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22章 山穷水复?

第二百二十二章 山穷水复?

借助方克波来澧河的机会,易明华终于扯了一张虎皮稳住的阵脚。(

阵脚稳住后,他便召开了他上任后第一次县委常委会议,会议的中心议题就是人事问题。

会议一开始就比较紧张,易明华的算盘很清楚,他就是要借助这次会议来站稳脚跟,初步确定他作为县委书记的权威。

什么事情能够有助于易明华树立权威?无疑,最近班子内部一直争议激烈的陈京的去向问题,最能有助于他树立权威。在处理陈京的问题上,他遇到了很大的阻力。

但是,遇到的阻力越大,如果这件事情最终能够贯彻他的意志,对易明华来说,就越是一个树立威信好机会。

这一次有方克波来帮他稳阵脚,加之陈京得罪满延波,市领导对陈京的观感不好,这是易明华拿下陈京最好的借口和时机。

对目前澧河的现状,易明华是有冷静而清晰的判断的,陈京归根到底是孤家寡人,在县委他没有真正的靠山。易明华要动陈京,之所以遇到那么大的阻力,无非是因为班子内部,大家权力博弈的需要。

易明华选择陈京作为突破口,就有人在这上面阻挠,这和陈京本人的人脉是没有必然联系的。

而此一时,彼一时,陈京自己不懂得审时度势,谁又还能帮得了他?

所以,对今天的会议,易明华是志在必得,而会议一开始,他也有必胜的信心!

坐在象征权利和地位的县委第一把交椅上,易明华以一种审视的眼神看着左右两排的常委们。他是最了解左右两边坐的人的心思的,因为他就曾经一直坐在旁边。

现在,他一朝成为了中心,成为了核心,班子中所有人都要向他靠拢,这种感觉是非常美好,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

他心中不禁有些飘飘然,如果是前几天,他这个县委书记还有些名不副实的话,那现在,过了今天,他就是名副其实的澧河第一人了。

陈京的问题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升华了,不是陈京个人的事儿了,而变成了易明华和那些还摆不正位置,处处要和他较劲的人博弈的一个焦点。易明华如果赢,他赢的就是整个主动权。

而他如果输,输的就是他县委书记的威信。

这样的争斗往往是很难的,因为太重要,所以,即使明知不敌,很多人都无法割舍放弃,毕竟,放弃的代价太大了!

而会议一开始的紧张,也就是缘于此,大家各自发言,阐明自己的观点!

县委常委,澧河镇党委书记左秋明第一个向易明华递交了投名状,他明确发言支持易明华,觉得陈京不宜再在领导岗位上,应该被安排学习深造,这是对他的爱护。

但是很快,左秋明的意见就被宣传部长方秀娥驳斥,她道:

“陈京的问题,我不明白为什么最近有这么多讨论!我只想说明一点,那就是陈京现在在自己的岗位上干得很好,很有成绩,而且经贸局和开发区也总能给我们希望。

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老是惦记着要给他换岗?如果说一有干部干出了成绩,马上就换岗,以后谁还用心干?

说得直接一点吧,这就是摘桃子嘛!早些时候没事,等人家一出成绩马上就有事,这不是摘桃子又是干什么?”

方秀娥发言,场面变得有些冷,王涵阳放下钢笔准备说话,但是顿了顿,又选择了放弃。

易明华笑了笑,道:“好啊,今天我们开会,观点是截然不同啊!这很好,说明我们班子很有朝气。既然这样,大家就畅所欲言,畅所欲言……”

易明华一连说了两个畅所欲言,眼睛看向了赵一平。

赵一平脸色有些冷,但是却躲开了易明华的目光,组织部长卞兆南低头不说话,王涵阳道:

“我支持方部长的意见,陈京同志我了解,人是有点直,但是能做事,会干事!我们不能因为陈京曾经得罪了人,我们就一定要对她另眼相看!我想提醒一句,他是当的干部,不是某个人私人的干部,我们不能以个人的好恶来做决定吧!”

王涵阳这样一说,易明华有些沉不住气了,他冷笑道:“王副县长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认为我是和陈京有矛盾的?你要清楚,陈京的问题,不是我提出来的。

在治国书记时代,这就是个老问题。我和陈京私人哪里有矛盾?不仅没矛盾,以前我们还颇有私交,因私废公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说到此处,易明华顿了顿,道:

“那行,既然大家意见不统一,我们按照规矩来,一人一票,投票决定!”

易明华说要投票,这个事情基本就可以尘埃落定,左秋明第一个投票支持易明华,方秀娥自然投了反对票,但是接下来,人武部长匡华支持易明华。易明华这边至少有三人。

最近澧河班子调整比较大,常委一直都没有补齐,所以易明华胜负的关键在于王涵阳、卞兆南、赵一平等人的态度。

对现在的局面,易明华不急不躁,他轻轻的端起茶杯并不急着让几人表态。

“各位,这样吧,我看今天会议气氛有些不对!我们休息五分钟,大家各自都放松一下,我们再议!”易明华淡淡的道。

他说完话,先起身出门,留下后脑勺面对后面。

无疑,易明华这是胜利的宣言,他这是逼着王涵阳等起先反对他的人,在接下来会议开始的时候支持他。

现在的情况很清楚,市委是支持易明华的,而陈京又明显是冲撞了市委领导。综合这两点,如果县委的几个核心领导还在死保陈京,企图以此向易明华叫板。

这就是公开的对抗市委,易明华扯了这张大皮,政治上稍微成熟的人,自然都会明白其中的厉害!

五分钟,易明华用这五分钟,来宣布他的胜利!

易明华潇洒的转身,似乎就是澧河一个时代的结束宣言,以后的澧河,那就是他易明华的天下了!

政治斗争都是血腥残酷的,在这样的斗争中,总会有人成为炮灰,成为失败者。就像最近,陈京从舒治国时就处在了风口浪尖。到了易明华接手后,他又成为了一个焦点。

这个焦点终于要崩裂了。

也许今天以后,陈京就淡出澧河政坛,人走茶凉,几年以后,又有多少人会记得他?人都是健忘的,时间可以冲淡一切!

没有人唏嘘感叹,因为今天的会议上,没有人在意陈京的生死。陈京对他们来说,只是个媒介,只是个斗争的点。这个点的平衡失去了,政治格局重新走向了新的平衡,大家都在各自的找自己的位置,那个舍弃的点,又有谁会在意?

五分钟的时间很短,这五分钟,足以让人冷静下来,冷静就是理智的代名词!

会议重新开始,易明华清了清嗓音,对王涵阳道:“王副县长,你的意见……”

王涵阳吸了一口气,道:“我弃权!”

易明华轻轻的笑了笑,不说话,时间静静的流淌,气氛有点古怪。大家似乎都在安静沉默中比拼着各自的耐性,不知过了多久,赵一平用手轻轻的敲了敲桌子,道:“我弃权!”

易明华又笑了一下,眼睛看向赵一平,微微的颔首。

他似乎是在肯定赵一平的表现,又似乎是在告诉对方,早知现在,何必要拖这么久?

又是安静,过了一会儿,鲁权道:“我弃权!”

这一下易明华脸上的笑容终于化开了,有了鲁权的弃权,这个决议就可以立即做出!陈京调离经贸局的事情没有了障碍,至于调陈京去哪里,干什么,那还不是易明华说了算?

易明华轻轻的取下眼镜,从口袋里掏出绸巾认真仔细的擦拭,最后一个没有发言的是卞兆南。

易明华不急,他盯着卞兆南道:“卞部长,虽然胜负已定,你态度还是要一个……”

“叮,叮,叮!”卞兆南的腰间手机忽然响起来,这一响,一下将易明华的话打断了!

易明华皱了皱眉头,卞兆南从腰间将手机取下来,瞅了一眼,道:“是市委的电话,我出去接个电话,不好意思……”

易明华轻轻的哼了一声,卞兆南快步走出去。大约过了半分钟,卞兆南猛然从外面进来,推门的动作有点大,他道:“我同意将陈京同志调离经贸局,即刻调离!”

整个会场大家愕然,不明白卞兆南怎么忽然这个态度。

他不是一直坚决反对打压陈京的吗?

易明华点点头道:“好!很好!卞部长能够顾全大局,这一点很好!那这样,这事就通过了……”

“慢!”卞兆南忽然道。

“怎么了?卞部长还有话说?”易明华拉高嗓门道。

卞兆南哈哈一笑,指了指手上手机道:“刚刚接到市委组织部电话,组织部高副部长跟我讲,让我即刻让一个叫陈京的同志进市委接受组织谈话。真是巧啊,我们不正在讨论陈京的去向问题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