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62章 那一夜!

第八百六十二章 那一夜!

一醉解千愁,陈京喝醉了,醉得很彻底。

这几天他的确太压抑了,接二连三的事情,让他内心颇为失望。

岭南这样的环境,对一个外来干部来说,生存的考验太严酷了。

陈京做好了应对困难的准备,但是困难如此大,他始料未及,他是人不是神,面对这接憧而至的考验,他感到有些厌倦了。

有好酒,有个人陪着说话,喝着喝着就高了,接着便是不省人事。

唐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了一个代驾帮忙才把陈京安顿进酒店。

陈京喝得多,倒在**便沉沉睡去,唐玉也喝得不少,双腮酡红,气喘吁吁,坐在床边的沙发上,有些迷茫,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做。

她和陈京认识有几年了。

陈京今天是第一次在她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

唐玉骨子里面是讨厌男人没有担当的,遇着了事儿六神无主,有的甚至一把鼻涕一把泪,这样的男人让人看不起。

男人不就应该有担当吗?

男人不就应该勇于承担责任,遇到了困难都顶在前面吗?

陈京吸引她的地方就在这里,陈京永远都充满了能量和活力,面对困难他那种积极面对的态度,那种勇往直前的气魄,让人动容,不自然就会受到他的感染,然后便无法自拔。

可是今天,陈京醉了,醉得如此彻底,醉得毫无风度。

他嘴中的呓语,就像个失去了母亲的孩子一般,竟然似乎有一种难言的无助。

不知为什么,唐玉看到这一幕,眼泪不争气的就流出来了。

她感觉有一道闪电从天而降,一下劈中了她内心那最柔软的一团。

她甚至觉得自己的感情彻底泛滥了。

如果当时不是人多,她肯定毫不犹豫的扑过去把陈京使劲的抱在怀里。然后痛哭一场。

再昨天之前,陈京都太完美了,面对任何事情都是如此的从容,都是如此的得心应手,游刃有余,好像这天底下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

那样的陈京深深的吸引着唐玉。

作为女性中的佼佼者,唐玉心中想象的白马王子的形象和陈京无限的重合在了一起。

一个有担当,有能力。有才华的男人,他的臂膀是最安全的港湾。

可是陈京如此完美,唐玉总感觉自己和他之间有一道很宽的鸿沟,这道鸿沟超过了婚姻伦理。唐玉总感觉自己无论多优秀,无论脚垫多高,好像都触不到陈京的指尖。

显然,那不是真实的陈京。

当陈京极度压抑,怅然而醉,醉中呓语的时候,陈京藏在内心最底层的那一抹脆弱才惊鸿一瞥的闪现,唐玉才觉得自己伸手一下就抓住了真实。

**的男人睡得很沉。

满身的酒味儿,还和着汗臭的味道。

唐玉却觉得自己内心异常的宁静安详。

她柔肠百转。脑子里酝酿了无数安慰陈京的话语,但是她转念一想,凭陈京打不垮,砸不乱的个性,自己苍白的安慰又能起什么作用。

说不定自己所为的安慰,还会伤了人家的自尊。

官场之上,风云诡谲。谁都有遇到难处的时候。

陈京从海山到粤州,这一路走过来,一直都在和困难做斗争。

以前遭遇了那么多难题,他都一一挺过来了,这一次又有什么困难能够阻挡住他?

唐玉满脑子想着这些事,想着自己从认识陈京,两人接触的那些点点滴滴。

脑子里又幻想着更多乱七八糟的进展,渐渐的。夜深了,她觉得酒意上涌,抬眼皮都十分困难,

她顺势从沙发上一斜,便倒在**沉沉睡去了。

……

晨曦,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陈京觉得头昏脑胀,难以睁开眼。

昨天是醉酒了。

他动了动身子,感觉自己下半身被一团软绵绵压得死死的。

他心中一惊,用力的用手撑起身子,才发现**敢情还不止一个人。

另一个人是谁?

唐玉?

陈京忙竖起身来,他环顾四周,自己和衣而睡。

而唐玉此时正攥着脑袋,头正埋在陈京的小腹上面,睡得正香。那姿势过怪暧昧到了极点,陈京唰一下脸通红。

虽然两人都是和衣而眠,但是异性相吸,两人身躯零距离接触。

陈京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唐玉胴体惊人的弹力和热量。

他用手撑着**挪动,那种用力的摩擦,挑战着他意志的极限。

几乎是不受控制,他身体的敏感部位就有了反应,一时他大惊失色。

好在唐玉感受到了他的动作,朦胧的睁开了眼,一看清近在咫尺的陈京,她像受惊的兔子一般从**弹身而起。

两人拉开的距离,陈京心头泛起的那一丝欲望也就淡了。

但是场面还是很尴尬,两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共度一夜,这事儿如果放在外面说,又有谁相信在两人之间竟然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陈京自己都觉得难以说服自己。

两人木然对立良久,陈京摸了摸鼻子道:

“昨天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从未醉过酒,但是昨晚却醉得很彻底,是你把我弄这来的吧?”

唐玉哼了哼,道:“不是我还能是谁?换做没义气的,昨晚你就在餐厅睡一晚了。什么事情需要借酒消愁?你不是一向很能吗?怎么遇到了一点儿事儿了,就变得六神无主了,喝那么一点儿就醉了,实在是丢人啊!”

她顿了顿,道:“害得我跟你吃个亏,一宿没休息好!天亮的时候不知不觉的睡着了,还让你给搅合醒了!”

陈京讪讪的笑了笑,有些过意不去。

他站起身来,起身到卫生间胡乱的洗了一把脸,然后走到窗台前打开窗帘。

外面好一个艳阳天,虽然日头才刚刚升起,但是城市已经很喧嚣了。

外面车来车往,好一派热闹的景象。

陈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胸渐渐的开阔。

一段时间的压抑,经历了一场宿醉,然后再一次醒来看这座城市,心境却悄然的在变化。

这熙熙攘攘,人来人往,有多少人在为生存劳苦的奔波?

相比这一些在异域他乡劳苦奔波,为了基本的生存而奋斗的人,陈京现在至少衣食无忧,无须为金钱和基本生活条件而发愁。

至于目前遇到的一些麻烦和困难。

陈京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陈京从踏入政坛开始,怕的事情不少,就从未害怕过困难。

前面就是刀山火海,就是八面埋伏,他该闯还要闯。

现在的一些困难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在搅局罢了。

陈京天生就是摔不怕,打不垮,砸不乱的人。

既然别人都已经咄咄逼人到了这种程度,都杀到家门口来了,陈京还有什么好怕的?

他骨子里面那股久违的狠劲儿在瞬间迸发出来。

他的眼神也渐渐的变得刚毅,脑子也随即变得灵活起来。

他猛然转身,唐玉赫然就站在他身后。

两人面对面,距离近在咫尺。

陈京想往后退一步,但是屁股已经顶到了墙,他退无可退。

唐玉看到他这个动作,不高兴的皱眉道:“怎么了?当我为洪水猛兽不成?谁稀罕呢!”

陈京笑了笑,道:“没,没!只是刚才我有些走神了,不好意思!”

唐玉已经在浴室洗漱过了。

但是身上的衣服因为和衣而眠,皱皱巴巴却无法展平成以前的样子。

两个小男女,如此近距离的在一起,而且衣服皱皱巴巴,刚睡醒的样子,任谁看到这幅场景都会认为昨晚绝对是一场销魂之夜。

陈京心中苦笑,觉得昨晚自己太丢人了,怎么发生这样的事儿呢?真是不应该。

唐玉盯着陈京,一字一句的道:“经合办的危机处理,我会协助你!你放心,我是不求回报的,谁叫咱们关系这么好呢?”

她嘿嘿笑了笑,用手指了指陈京的脑袋道:

“我知道你脑瓜子好使,鬼主意多。你现在就马上想几个点子吧!咱们立刻就实施,我就不信,粤州就是铁桶阵,一点空子都没得钻!”

陈京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他嘴角微微的翘了翘,道:

“困难总要解决,也一定要解决!唐玉,这一次是真谢谢你。报酬我补偿我不敢承诺,但是这一次有你的配合,我们就一定能够扭转现在的局面!”

唐玉愣了愣,道:“你这么有信心?真的假的!”

陈京冷哼一声,道:“现在局面都这样了,我还有心情开玩笑?有句话说得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现在既然所有人都把咱当软柿子,咱们就得掺点沙子进去。

我就不相信掺了沙子就治不了别人的牙!”

陈京整了整衣衫,道:“走吧,昨晚的事儿谢谢了,有些丢人啊!”

唐玉皱皱眉头,心中恼怒陈京大男子主义。

昨晚和单身女孩住了一晚,道歉竟然这般没有诚意,实在是让人着恼。

但是一看他那副丢人的苦瓜脸,她怎么也没法把火发出来。

她甚至有些想笑,觉得陈京的样子太滑稽,陈京也有今天啊,陈京也有求自己帮忙的时候?

唐玉忽然觉得感觉很好,因为她觉得陈京的形象在他面前越来越丰满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