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69章 麻辣老姐

769章 麻辣老姐

“你臭小子,干什么呢?”当其子的眼角瞥见门口的人影已经不见了,整个人才失魂落魄的一屁股坐了回去。站在他面前的小丫头却是瞪着杏核眼,一脸杀气腾腾的样子:“刚才你那样扶着我是什么意思?嗯?”

“哎,我跟你说话呢,你魂丢了?”

见其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门口,她禁不住朝门外看了一眼,眼内闪过一丝疑惑:没人啊!

“其子!”见他没有反应,小丫头抬手在办公桌上拍了一下,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其子哆嗦了一下,这才稍稍回过神来,朝她瞟了一眼,喃喃的道:“她走了!”

“嗯?谁走了?”女孩将右手举了起来,呈一种端酒杯的模样,托着下巴道。

她叫张文萌,是其子叔叔家的女儿,当过跆拳道教练,练过游泳,散打,击剑,还学过几年的会计,因为炼油厂这边需要一个能信得过的人,帮着管理账目,所以,其子便将她叫了过来。

张文萌跟其子一般年纪,只是生日比他大,所以,从小的时候便一直以姐姐自居。

对此其子是多番抗议,可惜,最终都还是选择了屈服。这俩人一起上小学,初中,好在张文萌一直都对他很照顾,还替他出头,哪儿怕日后出去念书,后来工作,每逢放假什么的都还会给他带些礼物。

而其子若是有什么事,也都得跟她说。当然,多半是被迫的!

其子依旧满脸提前进入老年痴呆的表情,缓缓道:“雪儿!”

“雪儿?”张文萌愣了一下,然后才像是被踩了尾巴似得,满眼放光:“你说的是慕容飘雪,哪儿呢?哪儿呢?”

她虽然那没有见过慕容飘雪,可是,却没少听这个名字。对于自家堂弟的心思,更是门清。

早就想要见一见能让自己这个不务正业的堂弟,念念不舍的女孩子了。此时好容易有了机会,自然不想放过。

其子无力的道:“不是给你说了嘛?走了!”

“嗯?什么意思?她刚才就站在门外?”张文萌差点没跳起来。其子从鼻子里轻轻的嗯了一声。

张文萌像是受到了开什么刺激似得,抬手就给其子脑门上来了一巴掌:“你小子脑袋被狗啃了吧?啊?她来了,你把我叫你屋里干什么?我去跟她说一声!”

其子一把拉住了她,强打精神道:“老姐,你去找她干什么?”

“当然是替你把人追回来了,臭小子,你不是喜欢她的吗?”张文萌恶狠狠的一拍他的手。

其子颓然道:“你去追她干什么?她都已经有男朋友了!”

“嗯?”张文萌愣了一下,其子松开手道:“我知道她今天回来,便想偷偷去接她,可是,在火车站我却发现,她跟别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的……”

张文萌眼珠子一转,便猜测出了事情的大概,她微微眯着两眼道:“所以,你就拿着你老姐挡驾?”

其子一见她这个样子,顿时心一提啊。刚才只想着应付慕容飘雪去了,却将眼前的母暴龙给忘了。

他十分熟练的将脑袋一缩,迎接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果然,刚才还笑眯眯的张文萌,突然身子一伏,大声吼道:“可你能不能提前跟我说一声?拍戏还得有个剧本呢,你上来就摸老娘的腰什么意思?那是我二十多年的处女地啊,是你能摸的吗?是你能摸的吗?我告诉你,老娘以后嫁不出去,你就得陪我打光棍!”

其子弱弱的点了点头,恨不得将脑袋别进裤裆里算了。

“我就是想告诉她,我现在过的很幸福。总比让她亲口告诉我,她有了男朋友的好。”其子忽然抬起头来,眼睛竟然有些红红的:“如果我们两个人,注定不能再一起,我宁愿是我负了她,也不想让她有什么内疚!”

此时的其子,脸色苍白,头发蓬乱,满脸的唏嘘,扭头望着窗外,那里全都是斜风细雨。

如果是换了别的女孩子,看到这一幕,听到他的内心独白,没准会被这言情的一幕,激动的流两滴泪水。

可惜,其子却忘了,自己的老姐不是寻常人,所以,更不走寻常路!

“负你个头啊!”张文萌拿起桌子上的一摞文件,毫不客气的便朝他的脑袋上砸了过去,火冒三丈道:“你弄清楚了事情没有啊?她亲口给你说了有男朋友了没有啊?什么都没弄清楚,就因为看见俩人在一起,你就在这儿里装伟大,你脑袋进水了,被驴踢了,狗啃了?”

“你管她有没有男朋友呢?她便是有了儿子,也不耽误你去追她,只要你喜欢!我真怀疑,你这儿智商都哪儿去了,喂猪了吧?”张文萌说完将手里的资料一丢,不管不顾的朝楼下跑去:“老娘替你追他回来!”

“哎……”其子一把没拉住,或者,是他不想去拉。

他缓缓的起身,来到窗边朝楼下扫了一眼,然后,身子僵硬在哪里,随即脸色铁青的跑了下去!

慕容飘雪有些意外的看着眼前的明天龙,满脸愕然:“你怎么会在这里?”

明天龙缓缓的走上前来,他没有打伞,就那么静静的矗立在连绵的细雨中。

他的神情就像是这柔和的雨丝,带着一种一碰就碎的脆弱,他缓缓的走到慕容飘雪身边,抬起手,帮着慕容飘雪擦掉她脸上还没有来得及滚落的泪珠。

“谁欺负你了?”他的声音很柔,可这柔和的声音中,却带着一股淡淡的杀意。他不擦还好,这一擦,慕容飘雪只觉得眼泪,更加的止不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有些笨笨的家伙,说是喜欢她,关心她,竟然全都是假的。

他竟然在办公室里跟别的女人……

慕容飘雪摇摇头,躲开了他的手掌:“我没事儿,真的!”

才怪!

明天龙眼中的杀机越来越重,他是个花花公子不假,可他对慕容飘雪的心思,却是真的。

他绝不能容忍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受到伤害。绝不!

“我去找他!”明天龙冷哼一声,迈步就要向前。

慕容飘雪一把拉住了他:“你别去!”

明天龙抬起头,正看见慕容飘雪眼中的坚决神色,他忍不住心中一软,轻叹一声:“那好吧,我陪你回去吧!”

他从认识慕容飘雪之后,就没有见到这丫头,伤心的流泪过。

她就像是一抹淡淡的青柳,或许不如花香,不如蝶艳,可那抹淡淡的柔和的绿色,却是那么的坚强而独立!

可此时,她却哭了。而且,哭的如此伤心。

明天龙眼中闪过一抹怒色,还有一抹隐隐的神伤。一个女孩子,肯为一个男人流泪,那至少,那个男人是在她心中,留下了影子的。

两人缓缓的并肩向外走,明天龙见到慕容飘雪手里还有一把伞,却没有撑,便接了过来,挡在两人的头上。

就在这时,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传了过来:“雪……那个慕容姑娘,你等等!”

慕容飘雪猛的回头,却见到是一个容貌秀丽,身材高挑干练的女孩子,正朝她们这跑来,看其穿着,正是刚刚在办公室里跟其子在一起的女孩子,慕容飘雪脸色便微微一沉。

张文萌先是一眼瞥见了他身边的明天龙,微微拧眉道:“你是慕容飘雪?”

“嗯,我就是,你是……”

“我是其子的姐姐,呵呵,我经常听其子说起你,现在总算是见到活的了。这位是……”

“哦,我朋友。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慕容飘雪按捺住性子道。

“没事,我就是来跟你说一声,哎帅哥,你跟慕容姑娘什么关系……”张文萌忽然露出一对小虎牙,有些恶狠狠的道。

明天龙看见眼前的这个风风火火的女孩子,冷声道:“这跟你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了。我是其子的姐姐,慕容姑娘,我这次来是想请你回去,跟其子好好谈谈的。你可能误会什么了,我跟你说,我们其子,可比你眼前这小白脸强多了。我会看相,我一眼就看出,他是那种拈花惹草之辈,真的,我不骗你!”

“对不起!我来并不是找他的!”慕容飘雪淡然一笑:“我也不认识你,我还有事儿,告辞了!”

“不是,你别走啊!”张文萌见状急了,急忙上前便要拉住她。不想明天龙微微一错步,挡在了慕容飘雪的身后。

“给姑奶奶闪开!”没想到张文萌竟然练过,伸手一把抓住了明天龙的手腕,另一脚快速的踢向他的裆部。

攻击又快又狠,像是一只发威的小猫!

忘了说一句,其子之所以被自己这个堂姐吃的死死的,跟她从小便跟着他的父亲习武也有关系。多了不敢说,反正练了一二十年的张文萌,揍他这样的四五个都不用俩手的!

明天龙可不知道她的底细,见到一个小丫头,竟然敢跟自己动手,不由得冷哼一声,手腕一撞,便从张文萌的手掌里撞了出去,反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向上猛的一提!

不成想张文萌的身子,竟然被他一下提了起来。

“我挠死你!”张文萌半空中大喝一声,五指在明天龙的下巴到脖子上,便抓了一下。而她的两脚,竟然交错踢在了明天龙的胸口上,身子腾空,竟然就要从明天龙的脑袋上跳过去。

可她忘了,自己今天穿的是一件职业装,就是下面是裙子的那种。

这猛的一用力,竟然嗤拉一声,裙子都开了。露出了里面带着卡通的白色酷迪熊!明天龙本来五指成爪,已经抓住了她的脚踝,正想往下摔她,冷不丁的见到这一幕,没来由的手上的力气便先弱了一半。

张文萌安全落地,却不好再追,只是两手捂住了自己的裙子:“哎,我真是其子的姐姐,你别走啊!”

已经看见了其子追过来的慕容飘雪一把拉住了明天龙,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听到她还这么喊,气急之下冷声道:“是吗?我还以为他是独生子呢!”

说完,两人已经快步走到外面。上了明天龙的车。此时,其子才刚刚到张文萌身边,见了这一幕,不由得神色黯然。

“我是不是少说了点什么?”张文萌忽然跳了起来:“哎,我说错了,我是他的堂姐,堂……”

车子已经掉头,走了。

其子扶起她道:“好了,老姐,你就别为我操心了!”

“我不操心,你老婆就得被人拐跑了!慕容飘雪喜欢的是你,笨蛋!”张文萌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这怎么可能?”

“你笨死算了你,要说咱们都是一样的基因,你怎么就没有遗传到我的一半平?你好好想想,她不喜欢你,她来这里找你干什么?不喜欢你,看见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那么生气干什么?刚才你没听见她最后那句酸溜溜的话吗?笨蛋!”张文萌一通恨铁不成钢的乱骂!

其子眼睛渐渐亮了起来:“你的意思是,她,她真的喜欢我?”

“废话!不过,若是你这么继续怂包软蛋下去的话,可就难说了。照我看,她旁边那个小子,一看就没安什么好心。你若是把握不住这次机会,那我有把握的告诉你,你这辈子都不用再想着慕容这俩字了!”张文萌警告道。

“老姐,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其子被她说的心头又热了起来。

张文萌瞪眼道:“你说你好歹也是个老爷们,怎么蔫了吧唧的?拿出点气势,自信来!找她说清楚,跟她表白啊!实在不行,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饭……”

“我,我还是按部就班,一步步来吧!要不,你,你先陪我去跟她解释一下吧?”其子对这个麻辣老姐,已经习惯了,自动过滤她的胡说八道,小声道。

张文萌无语的白他一眼,扭身就往回走。其子焦急道:“老姐……”

“等老娘换衣服!”张文萌霹雳的声音传了过来,隐隐的还能听到她的嘀咕:“敢吃老娘豆腐,非把你那车给你砸成沙琪玛不可!”

其子一缩脑袋,随即有些急切的朝慕容飘雪离去的方向张望了一眼,大声道:“那你可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