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16章 京城的笑话!!

第二百一十六章 京城的笑话!!

秋雨很冷,陈京吸着烟,轻轻的紧了紧身上的长风衣。

金璐凑到他的身前,紧紧的抿了抿嘴唇,一双手轻轻的伸出来帮他理了理额前的头发。

“有人在调查你,调查到我身上来了!”金璐淡淡的道。

陈京一惊,道:“调查你?凭什么调查你?”

金璐轻轻的笑了笑,道:“让他们查吧,这些年我为了经营金玉酒楼,为了酒楼的生意,的确是上下都有一些打点,这都是潜规则。但是我的打点,和你是没有关系的!”

陈京微微的蹙眉,使劲的吸一口烟,啐了一口:“混蛋!”

金璐格格好笑,半晌,她道:“京,有个事儿我和你商量一下!我有一个姐们儿,在沿海这几年做生意干出了一点成绩。她跟我讲,在沿海地区,中原饮食这一块,是个缺口。

我想趁目前这个机会,走出去看看,见一见世面。”

“啥?出去?”陈京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金璐,半晌道:“你出哪里去?去沿海?你老实跟我说,究竟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想到要出去?”

陈京伸手拉着金璐,情绪有些激动:“你出去了,我怎么办?我跟着你一起出去?一起下海?”

金璐脉脉的看着陈京,笑了笑,道:“你都想哪儿去了?我也只是出去走一走,见见世面!澧河的金玉楼仍然存在,我仍然是金玉楼的老板!”

金璐顿了顿,道:“京,你真的不要多想,我出去看看,回来定然会干出另外一番天地!”

陈京盯着金璐,两人目光对视,陈京从对方的眼神中,看不出丝毫的退缩。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了一些,开始闷头吸烟。

这连续快一周的时间,陈京就完全在应付纪委的调查,陈京的每一笔银行存款都需要向纪委交代来源,王庆主持这一块的工作,他盘查得非常的仔细。

纪委调查,引来的是一连串的质疑,澧河上下,陈京觉得自己的声望是一落千丈。很多不明真相,不懂案情的人人云亦云,说陈京贪,说陈京道貌岸然的人都大有人在。

不夸张的说,这两周,对陈京来说,思想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最早的沮丧,失落,渐渐的变得坚强沉着,到现在,他基本能够从容面对了。

人生一世,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哪有永远顺风顺水的时候?有时候,坚持就意味着要经历打击和挫折,陈京当初在坚持的时候,就料到了有今天。

只是心中想是一回事,真正到了现在这一步,真真切切的经历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让陈京想起在某本书上看过的一句话:“人生大部分时间就是晃悠,而成熟其实就在几个瞬间!”

以前陈京读这句话的时候,体会并不深刻,但是今天,他再回过头来品味这句话,其感受却是那般的深刻。

……

中原秋雨延绵,北方则已经是冰天雪地。

京城并不算最北之地,但是在这个季节也早到了零下,严寒已经非常严重了。人们平常躲在暖气的屋子里面不觉得冷,真正走到外面,人人都裹得严严实实,一个个都变成了笨熊的模样。

京城香山,香山的枫叶红漫天,在这深秋的季节,被寒雪覆盖,红白相间,别有一番磅礴的气势。

香山别墅坐落在香山山麓,一大清早起来,这一带部队就过来清扫道路两岸的积雪,而在别墅区的门口,威严的警卫部队荷枪实弹,肃然而立,让整个香山别墅,更加肃穆庄严。

香山别墅是老同志的居所,在这里居住的,还有共和国硕果仅存的几位共和国元老。

今天的香山别墅气氛和往常又不一样,早晨刚过,道路两旁的积雪清扫完毕,陆续进入别墅的汽车就比往常多很多。

各大军区,各个兵种都有车进入别墅,还有中央机关的配车,地方地方政府的配车,大家一起聚集香山别墅,这样的情况是极其罕见的。

香山别墅区三十三号楼,是共和国元老方清林老将军的居所,方老将军今年已经九十有三了,在解放战争时期,他是南巡首长手下的头号悍将,被称为是猛虎将军。

在解放后,他也一直带兵,活跃于共和国军方高层,其最高官至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在人民军队中,其是极有影响力的。

今天的三十三号别墅,大门大开,方老将军的儿孙聚集在门口迎来送往,方老将军九十三岁的生日,共和国军方、政坛高层到访者不少,连总书记、总理都派人过来祝寿。

虽然老人一再要求低调,但奈何其影响力太大,即使再低调,也足以让这幢三十三号别墅门口变得车水马龙。

进出三十三号别墅的以军方人士居多,可谓是将星闪耀,共和国解放军四总部,七大军区都有人到,而且到的人职位都不低,最低的都是少将。

在别墅的宴会厅,老人一身便装,在一位二十多岁的青年军官的搀扶下,一一和前来拜访他的客人见礼。

老人老了,身子骨儿不行了,但是举手投足之间,依旧气势迫人。

那些平常雄踞一方的将军,走到他的身前都规规矩矩敬礼,然后弯下腰去,像孩子一般听老人训话!

老人的旁边,站着一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从相貌看,依稀能看出其容貌和老人颇有几分相似,他正是老人的第三个儿子,现任南方某省省长的方路平。

一省之长,那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但是此时的他却满含微笑,微微的弯腰,向这些所有前来拜会他父亲的前辈、老大哥们问好行礼。那模样谦虚谨慎,又哪里有一省之长的风姿?

方路平是方老将军几个儿子中,唯一从政,而且也是最有政治前途的人。在目前共和国政坛的年轻一代中,方路平是中央重点培养的正部级高官,而方路平的背景出身,以及他现在在政坛亮眼的表现,外媒对他也是相当的关注。

甚至有外媒认为,方路平可能会是以后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的热门人选。

毕竟,方老将军还健在,其留给他发展的空间还极其广阔,再说,方家的声名一直不错,方老将军三儿一女,除了方路平从政外,其余的都未从政,而且他们平常都保持得很低调,民间评价很不错。

从今天这样的场面,也可以看出方老将军对这第三个儿子的重视,三个儿子,他唯独让方路平陪在身边,这其中也是颇有深意的。

“三叔!”一直扶着老将军的年轻军官从老人背后冲方路平眨眼。

方路平皱了皱眉头,趁着没有客人进门,他往后退一步,凑到年轻军官身边,道:“什么事情?咋咋呼呼的?”

年轻军官压低声音,凑到方路平身边道:“我姐姐没有进京!”

方路平脸色一变,正要开口说话,一直站在前面的老人嗡声道:“什么事情嘀嘀咕咕的?老三,什么事?”

方路平尴尬的咳了咳,凑到老人身边道:“那个……婉琦这孩子啊,太不懂事,您今天大寿,她竟然连京也不敢进……”

老将军好似没听见方路平的讲话,他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拐杖的把手,半晌,道:“没来肯定是有原因,她是不怕见我的,那只能是怕见你和她的老子。我早跟你们说过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儿孙的事情,不要管太多!”

方路平低着头不敢做声,只是道了一声:“父亲说得是!”

青年军官在一旁看得有些好笑,凑到老人耳朵边,道:“我姐啊,她也是活该,好好的廖家媳妇她不做,最近谈起了自由恋爱。据说为了爱人,还惊动了古伯,这事在京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啊!”

方路平忙道:“父亲,都是我和二哥没有管教好孩子,闹出了笑话了!还有啊,古哥也太宠着婉琦了,任凭他胡来啊!”

老人抿嘴不说话,他眼睛看向了大门口,大门口一戎装的将军跨步进门,将军年龄六十多岁了,肩膀上三颗将星异常的耀眼,他一进门,宴会厅气氛立马异常,几乎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他的脚步很快,老远就哈哈笑道:“老首长,您今天精神不错啊!昨天我看美国鬼子的文章,还说你千古了!真是胡说八道,我看呐,我们今天得合个照,我们要发出去回击一下!省得美国佬老是靠胡说八道来自己给自己壮胆……”

他说话间,人就到了老将军前面,年轻将军行军礼,道:“古伯!”

方路平则伸出手来,他和古将军握手:“说你来,你就真就来了!婉琦这丫头啊,就你宠她啊!”

古将军叫古明凡,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长,上将军衔,共和国军方重量级的实权人物。在今天来现场祝寿的人中间,他的级别和职位都是最高的。

古明凡是方老将军一手带出来的兵,他和老将军的感情,不是父子,胜似父子,古明凡也的确是待老将军如父,和他的几个儿子,都是兄弟相称,从来是不见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