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78章 衡州三霸王!

第五百七十八章 衡州三霸王!

衡州市市委书记孙千石看上去就像个糟老头子。

其人头发基本谢顶,牙齿因为长期抽烟而泛黑色,一双眼睛被带有厚厚镜片的老花镜遮住,只能看到两团有些刺眼的反光。

陈京见到孙千石的感觉很奇怪。

他感觉自己察觉不到此人的情绪,但是孙千石却能够把他一下看透。

透过厚厚的玻璃镜片,孙千石的确是在认真仔细的打量着自己面前的年轻人。

本来,省委组织部一个处长下来,是不足以惊动他这个市委书记的。但是这一次,省委组织部下来可以说是牵动了市内市外很多人的神经。

尤其是从省委传来的各种消息显示,这一次省委沙书记是动真格的了,是一定要查出问题来,不出问题誓不甘休,正是因为这一点,孙千石不能不重视这次工作组的到来。

在陈京来之前,孙千石就听人汇报过这个人。

这个年轻人是楚城政坛崛起的新贵,颇受领导赏识,年轻人嘛!敢干事是一定的,能够在“敢”的基础上,能干事,会干事,这才尤为重要。

而据说这个叫陈京的年轻人就具备这些条件。

本来,在陈京下来之前,省委组织部部长米潜就给孙千石打过电话。

说起来孙千石还是米潜提拔起来的干部,他一直对米潜也是相当的尊重,当米潜为师,米潜的话他一般都是听的。

米潜跟孙千石交代。这一次他希望孙千石能够对工作组给予配合,尽快的找到衡州的问题,并且解决问题,这可能才是打破目前僵局的唯一办法。

对米潜的叮嘱,孙千石听得很明白,他当即也表示了赞同。

但是,孙千石在衡州也干了好几年了。他在衡州这几年,在他自己看来还是颇有成绩的。

现在陈京过来要挑毛病,找问题。最后是要否定衡州这几年的发展成绩,这让孙千石从感情上接受不了。

孙千石混了大半辈子了,混到了衡州市委书记的位置上也才算真正成为握一方权柄的诸侯。官当大了,别无所求,但是这羽毛他是非常珍视的。

他在衡州的这几年,任何的政治上的污点他都是难以接受的。

“陈处长啊,你来衡州是带着工作组来的,我作为衡州的市委书记,我可以表这么一个态,那就是你们需要什么帮助,我就一定提供什么帮助,绝对尽一切可能满足你们的需要!

作为衡州市委书记。我比任何人都渴望找到我们衡州社会存在的问题和矛盾,也比其他人都希望我们衡州能够大踏步的迈步向前,所以,你们工作组的工作越顺利,效率越高。对我来说就越高兴,越喜闻乐见!”孙千石掷地有声的道,他的这个表态相当坚决。

陈京哈哈笑了笑,道:“孙书记您太客气了!我们工作组的调查范围一定会事先向您汇报,我来之前领导就交代过,我们的工作要依托衡州市委领导。不能够随便乱来。破坏衡州的大局,这一点是我先要跟你汇报的!”

孙千石皱了皱眉头,仔细的打量陈京。

对陈京的这个说法,他心中存疑。

他可不相信这个看上去年轻气盛的处长,会真的把属于自己的权利拱手送给他,让自己受制于人。

他道:“陈处长,你说这话就不对了!不管怎么说,你们是代表省委组织部来的,你们是领导!我们下一级党委服从上一级这是天经地义的,哪有什么事情跟我汇报的道理?”

陈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心中暗暗摇头苦笑。

他自然不想受制于孙千石,但是他更清楚,自己刚来衡州,人生地不熟,如果不站在孙千石的下面办事,说不定几个回合下来,自己就会被衡州的这群老家伙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能够在下面地市州担任领导的,都是副厅以上干部,这些人很多都是从基层摸爬滚打一步步走上来的,又有几个是省油灯?

陈京有自知之明,他清楚凭自己的本事想单独和这些人对立,自己被愚弄那是分分秒秒的事儿。

所以面对孙千石的客气,陈京再一次强调了自己的观念,表示一定要在孙书记的领导之下来工作,不能够脱离这个基础。

陈京的一直坚持,孙千石也不能伸手打笑脸人,所以,这一次见面双方都很愉快。

当然,陈京还是能够感觉到孙千石对自己的不信任,对这一点陈京也很无奈。

可能换做任何一个人来做衡州的书记,都是不可能信任自己的,这一点也只能通过时间才能慢慢的将基本的信任建立起来。

就这样,在一种相当友好的气氛中,陈京和孙千石见了第一面。

而陈京前脚刚踏出市委的大门,市委的有好几个人都直奔孙千石办公室。

这其中,市委副书记赵千金情绪最是不好。

他到孙千石办公室闷头喝着茶,颇有情绪的道:“书记,您说这算是什么事儿?省委督查室过来调查了我们的事儿,没有问题啊!这还不罢休,又让组织部过来一个工作组,这不摆明就是不查出问题不罢休吗?

还有啊,我个人认为这是省委某些人在抹黑咱们班子的成绩,尤其是书记您,在衡州干了这些年,给我们衡州带来了很大的改变。

难不成这些改变都要被一一的、通通的抹杀不成?”

孙千石将手中的笔放在案头上,眯眼瞅着有些急躁的赵千金,心中隐隐是有了主意。

他叹了一口气道:“千金啊,省委有省委的意图,我们作为下一级党委,要尽量去领悟省委的意图。作为我来说,衡州这个地方和我的缘分看来是将尽了,以后的衡州,是你们的天下!

所以啊,省委在这个时候派工作组下来,这既是一种调查,也是对我们优秀干部的一种保护,不能够一味的消极的看!”

孙千石语气平静,就这样不温不火的撩拨着赵千金内心深处的那股躁动和不安。

对付陈京这样的工作组,孙千石可不能公开自己的态度。

最好的办法,在他看来是让某些人意识到陈京一行人的不善,然后不声不响的就把这事摆平。

等水到渠成之后,孙千石再出面,找个台阶让陈京下台,然后欢欢喜喜,体体面面的将这伙人送走,那样的话衡州还是经得起组织调查的地方,上面人要动衡州的根基,就不能不考虑到这一点。

当然,孙千石也清楚,光赵千金一个人还不够。

在班子内部要多几个有集体荣誉感的人,要多几个明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人,也只有大家的意见统一,才有可能像上次一样,一切的事情都摆平。

而陈京和孙千石此时的胸有成竹不一样,陈京从孙千石办公室出来,一直出市委,他的心情都颇为沉重。

他能够感觉得出来,自己已经被衡州列为了不欢迎的人。

他进来进衡州市委,一路上遇见的大大小小的干部不少,虽然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脸。

但是在那副笑脸背后,分明就写着:“不欢迎!”这三个字。

这让陈京很恼火,又很无奈,同时对前途又缺乏信心。

衡州再乱,问题再复杂,可是只要他们在面对自己的态度上保持一致,自己就不可能能够查出什么问题来。

而查不出问题来,接二连三的一路查下去,压力就会成几何级数的增长,到后面可能就会全线崩溃。

如果是那样,结果就不堪设想。

因为,那样不仅不能完成省委领导交代下来的任务,而且还会让省委陷入被动的境地,那样的话,衡州的工作就会走向失败,对省委的威信,对沙书记的威信,这都是严重的打击。

一想到这些东西,陈京心中就沉甸甸的,回到酒店,他的心情也就是极度的沮丧。

“处长,处长?”

陈京刚准备进自己房间,这次跟着陈京一起过来负责后勤协调工作的边硕林嚷嚷着一路跑过来。

“小边,什么事情?看你跑得气喘吁吁的?”陈京问道。

“您的手机有信息,我……我不知道是谁,没敢回!”边硕林喘着气道。

陈京现在有两部手机,一部手机是机关机密电话本上的号码,这部手机他去衡州市委的时候交给边硕林保管了,向来是这部手机有信息!

从边硕林手上接过手机,陈京打开新信息看了看,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一个陌生的号码,信息的内容很简单:“衡州三霸王,树军一蛇压,出门跑江湖,先要拜码头!”

陈京愕然当场,半天一语不发。

过了很久,他醒悟过来,这封短信说的“树军”,应该是衡州前任市委书记何树军,可是这短信是谁发的呢?

这四句话有些押韵,但是水准并不高,陈京周围熟悉的领导,都不止这个水准。

但是这个人既然知道何树军,而且还让自己去拜访何树军,这至少说明这人自己一定熟悉。

“难不成是沙书记安排了人暗中相助于自己?”陈京心中暗道,一时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