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8章 县长夜谈

第六十八章 县长夜谈 求推荐、收藏

《国际金融学》陈京在上大学的时候学过,但那个时候,这门课程又不是专业课,他哪里认真钻研过?

实际上这门课程还真有些难,国际货币、国际结算、国际贸易等等知识繁杂,不动脑筋,基础差是难将这门课程融会贯通的。

陈京的经济学知识本来就不是很强,大学学了一些,但是很多都是他踏足社会以后,慢慢领悟的,现在让他拿着《国际金融学》的大部头教材去给别人讲解,的确有些强人所难。

很快他就被马步平问得满头是汗,他的脑子飞快运转,但有些问题终究还是他自己似懂非懂,无法做到深入浅出。

倒是马步平有时候的顿悟,然后将自己的理解说出来,让陈京学到了不少。

“很好,很好!你提点一下,我果然领悟了很多,有些不太懂的地方,今天也一下融汇贯通了!”马步平道,他脸上喜气洋洋,笑得甚为开心。

陈京汗颜的笑笑,道:“县长,您太客气了,实话讲这门课程我也没学好,很多地方自己都解释不明白呢!”

马步平摆摆手,道:“你们基础好,有底子,学起来容易!经济学的东西你要好好学,要认真学,以后我还要经常问你!你大学毕业有几年了,可以搞个在职研究生嘛!就学经济学!”

陈京点点头,道:“我以后一定多看这方面的书籍,是该认真学习,您这么大年龄了还在学习,何况我们年轻人?”

马步平哈哈大笑,道:“你知道这个道理就好!希望你能说到做到,你是才子,知识渊博,但是人文知识固然重要,社会科学知识也不能轻视,以后的领导干部,必须要是专家,我们这批人落伍了,跟不上时代步伐!”

马步平言辞真挚,语气中难掩遗憾,这无疑给陈京极大的信心。

相比马步平,陈京的起点要高很多,知识也要丰富很多,底子更要强。另外,陈京比马步平也年轻了几十岁,有几十年的光阴可以拼搏,怎么能现在就觉得自己这一辈子注定碌碌无为呢?

陈京忽然觉得很惭愧,曾经他意志消沉过,曾经他对自己的前途是如此的没有信心,但是现在仔细想想,他又觉得自己有如此不错的起点,还有如此年轻的身体,一切条件比之当年马步平不知好了多少倍,马步平能够脱颖而出,走到今天这一步,自己难道就真的不如他吗?

感受到了陈京有些激昂的情绪,马步平会心的笑了笑。

陈京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在马步平看来,年轻人最重要的是那股子气势,陈京就有那股子气势,敢于挑战,有那种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勇气和决心。

更重要的是,陈京拥有斗争的智慧,面对四面楚歌的境地,他能够单枪匹马杀出重围,仅此一点,他就是难得的人才。

红土坡林场改革这副担子放在陈京身上,实在是有小马拉大车的嫌疑,但是这辆车陈京真的已经拉起来了,万事开头难,第一步既然已经动了,谁又能一定说陈京就不能够担下这副担子?

“陈京,你的改革思路和方案我看过了,很有想法!但是对你的思路和方法,我个人的态度是一切都要以事实说话。你现在提到的股份制改革、林场经济林优化、林场原生态林的保护计划,这一切都只是你的设想。

你是好笔杆子,你的计划也有诱惑力,实话讲,我看了你的文字,我都心动了!”马步平笑道,他从桌上翻出陈京递送的汇报材料继续道:

“目前来说,县委和县政府对你们的实质性支持是没有的,你要做的,就是要合理调研,认真调研,以理服人,将方方面面的关系都理顺理清楚,总之一句话,一切都用事实说话,用成绩说话!”

陈京神色严肃,认真的点点头,道:“放心吧!县长,既然我这匹小马已经拉动了这辆大车,我就一定要拉下去,一直要拉到终点。我在林业局干的这一任,我一定要把红土坡林场的问题给解决好,给拿下来!”

马步平激赏的点点头,端起茶杯细细的品了一口茶,放下茶杯,眼睛颇有深意的看向陈京,道:“我跟你说个事儿吧!”

“那还是二十年前,我刚从农村出来,乡里安排我教书!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自己就是个特殊时期的高中生,其实初中水平都没有,可是当时校长偏偏安排我教高中数学。

我哪里懂高中数学?于是,我第一时间找到校长诉苦。

校长跟我讲,教学安排,是多方面征求意见后做出的决定,他首先要征求老同志的意见,然后才统筹考虑分配工作!我当时是新来的,别人都挑了工作,就剩下高一数学没人教,就留下给我了!这是第一!

第二,高中老师比初中老师每月多一块五毛钱,对新进老师,学校也弄不清其真实本事,你如果能教好高一数学能够教好,就说明你是高中老师的水平,以后学校你就是骨干。

……”

马步平侃侃而谈,就像拉家常一样,看着马步平捧着茶杯,将自己的过去往事一一道来,说到有趣的地方,还不忘自嘲几句。而说到印象深刻的地方,又充满了缅怀的情绪,陈京怎么也难将此时的马步平和位高权重的一县之长联系起来。

平常的马步平形象总是那般严肃威严,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一般,即使陈京当时在省城碰到他,马步平依旧是范儿十足,又哪能想象,他还有如此普通的一面呢?

说到马步平的心机,陈京有时候想想,都会觉得凭自己的本事,根本就琢磨不透。

在省城,马步平对陈京的考验和甄选,虽然是信手拈来,但是陈京现在想象,依旧都觉得是步步惊心!

从省城回来,陈京立刻又陷入了困境,面对林中则的打压,面对威望不足,四方不服,处处掣肘的窘境,马步平根本就恍若未见一般。

陈京在压力最大,最困难的时候,他几乎谁都靠不上,那个时候他想到过马步平,可是那个时候的马县长又何曾注意到了他?

陈京不知道自己这次如果被林中则彻底拿住了,彻底栽了跟头,马步平会不会拉自己一把,会不会再给自己一个机会!这个问题可能永远都难以有答案,但是有一点,如果今天的会议,陈京彻底的栽了跟头,是觉得不会有今天晚上的这番零距离接触的。

想到这些,陈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庆幸,庆幸自己一直不曾放弃,庆幸自己有一颗倔强不服输的心!

马步平是什么人?人家堂堂的一县之长,放眼澧河,不知有多少人挖空心思、绞尽脑汁,就想和他搭上哪怕一丝的关系。他的眼界又岂是一般人能比的?陈京如果真是一愤青,一个只有书生意气的愣头青,马步平又哪里能够看得上?

不得不承认,马步平回忆自己的这段过往,是很有针对性的。他在告诉陈京,小马拉大车的事情,他曾经也干过!

他的故事还告诉陈京,一头小马,首先面临的不仅是拉车的问题,还有人们固有观念中的论资排辈、长幼有序的思维习惯。陈京的工作为什么会遇到这么多困难?

很大程度上都因为陈京威望不够,根基浅薄,像方明、廖伟这些人,他们个个资历和年龄都比陈京要强,让他们听陈京的,他们在内心深处就有本领的抵触情绪。

而到了下面的乡镇,各乡镇的一把手,个个更是独挡一面的厉害人物,要让他们听陈京的,更谈何容易?

但是,马步平的故事中,又还又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只要陈京能够克服看似不可能克服的困难,最终就会得到丰厚的回报!人民的固有观点是可以打破的,很多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只要努力,都是能够做到的,这一切都要看陈京自己如何掌控和把握了!

马步平的故事很朴实,他要表达的道理更朴实,现在针对红土坡林场改革,整个澧河不是七嘴八舌的多吗?

对付这些七嘴八舌唯一的方法就是用实际行动,用事实让他们闭嘴,好一句用“用事实说话,用成绩说话!”

陈京仔细品味这马步平的这些话,他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是啊,一切都要用事实说话,用成绩说话,这就是基层工作不同于那些高来高去机关工作的区别。

陈京下放基层几年来,今天才真正的体会到现实的复杂,小说上经常出现的那些有高层背景的年轻官员,一下基层就利用手上关系和后台背景大杀四方的情况纯属瞎扯淡!

就以红土坡林场的改革为例,这中间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关系有多少?不踏踏实实,实实在在的去平衡这些利益诉求,不去动脑筋找到合适的突破口,就想高来高去的解决问题,根本就是胡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