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61章 公园遇玉人

第五百六十一章 公园遇玉人

唐玉这几天感冒,嗓子发炎,声音有些哑,所以这几天上班,她基本不加班,每天都朝九晚五!

这几天,她心里一直装着一件事,憋得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作为南方日报的资深记者,她长期报道体制内的新闻,所以对岭南体制内发生的点点滴滴的事情她都了若指掌。

而最近在粤州大家最热议的话题,莫过于经合办的事情。

陈京主政经合办算时间仅仅几个月,但是几个月下来,现在经合办和陈京都进了死胡同,面临绝境。

现在大家普遍议论,说陈京太年轻,做事不够稳,急躁,因为急于出成绩,所以有了过激的行为,从而导致在省内得罪了既得的利益群体,从而导致了现在他路越走越窄,面临四面楚歌的窘境。

自古以来,胜王败寇,陈京现在的遭遇就印了这句话。

唐玉作为一个旁观者,他亦能感受到陈京面临巨大的压力,她不能想象,此时的陈京,会怎么面对眼前的局面。

一个刚刚提拔起来的副厅领导,在上任之初就遇到了这样的难局。

毫不夸张的说,陈京现在面临的局面比他在海山面临的局面要复杂得多,要难处理得多。

凭唐玉的想象,她实在是想不出陈京应该怎样摆平眼前的事儿。

每每想到这一点,她心中就不舒服。

鲜少有人知道,陈京进入经合办是和她有关系的。

苗书记故意把陈京调经合办,这中间有因为唐玉的原因。

唐玉对陈京有好感,这件事让苗书记很恼火,因为这件事,陈京也进入了苗强的视线。

苗强在琢磨陈京,而陈京在邻角又有那么强的风头,他就有了把陈京放到一个冷一点的地方再磨砺几年。

唐玉对这一些来龙去脉都知道。

当时陈京进经合办,她就觉得这事有些悬,现在看来,她的判断是正确的。

在她的内心不由得有些怪苗强,好好的一个年轻有朝气的干部,他硬是把他放在经合办这样老家伙扎堆的地方。

面对一群老油条,外面的形势又如此恶劣,陈京又是一个外地人,他怎么能够方方面面都照顾到?

陈京毕竟年轻,他在岭南的人脉也单薄,在海山的工作,他就困难重重,依靠的就是他那股狠劲和不服输的劲头才杀出一条血路。

现在,他工作地点在粤州,粤州要比海山复杂一百倍,而且他现在独挡一面,局面如此复杂,这样的考验太残酷了!

这几天,经合办接二连三的称谓新闻的焦点。

唐玉耳边随时都能听到别人议论陈京。

不知为什么,对这些议论她极其的反感,有时候就想挺身而出,和那些信口开河的人好好的辩论一番。

可是她转念一想,陈京是陈京,她是她,两人毫无关系,现在基本是行走在两条平行线了,她又能够帮陈京什么?她又凭什么去帮助陈京?

这让唐玉很纠结,很无奈,甚至是迷茫。

内心的各种念头交织在一起,折磨得她很憔悴。

从报社驾车回家,今天天气很好。

粤州的天空碧空如洗。

唐玉一路驾车风驰电掣,心中的纠结却怎么也放不开。

恰好,她回家路过岭江公园,她略微犹豫了一下,便转方向,将车开到了公园停车场。

虽然还只是早春,但是岭江公园的红薯已经抽出嫩芽了。

公园里早春的几树景观樱花也开了,向人们竭尽所能的散发出春的气象来。

停好车,唐玉在公园小径漫步,夕阳斜照,将她的影子拉得长长的,让她倏然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

公园的人不多。

今天不是节假日,偶尔会有几个人,都只是外来的游客。

公园里的小贩无精打采的守着风筝的摊位,无人问津。

唐玉沿着公园小径一路往上,上面便是公园的最高点,岭江阁的位置。

那个位置是观岭江最好的位置。

恰好,岭南一路东流,到岭江公园的位置开始转弯。

从岭江阁可以极目远眺宽阔的岭江水,一望无垠。

唐玉家离这里近,有时候心情不好,她就会来这里看江水。

那种极目舒展的感觉,会驱散人心中的郁闷和压抑,让人内心倏然间就能生出一种开阔豪迈,这样的感觉太棒了!

终于到了山顶,唐玉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她望向远方,那边……

她身子猛然一顿。

脸色一变数变。

前面不远的位置有一张石头做的长条墩子。

墩子上坐着一个人。

他坐得很直,腰杆挺起来,眼睛一瞬不瞬的望着远方的滔滔江水。

阳光从西侧照过来,恰好照在他的脸上。

让他的脸颊焕发出一种金色的光芒。

他的神态安静,眉头微皱,看上去很孤独,唐玉盯着他看了半天,对方还是一动不动,像是泥雕树塑一般。

他……

唐玉心中一震,因为眼前的人她太熟悉不过了。

不知多少夜晚,她都梦见过此人,每到孤独的时候,她就会想起此人,就在刚刚爬山这一路上,她脑子里都是此人的影子。

不错,那正是陈京。

唐玉嘴唇掀动,却迅速又合上了。

她从未见过陈京如此安静的时候,从这个角度看这个男人,让人觉得从内心会滋生一种难言的宁静。

傍晚无风,江面如镜。

陈京就那样定格在这一幅如画的夕阳江景的画卷中,他整个人毫无瑕疵的融入到了这张画卷,是那样的完美无瑕,让人不忍去打扰。

唐玉慢慢的踱步,终于走到了陈京的身后。

陈京似乎感觉到了身后有人,却没有在意。

唐玉继续靠近,忽然,陈京猛然一回头。

他身子后仰,脑袋一下蹭在了唐玉那胸前柔软的两团。

陈京一惊,忙站起身来红着脸连忙道:“对不起,对……”

陈京刚开始并没有看清来人,只知道对方是个女人,自己没注意噌到了人家。

等他回过神来一看是唐玉,他整个人都怔住了。

“怎么……你来了……”

唐玉脸也有些红,她调整了一下,轻轻的哼了哼道:“这里是公园,谁都可以来的!今天我们碰见也是凑巧。”

她目光流转,顿了顿又道:“陈大主任,你雅兴不错嘛!在这个时候还有兴致欣赏江景,怎么?你最近很春风得意?是不是工作已经如鱼得水了?”

陈京苦笑摇头道:“我今天出来散散心,最近烦心的事儿不少,压力有些大,听说这里的江景不错,我就过来看看!”

唐玉眼神在陈京脸上逡巡。

陈京说得轻描淡写,似乎不愿在她面前流露出真实的情绪。

这让唐玉心中有些不爽,暗骂陈京死要面子,都到了现在的局面了,还强撑着,这个局面他难道真能想出办法应对?

她心中如此想,面上却不动声色,微微沉吟了一下,道:

“我说这世上还有什么事儿能够难住你?以前在海山的时候,你遇到了那么多困难都一一解决了,现在怎么了?没有当年的气魄了?”

陈京轻笑一声,一语不发。

这几天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面对接憧而至的各种问题,陈京苦思对策,却拿不出好办法来。

现在他首先必须解决眼前的问题。

办公楼改造商用的问题,他和粤州市城建局必须要有应对之策。

如果不想出办法来,这件事最终被勒令结束了,经合办少了一笔收入是小事,关键是经合办的形象必然会一落千丈,以后想再翻身难度就大了。

陈京不能让别人感觉经合办是软柿子,谁都能过来踩一脚。

但是要做到这一点,他现在能力有限,感觉很吃力。

另外的问题,就是项目突破的问题,现在质疑经合办的部门多。

看现在的架势,陈京要找兄弟部门合作,估计处处要掣肘。

有什么办法来打破这个僵局?

陈京的个性不是那种怨天尤人的人,也不是愤青。

现在经合办的遭遇如果摊在一般干部身上,肯定已经是牢骚满天了,要不就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头伸出多少,马上就往后退多少。

甚至退得更多。

还有过激的,可能就要大揭露了,力求拼个鱼死网破。

这一些做法都不是陈京的选择,陈京心中永远有目标。

他做事眼睛目标盯得很紧,这年头怨天尤人,满腹牢骚只能让别人看轻。

而一味的莽撞,最终只会是自己头破血流。

做任何事情都要讲方法,都要动脑筋。

从政本来就是一个高智商的活儿,面临难局如果挺不住,如果没有足够坚强的意志,那只能成为炮灰和别人的垫脚石。

“去喝一杯吧,晚上我请客!”唐玉忽然提醒道。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沉吟不说话。

唐玉道:“怎么了?怕老婆怪你夜不归宿?”

陈京盯着唐玉,点头道:“去吧!今朝有酒今朝醉,好久没喝酒了,在经合办没酒喝!”

陈京琢磨不出办法,但他内心永远是乐观的,他总坚信事情会有解决的那一天。

现在的难局,不管怎样,他都必须面对,勇敢的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