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4章 要像陈局一样作为

第七十四章 要像陈局一样作为

陈京的反应是很出谭秋林意外的,在谭秋林想来,陈京年轻气盛,最近在澧河又混出了名气,面对自己的时候,总会露出一点锋芒来。

但是陈京的表现,完全出乎了他的想象,陈京表现得很平淡,没有丝毫的火气,也没有太多的情绪,就好像平时遇见谭秋林,两人随便闲聊几句一般。

陈京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城府,的确是了不起。谭秋林甚至想,自己因为一件小事就去得罪这样一个在澧河政坛冉冉升起的政治新秀,是不是真的有必要!

可惜开弓没有回头箭,有些事情既然做了,就要一路走下去的……

红土坡改革领导小组成员聚赌的事情,的确给陈京带来了一些麻烦,为了消除这件事的消极影响,陈京是多方斡旋,最终这件事情被他硬生生的压了下来。

而关于红土坡林场改革的方向问题,陈京通过向县委和县政府提交的多份建议,县委和县政府几次开会商讨,目前已经比较明朗了!陈京提出,将红土坡林场主要经营的范围分割改制。

将其中的茶叶加工厂和经济林场独立出来,而原生林交由林业局暂管,以后原生林的维护和支出,将由茶叶加工厂和经济林经营的收益来补贴。

陈京的这个思路,在澧河政坛一度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大家的争议主要集中在具体操作方面。

目前之所以进行国企改革,主要原因就是要减负!

而减负的前提就是目前的国企都处于亏损状态,红土坡林场也不例外,红土坡林场多年入不敷出,政府每年都需要对林场补贴。

陈京提的这个方案听上去可行,但是如何让茶叶加工厂和经济林场盈利,这是最大的问题,而争议的焦点也就在这里。陈京是否有把握让林场扭亏为盈,另外,陈京如何改制才能让林场摆脱吃大锅饭不合理体制的束缚,这都是目前改制存在疑虑的地方。

陈京目前也感到压力,他很清楚的知道,红土坡要扭亏为盈,必须要招商引资,对红土坡林场实施股份制改革。

林场股改,如何能够找到投资人,找到投资人后又如何运营公司,这都是需要陈京去考虑的问题。

红土坡林场不仅仅只是一块山林,它更是一个企业,它本身有资产还有负债,另外它还有一百多号人需要养活,陈京需要做的,是要对这家企业改制调整,让企业盈利,从而真正的解决红土坡林场的问题。

另外,澧河县的森林覆盖面积高达百分之七十,除了红土坡林场以外,全县还有十几家林场没有改制。红土坡林场改制的成败,将直接关系到这些林场未来的改制和发展,这也是压在陈京身上的担子。

撇开这些不谈,就以陈京个人来论,陈京现在已经处在了事业的关键当口。红土坡林场改革的成功与失败,将直接决定陈京的前途。

关于陈京以及红土坡林场改革的是是非非,目前在澧河已经有太多的议论了,是骡子是马,最终还得看结果。陈京能否让那些质疑声闭嘴,他能够做的,也唯有将林场改革搞好……

……

澧河终于有了第一场雨,久旱逢甘霖,这一场及时雨给整个澧河都带来了一丝清新。

陈京和往常一样上班,由于红土坡林场改革的步伐越来越紧,红土坡林场改革领导小组的牌子已经挂在了林业局,领导小组实际一把手就是陈京,而林业局抽调到领导小组的办事员也多达十几人。

这样的架势,让改革领导小组成为了林业局单位中的单位,林业局的几辆好一点的车,现在都为领导小组服务,在林业局内部,能够进小组,俨然已经成为了受领导重视的象征了。

能够做到这一点,不仅是陈京的原因,林中则对红土坡林场改革的态度早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了,他在林业局内部会议上多次强调,红土坡林场改革,是林业局目前头等大事,全局上下要齐心协力把这个工作抓好、抓落实。

他还讲,红土坡林场改革关乎林业局的荣誉,林业局由一个四十多人的小单位,因为种种原因,现在扩张到了一百多人的大局,这样的发展速度,在整个澧河都是绝无仅有的。

经过了重新整合的林业局究竟行不行,究竟能不能干事,红土坡林场改革这件事就是最好的试金石。

有了林中则的力挺,陈京在林业局内部工作起来完全是畅通无阻,而以他为首的,在林业局内部挂牌的林场改革领导小组,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全局非常特殊的存在了。

楼梯口,陈京站定身子,他手上的烟还剩一多半没抽,马上进入无烟区,陈京边把剩余的烟抽完,边认真琢磨马上要召开的工作会议。

“范哲,你小子真的很能混,一点也不像是委培生,我听说你马上要进改革组了,这个消息是真的吧?”隐隐约约,陈京听到楼梯拐角处有人议论改革组的事儿。

范哲陈京倒不陌生,这小伙进林业局还是陈京办的,最近随着改革组工作的深入,红土坡经济林改制方向的讨论已经展开了,现在继续苗木和经济林护理开发的专业人才,范哲就是占了这个便宜进改革组的。

“王景,别说混不混的,多难听啊!你现在不也是和我一样要进改革组吗?你还说我!”范哲道。

叫王景的小伙嘿嘿一笑,道:“别提了,我比你早毕业两年,而且我是林大全日制毕业生,今天才受到领导的重用,说句实在话,很惭愧啊!”

陈京向前迈一步,刚好通过拐角能够看到说话的两小伙,两人都很年轻,他们也是瘾君子,也都在抽烟。

王景个子不高,皮肤有些黑,一笑起来牙齿洁白洁白,很有几分天然的真诚。而范哲个子高高,皮肤白皙,则又是小帅哥的架势。

“范哲,今天我们来报道,我听说陈局要亲自和我们谈话,我心里很紧张,不知道待会儿说什么!”叫王景的黑小伙舔舔嘴唇道,他凑到范哲身边,“我跟你讲,如果说年龄,和我咱们陈局是一年的,今天都25岁,可是你看看人家现在,再看看我,哎!人比人,气死人呢!”

王景很感叹,又道:“想当年刚考上大学,以为自己无所不能,那简直是牛气冲天。刚分配到局里的那会儿,我也是信心高涨,可是一不小心得罪领导,在长梯雁一待就是两年,哎!往事不堪回首啊!

这次调改革组……”

王景越说话越多,范哲连忙拉他的衣袖,此时范哲已经看到陈京了。

王景还不明所以,继续嚷嚷道:“你拉什么?我是实话实说,整个林业局,现在我就服陈局!虽然陈局年轻是不错,但是他人正直,咱们这些啥背景没有的人,也只有跟着陈局这样的人干才有出路……”

范哲脸色霎时变红,他终于不劝王景了,而是朝陈京恭谨的颔首,道:“陈局长好,我来改革组报到的!”

王景倏然回头,一眼看见陈京,表情极其夸张的凝固住,声音戛然而止,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本来黑黑的脸一充血,立马变成了绛紫色。

“陈……陈……陈局……”

陈京笑笑,道:“你们两个看来也是老烟枪,我们三人都差不多,年纪不大,烟瘾不小,看来以后我们不愁没有共同语言了!”

王景在一旁尴尬不说话,范哲和陈京早就认识,他道:“陈局长爱抽烟就好,我父亲不抽烟,对抽烟很反感,我害怕进了改革组,您如果不抽烟,咱们这些烟枪没了生存空间!”

陈京哈哈大笑,朝范哲和王景摆摆手道:“行了,今天我们的谈话就在这里谈了,我代表我们改革领导小组欢迎你们两人加入。具体的工作你找王杉给你们分配,希望你们好好干,干出成绩来!”

陈京掐灭手中的烟头,结束了谈话,慢慢踱着步子往自己的办公室方向而去。

过了很久,王景似乎才缓过神儿来,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今天真的糗大了,竟然没有被陈局抓了个现行的!”他情绪变化很快,很快变笑道:“不过还好,陈京很亲切,我们三竿老烟枪,还真贴切啊!”

范哲笑了笑,望向陈京消失的方向,他能进林业局,这一切都是因为陈京。在范哲骨子里面,对陈京是很崇拜的,有意无意的把陈京作为自己的榜样,现在,他终于到陈京身边工作了,其实他内心的激动丝毫不亚于王景,甚至还过之。

只是相比王景,他更沉得住气一些。

“一定要像陈局一样有作为!”范哲内心暗暗的给自己鼓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