了,可自己堂堂一个七尺男儿,竟然不能帮上半点,还想要朝她开口!

韩雨有些羞赧的道:“两位美女,这还当着孩子呢啊!”

吃过了饭,慕容飘雪便带着小桐羽回北关村了。韩雨因为还要处理钱的问题,所以便让她向自己的父母代好。准备等忙过了这段时间,说什么也要回老家看看。

慕容飘雪到了北海县的时候,恰好,明天龙要回市里,瞟见了她。

本来,他还想上前打声招呼的,却不想,慕容飘雪根本没看着他,开车直接就过去了。明天龙想了一下,最终还是有些好奇的掉转车头,缓缓跟了上去。

韩家的几位老人,对于慕容飘雪的到来,自然是十分满意的。尤其是小桐羽的到来,更让韩雨的爷爷奶奶喜笑颜开。虽然这小丫头一个月至少要回来两三次。

如今,随着其子的炼油厂,还有草药培植基地的展开,使得北关村,不,是整个北海县,都开始进入一种全速发展的黄金时期。村里人的生活都好了,有不少家都开始翻盖房子,韩家为了给韩雨准备新房,也将老房子重新推倒,盖起了崭新的小二层。

只是,那种农家小院的质朴和乡土气息,却依旧那么浓郁,纯粹!

“爷爷,新房子这么快就盖好了呀?”小桐羽拽着韩爷爷的胡子,轻轻的数着,脆声道:“给我留房间了没?”

“哈哈,留了,留了,就是不给小雨那臭小子,也得给我孙女留啊?”韩爷爷哈哈一笑:“走,我带你去看看咱的房间!”

小桐羽鼻子一皱:“爷爷,爸爸不臭!”

饶是韩爷爷早就已经习惯了她这差辈的叫法,还是差点脚下一个趔趄,没将她给丢了。

“干娘,我出去一趟!”慕容飘雪笑着给韩雨的母亲打了声招呼,再答应着回来吃饺子之后,出了韩家的大门。

慕容飘雪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撑紧了头顶那把黑色的雨伞。

她微微咬着嘴唇,迟疑了一下,还是朝着炼油厂的方向而去。

她想看看,那个每天都要发个短信问候自己吃了喝了睡了,每天晚上都要给自己打电话,说要洗脚要盖好被子的家伙,今天为什么没有去接自己?

慕容飘雪知道,自己的心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个略显笨拙的影子,虽然他不如黑衣那样伟岸,像是一座雄峻的山峰一样,高大挺拔,让人仰望,可他就像是一棵大树,累了能靠靠,下雨了能躲一下……

不过,她依然倔强的告诉自己,这并不就是喜欢了!

“什么,她真来了?怎么这么快?”其子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又坐了回去。他知道慕容飘雪会来看望老大的父母,没准还会来找他。虽然可能性不大,可他还是跟手下打了招呼,让一看见她便通知自己。

只是,没想到她来的竟然这么快!

“听说,那个明天龙为了她,连帮派都放弃了。或许,她就是来专门告诉我的!”其子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苦笑,随即身子向前微微一倾,叫进来一个女孩子。

……

当慕容飘雪刚要推开办公室大门的时候,整个人忽然都愣住,她看见其子正低着头,正在将一个孩子紧紧的搂在怀里,使劲的亲吻。慕容飘雪忽然觉得,所有的声音和色彩突然都消失不见了。

她默默的呆了一会,转身快步走了回去!

我说更新怎么不对呢,竟然丢了一章,汗,766杀手试练,补上,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