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29章 最好的礼物

第二百二十九章 最好的礼物 求月票

澧河为陈京准备的欢送会声势浩大,名义上是经贸局的欢送会,但参与的人全是县领导。

除了易明华没参加欢送会外,县委常委、副书记赵一平、县长鲁权、常务副县长王涵阳等等,剩下的几个常委竟然都到场了,政府这边的副县长,平常和陈京有交往的各乡镇、科局办负责人。

欢送会在房山宾馆举行,硬是搞了十几桌,才将这些所有人款待清白。

陈京根本没料到阵仗会这么大,这事起因是文建国说要搞个欢送会,陈京也就没坚持,没想到这一铺开,场面太大了!

按照这样的排场,完全是欢送县委书记离任高升的场面,陈京觉得不太合适,但是人家来捧场了,总不能赶人家走,所以尽管心中觉得不妥当,但也只能任由其发展了。

不管陈京愿不愿意,市委伍书记上任钦点陈京担任秘书这事在德高已经传为了佳话,在澧河,很多人更是见证了这一点。

伍大鸣出任德高市委书记的任命还没下来呢,市委组织部就已经找陈京谈话、帮陈京转组织关系了!

陈京能够由下面郊县的一个小局长,一跃进市委,而且成为市委第一秘。如果仅说陈京是因为才华横溢,被领导赏识,这恐怕是说不通的,关键是没人信。

这年头,有才华的人大有人在,但是放眼德高,市委第一秘也就一个人,伍大鸣就是孙悟空,他就能够知道澧河有自己合适的秘书?

关于陈京的背景,以前都传陈京和省里陈副省长有关系,但后来这种说法又被人证实是子虚乌有。但现在,陈京路子野得很,在澧河和两人书记矛盾很深,尤其是后面上来的易明华,那是变着法儿要将陈京往死里整。

陈京岌岌可危,这在澧河政坛大家都心知肚明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峰回路转,陈京一跃飞出了澧河,进了市委,这样的华丽转身,没有深厚的背景,又有几个人能够办到?

很多人在内心都对自己先前的考证心存怀疑了,像赵一平这样花了大力气调查陈京的人,现在更是稀里糊涂。到了这个时候,他方想起省城大佬的话:“凡事不要较真,真真假假能较得清楚吗?空穴不来风,不涉及利益的事儿,哪里有什么大事啊?”

赵一平当时听这话,心中觉得不是那么回事,陈京是什么人,究竟有什么背景,他就是想要探究个明白。

可是他哪里探究明白了?他调查出陈京的父母就是小学老师,和陈副省长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关系。可是现在看来,那个调查又哪里能够靠谱?

通过陈京这事,赵一平也总结出了自己为官终究还是火候浅了。

有些事情爱较真,这个世上哪里有那么多的真?

相比赵一平来说,鲁权本身就是从市委下来的干部,这次沈林下台,舒治国也下台,沈林一系的官员牵连到了很多。鲁权自然也会受到一些影响,所以,最近鲁权在澧河的影响力直线下降,而他自己也韬光隐晦,懂得趋利避害。

这次伍大鸣上任之初有两个用人,一个用人是用陈京,这个用人似乎在彰显他的个性。另外一个用人是继续留用市委秘书长周青。

伍大鸣的第二个用人在德高是有很多解读的,周青是什么人?那是沈林时代的市委大管家,沈林都倒台了,周青还继续留在这个位置上,这是否意味着伍大鸣会对以前沈林一系的官员网开一面?

作为沈林一系的官员,鲁权自然是希望这样的,一直以来鲁权根本就没有机会靠近沈林。沈林的严重违纪,他不知道,更没有参与,如果因为这样受牵连,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今天参加欢送宴会的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心思,而这也就造就了陈京是今天宴会的唯一中心。

因为所有人都能够读懂陈京现在的分量,市委第一秘,那是市委书记身边最贴心的人,可以说是通天的人物,和这样的人拉上关系,建立起一定的友谊,其会有多大的好处?

今天无疑是和陈京拉近关系最黄金的时机,所以,这才有了这一场热闹的欢送宴会!

……

季节其实已经是冬季了,虽然只是初冬,但是从国历来算,离年底的距离已经很近了!

又是一场醉酒过后,陈京回到了供销新村,他就躺在自家的沙发上,眼睛看的方向是远处的澧河!

曾经有多少次,陈京都在努力离开这个地方,但他从未想过自己的离开会像今天这样仓促!

对澧河,陈京的感情是复杂的,当初的澧河在他眼中就是落后、没有前途的代名词。他来澧河上任的低落情绪他至今依然记得很清晰,而这几年来,陈京也无时无刻,做梦都想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地方去追逐属于自己的梦想。

但是此刻,陈京闭上眼睛想起自己今年在澧河所经历的一切,他蓦然发现,澧河这个地方他注定永远也无法忘记了!澧河的山山水水,澧河的一草一木,都嵌进了他的心中,永远也抹不去了。

就这样离开了,陈京心中觉得有些空落落的,他脑子里还想着经贸局下一阶段的工作计划,他还想着去澧河西北方几个偏远的山乡走一走、看一看,他还有准备从经贸局的资金中抽出一部分搞个惠民项目……

这些所有的想法就这要夭折了,因为陈京要离开了,他心中清楚,自己这一走,也许是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在澧河这三年是艰辛的,但这三年所经历的事情,比陈京以前二十多年所经济的事情还要多。他生在城市、长在城市,根本就不知道农村是怎么回事情。也就是这三年时光,让他零距离的了解了农村,了解了共和国社会最底层的生态。

古人有言:“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如果陈京没有这三年的历练,他也绝对是五谷不分的,三年的基层工作,陈京是带着情绪而来,但是却是满载而归!

他觉得自己应该感恩,因为自己所经历的这一切,是那些在省里办公室里面写三年文件的同龄人永远都无法想象的。基层的人和事,基层的生态,基层对人的摔打和磨砺,没有经历,根本就想象不到。

三年前陈京还只是个懵懂的书生,但是今天,也许陈京身上还有太多的不成熟,但是他实实在在的成为了一名副处级官员了。他懂得了如何独当一面,面对困难,他懂得了如何去坚持克服。处理复杂紧急问题的能力,也在实践中见长,作为一县经贸局一把手,陈京至少能做得游刃有余,这就是他在澧河三年最大的收获!

陈京要走了,这一次他一个人走,徐丽芳和殷虹都会留在澧河。她们两人金璐已经安排好了,都去金玉楼做事,而金璐自己在沿海的投资计划也初步敲定,她离开澧河期间,以后金玉楼的打理,她正在物色合适的人选。

有合适的人选打理酒楼,还需要一个可靠的骨干团队,徐丽芳和殷虹两人都是金璐确定的骨干团队成员。

这一些陈京都没有插手去管,他现在和金璐主要是电话联系,而最近这段时间两人都忙,有时候电话联系也不多,两人都充实在了各自的事业中去了。

就这样走了,最舍不得陈京的竟然是徐丽芳的小儿子徐彬,这个季节正是山上茅草开花的季节,用茅草秸秆做的小马儿,徐彬做了好几只,他挑了一只最神骏的送给陈京。

小家伙可爱至极,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一个劲儿的问陈叔叔还回不回来。

陈京也有些动情,抱起孩子,手上拿着茅草秸秆编织的马儿,心想孩子是不懂得送马的寓意的,马到成功,这是最好的礼物了!

陈京从澧河走,经贸局专门派了一辆车送,虽然很多东西陈京一弃再弃,但是行囊也是装了满满的一车。他记得自己来澧河的时候,就只有肩上一个空空的行囊。

现在是三年过后,离开澧河却是这满满一车了,其实又哪里只有这满满一车?陈京整个人脱胎换骨的大变化,也许是陈京带走的最宝贵的财富。

从澧河到德高,这无疑是一次巨大的飞跃,对陈京来说他的仕途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德高不是澧河能比的,德高在整个楚江排名都在前列,远远不是澧河这样的偏远穷县可以比拟的,陈京到德高,所处的这个舞台是澧河的百倍之大,他可以在上面尽情的挥洒自己的才华……

撇开了所有的儿女情长,从汽车驶出澧河境内,踏上德高市地面的那一刻起,陈京心中忽然便是豪情万丈。

他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他从未像今天这般有**、有信心过,经历了前段时间长久的压抑,今朝全部释放出来,等再回首望澧河的时候,却觉得那里有些小了,自己经历的那些不愉快又能算什么?付诸一笑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