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21章 自掘坟墓?

第二百二十一章 自掘坟墓?

市委副秘书长满延波陈京见过两次,满秘书长给陈京的感觉是其人比较矜持,总是有意的自恃身份,显得要高人一等。

他看上去能够大家打成一片,实际上却是处处的在提醒周围的人,他是领导。

对这样的领导,陈京不太愿意去接近,至于求他办事,更不是陈京乐意的。

现在德高市委〖书〗记一位高悬,方克波以副〖书〗记身份主持市委工作,外界普遍认为,方克波提拔〖书〗记的可能性很大。而满副秘书长一直都服务方克波,如果方克波的位子正了,他的位子可能也要动一动。

而一般市委秘书长都入常,如果满延波的位子能够搬正,可能也不会例外,这对满延波来说是个飞跃。在这样一个当口,满延波定然是心气更高,陈京更是不愿意去干低人一头的事情。

陈京见满延波,不是他心中所愿,而不去见满延波,又辜负了马步平的一番好意,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县委办的电话来了,让陈京过去房山宾馆,称市委领导要见他。

陈京心中很惊讶,他带着满肚子疑惑到房山宾馆的时候,县委办新上任的接待办洪林主任把他带到了贵宾区,在那里,他见到了满延波。

同时,他赫然见到了易明华。

当他见到易明华的一瞬间,陈京心中清楚,今天自己不该来,今天的这次会面,肯定不会很愉快。

陈隼进门和易明华打招呼,又向满延波打招呼。

易明华指了指沙发道:“坐吧!今天满秘书长陪同方〖书〗记视察了一整天,这个时候还不辞辛劳的要见你,这说明领导对你非常的重视!最近,对你的去向问题,县委意见也很多,所以,你最好好好的把握今天的机会…能够在秘书长面前露一手。

楚江才子嘛!有才华在该露的时候,就不能含糊!”

陈京坐在沙发上,腰身挺直,满延波端着茶杯…显得有些矜持,他沉吟了半晌,道:“年轻人啊,马步平对你可是恋恋不忘,老是希望我能够给你一个机会,说你笔杆子硬,写得一手好文章。”

满延波顿了顿…话锋一转,道:“这样吧,今天我现场给你出个题,明天方〖书〗记要视察你们开发区,到时候可能会有个讲话,你就说说起草这篇讲话稿的要点吧!”

陈京一愣,有些措手不及,方克波明天视察开发区…他这个开发区主管单位的领导竟然没收到通知,这其中是不是有奇怪的地方?

再说,领导下去视察…那些讲话大都是勉励即兴的讲话,又不是什么正式场合,哪里还有讲话稿需要起草?

但是满延波说有讲话稿起草,陈京能说没有吗?

他沉吟了一下,便只好把自己当成是方克波,说了几个讲话的要点,其中自然少不了一些勉励、鼓励的话。

“行了!”陈京的话还没讲完,满延波白抬手止住了他的讲话:“你的讲话太乐观了,你根本就是以我为主,没有摸清领导的想法。方〖书〗记这次来澧河…对澧河的工作他是颇有意见的,尤其是对开发区的工作。

而你的讲话要点,个个都是表扬奖励,当领导都像你这样当,那天下就太平了!”

易明华在旁边道:“陈京啊,开发区是你的工作范围…管好开发区,这是你的职责!你刚才的讲话要点我不评论,我只评论一点,你是不是对自己的工作成绩太过于乐观了?

开发区真的就那么值得领导勉励和夸奖吗?我看未必吧?

上次王县长去开发区,我听说弄了个灰头灰脸,这是怎么回事想必你是知道的,这里面难道真就没问题吗?”

陈京端坐不动,他心中暗暗冷笑,易明华这是干啥?这分明是在羞辱自己。

在澧河,看来易明华是真的要将自己往死里整了,连马步平找满延波的事儿,他都要插一杠子,不断要把这事搅黄,还得趁机对自己羞辱一番!

而满延波显然也是很配合易明华,易明华号称方克波的嫡系,看来他们的联系果然很紧密,也许比满延波和马步平还要紧密。

陈京缓缓的从桌面上端起茶,道:“易〖书〗记教训的是,但是就这个讲话要点来说。现在澧河大的宏观局面是人心不稳,人心不稳是不是和领导作为直接挂钩的?所以我分析方〖书〗记,断然是不会在这样的时候批评澧河班子工作的。

这个道理也可以适用在开发区上面。

再说,方〖书〗记视察开发区究竟讲什么话,如何讲话,那也只能是他自己心中清楚,别人是不能替他讲话的,是什么态度,等明天他视察我们开发区讲话的时候,不就切明了了吗?”

易明华一愣,满延波也很惊讶,他眯眼看着陈京。

陈京这几句说得客客气气,恭恭敬敬,但是话中的意味,却是很犀利锋芒。

他不仅暗讽易明华掌控不住局面,拉方克波过来帮他镇场子,而且还暗讽满延波要代替方〖书〗记的野心。

满延波的脸渐渐的阴沉了,他本就矜持,矜持的人都好面子,陈京这话就让他很没面子。但是以他的身份,如果起身批评陈京,那就更没面子了!

易明华脸色更难看,此时他才明白,今天自己出了昏招了!

明明知道陈京不是省油的灯,怎么能够陪同满延波一起来见他呢?现在好了,陈京说的话难听,搞得满延波很尴尬,很失面子。

而易明华又没法和陈京较真,因为明天如果方克波视察即兴发言还真应了陈京的话,那不是闹了大笑话吗?

易明华堂堂一县委〖书〗记,连一经贸局长都驾驭不了,这不更是没面子吗?

“辱人者,人恒辱之!”这话对现在的易明华来说,太合适不过了!陈京今天也是想横了,易明华既然老是要和自己过不去,那一不做、二不休,自己也没必要给他留面子。

陈京现在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现在面临难局的是易明华,对陈京来说,他顶多是一破局长不当,还能怎么地?

对于满延波,陈京也很厌恶此人的为人。他身为领导,既然是受人所托,哪怕事情办不了,也用不了把事情做成这样。

既然满延波不讲究,陈又何须讲究?

陈京不讲究,扫面子的是易明华,凸显的是易明华能力的欠缺。而满延波则是有苦说不出,他在政坛混了这么多年,养尊处优习惯了,走到哪里别人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他何曾遇到今天这种尴尬的场面?

政治斗争,满延波也习惯了勾心斗角、笑里藏刀,像陈京这样不留情面的犀利,他是久违了!

陈京这不经意的一击很疼,让满延波作为领导的优越感瞬间崩溃。

让他发觉自己不过是自我感觉良好罢了,还以为别人多敬畏自己呢,原来人家也就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屁!

这样的反差,让满延波有一种恼羞成怒感,心里面恼羞成怒,恨不得立马站起来把陈京轰出去。但是面子上,他又不得不维护他作为市领导的形象,他内心指望着易明华能够把局面控制住,最好能把陈京赶可是易明华什么动作都没有,除了面红耳赤,他还能干什么?

“易〖书〗记,说句实在话,我来澧河今年也是三年了!三年以来,直到今年才出了一点成绩,实在是有些对不起领导的栽培。但是能出成绩,总比一直碌碌无为要好。

所以啊,我现在看得比较开,组织需要我干,我就认真踏实的干。组织觉得我不行,我也没有怨言!

但是有一点,我工作是为党和人民工作,不是给私人打工!治国〖书〗记当年就认为我是给他私人打工,老是提出很多超出我职责范围的要求,我做不到他就觉得我不够尊重他,最后啊,引发了很多的问题。

说起来,现在如果我要反思,我还真的反思自己的这身臭脾气。

我有牛性,脾气有些犟,别人尊重我,我倍敬他。可是别人要老觉得我碍眼,好欺负,那事情就会变得复杂。我控制情绪的能力一直都是要加强的,今天我向你剖析自己的缺点,并保证努力的改正自己的缺点。

所以有得罪的地方,还万望易〖书〗记你海涵………”

陈京缓缓的站起身来“好了,今天秘书长对我的考核肯定是通不过了!不过我还是得谢谢您,让我涨见识啊!我们基层官员,总忍不住要去幻想市委这样与我们距离很远的地方的神秘。

今天能跟满秘书长零距离接触,也算是满足了我的好奇心,同时自我也感觉学习了很多,受益匪浅,实在是受益匪浅!”

陈京就这样大踏步的走了,门轻轻的被带上,没有带走哪怕一丝风,留下满延波和易明华两人面面相觑,尤其是满延波,气得浑身发抖,却又不知怎么发泄,他指着门:“简直是太可恶!这样的干部,怎么能够堪大任?”

易明华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他心中清楚,陈京今天是自立坟墓,他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