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310章 陈京之才?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陈京之才?

和陈京一席谈话,肇易晚上就休息不好。

他敏锐的感觉到,这一次书记视察德高,对德高殷林的执政很不满意,殷林估计在德高的日子快要到头了。

为此他自己也暗暗捏一把冷汗。

幸亏听家里老婆的话,上次主动和陈京接触了几次。

否则殷林风光不再,德高局面发生巨大的变化,肇易以前和殷林走得那么近,势必会影响他的前途。

也许,凭他和伍书记的关系,伍书记在任一天,还可以保他,但是伍书记这一任干完以后呢?

肇易想想都觉得后怕,而他心中对陈京的认识也不由得更深了一层。

以前他常常听殷林说,陈京才高八斗是不错,但是陈京这个人太傲气,心胸狭窄,容不得人。

陈京上任秘书长就对德高动手,实际上就是看到德高取得了成绩,担心德高的风头盖过荆江。

又说什么陈京以前在德高工作的时候,就是那样。

喜欢打压干部,个性强,决策独断专横,容不得不同意见。

凡属和他顶牛的干部,他全都记在心里,慢慢的一个个的将其全清除掉。

还说陈京在岭南也是那个脾气,可是岭南是发达地区,政治透明度高,陈京在岭南干了几年,政绩勉强说得过去,但是得罪的人太多。

离开岭南与其说是提拔,还不如说是主动找关系。不得已而为之。

殷林说自己在岭南有朋友,在岭南那边,尤其是莞城那边,人家提起陈京就摇头。

苏华平还说,陈京不得人心是不错,但是他偏偏有个特点,喜欢搞什么基层路线,官员他得罪得很,可是下面的老百姓他却笼络得尤其厉害。

喜欢沽名钓誉的那一套,专门跟自己搞了一群所谓的铁杆崇拜者。

他从莞城离任的时候。这帮所谓的铁杆组织了很多人搞欢送。场面搞得很大,像游行一样。

然后,他自己就自吹自擂,让人家把他在莞城的政绩夸大。临走的时候有人送万民伞。其实这都是自导自演的一些把戏。

肇易和殷林他们走得近。这些话听得多,对陈京自然也会有种种偏见。

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陈京果断处理德高的问题。似乎其中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德高出了事情,当时很多人等着看出洋相。

陈京极其果断的把这个问题快刀斩乱麻的处理掉,实际上算是保护的德高,同时也维护了省委所树立的标杆的声誉。

可惜殷林并不这么看,反倒因此对陈京大为不满。

这中间的是是非非,也真只有自始至终经历过的人才能品出滋味来。

……

伍大鸣在庸州视察了两天,邵永强全程陪同。

陈京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心中对邵永强这个人看法有所改观。

邵永强是吕军年的人,而且是嫡系铁杆,陈京听到关于邵永强的负面的东西很多。

有说邵永强作风不正的,在外面包养情人,和下属之间搞不正当关系的。

还有说邵永强爱揽权,工作作风粗暴简单,喜欢搞拍脑袋决策的。

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庸州的发展搞得还算不错。

庸州这个地方地域不大,大部分是山区,老百姓的生存环境很艰苦,信息闭塞,交通不便,这样的地方发展经济难度是很大的。

但是邵永强的发展思路很清晰,整个班子团结整体搞得不错,分工明确,权责明晰,下面的干部积极性调动不错。

在搞旅游开发方面,邵永强尤其务实,凡涉及旅游方面的所有职务,全部竞争上岗。

市委组织专门精心准备各种考核,考核入围的干部,再在常委会上演讲竞岗,常委会最后根据能者上,庸者下的原则,一个个的敲定具体干部人选。

这个搞法是一个组织上的创新,保证所选干部的质量。

另外,凡涉及旅游的干部,市委和市政府搞专项奖励基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通过各种奖励来促进旅游招商,旅游管理,旅游开发等等工作稳步向前推进。

到目前为止,庸州的旅游有了起色,进展不算很快,但是步子走得很稳,基础夯得很牢。

而邵永强这个人,通过几天的接触,陈京也觉得其颇为老持沉重。

不像有些下面的干部,动辄就自降身份,溜须拍马。

有时候伍大鸣对庸州的工作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他敢于就事论事,据理力争。

在很多关键问题上,原则把得很牢,倒是让陈京刮目相看。

本来只有一天半的视察,伍大鸣似乎还没看够。

陈京便让邵永强多安排了半天,一众人一起去了一个叫黄连桥的地方。

黄连桥地处庸州市西郊,庸州四面是山,山岚起伏,唯有黄连桥这个地方一马匹川。

正是盛夏季节,郊外很美。

尤其黄连桥,由于这一带是岩石山,土基很薄,这一马平川没有农田也没有大树。

全是灌木和草场。

车队到这里,看到的就是漫山的绿草和野花,还有成群的牛羊。

蓝天白云,碧草连天,当真美到了极点,宛若是到了蒙古草原一般。

伍大鸣心情大好,向陈京招手道:“陈京,过来,过来!这里怎么样?你号称楚江才子,遇到这样的美景,是不是触景生情,给咱们来个七步成诗?”

陈京愣了愣,忙摆手道:“书记,您这可给我出难题了,我可没有这种急才!”

“你谦虚什么?是不是看到大家没起哄啊?”伍大鸣笑道,“来,给咱们秘书长一点鼓励,咱们今天一起来考一考这个楚江大才子。”

伍大鸣兴致好,众人子然立刻附和起哄。

陈京颇为为难,他沉吟良久,道:“那行,这样吧,今天才子不止我一个,咱们肇主任也号称是第一笔杆子,书记您也是诗坛大家,我先抛砖引玉来一首……”

陈京思索了一会儿,道:“极目青天日渐高,玉龙九转自妖娆,无边绿翠凭羊牧,纵马飞歌任逍遥……”

陈京四句诗念完,一阵寂静,然后便是雷鸣般的掌声。

邵永强在一旁道:“好,秘书长这首诗极其应景,第一句此时此刻辰时刚过,恰到好处。第二局咱们这盘山路过来,刚好就九转十八弯,玉龙九转,很妙啊……”

他顿了顿,又道:“最精彩还是最后一句,纵马飞歌任逍遥,豪气扑面而来,七步成诗,能有此佳句,不负楚江才子知名!”

邵永强一说话,众人又是鼓掌。

伍大鸣频频点头,用手拍了拍脑袋,道:“厉害,陈京,今天我算是有点服你了。你这诗一出,后面就不用了,就这首诗,小肇你记录一下,七言诗中,近现代好的不多,这首不错,回头我写副字吧!”

肇易在一旁连忙点头,深深的看了陈京一眼。

他心中也是暗暗佩服,他也是有才之人,大学的时候就喜欢舞文弄墨。

才子多傲气,文人总相轻,肇易早知道陈京是楚江才子,可是心中却并不怎么服气。

可是刚才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面,陈京竟然出口成章,直接就赋诗一首,而且如此应景,他自愧不如。

他心中暗想,陈京能够那么年轻就被伍大鸣赏识,一步登天,果然不能归结于运气,人家是肚子里真有东西。

一群人赋诗闲聊,气氛搞得很融洽。

接下来谈到正题,各自说话就随意了很多。

按照庸州的规划,黄连桥这一代是拟定建机场的,这一代万亩平地,建机场的条件得天独厚。

机场对于庸州旅游的推动作用,不言而喻,邵永强对机场项目上面花的精力,耗费的心思,几乎是贯穿他整个庸州执政期。

用他自己的话说,跑京城都跑得腿软了,他到民航总局,连总局的守门武警都认识他,不用通报就可以直接进去。

但饶是如此,障碍依旧不小。

庸州城市太小,庸州全市人口基础少,经济目前还不活跃,国家投资机场必须考虑到客流的因素。

如果庸州机场能够辐射到德高,九澧周边的市,这个项目才有可能审批。

现实条件看来,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必须要省委支持解决协调周边的问题,还有投资新建地面交通网络,才有可能让庸州的梦想成真。

伍大鸣和陈京在现场听取了庸州相关负责人的关于机场的规划汇报,可行性分析汇报。

伍大鸣最后表态道:“你们先认真再准备相关材料,尤其是详细的地面交通网络的设想资料。这个事情要慎重研究,我们找机会在常委会上听取一下其他领导的意见。

如果常委会能过,我们再召开听证会,把所有能想到的问题都想到,再科学做决策!”

他轻轻的压压手,对邵永强道:“永强,你们这个发展的思路是对的,也是很清晰的。我希望你们能够继续保持这种干劲,认真切实的把工作做到实处。如果最后我们省里的决策下来。

我们就一起努力再去总局努力,庸州建机场不是梦,我个人很看好这个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