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20章 不死不休!!

第二百二十章 不死不休!!

政治就是一场博弈。

博弈的双方很少你死我活,但是有些时候,双方都不能退缩,那个时候,见真章的时候就到了!

就像现在的澧河,易明华就有些骑虎难下。

关于陈京的使用问题,班子中分歧太大,易明华和大家的意见根本就合不到一块儿去。易明华想通过陈京的这个问题立威,而其他的人还想着拿陈京的事儿向他发难。

这个巨大的分歧,就造成了易明华上任后,第一次需要在班子中以寡敌众,关键是现在的易明华,他需要胜利!

就在易明华召开碰头会议第二天,没来参加会议的组织部长卞兆南竟然找陈京谈话,就他的去向问题征求他个人意见,这个事情让易明华大为光火。

他终于将电话打到了市里,市里现在暂时主持工作的是市委副书记方克波,易明华这次能够上位澧河县县委书记,和方克波的大力推荐是分不开的,县委书记是省管干部,易明华能够进入省委组织部的视线,这对他来说,是仕途的一大飞跃。

易明华和方克波通电话,他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把自己在工作中遇到的困难说了出来,明确表示自己初上任县委书记,威望不够,另外,还有人摆不正位置,开展工作很困难!

方克波瓮声道:“遇到困难就要解决困难,你给我打电话抱怨有什么用?你自己也是澧河的老人了,真有那么多的困难能够难得住你?”

易明华道:“方书记,工作方面,我定然会努力去做。但是我还是希望您能来我们澧河走一走看一看,治国同志在澧河根深蒂固,他出了问题,对整个澧河的消极影响是巨大的。

现在澧河上下,各级党委政府领导干部士气低落,人心惶惶。在这个时候,我们需要领导的关怀!”

方克波在电话中沉默了一会儿,仔细一思忖,觉得易明华说得不无道理。澧河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一直都没有重量级的领导过去镇场面,的确有些说不过去,他便道:

“那行吧,我让满秘书长看看,看安排个什么时候过澧河走一走,看一看!”

易明华的一个电话,就有了市委副书记方克波第二次视察澧河。

上一次方克波视察澧河,那时候舒治国让他重点视察的地方是易周镇和彩水水泥厂,当时方克波在市委被沈林压得比较厉害,在视察完毕后,高度赞扬了澧河县委和县政府的工作。

他认为澧河县委县政府的工作做得细致,做得到位,尤其是彩水的问题,当初澧河班子是用了心的,事实证明,彩水的引进是很成功的。

方克波说这话,还是几个月以前的事儿,而现在,澧河县委县政府班子都崩溃了,至于彩水,更是被纳入了全省要严肃处理的问题企业名单中,方克波的讲话成为了诅咒。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第二次到澧河,在澧河民间就免不了有人要取笑他,说方克波生了一张乌鸦嘴,他肯定谁的成绩,那人或者事就必定倒霉!

方克波到澧河接见澧河县委班子,主持召开了澧河县委的常委会,在会上,他明确表示,称易明华是组织慎重考虑后才提拔起来的新任县委书记,易明华同志思想觉悟高,办事能力强,尤其是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强,市委是支持易明华工作的。

所以,澧河班子的其他成员,应该要团结在易明华同志周围,要支持他工作,大家一起把澧河的工作做好,要摆脱目前的这种人心不稳的状态。

方克波讲了话,易明华随即讲话,在讲话中,他向市委汇报了目前澧河工作面临的困难和困境,他讲到了澧河面临的第一个困难就是人事的困难。在这个讲话中,他提到了陈京。

他道:“在澧河,有怪现象,人事方面有怪圈!就以我们有个经贸局长陈京为例,这个年轻人恃才傲物,从来就不把领导放在眼里。当初在治国书记时代,他就处处顶撞领导,让领导下不了台。

对这样的干部的使用,我们是不是要反思一下?”

易明华顿了顿,继续道:“我们爱护干部,培养干部,不是一味的纵容他们,宽容他们。有时候,我们给他们一点磨砺,这也是培养干部所必须的。就像陈京这个同志,我觉得我们就应该要给他点教训,暂时将他冷处理一段时间,让他成熟一些,让他更稳重一些,这对他个人和我们党的事业,都是有好处的……”

……

接到马步平的电话,陈京感到很意外!

陈京最近被两件事情所困扰,一件事情就是工作调动的事情。

卞兆南找他谈话,征求他的意见,称组织上有意将他调到易周镇担任党委书记,这个谈话让陈京感到非常突然。

而第二件事,就是金璐转战沿海,到沿海投资餐饮的事情。这件事情陈京阻拦不住,也没法阻拦。金璐讲的道理很清楚,像金玉楼这样的高档餐饮店,在澧河这样经济不发达的小县城立足,不靠政府、不靠单位支持,这是不可能存活的。

以前,金璐可以堂堂正正的做单位的生意,大家都不会说三道四。

但是现在,陈京自己是领导,而且是澧河重量级的领导,那澧河哪个单位、什么人到金玉酒楼吃饭,就似乎有了别样的意义。

长期这样,金璐的生意就和陈京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一天两天没什么,金璐就担心时间长了,以后会有大问题。

再说,这次金璐被查出问题,这就是一个大教训,这也更加坚定了金璐走出去的想法。

金璐去沿海做前期考察,陈京一个人在家,又有调动的事情,着实让陈京感到很心身疲惫。

在陈京想来,他担任经贸局局长才几个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就非得要把他调走?

现在澧河经贸局的工作任重道远,如果真说经贸局长的合适人选,陈京觉得还是自己合适。他刚刚干出一点眉目就走,哪怕是去担任易周镇一把手,他可以在易周镇解决副处的级别,他心中也不愿意。

他是看明白了,现在有人眼红他现在所处的位子。经贸局现在要钱有钱,要项目有项目,要出成绩也很容易,在这个当口,谁不眼馋?

现在澧河政坛各方势力交错,大家都在为自己争取利益,陈京现在不属于任何一方,还能指望谁帮他说话?

就像去易周镇的安排,在陈京看来,易周镇现在一团散沙,人心涣散,陈京在那里会遇到多少困难?陈京拿不下易周镇,他手上就什么底牌都没有,那个时候,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局面会很糟。

乐观一点估计,陈京能够控制局面,那得罪人不上算,到最后,像易明华终究不会容忍易周镇这样的重镇让一个和他有二心的掌控,到时候免不了要掺沙子,那个时候斗争激烈的局面不可避免。

任何班子,只要一斗起来,内耗大了,工作就肯定会有问题。

澧河这些年为什么没有成绩?这和澧河政坛的政治斗争激烈是分不开的,大家都去想着斗去了,谁还管经济发展,谁还管老百姓的死活?

马步平在电话中跟陈京讲,他道:“陈京啊,你可能要做好坐冷板凳的准备,当初你不听我言,表现的性格太突出了,这成了你最大的短板,现在被人家揪住辫子了吧!”

陈京有些发懵,不懂得马步平的意思,马步平没好气的道:“易明华为了解决你的问题,连市委方副书记都请出来了!方书记这次去澧河,就是帮他镇场面去的,所以,你呀……”

马步平这样一说,陈京豁然开朗,但心中还是隐隐有气,道:“马县,经你这一说,我还真得感到荣幸才对啊。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我究竟是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就非得这样惹人厌?”

“好了,不要发牢骚!这次满副秘书长陪同方书记来了澧河!我尽量安排,让你和满副秘书长见个面!但是你不要抱希望,因为满副秘书长说了,他现在需要的是秘书,但是你这个个性不是做秘书的料,他是看不上你的!”马步平淡淡的道。

马步平最近要下放了,初步是定在修梅县担任县委书记,目前正式任命没有下来,马步平自己心中也忐忑着呢!

再说,即使马步平的正式任命下来了,他目前去上任,也不宜多带自己的人过去。换句话说,马步平现在自身的问题处理起来都困难得很,又哪里能够顾得上陈京?

他能打个电话过来,能够给满副秘书长打招呼,这就是已经显示他对陈京的高度重视了!

挂断马步平的电话,陈京忽然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他觉得自己这一次可能难了!易明华的厉害,比之舒治国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果说舒治国还有些虚伪,那易明华就是**裸的强势,他想做的事,他想干倒的人,那一定是要达到目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