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17章 西北系!

第二百一十七章 西北系!

方老将军寿宴,热闹非凡。老将军简短的向来宾致辞后,便在昔日下属后辈的陪同下落座,宴会正式开始。

老将军出身西北,西北一系属于典型的地方派系,经历了十年浩劫,地方派系几乎被打压殆尽。

但是改革开放以后,老将军健在,以他为中心老的西北系官员都团结在了他的周围,这些年西北也是人才辈出,虽然和京系和沪系的势力比不了,但是其也成为共和国重要的一股政治力量了。

西北系,现在武有古明凡,文有文卓南,文卓南现任共和国中组部部长,可以说担任了〖中〗央咽喉要职,西北系因为这两人,而屹立京城,颇受人尊敬和关注。

外界对西北一系的重视也恰因为此,老将军之后后继有人,这才是最重要的。而老将军的三子方路平,现在在政坛表现也非常亮眼,换届可能就是一方诸侯。

方路平本人视野开阔,出身西北一系,却不拘泥西北一系,和现在〖中〗央的几位常委都有联系,也颇受〖中〗央的重视,很多人都认为,方路平的崛起,会成为西北一系一飞冲天的重要契机。

今天的寿宴,古明凡到了,但是文卓南因为工作的原因,没法亲自到场,在宴会上,难免就要被古明凡冷嘲热讽。

西北一系的文武二将好斗嘴,这是众所周知的,文卓南为人平和,掌控大局的能力强,深谙官场法则。而古明凡则明显沾了老将军的霸气,在军方属于典型的鹰派,平常的〖言〗论是非常强硬的。

两人平常观点颇有分歧,文卓南总能占一些上风,但是古明凡因为和方老将军脾气相投,每到关键时候,方老总会给予他力挺,所以这么些年,他和文卓南倒也旗鼓相当,不分胜负。

方老将军的鹰派作风,这在共和国是早已经被传为了佳话的。

当年老将军在担任总参领导期间,有一次出国访问,被南部某岛国记者问及:“某岛至少在地理上是离奴佣国近的,共和国为什么要坚称此岛是共和国的领土?”

老将军当时笑道:“从地理上来说,奴佣国也是离共和国近的!”

当时方老将军这个〖言〗论,引起国际舆论一片哗然,共和国霸权论开始在西方国家被政客广为谈论,共和国威胁论也因此掀起了一股热潮。

当时共和国正处在经济发展的关键时期,国内的外交策略是韬光隐晦为主,老将军这个〖言〗论于外交来说,肯定是极其不利的。当时国内绵羊派人物便对老将军的这个〖言〗论很不满。

认为老将军和〖中〗央没有保持一致,而且把这事上升到了政治和大局的高度,认为老将军不宜再担任军方高级职务。

那个时候方老在军委会议上拍过桌子骂过娘,这事最后闹到南巡首长那里,南巡首长一句话:“韬光隐晦,不是装孙伢子,必要的时候给他们一下,是非常有必要的。

像方清林用〖言〗论给,就已经小家子气了,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架起大炮给。”

南巡首长还批评国内的绵羊派:“争取和平的发展环境,不是奴颜婢膝。争取核心在‘争’,争就是打,有些国家,你不打,他们是涨不了记性的,必要的时候,给予他们必要的教训,这就是我们争取和平的正确方法!”

南巡首长表态,国内军政两界霎时都变得鸦雀无声了。而奇怪的是,西方媒体也变得缄默了,而事实也很清楚,尤其是某国总统,一度威胁要让共和国道歉。

南巡首长讲话完后,他屁颠屁颠的来共和国友好访问来了,共和国的外交,因为那一次事件,路子不仅没有走窄,反而越走越宽。

而方老将军的那一次出色表现,也给他赢来了崇高的民间和军方声望。影响可以说是深远的。

方老将军现在退下来了,现在古明凡走到了他当年同样的高位,外媒也津津乐道古明凡和老将军之间的密切关系,古明凡是老将军接班人和传承人的说法,在国外很流行。

“老文现在是了不得了!整天忙得不可开交,这次又去欧洲了!他是不是以为,自己能够任免新一届欧盟轮值国〖主〗席啊?”古明凡在酒桌上打趣道。他态度很明确,对文卓南不来参加老将军的寿宴,心中很不快!

这一桌子人,除老将军外,就他最大。还有几个中将少将,是西北一系重点在军中中坚力量,他们是最怵古明凡的。而从政的人中,以方路平为首,他们也了解古明凡的大炮性格,谁也不敢和他搭腔,自讨没趣。

饭桌上气氛很诡异,一直服侍老将军的方连杰就站在老将军背后,眼观四路,耳听八方。

作为方家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年轻人,方连杰二十多岁,就已经是中校军衔,而且其在卫戍军中带兵,该军号称是共和国主力中的主力,精锐中的精锐。方连杰自身素质过硬,这是年轻一代军人所令人最为人称道的素质。

在京城,方连杰有方家小猛虎之称,他的仕途,已经被纳入西北一系的核心事务中了,而这也是他能够有机会站在老将军背后的原因。

像方家这样的家庭,规矩是很大的,能够离老爷子近,这就是荣耀,这就是受重视的象征。方连杰能够超越叔伯,在寿宴上一直呆在老将军身边,由此可见家族对其的重视。

当然在这种宴会上,老将军身边坐的都是雄踞一方的大佬,他是没有资格坐的。他只能是站在后面,冷眼旁观这些平常各据一方,今天却围在一个桌子上的共和国的精英之间的机锋和角逐。

他有几多激动,有几分〖兴〗奋,而更多的则是羡慕。他梦想自己有一天,也能有机会在这个桌子上占据一席之地,那个时候的人生才是真正的惬意。

“小杰……”老将军忽然开口,方连杰一愣,忙凑上去道:“爷爷……”

“你刚才说小琦的事,究竟是什么事?”老将军问道。

一旁的方路平忙道:“父亲,婉琦这孩子任性,廖家的孩子和他青梅竹马,而且现在人家事业有成,可她偏偏看不上。最近……”

老将军瞪了方路平一眼,方路平马上意识到刚才父亲没让自己说话,他忙住嘴,朝方连杰使眼色。方连杰道:“爷爷,姐姐是有些胡闹,她找了一个男朋友,据说是个小小的乡镇干部。

这次出事,就是姐姐给男朋友钱,让当地纪委察觉了不对劲,调查他……”

“婉琦就给我打电话了!”古明凡嗡声道“我让秘书给下面打了电话,让他们不要瞎整事无中生有,这事和小琦是没有关系的。”

“古哥!”

方路平冲古明凡道,古明凡冷哼一声,道:“路平,我知道你和方卓南的小九九,你们觉得和廖家走近是个机会,这一点我没意见。但是要搞裙带关系,要不惜违背小琦的意愿,去讨好廖家,那我古明凡是要拍桌子骂娘的。

老〖主〗席说过,人要有骨气,我们比人差吗?还用得了动用裙带关系?再说廖家的那个小子我见过,不行,长得就像个娘们儿……”

方路平脸色变了,连连咳嗽,在父亲面前说这些,那指定是要挨批的,父亲最讨厌的就是搞这些拉山头的事儿。

老将军神色不变,淡淡的回头看了方连杰一眼,道:“你怎么看?”

方连杰道:“爷爷,我姐姐即使不和廖哲瑜结婚,那也不能找个楚江泥腿子。我看我姐是懂这个道理的,她只是叛逆心理作祟,故意搞的这一出戏。要不,我看还是让姐来京城算了。”

老将军不说话,指了指桌上的茶杯,方连杰连忙端起杯子,老将军猛然举起拐杖,一拐杖将杯子砸掉到地上,咣当一响,整个宴会厅都听到了这个声响大家齐齐的看向这边,老将军缓缓站起身来,方连杰早吓得脸都白了。

“童小黎!”老将军嗡声道。

在这桌左手位置,一身材高大的将军倏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他肩膀上抗了两颗将星,其正是中原军区司令员童小黎,他朗声道:“到!”

老将军举起拐杖,用拐杖的一端指着方连杰:“我把他交给你,你带他去中原,下最基层的部队,不要主力,就干预备役!”

童小黎脸色变了变,道:“老将军……”

方连杰也丈二摸不到头脑,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就这样定了,我跟你讲,不要跟他搞特殊化,古明凡你要监督这件事!”老将军九十多岁高龄,刚才还老态龙钟,可是现在谈吐之间的气场和声威,丝毫不减当年。

“是!”童小黎和古明凡同时答道,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们两人都清楚,老将军是决心已定了!

童小黎看向方连杰的神情有些复杂,甚至还有几分同情,而古明凡则嘿嘿好笑,冲着方连杰只咧嘴,好像十分高兴一般,而方连杰苦着脸,想哭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