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12章 最后的失败?

第二百一十二章 最后的失败?

李生道脸上挂着冷冷的笑,他再次进到舒治国办公室的时候,发现舒治国已经不在办公室了!

他心一凛,猛然回头,门被推开,进来了四个西装笔挺的青年汉子。

“你好!李生道同志,请跟我们走一趟吧!”为首的青年汉子盯着李生道冷声道。

李生道后退了一步,一手按在舒治国的办公桌上,道:“舒书记呢?他不在吗?他什么时候出去的?”

青年汉子缓缓的摇头,脸上目无表情。

李生道心猛然下沉,道:“这不可能,舒治国的屁股也不干净,他敢整我?”

“舒治国,舒治国!”李生道叫了两声,却听不到任何回音,他情绪一下子变得暴躁,他将舒治国整齐的办公桌上的文件一份份翻开。在一叠文件最下面,压着一份讲话稿——《关于严厉整治公安系统腐败、暴力执法,建立治安文明澧河,“两打一建”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两打一建”?李生道从未听过这个名词,两打一建是针对公安系统的?

李生道缓缓的摇头,努力的让自己看清楚一些,他瞪大眼睛,很快就看到了一段文字:“李生道同志的严重违纪行为,给澧河公安系统乃至政法系统带来了非常消极的影响,这也说明,公安系统内部的确是长期存在有很严重的问题!

……我们有些同志,不懂得正确的运用正确的处理问题的方法,一味的只知道蛮干、硬干,这给县委和县政府的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就像李生道违纪的案子,县委早就有成熟的、详细的计划。

但是,县委的计划屡屡不得不更改,原因就是我们有些同志,工作方法简单直接,听不进领导的意见,自以为是正义的化身,就冒干蛮干,对这样的同志,我们也是要坚决追究责任的……”

李生道瞪大眼睛看着这些文字,一幅幅图画在他脑海里不断的浮现,他此时终于明白,这一切都已经预演好了,所有的演员早就归位了,只等着他作为主演上场,一切就可以继续往下推进了。

一念及此,李生道仰天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如夜枭一般森然,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舒治国啊,舒治国,世人都说你心比炭黑,你果然名不虚传。你牺牲黄小华,却早也瞄准了我,最终却是为了解决陈京这个大麻烦,你这一石三鸟之计,果然堪称绝妙!”李生道朗声道:“陈京啊,陈京!你终究还是年轻了,比不了舒治国的老谋深算!”

说到此处,李生道顿了顿,接着道:“我们完蛋了,也就罢了,我李生道罪有应得,早就该死!陈京却是年轻人中的佼佼者,被舒治国如此暗算了,实在可惜了……”

他轻轻的哼了一声,冲着进来的四个西装汉子道:

“我就不劳你们兄弟了,我自己会走!”

他大踏步的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猛然回头。

舒治国从另外一间房露出半个身子看着他,两人恰好了照一下面。

舒治国没料到李生道会忽然转身,两人对面,他有些措手不及!李生道嘴角抽了抽,嘿嘿一笑道:“藏头缩尾的东西,以为能成多大的气候?终究会死无葬身之地!”

……澧河忽然变天,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涉嫌严重违纪,被市纪委双规。

县委常委,县新任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局长李生道涉嫌严重违纪,被纪委双规。

县里两位重量级领导被双规,震动整个澧河,很快,舒治国便亲自主持了县公安系统“两打一建”工作会议,在会上他发表了重要讲话,矛头除了指向县里被双规的两位干部外,他的主要矛头却是指向了陈京。

陈京不成熟、冒干蛮干,被舒治国作为重要问题攻击。

在舒治国的讲话中,陈京的所作所,全都是蛮干,不仅不能给县委的工作带来帮助。反倒是给县委的工作,带来了很多意向不到的阻力和困难。

按照舒治国的说法,早在几个月之前,县委就可以拿下李生道,彻底的整治好公安系统的问题。就是因为陈京打草惊蛇,这才让这个工作一拖再拖,一直拖到了几个月后的今天,才将李生道控制住。

舒治国的讲话一共只有几十分钟,却有一多半时间在讲陈京的问题,他通篇讲话,把自己装成了一个委屈的老班长。陈京在下面骂他,污蔑他,他都忍让不还击,目的就是忍辱负重,麻痹敌人,为夺取最后的胜利而一直忍耐着。

陈京并没有参与这个会议,但是舒治国的讲话内容,一天之内就让整个澧河人尽皆知了。

不得不说,舒治国的动作和讲话是很有煽动性的,一天之内,澧河政坛的风向就倏然变了。

大部分同情陈京的人,都化同情为倒戈,陈京的不成熟,陈京的鲁莽成为了大家争相攻击的对象。

而这种气氛,随着有人暗中的鼓动,越来越浓。陈京的问题,竟然很快就被说成了一个严重的现象,被当成了一个典型在批判!

随着批判的深入,对陈京的处理和安排,也渐渐的浮出水面,在这个时候,拿下陈京也许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一杯二锅头喝下去,陈京只觉得胃部像火烧一般痛,这种痛从胃部一直往上延伸,喉咙被呛住,眼泪唰一下流出来了。

他弯腰咳嗽,腰弯得像虾米一般,剧烈的咳嗽,面红耳赤,眼泪都咳出来了,肺片也似乎要被咳出来。

他从未像今天这样喝过酒,即使在他最落魄,最糟糕的时候,也没像今天这样喝过酒!以前的落魄,那种失落是对前途的迷茫。而今天的落寞,是对自己正在努力事业的迷茫!

他以前从未想过,世界上竟然有舒治国这样的人存在。

这样的人冷酷无情,毫无廉耻,十足的就是该死的大混蛋,这样的人主持一县的工作,完全只能是尸位素餐,不可能会有任何的建树和成绩。

舒治国道貌岸然的外表下,隐藏的竟然是如此低劣的人品,这一点让陈京觉得接受不了。

陈京觉得自己可以失败,但是他接受不了自己以这样的方式失败!

舒治国完全就是一个小人,为了对手,他可以牺牲自己的左膀右臂,一个冷血到堪称残忍的人,这样的人,又怎么能够居于领导之位?

“陈局,蒙局长,汤队长两人过来了!”郝林凑到陈京的身前低声道。陈京一个人喝闷酒,郝林实在是放心不下,他便一直在不远处盯着陈京。

文建国给他下了死命令,让他务必要看好陈京,陈京如果有差错,他拿郝林是问。

郝林哪里能有什么办法?他看着陈京一杯杯的酒往肚子里灌,他不敢劝阻,只能打蒙虎的电话。

澧河人都知道,陈局长和林业局蒙副局长是铁关系,也许在这个时候,也只能是蒙虎过来,才能起点作用!

郝林还在向陈京汇报的时候,蒙虎已经将门推开了,他身后,汤奕阳紧随其后!

蒙虎还是那样风风火火,一进门就道:“陈局,舒治国实在是臭不脸,卑鄙啊!真是如小丑一般卑鄙,这样的人,迟早会遭到报应!”

“喝酒!”陈京脑袋有些不清醒,他举起酒杯,冲着蒙虎嚷道:“把这杯给喝下去,我们再来一瓶,今天不醉不归!”

蒙虎端起酒杯,毫不犹豫,一口将杯中酒饮尽!

郝林一看这架势,忙凑过来道:“蒙局长,千万不能喝了,陈局已经喝很多了,再喝会出事!”

恰在这个时候,陈京又弯腰咳嗽,脸涨得越来越红,眼泪从眼眶中出来,就是被硬生生的呛出来的。

陈京一直笔挺的腰杆,此时变得有些弯曲了,他永远不屈的神经,今天似乎变得脆弱了,连带他的身躯,似乎都被平常单薄了很多。

汤奕阳连忙过去扶着他,轻轻的拍他的背,帮他理顺呼吸。

蒙虎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怔怔说不出话来,良久,他猛然举起杯子,一下砸在地上,将杯子摔得粉碎,然后他将衬衫的钮扣解开,怒声吼道:

“娘的,老子不干了!老汤,将你手下的人带上,我们今晚就干到舒治国家里去,将这老小子干死!”

他边说,烟圈发红,偌大一个粗壮的汉子,瞬间眼泪就流下来了,声音也带了哭腔。

看到陈京这个模样,他心中的难受莫可名状,他很理解陈京此时的心情。

而正因为理解,蒙虎才觉得心中憋得慌,有一口恶气,怎么也出不出来!

他和陈京之间的感情,早已经超越了普通上下级之间的感情了,不夸张的说,蒙虎能到今天这个位置,陈京对他的影响是最大的。

在很多方面,蒙虎行为做事,模仿的对象就是陈京。而陈京,在蒙虎心中占据的位置,比县里任何一个领导都重要。因为他很清楚,没有陈京,就没有他的今天!

“干了!汤奕阳,你他娘的是不是带卵蛋的男人,我们说干就干!”蒙虎再一次冲汤奕阳吼道!

汤奕阳嘴角抽搐了一下,一语不发,眼角也有了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