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07章 夜下剑舞

907章 夜下剑舞

武柏还在路上的时候,便接到了黑狼的消息,得知属下中计之后的他,差点没郁闷的一头从车里撞出去!一千五百人啊,竟然只跑出来两百来人,一千三百多条龙精虎猛的汉子,就这么没了?

要知道,这些可都是社团的精英啊!

此时的武柏,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一将无能,累死千军!

他深吸一口气,此时,偷袭得手的胜利,歼灭了呼和市三百多人,俘虏了五百多人的喜悦,更是茫然无踪:“此事,是我的过错,我是太过急着立功,太过小瞧天狼社了。这样,你先立即带人朝敕封方向赶,不准回去救人。只要你不被人给撵上,我们便没有算完败!”

“我知道了,堂主,那您也小心点!”黑狼说完,直接挂了电话,然后抬头望了一眼身后的集宁,扭身上了车。

这地方,他早晚还是要回来的。到时候,定要报这一败之仇!

“红狼还没有联系上吗?”上了车,黑狼冷声问。

正在前面开车的一名小弟,缓缓摇头道:“还没有!”

黑狼长长的吐了口气,一种幽幽的酸涩之感,顿时升腾了起来。他缓缓的闭上眼睛,用尽全身的力气,向漫天神佛祈祷:红狼,你小子可一定不能死,一定不许死!

黑狼猛的睁开眼睛,眸子里,满是冷漠之色。这个在中学走了出来,跟在韩雨身边征战了近一年时间的年轻人,在血和火的生活中,已经快速的成长了起来。

生死离别,让他的神经变的异常坚韧,让他更加的成熟:“不等了,回敕封!”

说完,黑狼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杨白霜对着开车的小弟,轻轻的点了点头,探出手,温柔的帮着他捏着肩膀,黑狼身上的伤口,已经简单的处理过了。

唯一值得幸运的事情,就是逸云担心他们各个击破,在敕封跟集宁之间,并没有安排多少人手,所以他们回去的路上,并没有什么危险。

挂了电话的武柏,只是稍在自责中迟疑了一下,便立即打起了精神,他命令手下,熄灭车灯,离开大路,准备绕过集宁回天水。为了安全起见,他甚至还将二十名小弟,放到了前面车队五里的地方。

剩下的人则分作了两队,又隔开了五里,这样,即便是会被逸云的人撞上,也不至于全军覆没!

不得不说,武柏现在也在渐渐的适应自己的角色。他已经意识到了,身为一个堂主光凭借一个人的悍勇,那是不行的,因为你一个错误的决定,便很有可能会葬送这手下的数千兄弟。所以,他已经开始学着动脑子了,这,便是进步。

只是,有的时候这学费却是高昂的让人难以承受,更不愿意出……

韩雨接到消息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敕封,回到了天水。因为明天,就是墨白山的大丧之期,而他,将要以姑爷的身份,参加葬礼,同时陪着雨心见一见墨者行会的人。

如果说到钱财,那或许千年的墨家,也比不上山西的庄家。论起对地方的影响力,也不如唐门,李家,论海外势力不如金家,论在政坛,军界的影响力则不如赵家,宋家,可是,墨家却有一样,是他们这几家拍马也追不上的。

那就是人才。

这里的人才,说的并不是那种高精尖的一流科研人员,投资管理人员,当然,这样的人才,墨家也有。隐秘的商场巨无霸龙傲集团,虽然不如庄家在金融界的地位,可论起经济上的实力,却是比其他的几家都要凶悍的多。

不过,韩雨更在意的,却是传承数千载,老祖宗留下的那些老玩艺上的继承者,而墨家在这些人才的收拢上,则是独一无二的!

像是许多已经失传的机关术,许多药方,许多冶炼锻造之术,已经不多见的造船之术,以前人建房子的土木工程,水利工程,甚至是种植养收这些农家学问,在那些墨匠那里,便可以找到许多意想不到的答案。

这些墨匠,绝对算的上是无价之宝。他们的口口传授,保存了许多老祖宗拿着无数血泪换来的经验,而这些东西,更是无法复制的!更为难得的是,这些人中有的人是恪守祖规,颇为古板的,可是更多的人却是与时俱进。

也就是说。当初的锻造大师,现在未必不会造枪。造木头船的,没准就是现在在军舰领域活动,以前建造土木工程的,现在直接就是高楼大厦的总设计师,不过,他们中绝大多数,都不追求名利,为的不过是验证心中所学,能够将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找到应用的地方罢了。

所以,即便是在敕封那边,大战在即的时刻,韩雨也依然毫不犹豫的回到了楚家,目的就是要见见这些人。

倘若他能将这些人才,收为己用,那遮天的底蕴问题,便可以立即解决。

那楚老爷子为什么被排除在三门五姓之外?不就是因为楚家的底蕴限制了楚家的实力和发展嘛!而楚老爷子已经混了四五十年了,都没露头,他韩雨即便是运气逆天,即便有了楚老爷子的帮助,只怕想要崛起,没有个二三十年也不成。

发财容易,想要成为凌驾三门五姓之上的存在,却是极为困难。而单纯的武力,经济,却是不足以完成这个目标的。

因为,执行这一切的,是人!准确的说,是人才!

不过,让韩雨没有想到的是,他才一离开,那边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

此时,已经凌晨三点多了,正是夜色最浓的时候。韩雨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运行无名心法,经过几天的不懈努力,他已经将轩辕小楼留在他体内的内劲给化解了。

身子的状态也在渐渐的回复,不断的回想轩辕小楼的那惊天一剑,使得他隐有所得。不过,这种所得也仅限于见识上的。

若是下一次再碰上这一剑,他依旧没有十足把握可以抵挡。除非,他能够将无名心法突破到第三重,或者在那十个怪异的姿势上,有所领悟!

韩雨站在阳台上,身披风衣,剑眉微扬:“叶胖子,马上派人跟天狼社联系,就说我们愿意派遣医生,提供药品帮助他们救援被俘虏和受伤的小弟,另外,以最快的速度,跟他们商讨交换人质的事情!”

“所有的人,无论重伤,轻伤,全部都要接回来!他要钱,我们给钱,要人就给人,哪儿怕三个换一个,也成!总之,我不管付出多么巨大的代价,必须要将暗铁堂被俘虏的人,全部救回来!”

“老大,万一那关森狮子大开口呢?”

韩雨眼中寒光一闪,随即皱眉道:“我说了,是不惜一切代价!关森在道上也混了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应该知道怎么做的!”

说完直接扣了电话,韩雨长长的吐了口气,耳中却突然捕捉到了轻微的脚步声。韩雨的两眼轻轻一眯,右手握在了天策上,然后缓缓的转过身,望着脚下墙角处的阴影。

“谁?出来!”

沙沙的脚步声再次响起,竟然是一身黑色衣服的墨雨心。只见她的手中还拎着一把剑,额头上微微冒汗!

“雨心?你怎么在那?”韩雨的右手在阳台上轻轻一搭,一片腿便跳了下去。这里离地面也不过五六米的高度,对于他来说,算不的什么。两膝轻轻一屈,下坠的缓冲便被抵消了。

墨雨心轻轻的拧了下嘴儿唇:“我睡不着,出来练会剑!听到你这边有响声,便过来看看。你身上的伤,都好了吧?”

韩雨点了点头,笑道:“一点小伤,早就没有大碍了!”

墨雨心瞟了他一眼,忽然道:“遮天那边遇到麻烦了?”

韩雨脸上的笑容一僵,刚才他心情激荡之下,并没有察觉到下面有人,显然是雨心本就在这里,而他无意中走了出来,说的话自然也都被听见了。

点了点头,韩雨沉声道:“也不是什么大麻烦。就是在跟天狼社交手的时候,遇到了一点小挫折。我会解决的,关森这个狼王已经掉了爪子,没了牙齿,对我还构不成威胁!”

墨雨心知道,这是宽慰她的话。那天狼社坐拥西北这么多年,遮天才刚刚崛起,想要取而代之必然要经过一番腥风血雨才行。不过,她很聪明的没有说破。她的男人既然不想让她担心,那她就不能将担心表现出来。

身为一个好女人,支持自己的男人,是义不容辞的事儿!

韩雨为了转移话题,轻笑道:“你练的什么剑法?不如耍给我看看!没准,咱俩还能切磋一下!”

墨雨心点头道:“好啊!”

说着,提着巨子剑便舞动了起来。一开始的时候,韩雨还笑眯眯的坐在旁边看着,边看剑法,便欣赏墨雨心那婀娜之姿!

这套巨子剑法,大开大合,气势雄浑,大有一股蔑视寰宇,雄霸天下之势,由此可见当年创出这套剑法的墨家巨子,是多么风华绝代英姿迫人的人物。

而让雨心这么一耍,那闪烁而过的身体,那腾转而出的风韵,那盈盈一握的芳华,和剑法映衬,一时间让韩雨觉得,也不知道是这剑法赋予了她另一股灵性,还是这剑法在她的手中,活了过来,反正是看的暗呼过瘾,轻声叫好,一时间倒也真的忘了刚刚那消息的不快!

墨雨心得到爱郎的赞美,自然更加的卖力。她清叱一声,手中的剑,游龙而动,隐隐的带着一股凛冽无双的疯狂,动了起来,似要一剑破天!

韩雨的脸色陡然一变,猛的站了起来,颤声道:“这,这是……”

为了和谐和避免口水骂,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