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84章 放倒女忍者

784章 放倒女忍者

陆辉的身子,朝对面的船上跳了下去,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忙出错。

他只着急韩雨去了,那绳子竟然没有套牢,眼瞅着他已经过了一多半,就要够到海盗船的时候,竟然嗤拉一下,滑了下去。

这一下,陆辉的身子,没有了支撑。快速的向下坠去。

他们所乘坐的这艘游龙号,比海盗船要高五六米,中间的距离又有十几米,陆辉的身子凭借着惯性,也还离着海盗船有四五米的距离呢!

妈的,想不到,老子会死在这里!

好好的刑天雇佣军的军长,结果才当了第一天,还没过瘾呢,竟然就要出师未捷,葬于海波!

此时的陆辉,心中只有一种淡淡的惋惜。

本来,在得知自己的家事之后,便了无生趣,只想杀了仇敌之后自杀了事。

是韩雨将他拉了回来,给了他崭新的生活,给了他崭新的自我。

渐渐的,他重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还想着能好好的报答一番韩雨的救命之恩,挥洒一下这男儿热血,却不料生活给他开了这么大一玩笑。

陆辉本不是轻易能绝望之人,可此时,他身在两船之间,除非是长了翅膀,不然,下面已经闻到了血腥味,聚集过来的鱼腹,海波便是他最终的坟墓!

“肉弹战车!”

胖子在陆辉抛出绳子跳向海盗船的同时,也大吼一声,几步助跑,将两手一抱,身子一团,直接就滚动了下来,就好象是一个巨大的雪球,朝对面滚了过去。

本来,货轮的栏杆足有一米五多高,可是,那球却像是被谁拍了一下似得,猛的弹了起来,然后在栏杆上一压,呼啸着砸向海盗船。

可惜,他距离陆辉也太远了,足足有十多米,根本就够不着。

韩雨听到身后的动静,向后一瞥,见到陆辉竟然要掉到海里去,立即长啸一声。

手中的天策,挑飞了一名海盗手里的长刀,随即手腕一转,天策化作一道青光,将那把长刀舞动的呼呼作响,就好像是一道风车似得!

韩雨猛的一抽,那长刀便化作一道夺命的流光,朝对面的海盗群飞了过去。

四五名海盗,顿时被劈飞了出去。

韩雨身子几乎是瞬间,跃出了三米的距离。

“举枪!”韩雨一把将风衣扯了下来,一步窜到了海盗船边,身子以一种跳海的大无畏姿势,直接跳了过去,而同时,风衣向上一扬,长长的袖子加上他身子的高度,恰好缠住了陆辉递过来的步枪枪头。

韩雨握住了衣服的手猛的一抖,陆辉的身子借着这力道,直接从他头顶上飞了过去,落到了船上。而韩雨的两脚勾住了栏杆,身子在快要撞到海盗船身的时候,天策猛的点了上去。

天刀级的天策,顿时弯的像一把弓似得,随即猛的一弹。韩雨的身子便重新甩了起来,站在了夹板之上,和陆辉并肩而立!

“老大,谢了!”陆辉将手里的枪扛在肩膀上,厚重的大衣,静静的贴在身上,浑然没有将眼前的这些人当一回事。

韩雨手中的天策静静的斜指地面:“宰了这些王八蛋,再说这些也不迟!”

陆辉哑然而笑:“左边的交给我,右边的交给你?”

“那不行,还是各凭手段!主要的是,我怕胖子不答应!”韩雨眨了眨眼。

两人对视一眼,不由得哈哈大笑。

那种浓浓的兄弟情谊,目中无人的男儿气概却是展露无疑。

真正的兄弟,除了信任自己之外,还会信任对方。

刚刚在眨眼间,两人都各经历了一次危险,却因为他们相信对方,而化险为夷。他们在救对方的同时,无疑是要冒险的,可他们却都想也没想,便这么做了。

思前想后做出决定,那是朋友!义无反顾直如本能,这才是兄弟!

咚的一声响,砸的这海盗船都仿佛一震。

两人却好像是得出了命令似得,韩雨身子一压,像剑鱼一样窜了出去。陆辉则身子向后一仰,快速的后退。

而就在两人错开的刹那,子弹呼啸着从他们刚才站着的地方飞过。

这倒不是两人的速度已经快的躲过了子弹,而是他们看见了对面几名持枪海盗的动作。真正的老兵,可以通过敌人的手腕,甚至形势判断出对方是不是紧张,从而判定对方的开枪时间。

而胖子这个肉蛋战车的落地,便是这些紧张的海盗们,做出最本能动作的一刻。

韩雨身子前冲,手中的天策猛的扫过两名海盗的咽喉,身子一转,龙鳞没入了一名持枪海盗小弟的胸口,而此时,陆辉也连开了三枪。

三名持枪的海盗,全部都是眉心中弹,当场死亡!

可真要比起来,这胖子杀人的速度却是最快的。这货简直就是个憨大胆,或者说他将自己真的当成了肾斗士,这么远的距离,他从上面滚了下来,当时就砸死了命令倒霉的海盗。

然后,就像是个巨大的滚石一样,生生从船这边,滚到了船那边,差点没跳到海下面去。而他所过之处,一条十分清晰的,仿佛是压路机碾过似得,上面布满血肉碎肢的道路。

这可是标准的血路啊!

胖子身上自然是染了不少,可难得的是他的脸上,头上却还挺干净。

“呵呵,大哥!”胖子一站起身,便得意的喊了一声,嗡嗡的声音震的众人耳朵都疼。旁边一名海盗几乎是下意识的,举刀朝他劈了过去。

结果,刀落在胖子肚皮上,发出当的一声。

除了衣服又多了一道口子,他的人竟然咋也没咋滴!

胖子扭头,呵呵一笑:“你打俺干啥咧?”

那硕大的充满野性的头颅,煞白的充满暴虐的牙齿,变态的让人绝望的身子,那名海盗本就已经紧张到了极点,此时冷不丁的再一受这刺激,立即大叫一声:“@#¥……”

手一松,刀子坠地。

他的人,却是两手伸直,并在一起,然后以一种足以媲美跳水冠军的决然姿态,越过栏杆跳了下去。俨然是生生被吓疯了……

这一下,众海盗们更慌了。原本五六十个人,此时只剩下了三十来人,虽然他们的对手只有三个,可他们非但没有一点人多势众,人多力量大的感觉,反而觉得四周充满了绝望,灰蒙蒙的让他们看不到一点未来!

“别,别杀了。我们,我们投降!”一名看起来应该是第二资本主义大国的白人,用蹩脚的汉语大声说了起来。

他将手里的一把左轮丢到了地上,有了他带头,剩下的人,也都纷纷将手里的家伙丢了下来。然后,很自觉很专业的走到一边,蹲下,双手抱头。

“大哥,这里还有女人。”胖子左手拎着一个倭国人,右手拎着一个长头发的女人走了过来。

韩雨看的分明,左边那个是他刚刚看见的,叫嚣着让海盗们撤退的主,看起来应该是众海盗的二当家的!他刚才故意没杀此人,不想被胖子给逮了。

而在他的右手边,则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色紧身皮衣的女人。她有着一头乌黑的头发,凸凹的像是一团火一样的身躯,被胖子拎着一个膀子的她,不断的踢打,扭动,就像是一条正在求欢的美女蛇。

此时,虽然有不少海盗自身难保,可是见了她,却还是难以遮掩目光中那浓浓的灼热气息。

胖子随手将她们朝地上一丢,结果,摔的两人差点没闭过气去。

不过,这二当家也够狠的,身子才一落地,手中捏着一把匕首,便朝胖子的腿刺了过去。

可一杆枪却比他的刀更快,顶在了他的脑门上。

“刺吧……”陆辉握枪的手,稳如泰山,声音平静的道。

二当家的手禁不住哆嗦了一下子,脸色渐渐的煞白,心中的那股凶狠劲,却在渐渐的消失。人就是这么奇怪,若刚才他暴起反抗,被暴怒的韩雨或者胖子宰了那也就宰了,他绝不会感到害怕。

可此时,他没有刺出去,没有激怒对方,只是被人用枪顶着头,却感到了对死亡的恐惧。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坚强,无惧!

“我去你大爷的!”胖子抬手一巴掌就朝这海盗二当家的抽了下来。

韩雨伸手一抬,架住了胖子的手,可还是被他的神力震的手腕一痛,不过总算是挡住了。

他蹲下身子,静静的望着二当家的:“这女人是谁?”

“是我们司令的女人!”

“长官,不要杀我,我求你……”那女人脸色煞白,身子微微颤抖,眼中露出了楚楚可怜的神色。可一口普通话,却说的颇为利索。

“长的错啊!”韩雨抬手将她的下巴掀了起来,静静的揉捏了两下。

她的下巴虽然不算浑圆,却也无骨,尤其是此时她明显的想要逢迎,只是牵强的动了动嘴角,脸上便露出一股隐隐的春意,撩人心魄!

二当家的眼中,却迅速的闪过一抹不甘和渴望。

韩雨嘴角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在那女人的脸上滑动:“如果你告诉我,你们刚才都干了什么,总部在哪儿里,我可以考虑让你再临死之前,跟她来一场**!”

那个二当家的猛的抬起头来,眼中精光直闪,犹如实质,把个韩雨都吓了一跳。

“真,真的?”他吞了一口唾沫,颤声道。

“你没有资格问这个话,你若不信,我想他们有的是想替代你的!”韩雨淡淡的道。

二当家的身子一颤,连声道:“我信,我信!”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虽然倭国没有这句话,可这道理他却懂!

“八嘎!”那女人却突然抬起头来,刚刚的楚楚可怜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阴厉的寒意和冷漠。

她原本蹲坐在哪的身子猛的弹了起来,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一样,快速的向后掠去。

在经过那个二当家的时候,顺手抓着他的领子,便朝韩雨推了过去。

“呵呵,观音坐莲!”胖子忽然大喝一声,身子猛的向前跳着扑了出去,手脚张开,像是一片硕大的乌云一样,正压向那女人的头顶!

那女人在后退中的身子,猛的躺倒,三点寒光突然朝着胖子便打了过去。

砰!

陆辉开枪了,一道寒光被打飞了出去。

韩雨随手一甩,一把飞刀将其中另一道寒光给撞到了一边,剩下的一个,则被胖子一拍。

砰!

那家伙竟然炸开了,化作一片烟雾。

船上顿时起了一片混乱,韩雨和陆辉齐齐的将风衣和大衣舞动了起来,狠狠的一煽,再加上这海面上的风本来就大,那浓雾只是将人的眼睛晃了两下,便被吹散了。

刚刚站了起来的海盗们,重新蹲了下去。

那个二当家的,瞪大了眼睛,左右看着,丝毫没有在意陆辉顶在他脑门上的枪。

场中,刚刚的司令的女人,已经不见了!

“刚才,我好像是听到了什么东西落水的声音,会不会是她跳海了?”陆辉左右看看,小声道。

“她还在这个船上。”韩雨自信的笑笑,扬声道:“这是倭国忍术。想不到,八歧海盗团司令的女人,竟然是倭国天照的人!可惜啊,这种障眼法太低级了,却是瞒不过我!”

他一抬手,龙鳞就像是一条真正的怒龙一样,朝着旁边绳索旁的阴影飞了过去。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那黑影竟然猛的跳了起来,然后一个趔趄倒了下去。

只见她惊恐的捂着嘴巴,地上,则是龙鳞匕,正静静的插在夹板上,寒光闪烁。

在她跳起的瞬间,满嘴的牙齿已经被龙鳞匕的把手给敲掉了。

“我知道,在你们这些人的嘴里,有着一颗嵌有毒药的牙齿!当然,现在没了。”韩雨静静的走了过去,探手将龙鳞匕拿了起来。

二当家的等听懂了这句话的人,却是纷纷寒了一个。

想想司令还让这女人用嘴替他……

妈的,万一这娘们咬错了,那岂不是要两人都玩完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我们的秘密?”女人豁的抬起头来,惊恐的盯着韩雨,只不过这一次,她不是装的了。

昨天下午儿子突然高烧,我晚上一点睡的,他从一点就开始哭闹!然后,他妈就一直抱着他,今天又带他出去求医问药,下午回来,烧也起来了,郁闷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