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74章 部署衡州!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何去何从(终章)

陈京把一封信借给汪鸣风,这是基于他的一时灵感。

当时陈京瞅见米潜那里的那份名单的时候,他虽然挺惊讶,但是他并不知道这份名单牵扯到了如此多的利益关系,牵扯到了如此多的人心。

单建华请陈京吃饭,陈京以为可以和单建华私下里交流很多,但让他没料到的是,单建华这次也不过是做中,真正请自己吃饭的人是苏华平!

在三江鱼馆,周婷是全程作陪,她长袖善舞,特别擅长搞交际,有她在桌上活跃着,气氛永远不会尴尬。

苏华平请自己吃饭是为什么?

陈京立刻就想到了那份名单,衡州的班子调整,苏华平也是去衡州的热门人选。

作为省政府副秘书长,苏华平的资历很老,在所有的二十人名单中,他应该是排在前面的。

如果按照这样的资历来排名,苏华平应该是瞄准衡州市市委书记的,目前衡州市市委书记孙千石说起来和苏华平资历相当,苏华平取他而代之,应该没有任何的突兀。

苏华平今天显然是精心准备了。

他一上来就给陈京道歉,说的事儿就是上次临江区区委书记于洪刚的事儿。

他几乎是捶胸顿足的道:“于洪刚说起来是我多年的朋友,这个人能力强,敢做事,敢担担子。可是谁能料到这个人竟然管不住自己的欲望?贪污腐败,害群之马。实在是让人可恨可气。

上次为了他的事儿,我还找你说情,事实证明我犯了错误,犯了大错误!”

陈京盯着苏华平那副扼腕叹息,一脸惭愧的模样,而他说害群之马的时候,脸上神色中包含的那种激愤。陈京几乎都要受感染。

可惜啊,陈京在官场上滚的时间太长了,他非常清楚这里面的种种关窍。

苏华平究竟知不知道于洪刚的所作所为。这个事是个天大的问号!

陈京把案子转到了纪委,纪委查到了于洪刚,但是从于洪刚并没有牵连到苏华平。这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也许是苏华平有自己的保身之道,抑或是他有自己的关系网能够摆平此事,至于说苏华平不知道于洪刚所作所为的事儿,这话也别人说能成,但是这话在陈京这里,陈京就只能当这是瞎话。

而通过这一点,陈京对苏华平也高看了一眼。

毕竟,苏华平能够在这件事情上全身而退,这就说明他和李逸风比,还真是只强不弱。

至少当初文化局的事情还能让李逸风灰头灰脸。但李逸风搞了一个于洪刚,捅出了问题,却不能把苏华平奈何,其中高下就很明显了。

当然,因为于洪刚的事情。苏华平对陈京也是高看一眼。

陈京在处理事情方面,能够不意气用事,能够牢牢的坚持原则的程度让他颇为吃惊。

苏华平深谙人性,上次他和陈京聊了于洪刚的事情,当时他就能够感觉出来陈京心中的不快。

陈京年轻气盛,而且又权柄在握。在组织部里面颇受领导器重。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京又怎么能够容忍别人伸手干预他的工作?

李逸风有干预的意思,陈京就应该要奋力反击,最后的结果于洪刚的问题就会淡化,这就是苏华平的如意算盘。

可是陈京却并没有让苏华平的如意算盘遂心,于洪刚也就这样倒了,这让苏华平的处境非常被动。

为了这件事,徐自青把他叫过去狠狠的训了一通,最后在徐副省长的安抚之下,这场风波才得以平息。

这件事让苏华平收敛了很多,同时也让他对陈京感兴趣了很多。

现在,陈京竟然受命负责衡州的工作,苏华平想到自己和衡州的关系,他又哪里敢不和陈京先把关系搞缓和一些?

单建华和苏华平的关系不错,在饭桌上,他是频频的帮苏华平说话。

这让陈京忽然想到了衡州的问题复杂不止是在衡州内部,在省委层面上,这个问题就已经复杂化了。

这么多派系,一共有如此多“合适”的人选,最后衡州班子调整,究竟有多少人能够获得机会,这在很大程度上可能还需要省委内部的平衡。

陈京想到了这一点,他就想到了中医治病的方法。

中医讲究辨证论治,不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而是要综合考虑,着眼全局。

现在把这个理论放在衡州,不就是一样吗?

衡州的问题出现,首先省城立刻就出现了乱象,各方势力都有合适的人瞄准衡州,大家明争暗斗,可以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陈京算是什么小虾米?

可是陈京在接手衡州的案子后,先是高卫找他,然后便是苏华平。以后可能还会有像郭伟全等等这一类的人,这种反常,恰恰就显示出现在局面很乱。

陈京仔细想了想,觉得先还是得着眼省一级层面,在这个层面上,各方势力态度要一致,要有共识。

陈京便把那封举报信送给了汪鸣风,这是帮汪鸣风解围,同时也是帮助沙明德来控制局面。

唐剑平一直就不太听话,小聪明多,而且这个人在楚江触角极广,沙明德一直都没有完全驾驭他。

陈京相信,如果能够从不同的方面对唐剑平施加压力,这种驾驭肯定会到来。

而能够驾驭住唐剑平,沙明德对局面的掌控肯定会迈进一大步,衡州的问题,在外部环境方面可能比现在会更好一些。

……

省委组织部干监处,陈京召集魏雨落和姚夏两人开会。

魏雨落和姚夏两人,都是精心挑选进入组织部的能干之人,这两人有个共同特点,就是做事仔细,而且能够吃苦耐劳。虽然经验差一些,但是陈京在针对衡州的问题上,他还是决定让两人为主力军。

“魏姐,姚夏!任务的情况就是这么多。我可以明确的跟两位讲,这一次我们去衡州就是要像钉子一样偰进去,衡州的问题,我们必须要认真细致的调查清楚。

而且,根据领导要求,我们还要完成对衡州现行班子的考察,这样的任务是很艰巨的!”

陈京以一种低沉的语气对两人道。

他沉吟了一会儿又道:

“根据我的经验,像处理这种事情,一般是事儿成了无功,但是事情办砸了,过错都会在我们身上。所以,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我们这是一场可能会很窝囊的仗。”

魏雨落冷静的点点头,姚夏年轻气盛,笑道:“处长,我还就嫌上次我们的调查不够刺激,走马观花看了一个皮毛,能够调查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陈京笑了笑,道:“姚夏啊,我的任务还没布置呢!这一次我们的调查,我初步计划是一明一暗的形式。魏姐和我负责明面上的事儿,我们常驻衡州市。

而你就待在下面各郊县,自由发挥是一方面,听我的指挥更为重要。”

“是潜伏吗?您不会是派我当间谍吧?”姚夏挠了挠头道。

陈京嘿嘿一笑,道:“差不多吧,目前认识你的人少,而且你年轻,目标不明确,是个适合潜伏的人,更重要的是你会说衡州话,所以这个任务非你莫属啊!”

魏雨落在一旁笑道:“姚夏,你看你,上次我跟你商量,就说我们要一明一暗,你偏偏就不听我的。现在你看到了吧,处长和我的想法一样,我看你这次说什么?”

陈京愕然道:“魏姐,上次你们真这样商量过?”

魏雨落点点头道:“是的,我们想过合作,但是姚夏却要分开来显本事,最后的结果啊,反正我自己是不满意的!”

陈京笑着宽慰了魏雨落几句,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他抓起电话,道:“我陈京!有什么事情可以帮到您?”

“陈书记……”电话那头声音很低沉,开口就叫书记,陈京一下就听出对方是王学平的声音。

他顿了顿,道:“老王?什么事儿?”

“陈书记,这次我们区委常委会上对改革的问题讨论出了点岔子,先前我们预想的改革计划可能实现不了了,步子可能还得往回缩一些……”

王学平在电话那头犹犹豫豫的道。

“怎么回事?不是说好的方案了吗?怎么还要往回缩?再缩回去,改与不改还有差别吗?”陈京一听王学平这样说,他心中就有火气。

上次他亲自到德高把事情都落实好了,可是等他转头回来,高伯康就接连变卦,表现出对改革是根本不屑一顾,这让陈京非常恼火!

“是书记觉得我们步子还是大了,他顾虑很多,担心我们的改革会不利于组织意图的实现!”王学平压低声音道,他心中很忐忑,已经做好的挨骂的准备了!

“行了,我知道了老王,这件事我们回头再说。现在我正在忙,改天我给你打电话说这事!”陈京道。

陈京挂了电话,沉吟了一下,又抓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电话一接通,陈京问道:“是小柳?你们区长还在省城没走?”

“这样吧,你安排一下,我晚上八点的样子过你们那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