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24章 遭冷遇

第二百二十四章 遭冷遇

接到组织部卞兆南的通知,陈京很意外。

卞兆南通知他去市委组织部干部一科找单科长,在电话中,卞兆南道:“陈京啊,好好干!我一直都是很看好你、支持你的,干部一科你知道是负责哪方面干部的吧?

我估摸啊,你十有八九是要离开澧河了,其实啊,你早就该离开澧河。澧河的池子终究小了,可容不下我们楚江才子哦!”

卞兆南这样说,陈京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对离开澧河的这个说法感觉有些怀疑!

陈京自己心中清楚,自己上面根本没人,人人都说朝中有人好做官,陈京背后啥靠山都没有,谁会帮他说话?

从澧河偏远县城调到市里,这是很多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澧河县不知有多少处级干部都削尖了脑袋向往上钻,从而离开这个穷地方。可是有多少人能够达到目的?

陈京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机会。

组织部干部一科负责的范围陈京知道,干部一科主要负责市直单位的人事问题,而且能够惊动市委组织部的,一般都是副处以上人事变动,陈京一个小科级干部,到澧河县城还算有点面子,到了市里则屁都算不上。

一般即使是市直单位科级干部调动,也是单位人事科先确定人,最多到组织部走个程序,组织部直接出面考察的情况基本没有。

陈京心中一肚子疑惑,但是这些疑惑他又不能和卞兆南说,卞兆南心中还想的是陈京自己有门路,路子野呢?

结束了和卞兆南的通话,陈京脑子里面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方婉琦,陈京所认识什么厉害人物,那就只有方婉琦了!

陈京心中有些纳闷,在他想来,方婉琦即使有关系、有门路,可她毕竟身份只是一个记者,她还能搞定自己的提拔问题?再说了,自己和她的关系还根本到不了这一步,方婉琦会无缘无故的想尽办法帮自己?

陈京判断这种可能性很小,但是他还是打了一个电话给方婉琦。

果然,方婉琦很意外,在电话那头,她道:“哎呀,不错嘛!看你这模样是官运亨通了?只是要离开澧河有些遗憾了,最近我们电视台在搞一期下基层的节目,我还想着挑几个穷地方把节目做扎实一点呢。

你离开澧河了,对我这个工作很有消极影响……”

陈京一听方婉琦这样说,他心中明白此事和方婉琦无关,他道:“方总,人不要这么刻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在澧河扎根三年了,挪挪窝不应该吗?”

“应该,应该!”方婉琦接口道,“但我看你好像很迷茫啊!很没有方向感的味道,怎么了?你对这次提拔深感意外吗?”

方婉琦格格一笑,道:“你说说你的新工作岗位呗,我帮你分析分析……”

对方婉琦这个问题,陈京不知怎么回答,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将要调到哪里去呢!

……

市委组织部陈京是第一次来,严格的说,市委大院陈京都是第一次来。

德高市是全国知名的花园城市,城市规划合理,绿化做得相当到位,在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都可以看到苍松翠柏和绿草鲜花,即使秋天也不例外!

正是秋菊盛开的季节,德高市全城被菊花装点得美轮美奂,菊香悠悠,沁人心脾,德高这座城市最美的一面,在陈京面前展露得淋漓尽致。

德高市市委就坐落在花团锦簇的新城区,市委门前,两尊高大的青石狮子威武雄壮,在市委大门顶上,镶嵌着一枚直径达一米有余的大国徽,整个大门,因为这一枚国徽而显得异常的庄严肃穆。

市委组织部的大楼并不起眼,是一幢四层的小楼,苏氏的建筑风格,楼很小,但是给人的感觉颇为厚重。小楼门口停的车不少,大都是下面郊县牌照的车,陈京到的时候,在大门口便看到某县的一个副县长跟一个小副科长陪着笑、递着烟,一脸的谦卑。

陈京不禁暗叹组织部的门户果然是深,下面的人到了这里,立马就感到自己一下就渺小了!

陈京按照大厅的平面图找到了干部一科的地址,他径直到一科科长办公室。办公室里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大约四十岁上下的样子,手上举着一张大报纸,遮住了半张脸。

陈京道:“同志,您好!请问这是单科长办公室吧?”

中年男人依旧看报,好似没听到一般,等了一两分钟,陈京又道:“你好,请问这是单科长办公室吧?”

“有事到旁边大办公室咨询,你不知道下午还没上班吗?”中年男人嗡声道,他抬头瞟了一眼陈京,皱了皱眉头,“你什么事儿?你从哪里来?”

陈京吐了一口气,道:“我从澧河来,是接到组织部通知过来的……”

“澧河?”中年男人有些不耐烦,“澧河的你去二科,到一科干什么?去,去,去二科。”

中年男人很不耐烦,一手将报纸翻到另一面,直接对陈京下了逐客令。

陈京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舒服,便道:“你就是单科长吧!我接到的通知,就是来见您的!”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他能够感受到陈京语气中的冲,他脸一沉,道:“你什么接到通知?你接到谁的通知?我都不知道有这个通知,究竟是你知道得多,还是我知道得多啊!”

“你们这下从下面上来的干部,总是不按规矩办事,搞什么事情要搞准确,不能够乱走流程,乱来嘛!”

陈京一听对方这么说,他转身到走廊上掏出电话给卞兆南打电话确认此事,卞兆南在电话中说得很清楚,的的确确就是到干部一科找单科长。

卞兆南对陈京道:“陈京,你不用急嘛!你找个地方坐一坐,等一等嘛!耐心一些,态度好有些,你那身牛脾气就不要在那个场合发挥了!”

陈京挂了卞兆南的电话,没地方去,就只能找了一间休息室坐在里面。

从县城这一路到德高,陈京一肚子的纳闷和疑惑,在纳闷和疑惑中,隐隐还有些期待。但是此时此刻,他心中的期待也没了,心中只觉得有些凉。

如真是有什么好事,人家科长会是这个态度?别人都不知道这个事儿呢!

休息室没有茶水,也很枯燥,陈京静坐了一个小时,他再出门去到一科科长办公室,办公室的门早已经紧闭了。

陈京去敲门,里面没人应答,他去到一科大办公室问情况,一个三十多岁的长脸女人一脸不耐烦的道:“单科长没在自然是去忙了,领导的事情,我们怎么能够清楚?”

陈京耐着性子问:“单科长出去一般什么时候回来?”

“谁知道?大半时候一出去就是半天,说不定今天下班都不回来了!”

陈京心中窝火,心想这都是什么事儿,口口声声让自己来,来了以后见到了人,别人有说没那回事儿。等到再去确认的时候,干脆人都不知去向了,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陈京心情渐渐的平静了下去,他抬手看看表,离下午下班还有两个小时的样子,他决定再等等……

而就在这时候,他腰上的电话响了。

“你好,我陈京!”

“呵呵,我知道你是陈京,你在哪里,就现在?”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笑呵呵的声音。

陈京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了笑容,道:“伍主任啊,接到您的电话我太荣幸了!我说怎么今天喜鹊叫呢,我人在德高,您还在德高视察吗?”

“我在五里山度假村呢!你在德高正好,你过来度假村,我们吃个饭,聊一聊!我有点事情想让你帮忙!”电话那头不是别人,正是伍大鸣。

陈京哑然失笑,道:“伍主任啊,我可没有您老悠闲,有什么事情您还是在电话中给我讲吧,我这走不开呢!”

“什么走得开,走不开的?你现在是在组织部吧?多大的事儿走不开?让你来你就来,我也是领导,我说话就不管用?”伍大鸣道,语气毋庸置疑。

陈京摇了摇头,沉吟了一下,一咬牙道:“行吧,我马上就过来,您现在在忙什么?”

“呵呵,我还能忙什么?在钓鱼呢!”伍大鸣哈哈笑道。

他顿了顿,道:“你一个人过来,就打车直接到五里山水库三号弯,不要惊动其他人,也不要跟别人讲我在这里……”

“好,您就放心吧!我过来还可以顺便帮您拉几尾鱼上来!”陈京哈哈笑道。

伍大鸣一听这话也很高兴,道:“这才对嘛!年轻人要有朝气一些,老是很深沉,人也就老得快啊!这很不好啊……”

“是,伍主任教训得是,那我们今天最好来个野钓,干脆好好的放松一次。说起来很汗颜呢,自从上次和您钓鱼后,我这一直神经都绷得紧,感觉有些吃不消了!”陈京大声道,和伍大鸣一聊天,他心中很放松。

他回头再看了一眼科长办公室紧闭的门,他一咬牙,就拍屁股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