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19章 陈京那么好动?

第二百一十九章 陈京那么好动?

澧河县委,新任县委书记易明华,县委副书记,代县长鲁权,县委副书记赵一平,常务副县长王涵阳四个人一起碰头。

碰头会的主题就是全县若干乡镇和县直单位的人事问题。

这次因为舒治国的牵连,澧河出现了大批问题官员,处分一批、降职一批官员,相应的就要重新任命一批新的官员,这么大个县,在关键岗位上终究需要人做事,而易明华上任后解决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问题!

但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实际上要解决的是澧河各方势力新平衡的问题,易明华能够成功上位,在于他把握住了反腐这个机会。但是上位容易,全面掌控局面难。

就像今天这样,召开人事碰头会,组织部长竟然因病缺席,这实在是让易明华感到尴尬。县委组织部长卞兆南,他一直给人的印象都很和蔼好说话,但是今天却明目张胆的不给易明华面子,这也是易明华很意外的。

“大家有什么话畅所欲言嘛!涵阳,你说说你的意见?”易明华笑道,碰头会场面有些冷,易明华眼睛最后盯向了王涵阳。

今天碰头的这几个人,鲁权和赵一平比他资历都高,唯有王涵阳在常委中一直排名在他后面,所以他第一个就点了王涵阳的名。

王涵阳放下钢笔,道:“易书记,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我认为啊,目前我们首先要解决的是一些关键的人的去向问题。我打个比方,比如说陈京同志的去向问题,我们就要认真慎重考虑。

陈京这样的干部,有能力、有才华,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他已经用他的成绩证明了这一点。但是另一方面,陈京脾气很倔很犟,不好驾驭,这一点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

所以,对陈京这样的干部,我们怎么用,如何用,这是个课题,我们应该要解决这个课题,这才是我们人尽其用的基础。”

王涵阳端起茶杯,结束了自己的讲话,易明华一听这话,不由得摘掉眼镜将眼镜使劲的擦了擦。

易明华对陈京的使用问题,他最早的计划是希望陈京能够为他所用,但是这一点,他有些一厢情愿了!

易明华的原则,既然陈京不能为自己所用,那就不能够让陈京在居于如此关键的位置。再说,陈京那个时候和舒治国的关系密切,他的女友又被查出了问题。

易明华根据这两点,就初步有了拿下陈京的想法。

以前舒治国拿下陈京,是想先让陈京去省党校,然后徐徐图之。

易明华的想法更直接一些,他想直接就将陈京拿了,调到一个闲职上面,这对易明华来说也是个立威的机会,新官上任三把火,易明华的第一把火就准备从这里烧起。

可是他哪里想到,他将念头放在陈京身上,大家都把陈京当成了一个关键人物,分歧和矛盾一下就凸现出来了。

卞兆南今天称病不来开会,这就和易明华准备拿陈京有关系,现在王涵阳发言说这事,这不能不让易明华警惕。

王涵阳说话了,赵一平便道:“陈京的问题,最近外面传言多,说什么有人要整他云云。所谓空穴不来风,这种说话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重视。当初治国同志,在处理陈京的问题上是犯过错误的。

事实证明,陈京这个干部,人虽然年轻,但是很有正义感,很有担当,治国同志故意打压他,这件事情在社会上就已经造成了很大的消极影响!

我们现在是新班子,我们穿新鞋就不能走老路。我们澧河连个陈京都使用不了,都容不下,别人会怎么看我们?”

赵一平发言完毕,将笔记本一合,双手抱在了胸前。

鲁权连忙接过话头,他道:“我同意一平书记的意见,陈京没有问题嘛!就是脾气有点臭,除此以外他有什么问题?易书记专门成立调查组查过他,除了查出他女朋友有点小问题外,其他没查出什么啊?

既然这样,对陈京的使用,就不应该存在方向性的问题嘛!

我有个建议,现在澧河的几个大镇中,最乱最不好管理的就是易周镇,我看就把陈京派过去干一任党委书记,我坚信他是有能力干好的!”

三个人发言,一个接一个,在这其中,易明华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

当鲁权说让陈京去易周镇,易明华倒吸一口凉气。

易周镇是什么地方?是舒治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倒侯红权掌控局面的地方,这个地方因为老马的人马和舒治国相斗,最后双方皆失败,现在算是一块现在都没有势力掌控的空白区。

易周镇对澧河来说,其重要性丝毫不亚于澧河镇,澧河仅有的几家企业基本都在易周镇。这么一个要塞之地,易明华早将这里当成了自留地,现在鲁权提议让陈京担任易周党委书记,这不是要易明华的老命吗?

易明华脸色很难看,但是鲁权说话了,赵一平和王涵阳两人立马赞同,四个人的碰头会形成了三打一,局面对易明华非常不利!

赵一平呵呵笑道:“明华书记,最近这段时间,纪委工作很辛苦啊,我听说纪委对陈京进行了全面的审查。当时我就琢磨,是不是陈京要到什么机要部门工作了,祖宗三代都要审查吗?

现在看来,这个审查有必要,陈京清者自清,现在外面都有传言啊,说这么多年,陈京是唯一一个通过纪委调查,还能全身而退的官员,仅此一点,陈京的使用问题,我们就不能够草率!”

易明华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差点气得吐血,赵一平阴阳怪气,出言咄咄逼人,根本就没把他这个一把手放在眼里。而且字字句句都在暗讽他靠打纪检牌上位,简直是岂有此理!

易明华终究是久居官场的人,其城府不是一般的深,他心中清楚,今天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发火生气,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毕竟刚刚上位,威信还不行,如果一上来遇到挫折和困难就拍桌子发火,除了让人认为是无能外,再没有任何好处。

只是易明华心中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陈京这块骨头就这么硬,从舒治国那里就啃起,啃到现在还就硬是啃不动!

场面有些冷场,刚刚出了风头的赵一平端起茶杯细细的品着茶,缩着脖子像个喝闲茶的老翁。

此时他心中是颇为惬意舒服的,易明华一朝得志,语无伦次,赵一平正在找个茬子要让易明华好看呢。还好,易明华不知深浅,上来就要动陈京,陈京是那么好动的吗?

对陈京这个人,赵一平心中是门清,他和陈京交过几次手,一点便宜都没讨到。

而在舒治国打压陈京最厉害的时候,赵一平准备蠢蠢欲动,当时他在省城的关系就警告了他,让他安分一些,不要杞人忧天。

“杞人忧天”这个词儿有讲究啊,既然用上这个词儿了,陈京还能有问题?

最后倒好,舒治国没把陈京拿下来,反倒自己把自己整双规了。

新上任的易明华还不涨记性,又要拿陈京动手,这不是自找寒碜吗?

政治上稍微有见地的人,都看清楚了,陈京人家背后是有支撑的。如不然,最后舒治国会服软?

可惜啊,舒治国服软了,还是出事了。舒治国的出事,究竟和陈京是否关系?这个问题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心中清楚了!

舒治国打不下去的人,易明华想打下去,在赵一平看来,这就是他没摆正位置……

碰头会不欢而散,易明华回到办公室,王庆坐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见他回来,连忙起身,喜滋滋的道:“书记,彩水的案子又有新成果了!当初邵冰莹竟然还给陈京送过红包,内面至少包了一万块钱!

这个事儿是邵冰莹亲口承认的!”

易明华愣了一下,心中一口气根本就没法散去,他轻轻的哼了一声,将咯吱窝里的笔记本放到了办公桌上。

王庆见易明华没有说话,他连忙凑上前,道:“书记,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调查陈京……”

“咣当!”易明华抬手将桌上的杯子扔在了地上,猛然回头看向王庆,道:“你猪脑子吗?还查,查,查什么查?你连人家祖宗都查过了,没有问题,你还要查到什么时候?

人家账上十几万块钱,来路都毫无破绽,他会因为一万块钱阴沟翻船?”

易明华气得浑身发抖,今天的碰头会简直是被羞辱了,这样的奇耻大辱,他毕生这还是第一次经受。

他现在有些明白了,陈京就是个陷阱,这就是一个大坑,谁要往那里跳,那都出不了头。

可怜王庆,根本就是猪脑子,连别人下的套都识破不了,如果真要根据一万块钱的问题追根索源的查,可能查到最后,易明华要查得自己在澧河都没有立足之地。

“咚,咚!”有人敲门。

秘书推门进来道:“书记,方渐鸿局长到了!”

“不见!让他给我回去!”易明华斩钉截铁的道,语气前所未有的冷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