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77章 奔赴衡州!

第五百七十七章 奔赴衡州!

蒙虎是典型的面粗心细之人。

他这么多年给陈京送礼物,送得最多的就是澧河的土特产和一些奇花异草这一类的东西。

陈京送给准岳父方路坚的那一盆兰草,最早就是蒙虎给陈京送的。

而这一次,蒙虎又给陈京带了一个盆景,盆景不小,是用一个长弧形大盆栽的一盆小叶黄杨。

黄杨盆景并不稀罕,但是根据黄杨的树龄和姿态上来看,这个盆景的树龄应该至少在百年以上了。而姿态方面,这个盆儿童童如车盖,很是郁郁葱葱,非常的茂盛有层次感。

这么一个盆儿,就以陈京这种外行来看,都知道这东西价值不菲。

而蒙虎送陈京这个东西,他就看中陈京不好拒绝。

蒙虎是林业局长,送点花草有关的东西给陈京,也容易让陈京想到以前在澧河的日子。

另外,蒙虎最近主持的一个项目就是依托澧河丰富的森林和林业资源搞苗木产业和盆景艺术等产业。

尤其是盆景艺术方面,澧河的资源很丰富,山里的盆景素材非常多。

只要政府能够正确的引导这一类的艺术,能够把搞盆景和破坏国家森林资源,还有非法占有国家保护动植物等区分开来,杜绝这样的行为,这个市场还是相当有潜力的。

然而实际上,现在澧河的花木产业也正在活跃,蒙虎努力了几年过后。苗木渐渐在澧河形成了一个产业,也成了经济发展的一大支柱产业了。

蒙虎从陈京家离去的时候,是满心欢喜的。

因为陈京在干部制度改革上面的态度很明确,那就是公选这一块,如果澧河能够有这样的诉求,德高市委和组织部完全可以来主持这次公选。公选的程序、公选的方式方法具体都可以商议。

但是不管是按什么程序,也不管是按什么方式方法来组织这次公选。公平、公正、公开这三个基本原则是肯定的。

另外,公选的目的就是旨在打破传统僵化的干部任用制度,对蒙虎来说。他刚刚担任局长的时间不长,从资历来说差一点。

但是公选如果能够撇开资历的因素,能够从能力的角度主导。蒙虎还是拥有很大希望的。

黄杨木算是上好的木材,虽然及不上紫檀和黄花梨木那般名贵,但是从盆景的角度来说,黄杨木的盆景还是相当不错的。

黄杨木四季常青,有“万年青”的说法,用作盆景尤其合适。

另外,黄杨木由于生长周期缓慢,而且一般生长环境都是在陡峭的岩壁上,所以,黄杨树天生就会有好的形态。

形态古拙古朴。有一种古木森森的意境。

陈京认真欣赏这一座盆景,心神荡漾,心中也觉得蒙虎脑子灵活,找对了路子。

说起来,像澧河、临河这一带。真正能够依托的支柱产业少之又少,从扬长避短这个角度来论,也就只有山上的林木还有药材是特点。

但是,从合理利用森林资源的角度来说,山上的林木和药材都是珍贵的资源,有一些甚至是宝贵的资源。如果过度滥用这些资源,势必会造成国家的森林资源损失,这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但是,蒙虎想的这个花卉苗木产业,是可以把野生的东西人工繁育繁殖的,另外,如果在野生名贵药材育种等项目上有突破,能够人工养殖一些名贵药材成功的话,澧河的发展的确是能够增添不少新路子的。

而当地老百姓的致富之路,也必然会越来越宽广!

陈京考虑到这些情况,当即就跟赵鞍山打电话,让他密切注意德高市这一次针对澧河县副县长的公选情况,在整个公选的过程中,干监处要保持高度关注,要把这个事件当成一个案例来对待,要认真务实的做好工作。

而陈京做出的这个指示,也就算是他立刻省城前最后的一个工作指示了。

第二天晨曦,天空刚刚破晓,陈京便率领组织部工作组一行,乘车直奔衡州,开始了他注定了艰难,而且未来和前途都不确定的调查之旅……

……

衡州,天际一抹云彩染红,虽然是清晨,但是那种燥热和憋闷就让整个世界显得异常的压抑。

俗语云:“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

像这样一清早就霞满天的情况,往往预示着今天的天气并不好。

在衡州省委大院,在这个时候正是上班的高峰期。

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上班人流很多,他们之间三三两两的就私下里议论这次省工作组再次下衡州的事儿。

“哎,小王,你知不知道今天工作组又要再一次来我们衡州?我可是听人说,这次工作组过来是下定了决心要查出问题的,你说省委这是怎么了?非得要把我们衡州查底朝天吗?”

叫小王的年轻人嘿嘿一笑,道:“哎呀,这谁说得准?肯定是我们问题太多,惹恼了省委领导了!不过我认为不用怕,衡州的问题存在这么多年,就从来没有真正的被解决过。

上次工作组过来没查出什么门道,我相信这一次他们也查不出什么来,说不定还得灰溜溜的离去!”

年轻人旁边的另一中年人皱眉插嘴道:

“小王,你这个说法有些武断了吧!我可是听说这次工作组的负责人是组织部的领导,据说这个领导很年轻,才二十多岁。人年轻,但是做事却是干净利落,很受省领导赏识,说不定人家过来就能把天给捅一个窟窿呢?这谁能说得定?”

这人一透露这个信息,一下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

大家纷纷对这个新来的年轻工作组长产生了好奇,七嘴八舌的开始议论。

“好了,好了!都不要议论了,到时候工作组说不定还会进市委,到时候大家都能目睹这个年轻的领导也说不定!”

有人这么一说,议论的人群渐渐安静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大家也都跨进了办公大楼,一个个从刚才闲谈的热烈和兴奋渐渐的变成了机关脸应有的平定和冷漠。

陈京到衡州是第一次。

这一路上,陈京看衡州风情,他对衡州也有了一个直观的印象。

衡州面积很大,虽然其位于楚江省南部,但也并非是一马平川,基本地貌当属于丘陵地带。

但是和楚江省北部的崇山峻岭不同,衡州的丘陵与丘陵之间有广袤的耕地和平坦地带,比较适合现代的农业化耕作,这也是衡州能成为楚江省产粮区的一个重要原因。

另外,衡州的气候和北方比要暖和很多,但是因为其和岭南有一道天然的崇山屏障,相对于岭南的四季温和,衡州的四季温差还是相当大的。

而衡州这样的环境,造就了衡州茶叶产业比较知名,衡茶浓郁,享誉华夏,这八个字能够证明衡州茶叶当年在某个时代的辉煌。

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车程,陈京进入衡州市,他的观感又是一变。

衡州市很繁华,同时也很脏乱。

衡州老城很多墙面斑驳,岁月的痕迹侵染了整座古城,这样的城市不具备现代城市的摩登,但却彰显了一座老城的积淀。

只是这样的积淀让初来乍到的人看起来有一些颓废,有一些日落西山的苍凉。

的确,衡州的现状就如同这城市的景致一般,曾经辉煌过,但是现在江河日下,陷入到了永无止境的问题之中,似乎再难崛起一般,让人想起了垂暮之年的老人。

老气沉沉,甚至是死气沉沉。

陈京一行下榻在衡州最有名的宾馆,南园宾馆。

这座宾馆也是一座老宾馆,尤其是宾馆大门是典型的苏氏建筑的格局,看上去厚重但却古老。

宾馆里面尽管有很多现代化的装修和布局,但是那种阴沉、腐朽、好像有些潮湿的霉味儿总是驱散不了,让人心中觉得很不适应。

这一次随同陈京一同过来的干部二处的副处长骆春林踏进这座宾馆,第一句话就是嘿了一声,道:“衡州,衡州,这么多年,我几乎是年年都来,可是一年不如一年。

这也罢了,就连这南园宾馆也是越来越让人感到厌烦了,死气沉沉,破旧不堪,都不知道是怎么评上星级宾馆的!”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道:

“老骆,我得到的资料显示,这做宾馆是衡州最有名的宾馆,说句实在话,我期待很高。”

他顿了顿,道:“但是我到来之后终于发现,最有名并不代表是最好,所以啊,像你我这样的人住最有名的宾馆是最好的选择,你说呢?”

骆春林愣了愣,旋即笑道:“陈处长这个说法很精辟,的确,我们住这里很合适。对于我们来说,心态方面首先就要往下沉,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在这样深沉的地方,我们更能沉下去。”

“不止是沉下去,而且我们还要有个好的心态,大家要记住,我们工作组是调查问题来的,我们先不能戴有色眼睛,这一点大家务必要记牢。”陈京颇富意味的对大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