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311章 德高问题碰头会!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德高问题碰头会!

伍大鸣从北方回来,进入省城,省城就有无数小道消息在传。

这些小道消息大部分都是关于德高的。

伍大鸣在德高视察,车队被围,最后据说是走山路才躲过群众围堵,仓皇离开,可谓狼狈到了极点。

而因此伍大鸣对殷林很不满意,德高的各种问题似乎也开始集中爆发。

这几天省纪委,省政府门口几乎天天都有来自德高的上访者。

纪委信访室和省政府信访室,都叫苦不迭。

而有小道消息传,说殷林专门召开了德高维稳工作会议,要求把截访工作当成头等事情来抓。

德高一下撒出了数百人的截访队伍,火车站汽车站,到处都是截访办的人。

小道消息传出,迅速吸引了媒体的注意力,这几天有大批媒体赶赴德高一线了解情况,一场悄无声息的危机,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笼罩了下来。

省委常委楼,伍大鸣已经回来办公了。

在办公室,省委副书记孙千石,组织部长边琦,秘书长陈京在座。

伍大鸣动了肝火,狠狠的就外面突如其来的传言训斥了党群工作的不力,今天幸亏宣传部长郑开云没来,要不然场面会更尴尬。

饶是如此,省委副书记孙千石神色也是非常尴尬了。

他是协助书记主抓省委工作的,党群和宣传是他的重点工作范畴,这一次伍大鸣一次视察,就惹出了这么多谣言,他难辞其咎。

最近他的心思都放到楚南发展上去了,整天屁颠屁颠的跑楚南。协调人员,疏通人脉,寻找上层资源,忙的不亦乐乎。

楚南那边的事情在紧锣密鼓,德高却又捅了篓子。明显是顾此失彼了。

陈京正襟危坐,他心中就在琢磨德高的事情是谁在背后搞幺蛾子。

吕军年肯定不可能,他刚刚被收拾,人才从医院出来,他还不敢,也没能力搞出这么大的幺蛾子出来。

孙千石似乎也没那个精力搞这件事情。自从省委搞了一个楚南经济开发领导小组以后,他作为组长,手上有了一点权利,正在继续扩大战果呢。

不是吕军年,不是孙千石,苗头自然就指向省政府了。

下意识。陈京就想到了陆冀言,想到陆冀言似乎是没有理由的,因为陆冀言一直很低调,工作也做得很扎实。

但是陈京还是相信自己的感觉。

陆冀言几乎是全盘接收了徐自清留下的资源,他是有能力干这件事的。

再说了,秋省长陈京接触过,这个人城府很深。大局观很强,在背后就德高问题挑事的可能性不大。

这样算下来,只能是陆冀言……

“边琦,你说说,目前这个情况,你怎么看?”伍大鸣忽然道。

边琦微微蹙眉,道:“书记,德高的局面我认为现在很不好把控,我觉得还是我们摸一下底,多深入的去了解一下情况。有的放矢再做决策比较好!我看这事还是让省委督查室去做妥当。

因为组织部也好,还是纪委也好,都太敏感了,这个时候不能再出现问题了。”

伍大鸣皱眉不说话,良久。他指了指陈京道:“陈京,按边部长说的办吧,你去安排!弄清楚基本情况,尤其是德高干部群众的诉求,这个任务很重要,你要亲自去部署安排,可不能草率马虎!”

陈京一阵头疼。

德高的事情他就根本不想碰,他上任就遇到德高的事情。

他快刀斩乱麻,把德高的问题解决,本以为殷林这帮人吃一堑长一智,会从那件事情上面吸取到教训。

可是事后证明,陈京太乐观了。

德高的事情是越处理越糟糕,陈京因此惹了一身骚,简直是里外不是人。

现在伍大鸣大手一挥,又把这个调查摸底的事情交到自己手上,这不是……

“是,书记,我去安排!”陈京道,这个事情推不掉,只能接下来,又是一个烫手山芋。

“都散了吧,陈秘书长留一下!”伍大鸣道。

众人离开,办公室就只剩陈京和伍大鸣两人。

伍大鸣仰躺在沙发上,看上去很疲劳。

这几天跑北方几个市,马不停蹄,陈京都大感吃不消,何况伍大鸣这把年纪的人?

伍大鸣本也算是精力旺盛之人,只是岁月不饶人。

“做点事不容易啊,尤其是坐在我这个位置上,一点点小小的问题,到了下面以讹传讹,就是天大的事儿。楚江政坛,这么多年,就是这样乌七八糟的事情特多。

因为这些事情,造成了多大的内耗?

就因为内耗过大,严重耽误了楚江的经济发展,我们本来条件很好,可是在中原地区现在楚江算什么?”

伍大鸣长叹一声:“比之明德书记,我差远了,很惭愧啊!”

陈京道:“书记,也不能这么说。楚江从去年开始,我认为变化很大。我们现在基本走在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上,总有一些曲折,曲折千斤,盘旋上升,根基反而稳固一下,大起大落,也未必是好事。”

伍大鸣微微点头,扭头看向陈京:“陈京,德高市委书记人选,你觉得谁最合适?”

陈京愣了一下,脸色变了变。

伍大鸣说这句话,意味着他已经在某些事情上面做出了决策。

伍大鸣决定要换人了,德高政坛将迎来新的变化。

他心中不由得有些吃惊,他本以为伍大鸣还在犹豫,因为刚才碰头会上,他点名让自己去调查德高的情况,了解其中的问题。

调查问题,分析问题,然后再科学决策,这需要一个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会不会出现新的变化?

无疑,伍大鸣想到了这一点,他认为事情到了紧急要处理的时候,不能再拖了,对德高的局面,他已然完全不看好。

沉默了很久,陈京道:“书记,你觉得邵永强怎么样?”

“理由呢?”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道:“德高的问题,并不是方向的问题,也不是政策的问题,其问题的根本是干部队伍的问题。干部队伍纪律不严,腐败成风,有的干部甚至违法乱纪,这在社会上造成了非常的恶劣的影响。

老百姓不满意,主要是不满意德高的官员,以及德高官员中长期存在的官僚习气。

邵永强在德高没有基础,没有关系,做起事情来能放开手脚,派其他的人去恐怕没这个优势!”

“但是……”伍大鸣深深的皱眉,“德高和庸州关系如此差,万一邵永强过去镇不住局面,省委会不会很被动?”

陈京点点头道:“有这种可能,这要看邵永强这个人的工作能力。不过,从大局来看,德高和庸州的关系需要全面缓和才行。长期的地域敌视,不利于他们的发展。

庸州要搞机场,德高就拆台,德高要招商引资,庸州就在后面捅刀子。

领导干部尚且这样,下面的干部,还有老百姓可想而知。

邵永强到德高任职,对缓和两地关系是有利的,对大局是有利的。”

伍大鸣沉默不语,良久他对陈京道:“你先去忙吧,记住,马上派督查室去德高,把情况摸清楚!”

从伍大鸣办公室出来,陈京立刻到督查室部署工作。

他心中一直在想伍大鸣可能存在的顾虑。

邵永强可并不是一个能让他放心的人,这么多年,邵永强和吕军年走得太近了,在庸州搞小团体搞得很厉害,很让省委恼火。

省委组织部和省纪委去庸州好几次,对庸州的局面意见很大。

在这个时候,让邵永强去德高,能放心?

德高不是庸州,德高的面积是庸州的三倍还大,是楚江北部的重镇,同时德高还是伍大鸣亲自确定的标杆市。

这么重要的一个市,让邵永强主政,万一出现变化,后果难以预料。

陈京这么一想,便觉得自己刚才的推荐草率了,思虑不够周详。

从督查室回来,陈京在办公室批阅文件,电话忽然响起。

他抓起电话,伍大鸣的声音很清晰:“陈京吗?你找机会和邵永强接触接触,大致谈谈你的意思。先还是要充分征求一下他的个人意见嘛!”

陈京愣了一下,道:“书记,您……”

“你说的是有道理的,考虑也是很周到的,说句实在话,你的大局观出乎我的意料,看来让你干秘书长,是真的屈才了!”

伍大鸣打了一个哈哈:“你忙吧,知道你事情很多,不打扰你了!”

陈京挂断电话,心中瞬间转过无数念头。

他忽然抓起桌上的电话,正要拿起话筒拨号,电话再一次响起。

“秘书长,您在忙?没打扰您工作吧?”是徐兵。

陈京淡淡一笑,道:“打扰工作你也打扰了,难不成你要我挂电话?说吧,什么事情?”

徐兵道:“是这样,晚上我在省城,好久没跟你一起吃过饭了,我想请您吃顿饭,不知道您能不能抽出时间?”

“人是铁,饭是钢,再忙能不吃饭吗?你安排在哪里?”

“三江鱼馆,您看如何?正儿八经的野生鲑鱼,红烧清炖都有,味道特别地道,您下班我让司机过去借您……”。)