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23章 不需介怀!!!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不需介怀!!!

陈京去市委组织部接受组织谈话?

整个会场被这个消息给震撼了,和着一帮子人,大家聚在一起讨论了半天陈京的去向问题,原来别人的去向早就定了?

表情最精彩的是易明华,他不住的放风下去,说陈京得罪了市领导云云。他就是要用这一点来向对手施压,让大家按照他的意愿就范。

现在倒好,得罪了市委领导的陈京,现在被市委组织部盯上了,要找他谈话,这作何解释?

哪一类干部的调动能够惊动市委组织部?那得副处以上的干部吧!陈京刚刚提拔为正科级干部,按照干部升迁原则,陈京现在根本就不可能提拔副处。

“这不可能!”易明华心中暗道,他眼睁睁的看着陈京终于被他掌控了,现在忽然之间就飞了,而且还要飞出他的势力范围之外。

这种感觉,就像是玩儿竞技足球,好不容易把球控制住了,却发现球已经到了界外了。这就是一个笑话,这就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会议散会以后,易明华回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到市委,他不好直接找方克波,他便找满延波问询此时,满延波根本不知情。

易明华结束了和满延波的通话,再打电话到市委组织部,市委组织部干部一科一个副科长接电话,在电话中语气很不好,易明华说明情况后,对方道:“怎么了?让来就来,哪里有那么多打听小道消息的?不知道组织纪律吗?”

易明华差点没比这话呛晕过去,最后他挂电话前,还听到电话那头那个副科长和同事讲话:“易书记,哪个县有个易书记?怎么没听说过,二科最近有些瞎搞了吧!”

易明华挂了电话,心中就有些不停荡了。

他心中清楚,这么大的事儿,卞兆南是不可能撒谎,市委组织部将电话打到了卞兆南的手机上,他这个做书记不知情,这是怎么回事?

“叮,叮!”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

易明华抓起电话道:“喂,你好!我是易明华!”

“明华书记啊,一直打不通你的电话啊!我的声音你能听出来吗?”电话那头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高部长!您好,您好!”易明华不自觉的腰杆一挺,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高明治,德高鼎鼎有名的人物。德高流传一句话,‘攀高枝,把官升,这个高就是暗指高明治!

现在中央要求组织部长都异地任职,在德高,高明治在常务副部长的位置上是老资格了,一般的日常事务,基本都他说了算。组织部长是市委常委,管的是全市的大事,考察干部这些事,哪用得着惊动部长?

易明华骨子里面就是好投机钻营的人,只是他以前有自知之明,知道和人家高部长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三没人引荐,就那样冒冒失失的和人家攀关系,那样显得太冒昧,所以,他一直都没有走高明治关系。

但是高明治是什么人,他却是太清楚不过了,高明治的语音,他怎么会听不出来?

“明华书记,有个事儿我先前已经和兆南打招呼了!你们澧河有个才子叫陈京,市委要用到他,我听说他是澧河经贸局的一把手,应该算是澧河一宝吧!

所以啊,这个事,你还得讲风格,得把他放过来……”高明治在电话中道。

易明华怔怔半晌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觉得这就是一场滑稽剧,他脑子里冷不丁的蹦出一句有人评价西游记的话:“有背景的妖怪都被人带走了,没背景的妖怪才被乱棍打死。”

他终于明白,自己百密一疏,没有看清陈京的背景,陈京找满延波可能是虚晃一枪。

试想,高明治是什么人?能够让高明治亲自打电话要人的人,这又是什么关系?

“高部长,陈京这个同志,我们放人肯定没有问题。但是最近,陈京的思想状况有些不正常,情绪尤其不稳定。我们县委内部正在准备给予他处分……”

“好了,易老弟!这些事情你就不要太认真了!年轻人嘛,谁能没点个性和脾气?”高明治打断他的话道,“行了,我不打扰你老弟工作了!也没有别的事情,就是和你打个招呼!”

高明治挂了电话,易明华举起话筒,只听到内面嘟嘟的声音,他实在是心情烦躁,一烦躁,拿起电话话筒就往外摔了出去……

……

书房里灯光明亮,外面有雨,房间里面微微有一点点冷意。

陈坐在书房,手捧一本《曾文正公家书》细细的读,他用心体会着书中人情世故视角之妙,以及曾国藩本人为人为官值得称道之处,以此再反思自己,则尽是汗颜了。

“曲”和“直”,这是人情世故,为人、为官的两个关键字,曾国藩做事,迂回曲折,圆融圆满,各方都是面面俱到。好似“曲”不仅是一种方法,还成了一种艺术了!

陈京反思自己,觉得自己的性格个性终究有缺陷的地方,也许有些地方还不够沉稳沉着,城府也可以更深一些。

但他又忍不住去想伍大鸣的话,伍大鸣个性中的那种刚,那种不屈,那种较真是非常鲜明的。他很痛恨学曾国藩的人,觉得他们都是画虎不成终类犬,学得四不像。

没有学到曾氏精华,反倒学成了老好人,学成了没有担当,没有个性,没有特点的官员,这样的人,终其一生都是碌碌无为的。

显然,伍大鸣特别强调个人骨子里面的那种要强和坚持,行为做事,得有自己的主见、观点,而且要敢想、敢干,不能够遇到挫折就退,不能够老是畏首畏尾。

无疑,陈京是很认同伍大鸣的,一直以来,从舒治国那时候开始,陈京就非常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现在澧河社会各界一直颇有争议的那次冲动,陈京当初直接指出了派出所暴力执法的问题,那个举动可以说直接造成了他后续很多的麻烦。

李生道的护短和狭隘,黄小华的狡诈和多变,舒治国的狠辣与无情,这些陈京一一都见识过了。

而他能够有幸见识那些,说起来都是因为那次有争议的冲动,陈京反思自己,自己这一路走过来,所作所为,是否太过“刚”了一些?

也许年轻总是要付出代价的,陈京挑灯夜读,细细反思,觉得自己行为做事,终究是少了很多智慧,有些地方做得蛮了一些!

静静的点上一支烟,陈京慢慢的回味,他觉得自己最近的确浮了一些,沉下心来思考的时间少了,一心只想着往前走。一个人往前走,总需要停一停,走得太急,事情终究做不好。

有个牛人说过一句话,生命之路,如果走得太快,应该停一停,让灵魂跟上来。

“咚,咚!”有人敲门。

陈京应道:“进来吧!”

徐丽芳推门进来,道:“陈局长,给您的夜宵被好了,是给您送进来吗?”

陈京“啊……”了一声,定了定神道:“我跟你说了嘛!我自己随便就行了,没必要专门给我准备!”

他边说边起身出去,到餐厅,餐桌上几个精致的小菜,像正餐一样丰盛。

徐丽芳殷勤的帮陈京拖椅子,倒茶水,她心中清楚,最近一段时间,陈京心情欠佳,所以,她处处都仔细的伺候着。她一女流之辈,什么都不懂,看到陈京情绪不好,她却无能为力,心中颇为难受,只能是饭菜做得更用心一些,房间收拾更舒适一些。

外面现在关于陈京的传言有很多,有说陈京贪污受贿的,有说陈京要倒台的,徐丽芳听到这些说法,明知是胡说八道,但总忍不住要去信,信了心中又担心。

尤其是陈京情绪不好的时候,她更是担心。

在她看来,陈京还是颇为可怜的,以前工作累了、遇到了烦心事,身边还有金总,小两口在一起,总能够一同扛一些事情。但现在,金总出去考察了,就留陈京一人孤零零在家,工作压力又大,实在是看得徐丽芳都觉得蔘得慌。

“徐姐,你去休息吧!我看会书就休息了。以后没有必要给我备宵夜了,以后我会早点睡觉的!”陈京道。

“好的,陈局您是该早点休息,工作太累了,太熬夜了对身体不好。”徐丽芳道。

陈京轻轻的笑了笑,心中的很多事情渐渐的化开,刚才很多的纷繁芜杂,渐渐都沉淀下来了。整个人有一种从内到外的安静感。

官场、争斗、前途、冷板凳,这些种种,陈京忽然之间都想开了。人生一世,官场人生,追求的不就是一场轰轰烈烈吗?这三年以来,陈京沉寂两年,最后一年能够爆发,能够干出成绩,能够品味丰富多彩、鱼龙混杂、诡谲多变的官场的滋味,说起来,还是颇有际遇的。

对一个二十五岁的人来说,能有此际遇,也该满足了!至于所犯的那些错误,那些问题,有句话说得好,年轻人犯错误,上帝都会原谅的,既然上帝都不介怀此时,陈京想自己又何须太介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