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65章 守株待兔!

第二百六十五章 守株待兔!

踏着春节来临的脚步,伍大鸣再一次回省城。..

这一次,是真正的过年了!

年三十,伍大鸣一大家在伍大鸣的父母家过年。伍大鸣有五兄妹,姐妹嫁出去不算,还剩下三兄弟,伍大鸣是大哥。

伍大鸣的两个弟弟,一个在民航工作叫伍满天,另一个是楚江师范大学的教授叫伍飞,三兄弟都有子女,所以一大家特别的热闹。

陈京在这个家中,并没有被当外人,实际上,伍大鸣的父亲伍林志以前是省邮政局的一把手,后来邮政电信分家,现在省电信的很多领导都是当年伍大鸣父亲提拔的。

趁这个机会,几个领导也都来凑热阄一起过年,省电信局副局长高饶和伍大鸣关系最近,两人称兄道弟,相谈甚欢。

伍大鸣向高饶介绍陈京,高饶连连摇头道:“浪费了,浪费了!像小陈这样的人才,如果在我们电信单位,待遇可以比现在高十倍。要不这样,你把小陈放过来给我,就当是派深入企业学习。

最近我们电信的担子重,正在全方位的铺电话,这是中央电话村村通工程最关键的时候,这可是政治任务,是必须不打折扣完成的。

我现在需要人才,你把小陈放给我,渡过这个难关,我再还回去,这对他的仕途是非常有利的!”

伍大鸣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道:“你懂什么?企业和政治是两回事,贪图钱财,没有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怎么能够干好事?”

“伍大,你少讲这些没营养的大道理了!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是以经济为中心的年代了,干部不懂得算经济账,怎么能当好干部?”高饶道,他言辞犀利,和伍大鸣是好对手。

大家都清楚能够被伍大鸣带到家里来的人,那绝对都是心腹之

所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对陈京这样年轻有为的后辈,大家的问寒问暖以及关心那都不是伪装的,这一点,让陈京感到十分的亲切。

而陈京,也没有空着手来伍大鸣的老家,他得知伍林志特别喜欢盆栽,他特意让人到澧河大山上淘来几宗盆栽的好树材。这样的树材价值高,价格相对便宜伍林志只瞅一眼,就着迷了,对陈京感谢得很。//

伍林志自己平常也去找树材,但是德高周围的山,又怎比得上澧河那样的大山?找到一宗勉强过得去的树材就欢天喜地了,高价值的树材根本就没有机会发现。

有时候,伍林志也会考虑去买树材。但是市场上流通的树材,人工雕琢的痕迹太浓了远远没有大自然天然形成的树材那般浑然天成。

往往花了钱,还买不到满意的东西。

所以,陈京送的这份礼物可谓是贴合了伍林志的脾胃,他想推辞嘴巴都说不出口。

一家人围着看伍林志的盆栽和陈京提供的树材,大家都兴致盎然。伍大鸣的老婆吕红莲有些担心的道:“老伍,我看这小陈很会揣摩人的心思,而且好像很大方,这也是你教的?”

伍大鸣嘿嘿一笑,道:“会揣摩人的心思?如果真这样的话,我就不心忧了。至于大方嘛!他是不折不扣的有钱人,在澧河的时候,澧河县里给他招商奖励就是十万。而且他写得一手好文章一年稿费外快都是上十万,你还担心他犯错误?”

吕红莲一听老公这样说,他暗暗咋舌,对陈京更是多了一份认识。

正开初一清晨,伍大鸣拜访前省委汪书记,依旧是陈京驾车两人一早直奔温泉别墅区。

汪老有心脏病,温泉别墅这边冬季暖和,他常年就居住在那边。

陈京以前在电视上见过汪建平,那个时候他还在上大学,汪建平视察他们学校,他在人群中看到过真人。而在电视上,他是经常看到汪建平露面,所以对汪书记,他不陌生。

但是这一次,他看到汪建平,内心却很惊讶。

短短的几年时间,汪建平头发已经全白了,那以前没有皱纹的脸,现在也被皱纹爬满了,隐隐陈京还看到了老人斑了。

汪建平老了,真的老了!

陈京心中有些唏嘘,对政治人物来说,政治生命的结束,也许真就意味着自然生命即将到尽头了。陈京很难相信,面前这个瘦瘦矮矮,其貌不扬的糟老头,曾经是整个楚江最有权力的人,其掌控楚江达八年之久。

陈京能够想象得到,这座别墅以前的繁华,因为这幢别墅,比现在沙书记住的101幢别墅面积还要大,气势还要宏伟。

奈何,现在这个地方却是门口罗雀了,偌大的花园区竟然让汪建平种上了菜。冬天的白菜被雪摧残得七零八落-让本应该气势森然的高官府邸,多了几分寻常人家的味道,那种柔和和平庸,和别墅的布局如此的不协调,给人一种极其怪异的感觉。

但是,汪建平毕竟曾经是楚江的省委书记,大年初一他家虽然不能和其在位的时候比,但是终究还是有些人过来。

汪建平的门生故吏遍楚江,今天这个日子能来的,那绝对都是汪建平当年最为看重的那些干部,现在这些人都活跃于楚江政坛的一线,着实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陈京赫然看到了省发改委黄建主任也在其中。

还有,铁路系统的领导、需山系统的领导、政法系统的领导、经贸系统的领导,一共十几个人,伍大鸣在这些人中间,只能算是普通,这倒是陈京事先没预料到的。

在这里吃饭,陈京可没资格和领导同桌。

好在来这里的领导都有身份,都带有秘书,所以专门有秘书席。除了秘书席,还有司机席,考虑倒是很周到的。

一众秘书在一起吃饭,有人就特别的活跃,从口袋里掏出名片一张张的递给大家,做着自我介绍。然后相互之间又免不了要寒暄一番,然后便是敬酒!

陈京和所有的人一样,也活跃在其中,但是在他内心,却在滋生很多以前从来未滋生过的东西。

他觉得自己应该静下心来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了,不夸张的说,陈京现在担任伍大鸣的秘书,他都觉得好像是被人家拔苗助长了一般。他有太多的东西不会,也因此脑子里面储存了太多的信息。

这些信息要消化,要融会贯通,这是真正能够让他有质的飞跃的有用信息…···

从初二开始到初六,陈京被伍大鸣放假,伍大鸣一家去海南三亚度假,过真正难得的家庭生活去了。

伍大鸣去海南这是秘密,只有陈京一个人知道。伍大鸣走之前交代他,目前德高应该是比较稳定的,如果真有事,陈京需给他电话,他立刻便可以赶回来。

陈京本以为伍大鸣一走,他就可以安心的在家休息几天了。

可是,让他没料到的是,德高真正给伍大鸣拜年的大军蜂拥进省城了。

这其中七区县的主要班子成员来了十多个,还有市直单位的领导来了七八个,这一共就有几十人,天天陈京的电话都要被人打爆了!

遇到这种情况,陈京简直束手无策。他能怎么说?直接说伍大鸣去海南度假了吗?

如果这样说,会引起多大的**?尤其是现在,老百姓对政府的信任是日益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别人会怎么说伍大鸣的这次度假?

而这些来拜年的人中,很多都是关键人物,就像这次七区县党政一把手的热门人选,这里面就有接近十个人。另外,还有一些关键部门的要员,这都不是陈京一个秘书能够得罪和应付的。

陈京仔细思忖的很久,他还是扛不住给伍大鸣打电话。

伍大鸣正在海滩日光浴,他呵呵笑道:“小陈,海南天气可热得很,我们在沙滩上晒太阳呢,这样的日光浴,在内地是绝对没有的。”

“我在这样的场合下,你总不能给我带来让我烦心的消息吧?”伍大鸣道。

他这样一说,陈京不知道怎么说话了。伍大鸣道:

“这个地球,离开了谁都能转,离开了我也一样。现在这样,再大的困难你自己搞定,我三天后回来!”

伍大鸣这样说了,陈京无奈,至少将电话挂断自己想办法。

他忽然想,为什么德高政坛这些以前态度暧昧,并没有明显向伍大鸣靠拢的官员,会扎堆进省城给伍书记拜年?他们真的只是为了拜年吗?

还有,本来年底就确定的七区县党政一把手的调整,为什么迟迟没有动作?

这突如其来的拜年潮,是不是和这件事情有关系?

陈京迅速反应过来,他相信,这一定是有关系的,伍大鸣的这一手拖字诀有奥妙-啊,这一拖,就有戏了!

陈京想起围棋中有个说法,叫处理不好的地方就不处理,伍大鸣针对七区县班子的调整问题,就是用的这一手。

不处理是消极吗?乍一看是的,其实却并不是那么简单。因为周围的局面在不断的变化,不处理的问题在变化中会自然的变化,这其中之妙,难以用言语表达。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