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17章 惊动大人物

第六卷 单枪入岭南 第八百一十七章 惊动大人物

黄海县域经济发展论坛正式开幕。

开幕式由黄海市委秘书长周涛江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黄海市市委书记满为军出席开幕式致开幕词,并且宣布论坛开幕。

黄海县域经济论坛,由拘于一隅,到现在全国各省有代表参加,这说明论坛的组织、推广很成功,论坛的效果得到了大家的认同,现在一年一度的县域经济论坛,已经成为了黄海市的一次盛会。

每年秋冬之交,黄海外滩县域经济发展高峰酒会,必然受到全国的关注,这是很了不起的。

今年论坛的主旨议题是县域经济的活力挖掘和县域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目前对岭南、黄海、苏北等发达地区,县域经济已经成为了主要的经济形势,一方面县域经济高速发展,为这些地区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而另一方面,县域经济活力的继续挖掘和县域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问题,目前也成了每个区县都必须面对的问题。

本届论坛,旨在大家共同研讨交流这方面的经验,为经济再攀高峰,夯实理论和实践基础。

由于在论坛开始之前,陈京提出了大区建设的理论,本届论坛也把大区建设的讨论,纳入了主要的交流议题。

陈京已经收到了黄海电视台的邀请,他将作为这个议题的嘉宾参加关于这个议题的讨论,届时所有论坛参与者都将就这个问题大家共同研究,当然,陈京需要面对所有人的提问,这是必然的。

黄海县域经济论坛的影响之所以大,一方面是因为论坛的议题备受人关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黄海卫视的大力投入。

整个论坛的全过程,电视台将做专题节目在卫视播出。

关心宏观经济,关心国家发展的观众群是相当庞大的,这档节目很好的迎合了这批观众的需求。

……苏北,江南的深秋秋高气爽,景色美到了极致。

苏北省会江宁市郊外红枫岭的成片红枫,枫叶和晚霞融为一体,分外的别致。

枫叶岭别墅是省委常委的办公别墅。

别墅的一号楼,现在是沙书记使用,白天工作办公,晚上出来散步看枫林晚景,是沙明德的生活习惯。

经历了一天的劳累,终于就机会出来走走,看看晚霞红枫,一天劳累被榨干的脑细胞,像海绵一样吸收着大自然的气息,慢慢的放松,膨胀,然后恢复。

晚上散步的时候,左帅都会跟在沙书记身边。

左帅是沙明德在苏北优秀干部中千挑万选选出来的年轻精英。

沙明德在苏北抓干部工作由其厉害,对秘书的挑剔让省委一众领导非常头疼。

他的第一任秘书上任只有两个月就被沙明德换掉,左帅是从江宁日报调上来担任书记秘书的。

这对左帅来说,算是一个莫大的机缘。

他擅写文章,理论功力扎实,当年在江宁日报,他是头号笔杆子。

苏北省委也是没办法,找遍了全省年轻一代的干部,沙明德就没有一个中意的。

最后左帅他勉强中意,于是便破格提拔让他一步登天进省委,担任省委第一秘。

作为媒体出身的干部,左帅对江宁日报感情是很深的。

江宁日报在他离开后,苦于没有笔杆子,后来王平才被调过来。

所以他以前和王平并不算熟悉。

不过王平做记者功力最是老到,他上任后牢牢的把握住左帅这条线,现在两人的关系倒是越处越融洽了。

“书记,今天黄海的县域经济论坛开幕了!”左帅淡淡的道。

沙明德点点头,忽然问:“小左,怎么忽然提到这件事?是不是有什么新闻?”

左帅笑了笑,道:“新闻还不小,武周县的李书记惹事儿了,和岭南省海山市的陈书记两人掐起来了。他约了陈京大论战呢,最近这个消息被炒得很热!”

“哦?是吗?”沙明德饶有兴致,“你说说他们怎么一个论战法,我看看李克波有几分胜算!”

左帅连忙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向沙明德汇报了一遍。

沙明德半晌没有做声,过了很久,他才皱皱眉头道:“李克波还是那个性子啊。他直来直去,不考虑后果,完全是率性而为。可惜啊,这样的论战他的胜率很低。

陈京呐,是个怪才,会写会说,实践经验也丰富。这要真战起来,李克波悬乎得很!”

左帅抿了抿嘴唇没做声。

今天他接到王平的电话,王平在电话中的观念和沙明德如出一辙。

这让左帅感到有些古怪。

陈京他认识,两人接触了几次,而且还多次通电话。

他很清楚,陈京是沙书记非常器重的人。

不止一次,沙明德提到陈京,说陈京文章写得好,写得严谨,而且功力扎实。

左帅听沙书记这么说,心里隐隐就有些不服气。

同样是年轻干部,左帅的争胜之心是很强的。

上次从岭南回来后,他专门搜罗了陈京写的一些文章,他拜读过后,也并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

写文章对左帅来说是本行。

他从进入媒体系统以来,大材料小材料他写得不计其数。

当年江宁日报几乎所有的大社论,评论都由他包揽,在这方面,他自信不比陈京差。

可是在沙书记的心目中,左帅能够感觉得出来,陈京的地位要比他高得多。

沙明德在岭南用五个最宝贵的名额中,陈京竟然居其一。

沙明德俨然是把陈京当成了岭南最顶尖的人才了,能被沙书记如此看重,左帅自忖自己还没那个分量。

他陪着沙明德走了一会儿,道:

“书记,江宁日报的王平记者和您有同样的担心,他希望这件事最好能够阻止……”

“阻止?为什么要阻止?论坛论坛,就需要争论嘛!没有争论,哪里会有灵感的火花?李克波平常最为自负,这一次也可以让他澎湃钉子,有了这次教训,凭他不服输的个性,回来肯定会加紧读书写文章,这对他来说是好事!”沙明德道。

他顿了顿,嘿嘿一笑,道:“再说了,无论是李克波还是陈京,性格在那里,都是牛犟的人,两头牛要打架,人是拉不住的,只能让他们来一次交锋!”

“可是……书记,这样的论战容易激化咱们和岭南之间的矛盾,本来……”

沙明德摆摆手道:“你那是庸人自扰,我们和岭南没有矛盾,只有竞争和合作。我经常强调,我们要攀比,但是攀比并不意味着我们输不起。胜败乃兵家常事,只有对大局有利,任何的失败和暂时的挫折,我们都接受。”

他用手指了指前面的山峰道:“这一次李克波和陈京对掐,陈京就是那座山峰,李克波翻不过那座山没关系。翻过去了,是自我的升华,翻不过去,以后就有了标杆!

陈京做标杆是没有问题的,我们苏北如果多一些陈京这样的干部,对苏北来说,是大好事!

知耻而后勇,最近我们有些干部尾巴翘得厉害,在这个时候能够有一个人当头棒喝一下,也不错!”

左帅闭口不再说话。

他就不明白沙书记是哪里来的信心,他对陈京就这么有信心?

陈京就一定能够吃定了李克波吗?

左帅嘴角弯起一个弧度,他越来越感觉,这是个好的机会。

他想借这个机会看看,陈京是不是真有三头六臂,真就那么厉害!

左帅昨晚连夜写了一篇文章,文章的矛头直指陈京的大区建设的理论,他直接对陈京提出了十多条质疑。

这篇文章他一气哈成,然后立刻发给了王平,让王平和李克波紧急沟通。

他就真不信,集整个苏北的力量,真就无法战胜陈京这个年轻人。

“大区建设理论!”沙明德喃喃自语,“这个提法我好像听过,陈京好像提了好多次这个想法!”

他猛然回头对左帅道:“你对这一次论坛要保持密切的关注,有什么新东西立马给我汇报!陈京提的这个大区建设的理论有点意思,值得我们重点关注!”

“是!书记!”左帅认真的道。

他就希望书记能够关注这事。

书记越关注,他的表现欲望就会越强。

反正论坛召开三天,他还有时间再去研究陈京的撰文的漏洞。

沙明德让把陈京当标杆,在左帅内心他却把陈京当靶子。

左帅用笔做枪,他就不相信中不了陈京这张靶!

“小左,回头你搜集一些关于陈京大区建设理论的材料,我认真看一看。”沙明德认真的道,旋即,他又笑道:”这个陈京,就会在关键时候找一些独辟蹊径的思路。

如果这个大区建设理论正可行,我们在苏北要鼓励和推广。

现在的形势很明朗,县域经济的问题越发达地区,越到了瓶颈阶段。

我们必须要突破以前的思维。“他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接着道:“中|央号召我们,让我们的改革继续深入。这个大区理论颠覆我们对传统县域经济的认知,如果实行,这将是一种全新深入的改革,我们必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