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25章 全城搜查!

第二百二十五章 全城搜查!

德高市委组织部门户深,德高市全市干部的提拔升迁,都是由组织部掌控的,仅此一点,就可以看出这个部门的权柄之重。

因为手握重拳,组织部内部的公务员自然就高人一等,个人脾气也就没有那么多客气,个个都是牛哄哄的。

在下面,有人常说,德高市委组织部的人,除了对下面的几个党政一把手给点面子外,其余的人到组织部,那都是要接受考验的。组织部从上到下态度恶劣傲慢,那也是考核干部的一种手段嘛!

这个说法自然是个玩笑,但是从侧面也说明了,市委组织部的确是不好进。

市委组织部干部一科,这是组织部中实权最重的部门,掌控这么部门的科长单田林就是个傲气冲天的人,平常考察干部,只要是他谈话,那都会给人难堪的。

在德高,说起单田林,就没有几个干部不犯怵的。

单田林如此做派,也有人投诉他,可是投诉他有什么用?谁都知道单田林是高明治的绝对嫡系,高明治不点头,谁敢动单田林?

而单田林这个人也确实是有特点,在早些年,他本有机会下放锻炼,至少都能下放个副县长。但是他个人意愿却是从事组织工作,据说他私下吹牛,称放眼整个德高,哪个副县长能够有他这般逍遥有面子?

单田林个性如此,陈京要和他沟通,自然也就困难。

陈京到市委组织部的事儿单田林自然知道,高部长叮嘱下来的,让单田林先和陈京谈谈,了解一下基本情况。

单田林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他心中纳闷呢,觉得高明治是不是弄错了,陈京都不是市管干部,他的关系都不隶属市委组织部,他堂堂一个科长,用什么立场和陈京谈话?

所以,他对这个任务,心中是很有抵触情绪的。

再一看陈京就是个小年轻,说话也有些冲,他心中更是没有好感。他心中琢磨,心想,陈京十有八九可能是这次要破格提拔的干部,年轻人嘛,年轻有为,难免就会有点傲气。

可是有傲气,那也不能不知天高地厚啊,组织部是什么地方?这是一个展露个性的地方吗?

这事就这样揭过了,单田林也懒得理这事了。

下午,单田林出去赴宴,下面有几个县长书记进城了,非得拉他喝酒,他碍不过面子,也就欣然赴宴。

一顿酒喝到醉醺醺,正在尽兴的时候,高明治的电话来了,他抓起电话“喂”了一声。

高明治劈头就问:“怎么回事?怎么半天不接电话?你现在在哪里?”

单田林一听是高明治,他酒就醒了一半,高部长御下严,工作时间出来喝酒,这让高部长知道了,指定是要挨批的。单田林灵机一动,便道:

“高……高部长,我在办公室呢,您……您找我什么事儿?”

高明治语气缓了缓,道:“我半个小时就到了,我让你办的事儿怎么样了?那个陈京现在是不是在你那里?”

单田林一听高明治说到陈京,他连忙把见陈京的事儿说了一下,道:“高部长,这年轻人了不得啊,尤其是态度,我跟他讲了,这种态度……”

“你乱弹琴!”高明治语气一冷,“我让你和他谈谈话,没让你在他面前抖落你的威风!他人在哪里?你马上给人家赔礼道歉,态度要诚恳,我回来就要见他,先安排他到我办公室,让小徐给他上茶,他是喜欢喝茶的!”

单田林一听高明治这样说,他额头上汗一下就冒出来了!

这个时候他哪里去找陈京去?他变也变不出来啊!

他挂了电话,连忙跟几人道别,一起吃饭的几人一听电话那头高部长发火了,料定也不是小事,也不留他。

单田林屁颠屁颠的返回,他到一科,安排全科人到整个部门四层楼找人,可是哪里能找到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高明治回来了,单田林跑过去迎接,高明治一下车,顾不得其他,道:“陈局长人呢?”

单田林立马蔫了,道:“高部长,您没跟我说要留住他,见过他以后,他就走了,我……我……”

高明治脸色变得很难看,单田林一看不对劲,道:“高部长,这个人组织关系没在我这里啊,好像也没在我们部,我们怎么和他谈?谈什么?”

“单田林!”高明治厉声叱责道,“我看你这个一科科长是不用做了,交给你的任务,你完全是在当耳边风!你……你……”

高明治指着单田林,气得浑身发抖:“马上给我找,打着灯笼火把找,找遍整个德高也要找到陈局长。你不仅要找到他,还得要诚恳向别人道歉,我跟你讲,这事你办不好,我撤你的职!”

单田林当即傻了,高明治气成这样,他哪里敢怠慢?马上去安排人找,又打电话找朋友帮忙找,此时他明白,自己一不小心踢铁板上了,他暗骂自己嘴贱大意,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

“高部长,您的电话!”秘书小徐过来叫高明治。

高明治转身,临了也不忘记用手狠狠的指了指单田林。

高明治回到办公室,抓起电话,便听到电话中一个熟悉的声音:“明治啊,出事了!那个人不见了!你要密切关注一下……”

“什么?不见了?这怎么可能?”高明治大声道,脸上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事千真万确,连省委沙书记都惊动了,沙书记亲自指示,让省公安厅胡厅长安排人秘密查这事呢!”电话那头语气变得很肯定,他顿了顿,道:

“对了,让你找的那个人找到了吗?”

高明治脸色煞白,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顿了半晌,道:“正在找,正在……”

“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亲自去抓这个事儿吗?”电话那头,那个声音很恼火。

“是我大意了,我马上去安排人手去找,今天一定能找到!”高明治斩钉截铁的道。

“找到后要认真跟他谈,要充分征求他个人意见,先不要说去向问题,暂时把他的组织关系转到市里来……”

“是,我知道怎么做!”高明治道。

“你要切记,这个陈京很重要,无论如何,你要把这件事办好。能办好这件事,我给你记头功!”

……

夜,秋天的夜来得早,还只有七点的样子,外面的天儿就漆黑一片了!

今天的德高市委有些奇怪,市委组织部的那幢平常下班最早的楼,今天却是整楼灯火辉煌,全部的灯都开着。

组织部上上下下都清楚,高部长今天发火了,这在组织部同事的记忆中,高部长好像是第一次因为组织部的职员对待前来办事的人态度不好而发火!

大家同事都牛哄哄习惯了,平常就都是那个个性,上下领导都没人管这事,高部长今天为什么会忽然因为这事发火?

伴随着高明治的发火,组织部上下都说着一个名字,很陌生的名字——陈京!

陈京是什么人,来自哪里?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这么重要?

一个能让高部长冲着单科长发火的人,这绝对是个了不得的人。高部长护短得很,平常有人举报单科长,高部长那就像一只老母鸡护小鸡一般,谁举报,让他知道了,那都是没好果子吃的。

所以,今天这事,让组织部上下同事都觉得很古怪!

组织部高明治办公室,干部一二三科科长都在,一科科长单田林耷拉着脑袋,气焰全没了,脸涨得红红的,一直红到了耳根子。

“高部长,这事实在是古怪,这个陈京可能的去处都查遍了,根本就找不到他。澧河方面我们也联系了,他们也在找,也找不到人。可以肯定,陈京没回家,而他是有手机的,手机现在是关机状态!”单田林垂头丧气的道。

高明治瞪着眼睛盯着单田林,眼神异常的严厉,看他那模样,恨不得一口将单田林给吞下去。

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怎么就没有亲自去过问这事?怎么就让单田林插手了?单田林这小子,现在是彻底尾大不掉了,看来对他的使用问题,得重新考虑考虑了。

关键的时候靠不住,出问题,这绝对是致命的,很致命的!!

高明治脑子里面又想到刚刚接到的那个电话,他缓缓的闭上眼睛,忽然,他眼睛猛然睁开。

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如果是那样的话……

高明治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挥舞着双手道:“今天就这样!明天清早,你们再联系。我明确的说了,谁能够联系上陈京,并让他来组织部,今年的优岗就是谁的。

你们三个科长都可以联系,其他任何人都可以联系,我高明治说话算数!”

高明治这一说,三个科长脸色都变了。

组织部内部干部考核是最难的,也是最没有办法投机取巧的,所以,在内部,大家的竞争是相当的激烈。尤其是优岗的竞争,更是激烈得很。

高明治现在竟然把这个杀手锏都抛出来了,由此可见,这个叫陈京的人太重要了,单田林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肠子都悔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