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18章 突然的人事变动

第二百一十八章 突然的人事变动

陈京面临纪委最严密的调查。

调查的范围不仅包括陈京,而且连金璐也在调查的范围之内。

县纪委书记易明华在这个时候,忽然之间偏离了舒治国的掌控,舒治国要他立即停止对陈京的调查,还有,让他立即停止对彩水的调查。

但是易明华却没有丝毫顾忌,他不仅没有停止,反倒是加紧了调查的步伐。

易明华首先查出金璐涉嫌跟县委办副主任周进行贿,又涉嫌跟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汪涛受贿,这两笔金额的贿赂应该都在五千人民币,易明华公布了这两笔受贿的人,当事人都受到调查。

而金璐和陈京的关系,易明华也进一步欲要查实,而就在这个时候,德高市暴发了特大腐败丑闻。

德高市市委书记沈林因涉嫌严重违纪,被中纪委直接双规。当时的情况,沈林刚刚视察完德高市第一中学,和中学生们一同唱爱国歌曲,他结束完这个行程后。

从第一中学出来,便接到神秘电话,让他去德高市国际酒店,他进入国际酒店后,便再没有人见他出来。

第二天清晨,德高市收到省纪委转来的中纪委的消息,他们的市委书记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双规了!

这个消息震动楚江,很快全国媒体都争相报道此事,而作为事发的德高市,因为这事已经乱成了一团。省纪委工作组在消息公布的同时进入到了德高市,德高的大批官员被工作组传讯,一场大规模的官场地震就这样毫无朕兆的席卷了整个德高市。

在两天之后,德高市反腐又出现了重大的事件,德高市澧河县县委书记舒治国,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省纪委双规。然后,澧河县彩水水泥厂董事长邵冰莹被检察机关调查。

邵冰莹因恐惧调查,趁夜间逃离澧河,奔赴楚江,欲从楚江机场乘飞机飞香港,在楚江机场,被机场公安截住,很快,检察机关就批准了对她的抓捕,她涉嫌向国家公职人员巨额行贿罪被拘留。

德高地震,澧河政坛地震,前后就在几天时间,而很快,沈林涉案的事情就陆续被媒体曝了出来,澧河易周水泥厂贱卖,国资流失的案子,沈林就直接干预过。

当时彩水集团收购易周水泥厂成功,私下里给沈林送了五百万人民币作为成功收购的报酬,对这一事情,沈林供认不讳。

另外,沈林在德高新城建设的标志性项目,新城环线的招标上,得了中标方巨额贿赂,估计超过了三百万。另外,沈林的儿子沈中海涉黑、涉黄,据说身上还有命案。

沈林事发的当天,德高以及楚江几所高档娱乐场所被查封,大批背后的保护伞落马。

而在澧河,舒治国的倒台,舒治国涉嫌的贪腐工程,也被一一揭露。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澧河县澧河县级公路水泥硬化工程,其直接干预了招标,收取了大笔贿赂。

而舒治国在对待彩水的问题上,利用政府财政资金帮彩水填窟窿,涉案金额高达数百万人民币,他从其中分得好处费五十万人民币,外加一块劳力士的高档手表,价值三万元人民币。

这些案子一笔笔的被揭露出来,随着很多事情的真相大白天下,老百姓在跳脚骂娘的同时,也是拍手称快,为澧河除去如此巨贪叫好。

而以此为契机,澧河从上到下,一场大规模的反腐运动,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县纪委易明华书记,全面掌控了澧河的局面,并澧河全县共挖出了三十多位涉嫌违纪的官员,其中严重违纪的官员两人,纪委已经对其实施的双规,准备移送其至检察机关起诉。

澧河的动作迅速,而由于市县两级一把手空悬,省委组织部在广泛征求了德高市委现存主要领导意见以后,对澧河的人事做出了惊人的任命,任命澧河县原纪委书记易明华担任澧河县县委书记,主持澧河县委全面工作。

这一个任命,彻底的让澧河政坛有了全面洗牌的空间,而澧河也成为了在换届前,首个县委书记、县长提前到位的县,虽然这个提前到位有些阴差阳错,但是澧河政坛的巨变,已经是趋势不可抗拒了……

政治有时候一天都太长了,这对澧河和德高来说,这句话太合适了。

而这句话用在陈京身上,也是合适的,易明华很会把握时机,他恰恰把握住了舒治国打压陈京的时候,他果断出手再添一把火。

陈京被严格调查,虽然没有查出问题,但是他的女友金璐却查出问题来了。虽然这个问题,最终没有追究刑事责任,涉案的两位官员也仅仅是降职使用,但是易明华的这个动作,却很好的达到了他的目的。

陈京是澧河政坛口碑最好的官员了,澧河上下,说到陈京,基本都是正面的居多。而他恰恰就从陈京开始查,而且还查出了问题,这对他铁面的形象是个很好的提升。

再说,易明华查彩水的时机把握得相当好,他查彩水,恰恰赶上了德高沈林的倒台,他赶到了这个机会,完全就是他立功出成绩的机会来了,而他也毫不含糊的把这个机会掌握住了。

这才有了他后来居上,最终一步登上县委书记高位的戏剧性的结果。

澧河究竟由谁来接替舒治国担任县委书记,这一直都是被人们广为议论的话题,在澧河政坛内部,大家也都纷纷的关注此事。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易明华会成为最后的赢家。

……

一杯清茶,茶香袅袅。

易明华的背后“清正廉洁”四字横幅龙飞凤舞,气势庄严。

这间办公室的一切布置都和舒治国当年一致无二,易明华唯带来了这幅“清正廉洁”的横幅。

坐在象征澧河权利的第一把交椅上,易明华腰杆挺得笔直,他的对面,坐着陈京。

他以一种欣慰又有些勉励的口吻对陈京道:

“陈京,真金不怕火炼,这句话对你很适合!清者自清,以前有人认为你有问题,现在经过了纪委的严格调查,终于证明了你的清白,这是可喜可贺的事!”

陈京表情很淡,这段时间的起伏,让他内心渐渐的强大,对政治的敏锐,也比以往要强很多。

易明华以铁面闻名澧河,这么多年,说起澧河纪委易书记,无人不交口称赞。

但是易明华今朝一登上县委书记的宝座,铁面之名在维持,但是在陈京看来,易明华现在大赦天下,收拢人心的倾向占据了主导。

易明华的手法很直接,是典型的严肃教育,宽大处理。

这一次全县查出的问题干部多达数十位,但仅仅有两人被双规,其他大部分的处理都只是警告。

就像金璐,最后都被免予追究责任,这可以说是易明华大赦天下的最好例证。

说起来,陈京应该感谢易明华,不然易明华如真要继续较真下去,金璐或许要面临更严厉的处罚,现在易明华将这事就那样轻轻的放下了!

不得不说,易明华是个很高妙的人,当然,也可以说易明华懂得如何去尽快的稳定澧河,懂得如何尽快的去收拢人心。但不知什么原因,陈京对易明华的观感,却在最近直线下降了。

他不禁又想起马步平的《国际金融》那本书里面对易明华的描述:“明华其人,城府太深,用心太多,观此等人,不可深交!”

马步平另外又有记述:“人之最贵,莫贵于始终如一。善变之人多诈,突变之人多枭。”

陈京更愿相信马步平的记述,易明华的变化太大,太突然,也许这正是他具有枭雄气质的一面吧!

“陈京,澧河这一次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官场大地震,整个政坛形象,乃至澧河的外界形象受到了极大的损害。老百姓对政府的看法,也是越来越不好。这样的情况,对澧河新任班子,这是个极大的考验!

南巡首长说过,发展经济是第一要务,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真真切切为老百姓解决实际问题,老百姓才会拥护政府,才会拥护党。

在搞经济发展方面,你是一把好手,所以啊,你肩上的担子可不轻啊!”易明华继续道。

陈京轻轻的笑了笑,道:“本职工作,我会认真的做!这一点无需易书记您多提醒。另外,澧河的经济发展,那得有县委县政府的得力领导才成,我们只是执行而已,能起的作用有限!”

陈京顿了顿,接着道:“当然,我最高兴的事情,是我终于可以放手工作了,不用天天去银行看存折,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

易明华微微的蹙了蹙眉头,笑了,拍了一下手,道:“那行吧,今天我们就聊这么多,你去忙!”

陈京起身,微微的点了点头,后退了两步,然后转身快步的离去。

易明华看着陈京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敛去,能坐上澧河县委书记这个位置上,他易明华等太久了,在这个位置上,他眼中是容不得沙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