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30章 初上任

第二百三十章 初上任 求月票

陈京在市委组织部干部一科科长单田林的陪同下到市委报道。

市委秘书长周青亲自见他,这个待遇是相当高的,一般秘书科进秘书,组织部陪同过来到人事科报道,然后副秘书长见一下,说点勉励的话,这事就成了。

市委秘书长毕竟是市委常委,属于市最高领导一级,一个副处干部的调动,还惊动不了他。

但是陈京的身份毕竟特殊,他是市委书记的秘书,同时他也是市委书记的亲信。有这两点,周青见一见陈京,就变得相当必要了!

周青为人很和蔼,戴着金丝边的眼镜,看上去非常的儒雅。

他道:“陈京啊,这几天我就盼着望着你来,这两天书记工作很忙,没有秘书,我临时代劳。”

他摇了摇头,道:“不行啊,我这思路跟不上伍书记的节奏,老是出错,工作也不够细致,书记对我实在是不满意,现在你来了就好了,我的担子终于可以卸下了!”

陈京反应很快,道:“秘书长管的是大事,书记起居生活这些小事您自然不熟悉。这些工作以后我定会认真做,做得不好,还望您给予指点。”

周青脸上的笑容化开,道:“一定,一定!你做工作定然是没有问题的,我对你有信心!”

他顿了顿,道:“这样,你先熟悉一下我们市委各部门,大家混个面熟嘛!”

周青抓起电话拨了一个号,只有片刻功夫,满延波推门进来。他一见陈京,两人都有些尴尬,周青却若无其事的道:

“满秘书长,下午带陈京熟悉一下我们市委的各个部门,本来是准备给小陈搞个欢迎会的,但是伍书记很反感这些,也就免了吧,一切从简!”

满延波脸上灼灼的发烫。

在前几天他气焰嚣张得很,一心还想着周青干不下去,然后他顺理成章的更进一步接替周青担任市委秘书长。

可是事情和他想象得偏离很远,以前一直呼声很高的方克波并没有如愿以偿的坐上市委书记的宝座,新任市委书记由省委空降过来。周青不仅没有受牵连,反倒是伍书记第一个确定的秘书长人选。

有了伍大鸣的撑腰,周青的反击是犀利而有力的,他稍微动一动,满延波便上下都吃不消了。

满延波这才清醒的认识到,市委从来都是掌握在周青的手中,人家只是韬光隐晦而已。明白这一点,满延波立马调整心态,对周青俯首称臣,这事很快就以满延波的全面溃退而告一段落了。

但是今天,市委忽然之间又多了一个人——陈京。

在满延波的眼中,陈京一度就是“下面人”,满延波在下面人面前,一直都有一种近乎偏执的优越感。也就是那种优越感作祟,他从来就没有觉得陈京有值得让他正眼瞧的地方。

如不是这样,有马步平的这段关系在,满延波会和陈京在澧河将关系搞的那么尴尬?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现在陈京进市委了,虽然名义上是满延波的下属,但是实际是怎么回事,那就难说了!

现在市委当家的是伍大鸣,陈京是伍大鸣的秘书。至于满延波,他一直服务方克波,伍大鸣到任后,方克波的位置就已经够微妙了,他需要的是迅速的从以前的状态中走出来,重新找准自己的位置。

在这样的时刻,满延波在市委的风头能够比得上陈京?

满延波很尴尬,脸都泛了青色。当初马步平托他的关系,想让他出面将陈京弄进市委,那个时候的满延波是什么气焰?

他装模作样的给陈京出题考试,然后又煞有介事的点评,所谓点评等于就是直接将陈京排除出了市委秘书人选之外。

他下了定论称陈京是不能进市委做秘书的人,现在人家不仅是进了市委,而且成为了市委的第一秘,这样的讽刺,满延波厚黑再精,也有些吃不住,实在是手足无措!

“满秘书长好!有劳满秘书长帮我引荐同志们了!”陈京昂然对满延波道,他语气含笑,相当自然,好似两人之间根本就不存在任何恩怨一般。

满延波愣了一下,点头道:“你好,你好!你……那个……

满延波想说几句客套话,但一开口却发现说什么都是不对劲的。

一般的客套话说什么我早就看好你云云,这话满延波怎么也说不出口,他最不看好的就是陈京,认为陈京太自我,脾气太冲,不适合担任秘书工作。现在陈京用实际行动回击了他的结论,他怎么好提这一茬?

他又想说,陈京不用太客气,帮陈京引荐同事是他的工作一类的话。可这话一说又多余,陈京人家才没有客气的。

陈京是典型的不卑不亢,既没有拿过去的事情寒碜满延波,也没有在满延波面前表现出任何傲气。他态度平和,自然,满延波如果主动提起过去的那些旧事不是摆明自己给自己找尴尬吗?

陈京和满延波对话,一旁的周青尽收眼底,他心中暗暗点头,对陈京却是十分的欣赏。

他心想伍书记果然是慧眼识英才,陈京年纪轻轻,有才华更难得的是他心态成熟老道,颇有城府和气度,这一点在年轻人身上是尤为可贵的!

……

尽管市委都知道伍书记钦点了一名秘书,大家对陈京的到来都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但是陈京真正到了大家面前,正式进入市委上班后,还是在市委引起了不小轰动和议论。

陈京太年轻了,刚刚满二十五岁,这在市委秘书中是最年轻的了。市委秘书科也是人才济济,很多人写了多年的稿子,可以说是皓首穷经,资历非常的老到。

可是伍书记为什么就偏偏钦点了这么一个小年轻担任秘书?这年轻人会有什么过人之处?

陈京在满延波的引荐下和市委各部门的同事见面,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各种不同的目光。有嫉妒的、有羡慕的、有好奇的、有不以为然的,当然,还有极少数崇拜的眼神,这倒让陈京感到很意外。

陈京心中清楚,以后自己在这个圈子中需要真正的展露实力,才能渐渐的得到大家的尊重和认同。

陈京明白了这一点,他在讲话方面也就言简意赅了,基本都是客套话,简短直接,没有任何弯弯拐拐。他这个做法,倒让很多人觉得陈京做事还是干净利落的,说不定真有过人之处。

满延波带陈京在下面转了一圈,差不多就到下班时候了,今天伍大鸣慰问老干去了,要很晚才回来。陈京今天还不用进入工作状态,他一圈转完,满延波将他重新带到周青办公室。

周青哈哈笑道:“小陈,感觉怎么样?对欢迎熟悉了吧?”

陈京道:“熟悉了一些,市委部门多,人也多,远比县委的机构复杂。我初来乍到,感觉有些眼花缭乱!”

周青愣了一下,哈哈笑道:“小陈你太谦虚了!你可是从省里来的干部,大场面见得多了。我德高市委这也算是机构复杂?”

陈京认真的点点头道:“的确复杂,我很用心了,还是有很多东西需要消化!”他顿了顿,对周青道:“秘书长,不瞒您说,我从来就没有做过秘书工作。我觉得自己也不适合做秘书工作,但是这一次,是伍书记看得起我,把我放到了这个位置上。说句实在话,我现在都很忐忑!”

“秘书长,以后这样您看可不可以!工作上我遇到困难我就请教您,有什么不清楚的我就请示您,还望您不吝指教!”

周青眉头微蹙,有些惊讶的上下打量陈京。

在他的感觉中,陈京年轻得志,又是伍书记的亲信,肯定会有自己的一番做派。周青就没想过去干涉陈京,他想的还是配合陈京。

现在陈京竟然说出这番话,让他从来没有料到。观陈京的神情,说得是十分诚恳,但是周青却不怎么信。

在官场摸爬滚打多年,周青早就看尽了各种伪装了,有些人表面上说得声泪俱下,转过头去又尽是我行我素。

什么面子上笑呵呵掏心窝子,背地里捅刀子的人更是不计其数,陈京这刚上任的一番表现,他又怎么会信?

“小陈,秘书工作并不复杂,凭你的聪明,很快就适应了!说起来你我二人都是为书记服务的,彼此交流就是了,指点实在是不敢当啊!”周青笑呵呵的道。

陈京不再说话,他清楚,说什么不重要,关键是做最为关键。

陈京过来两眼一抹黑,他相信伍大鸣其实也是一样。伍大鸣留用周青是为什么?绝对是看重周青熟悉情况,在这样的情况下,周青这个人必须要倚重!

要让陈京发挥作用,除了伍大鸣倚重他外,陈京尊重他也很关键。

既然什么都不懂,陈京与其自己在黑暗中摸索,还不如事事都听周青的,这样既搞好了团结,又能尽快的熟悉情况,还能帮伍大鸣更好的掌控周青,这又何乐而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