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83章 货轮血战

783章 货轮血战

“快点,快点啊!”一个青面的汉子,上前催促着这些上来的人。

他三十岁上下,相貌粗野,神情彪悍,是龙王手底下的一个小头目,代号夜叉。

不过,这小子此时,装的就像个普通船员似得,一脸焦急的神色。

在他后面,还有四五十个人,正站在哪里,也都是惊慌不安的。

臧深渝富看的心中得意,他早就混迹在人群中过来了,此时佝偻着身子,站在一条竖梯前边。

这种梯子是特制的,能升降,在顶头呢还有两个抓手,能扣住船舷,这样不至于让梯子掉下去。

他的手下,已经有三十多人通过了梯子,爬了过来。

不过,为了避免引起对方的警觉,这些人的身上,都没带啥枪械。只是在腰里别了几把短枪,怀中揣了刀子啥的。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们这些人也没多少枪,最主要的武器,靠的还是海盗船上的大炮,迫使目标停下之后,靠上去用刀子和人数说话。

“哎呀,不能等了啊,再等,海盗就要过来了。”龙王急忙上前:“让他们快点撤掉梯子,快点!”

夜叉带了几个人便要上前,那臧深渝富一使眼色,他手下的一个Z国人便立即上前,大声道:“哎呦,兄弟们,兄弟们,咱们这都是Z国人,你们可不能见死不救啊!这时候撤了梯子,下面的人咋办?再等等,多救几个人吧!求求你们了!”

“是啊,再等等……”

“我兄弟还没上来呢,谁敢动梯子我跟谁急……”

几个海盗挡在梯子面前,也跟着嚷嚷了起来。

想让更多的人过来吗?老子正等着你们呢!龙王朝一脸为难,正扭头向他请示的夜叉点了点头,十分不情愿的道:“那行,那你们快点滴吧,这海盗船快上来了,这要撵上,咱们都得完蛋!”

“是是!”那个Z国人满脸陪笑的点了点头,这小子叫李大国,原本就是一在逃的杀人,强和谐奸犯。后来内地混不下去了,才改头换面的当了个船员。

也不知道是他们船长的命不好,还是这小子命不好,船员当了没俩月,便在一处公海遇上了臧深渝富,这家伙果断的在背后将他们的船长给捅了。求了一条活路,加入了海盗。

他知道臧深渝富不喜欢Z国人,所以,平时打劫Z国人船只的时候,他是身先士卒,对待那些被俘虏的船员,更是别这些海盗们还要心狠手辣。渐渐的成为了臧深渝富的心腹之一,属于一个现代版的汉奸!

见稳住了夜叉,这李大国便又退了回去。

他们见游龙号上船员至少有五十多人,而他们这边虽然也都带了家伙,可才过来三十来号人,少了点。

这些常年在海上的汉子,大风大浪的见的多了,一般情况下都不会站在那老老实实的任你砍。

要真的是打起来,他们还真不一定稳稳妥妥的能吃住。所以,才故意拖延时间。只是这么一耽搁,那边又过来了十多名海盗。

当商船上的海盗都爬了过来之后,他们已经足有七八十人了。

“行了吧?没有了吧?那咱们就赶紧走吧!大副,马上准备开船……”龙王见人都上来了,就做出一副松了一大口气的样子,指挥人便要动。

那臧深渝富哪儿还能憋住?

“船是要开,不过,不能按照你们的航线开了,得听我们的!”臧深渝富站直了身子,满脸狞笑的望了过来。这老小子不知道是否常年打劫Z国商人的缘故,一口Z国话整的挺溜。

他的一干手下,此时一个个的也都挺直了腰杆,纷纷从怀里掏出了家伙。这些人经年在海上讨生活,别的本事没练出来,这身板去是整的着实硬朗。身上带着一股凛凛的匪气,透着十分的彪悍。

“你们不是商人?”龙王皱眉,后退了一步。

“说对了!算你老小子有眼光!”李大国猛的将自己的胸口扯开,露出了上面刺的一条八歧大蛇:“实话跟你们说吧?老子是八歧海盗团的!”

“靠!这伙人是想抢咱们的船啊,干了他们!”夜叉忽然露出一丝狞笑,直接就扑了过去。后面的龙王的卫队,也都从身上掏出了鱼叉什么的,紧随其后。

李大国和一干海盗们也毫不客气的迎了上来,双方一百多人,转眼间便厮杀在了一处。踹了过去,这李大国也是丝毫不弱,手中的一把三尖的鱼叉,照着夜叉就插了过去。

这小子,似乎已经看见了自己的鱼叉,在夜叉的胸口上带出几股红色血泉的情景,目光中露出一抹变态的兴奋。

可是,这兴奋马上就止住了。

夜叉一把搂住了鱼叉,那脚却是毫不停留的直接在他的膝盖上来了一下!

喀嚓一声,原本是向前的膝盖,直接给整到脚后跟后面去了。

“嗷呜……”李大国张大了嘴,可没等他的惨叫出声呢,夜叉已经夺了他手里的鱼叉,一下砸进了他的嘴里。

红口白牙啊,转眼间就成过去式了。

李大国的两眼猛的瞪圆了,此时他的心中,甚至已经来不及惊讶自己的对手,怎么这么牛,在死亡的压迫下,他只是表现出了一个穷凶极恶之人,最为本能地的反抗。

他强忍着身上的剧痛,手腕一翻,从贴身的大腿一侧,又抽出一把短刀来,朝着夜叉的胸口便是插了过去。

由这也看出来了海盗跟受过地狱式训练的特种精锐战士之间的区别来了,这李大国完全是凭借着一股凶狠蛮横的劲头在哪里拼,遇到了普通人,那自然就被他的气势给压下去了。

可在夜叉面前却完全不一样了,手腕一翻,三棱鱼叉便倒了过来,尖峰直接插在了他的肩头。李大国手里的匕首,直接脱手而飞。

夜叉手里的鱼叉,猛的拔了出来,又插在了他的大腿上。

虐杀,完全的虐杀!

除了他之外,其余的海盗,除了极个别身手好的,还能有点还手之力外,其余的人,全被杀的是只有气喘吁吁,丢盔弃甲。

这还是龙王要求他们不可以杀的太狠的结果,他担心咔咔一阵将这些海盗宰杀了干净,那边的海盗船还没上来,见势不妙,就夹着尾巴跑了。

臧深渝富一开始还满是得意的笑容,此时早就已经变成了铁青一片。

此时,还有十多个人在他的身边没有动,可是,韩雨和龙王几人,也都停留在原地,像是看戏一样。

“妈的,点子扎手啊,难怪敢救人呢!不过,再硬也没用,老子的手下来了!”臧深渝富看见海盗船已经靠了上来,梯子搭上,一股海盗像是攻城似得,顺着梯子爬了上来,顿时精神大震。

“杀光他们!”臧深渝富掏出了手中的枪。

在他身边的贴身护卫,也纷纷都掏出了家伙,对准了厮杀中的众人,或者龙王等人。

砰砰……

一阵枪声响起,可倒下的却是臧深渝富的手下,便是他手里的枪,也被人给打飞了。

不好,有埋伏!

臧深渝富脸色巨变,想也不想便想要朝后退。毕竟是多年的大海盗,久经战火,反应也比一干手下要快了多。一察觉到事情不对,他便收了贪婪之心,迅速后退。

要不是他恰好带队进攻商船,此时他都不一定跑到这远洋货轮上来。平时,他可都是躲在自己的海盗船上看着自己的手下冲锋的。毕竟,自己也就这一条小命,万一要是玩丢了的话,可没地哭去。

可他不知道的是,上了这船,那就是在阎王爷那里挂号了。没有阎王爷点头,想走连门都没有。

他这才后退了没几步,没等他通过扶梯朝自己的海盗船上爬呢,一声凄厉的仿佛炮弹一样的尖锐声音,便在众人的耳膜中响了起来。

然后,众人便看见一颗不知道从哪儿飞来的,比篮球小有限的大铁蛋,正中在臧深渝富的胸口。

那巨大的冲击力,生生将他的身子带的向后飞出去五六米,半空中吐了一口鲜血,然后,直接落到的大海中!

“司令死了!”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整个海盗们当时就乱套了。

呆在货轮上的众人,想要反身回去。可是,在扶梯上正向这爬的呢,想要回去,可屁股后面有人啊。

这些亡命徒,最在意的就是自己,哪儿会在乎别人的生命?有的人,忍不住就开始推人,结果,扶梯上的人,便噗通噗通的像是下饺子似得,掉下去足有七八个!

那些簇拥到船边,想上梯子的人多了,可梯子总共就那么几部啊,有些人就这样生生被挤了下去。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胖子,却笑呵呵的拍拍手,站了起来,满脸的得意:“全垒,全垒……”

“把,把梯子掀掉,快,全都掀掉,后撤!”海盗船上,臧深渝富的副手终于反应了过来,大呼小叫的指挥船上的海盗,再也顾不得货轮上的手下了。就这不大会的功夫,他船上的人便被对面的枪给杀了一半还多,能喘气的只有五六十个了。

再呆下去,只有全军覆没!

此时,海盗的凶狠本性,再次彰显!

见到梯子已断,海盗船都已经要动了,韩雨忽然将两眼一眯:“想走?”

他身子猛的窜了出去,两脚在船舷上狠狠一踏,身子竟然腾空而起,直接越过十几米的距离,朝对面的海盗船跳了过去。

看见那黑色的身影跳了起来,陆辉脸色不禁一白:“我靠!”

他也顾不得说别的,右手抓住了一根绳子,猛的一甩,那绳索就像是一条有了灵性的毒蛇一样,攀上了货轮的一根架子上。

陆辉的两脚狠狠的一踩,身子荡了出去。

手中的枪,同时举了起来,连瞄也没瞄,直接就是连开三枪!

三名反应快的海盗,举起了手中的枪,正要射杀韩雨呢,脑门上便出现了一个血窟窿!

他们瞪大了眼睛,不甘的倒地,至死也没看清楚,死神是谁!

而此时的韩雨,则趁机踏在了海盗船上。手中的天策流转,带起一片血雨。

今天,他要大开杀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