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16章 李克波其人!

第八百一十六章 李克波其人!

李克波是享誉苏北的传奇书记。

他最早是农民党员。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他被选为亮垭村支部书记。

在亮垭村支部书记任上,他率先搞改革,从村办企业开始,一直把亮垭村打造成为全国最富裕村,他的名字也因此名扬全国。

他是共和国建国以来,唯一一个从村支部书记直接升任县委书记的干部。

他在武周县任县委书记长达十年,在十年中,武周县从比较贫困的县,现在成为了全国十强县第二名。

不夸张的说,是李克波率领县班子创造了这个奇迹。

李克波的性格执着好强,直来直去,敢于决策,敢于搞大刀阔斧的改革。

武周县现在成为共和国品牌服饰的聚集地,就是他一力打造的。

他一手打造的企业,亮垭集团主营就是服饰。

为了鼓励品牌服饰的发展。亮垭集团出资五亿元资金支持服装行业发展,支持有潜力的服装企业融资,帮助培训服装品牌策划、服装设计、营销策划方面的人才。

并且组织服装企业联盟,以联合合作共赢的方式发展,这是李克波闯出的一条特色发展之路。

这样一个有传奇色彩的书记,竟然因为一个县域经济的议题和陈京掐上了,这不得不说,这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两人从资历和名气上来说,陈京和他不是一个量级。

而从年龄上来说,陈京今年三十岁,而李克波已经五十七岁了。

李克波的儿子比陈京都要大上好几岁。

两人一老一少,老的资格老,性子直,眼里容不得沙子。

年轻的初生牛犊不怕虎,敢于把皇帝拉下马,也是倔强到骨子里面的小伙儿。

两人的论战还没开始。媒体和公众就都开始大肆炒作了。

陈京和李克波的这场激辩,俨然成为了这届县域经济论坛的最大看点。

李克波的秘书是女性,尽管中央有明确要求,领导干部秘书不能配异性。

但是李克波情况特殊,他的秘书是他的女儿,这在共和国政坛恐怕也是仅此一例。

本来,一次访谈李克波没怎么重视,他向来是以我为主的人。

在他看来。现在人们热衷争论苏北模式和岭南模式的优劣,是苏北强还是岭南强这些问题,这根本就是吃饱了没事干。

这个问题还用争吗?当然是苏北强。

他当村支部书记,亮垭就是全国第一。岭南有没有一个村能跟亮垭村比?

现在他担任武周县委书记,虽然岭南有个虎山压了武周一头。

但是虎山是大国企当道,一大批国营电器厂商在虎山落户,岭南是集全省之力打造了一个区,这有什么可比性?

当时他接受采访时候脑子里面想得很简单,他就想不能让岭南把苏北的风头给占过去。

县域经济论坛应该以苏北为核心,岭南的改革只是早而已,一大摊子的问题长期积累没法解决,现在已经是消化不良了。

而苏北正在高歌猛进时。苏北无论是从发展的宏观规划,还是现在的经济结构,都比岭南要合理,差的不过是几个数字而已,那根本就不算是差别。

岭南有干部提什么大区建设,他第一反应就很反感。

什么叫大区建设?他一个亮垭村就能抵挡内地的一个地级市,是不是亮垭村也可以搞一个大村建设?

在李克波的观念中。农村就是农村,城市就是城市。

农村建设需要有一套办法,而城市建设需要用另外一套办法。

而陈京所谓的大区建设,把诺大一个区建设成一座城,那全国到处都是城了,人们吃什么喝什么?

农民成了市民,他们靠什么生存养活?

所以他觉得这个大区提法哗众取宠,不靠谱。

但让他没料到的是。这一次访谈竟然引起了如此大的波澜。

和陈京一样,二十四个小时之内,他至少接了几十通电话,打电话的所有的人开口就是谈这事,让他不胜其烦。

最后他干脆关机,可是关机也不顶用。

人家打到女儿的手机上找他。让他躲无可躲。

最让他感到气愤的是,苏北有多个电话劝诫他要小心应付目前的局面,把那个叫陈京的年轻人说得神乎其神。

一个三十岁的矛头小子,能有多神?

他的儿子李怀虎三十出头好远了,让他接管亮垭集团,现在还离不开他这个老头子指点呢!

现在的年轻人没几个会干实事的,张口策划,闭口规划,一开口就是时尚时髦的词儿,真正干事却是马大哈一个,这样的年轻人比比皆是,不计其数,他李克波见到的还少?

一个人闷头坐在沙发上抽烟,前面的桌子上放着刚刚用完的餐的餐盘。

女儿李靓从外面进来,他皱皱眉头道:“这酒店服务是怎么搞的?餐盘这个时候还不收,真是一帮缺乏管理的乌合之众!”

李靓愣了愣,道:“爸,你刚才不是三令五申交代,十点钟之前不要打扰你吗?我没让人过来!”

李克波不耐烦的道:“快叫人将餐盘收走,看着心里不舒服!”

李靓格格一笑,按下了呼叫服务按钮,然后她凑近李克波身边道:“爸,怎么了?有什么烦心事儿?”

“还不是为了那个哗众取宠的小子?搞得现在出也没法出去,关在酒店像坐牢一样,想闷死我是不是?”

李靓抿了抿嘴唇,她知道父亲的火爆脾气。

平常是最爱动的一个人,现在却被外面一帮记者困得不敢出去,只能窝在房间里面,憋得实在是难受。

她顿了顿,话锋一转道:“爸,我看那个陈京应该还是有几分本事的,我刚才统计了一下你的电话。

有好多电话都是省领导打过来的,像省委政研室杨主任,发改委伍主任,他们可都对这个陈京赞赏有嘉,让你要小心应付呢!

李克波皱皱眉头道:“什么小心应付,他们这是涨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我最烦心的就是这些人,口口声声对苏北有信心,实际上一点信心没有。一提到岭南,他们下意识的就紧张。

平常又什么都拿来和人家比较,比较来比较去,是江湖越跑越老,胆子越混越小了!”

李靓叹一口气道:“爸,我也觉得他们说得有道理。那个陈京年纪轻轻,人家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的名气这么大,现在这么一弄,他跟着你出名,人家胜败都不论,反正炒作是成功了!”

李克波皱眉不说话,良久,他忽然道:

“靓靓,那你说怎么办?现在让我退缩?让我把说出去的收回来吗?我是这样的性格?真是便宜了这小子了!”

“咚,咚!”

李克波喊了一声:“进来!”

推门进来的不是酒店服务员,而是一年轻小伙。

他气喘吁吁的道:“书记,刚刚得到了明天将要印发的黄海日报的一个版,你看这篇文章!”

他将一张报纸递给李克波。

李克波先看报纸署名,上面铅字印刷很清晰:“陈京!”

报纸的标题很大——《关于县域经济大区县建设的核心观念》。

“看什么看,我不看!要看你看!”李克波窝火的把报纸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搞得屋子里其他两人面面相觑。

李克波不耐烦的道:“你们干杵着干什么?该干啥干啥去,靓靓把餐盘给我收走!晚上再不要过来了,晚上我要写点东西,不要打扰我!”

两人面面相觑的出面,李克波站起身来过去将门反锁,回来坐在沙发上又闷头抽烟。

他读书不多,哪里写得出什么文章来?

他的所有讲话稿,和所谓的理论研究成果云云,都是人家代笔的。

他现在能够看懂报告,看懂文件,都还是当领导以后才学的呢!

“写文章啊!嘿!”李克波冷哼一声,他骨子里面是个不服输的人。

陈京昨天公开迎战,今天又开始写文章搞提前埋伏了。

陈京有些文章的手段,笔杆子硬,李克波也想写,可是却没那本事,他就觉得自己比人家差了!

对什么都喜欢争强好胜的他来说,他就感觉很窝火!

他坐在书桌前面,铺开一张纸,也拿起笔,可是不知道从哪里入笔。

他烦躁的在房间踱步,最后又坐在了沙发上。

生了一会儿闷气,他眼睛不自然的就瞟向了垃圾桶。

良久他从垃圾桶里面把揉成一团的报纸拿起来,犹豫了一下又扔了进去。

一连尝试了好几次,最后他终于还是把报纸展平了!

文章还在,李克波看得懂,实际上这篇文章很通俗易懂,不仅没有生僻字,而且阐述的观点也口语化,没有多少官话套话。

李克波掏出老花镜戴上,仔细的读着。

渐渐的他眉头拧了起来,站起身来到书桌上把笔拿过来用笔指着一行一行的读。

陈京写文章以严谨著称,条理清晰,通俗易懂。

一些看上去很深奥的理论,在他的笔下总能很巧妙的将其通俗化,让人读起来很轻松,同时有感觉很有说服力。

不知不觉,李克波看得越来越仔细,渐渐的将心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